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八章 熟人招揽
    我们往往抱怨家里的长辈唠唠叨叨很烦,但却不知道当一个老前辈决定跟你磨叽的时候,那究竟会有多可怕。至少大烈国方面的商务代表有点受不了啦!
  
      整整七天了,对于大烈国的商务代表来说,这七天过的尤其痛苦。每天应林相的要求去谈判,然后每天都能够在谈判过程中找到新的点让自己心情郁闷。嗯,顺便说一句,这商务代表其实还是楚衡的一个熟人。
  
      “我是真想不到,这一次大烈国的商务代表竟然是你!”楚衡挑了挑眉毛靠坐在椅子上,很是没有形象的将脚踩在椅子边缘。
  
      戛亚微笑端起茶杯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幸福,靠!还特么自称上国呢,谈判时候连口茶都不给!
  
      “其实早该来拜访的,只可惜俗事缠身啊!”
  
      楚衡听闻戛亚的说法直接笑喷,“你是想说林相缠身吧。”
  
      提到林相,戛亚的脸皮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甩甩脑袋像是要将那梦魇抛掉一样,接道:“别提那个老头子了。”
  
      楚衡轻笑,“林相是这次谈判的主事,这你可绕不过去。只是我有点奇怪,你来找我做什么?就算是叙旧,在这个时期也有点敏感了吧。”
  
      戛亚跟没有喝过茶叶似的又抿了一口,“这一来是叙旧,二来也是表达一下我方的不满,你们这次派来的谈判很明显没有诚意。哪有要求一天一变,不,一个时辰一变的,我们还怎么谈?”
  
      楚衡闻言揉了揉眉心,望向戛亚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你这是向我施加压力?我一无官身二无钦命,跟我说这些没有作用的。何况……人家变化要求你只需要在他没有变的时候同意就好,这不就能够迅速结束谈判了吗?不过……你敢吗?”
  
      戛亚愣了一下撇嘴道:“还真不敢!”
  
      楚衡表情渐渐收敛,“当初的大烈使节,如今的商务代表,你这身份装换太生硬了,这岂不是告诉大家你们大烈国的意图!”
  
      戛亚无奈的耸了耸肩,“国内的有些人啊,他们一直以来打架打的都太顺了,所以在谈及战术的时候总是绕着绕着就变成了莽!”
  
      楚衡好笑,大家都是聪明人,有时候当摆出证据的时候,说话反而不需要那么弯弯绕绕,而且谈起来也更加直白。但千万不要以为聪明人跟你直白就觉得他们没有心机,因为他们只有在有把握成功时才不会跟你浪费时间。
  
      就像这一次的谈判,戛亚当然可以突然认可结束此次谈判,但这与大烈国寻求一战的方阵有所背离。其实说到底,大烈国此时信心也不是那么足,至少大部分人还是很忌惮花国实力的。
  
      那些先进的装甲其实能够给大烈国的信心并没有那么足,究其原因还在于当初玄甲精锐与红鹰的那一战。穿戴了最先进装甲的红鹰仍旧被玄甲精锐全军覆没了,这难道不能说明些问题吗?
  
      再加上如今花国积极备战的态度,让大烈国方面也不得不谨慎。所以花国与和国这一战必须要打,不打怎么能够体现装甲的意义,不打怎么能够看出花国的实力。
  
      其实大烈国方面也知道花国想打,如果戛亚迅速结束谈判那也会让花国方面的计划落空,到时候烦恼就抛给了林相。这看起来是个好主意,但他们其实不敢赌。
  
      根据大烈国方面获得的情报,花国的这位皇帝似乎有点……软!
  
      如果他们真给了这个台阶,那皇帝说不得就下了,到时候他们又得想其它开战理由,而时间拖得越久,国内某些原本就不同意战争的派系可能就会搞事,其中的变数太多了!
  
      说到底,花国在情报方面有所欠缺,并不知道大烈国内的局势也很严峻,否则林相等人怕是会定下主要拖延战术。
  
      戛亚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楚衡突然间问道:“你说这一战若是真打起来,谁会赢?”
  
      “大烈国会赢!”
  
      楚衡几乎没有犹豫的就说出了口,而答案也有点出乎戛亚的意料。
  
      “为什么如此肯定?”
  
      楚衡双腿盘起收进椅子,“众所周知,大烈国是当世最强国家,这一点即使花国人也都明白。所以真的开始全面战争,那胜利的肯定是大烈国。只不过战争很复杂,有时候还要算算到底值不值,会损失多少!”
  
      “听起来你对于自己的国家似乎没有什么信心啊!你们现在不一直自称是盛世吗?”戛亚很聪明的没有在得失之间计较,而是抓住楚衡语气中的那抹无奈来深入探讨。
  
      楚衡挑了挑眉头,回道:“有没有信心是一回事,该不该做是另一回事。何况……我有一个朋友对盛世有一番自己的见解,她说,大乱之后的盛世是虚假的,是人口极速减少荒地增多后产生的假象。短时间内是人们有地中有粮吃自然安居乐业,当人口稍有恢复时就会再次体现出问题。”
  
      戛亚闻言变得郑重了些,认真道:“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见见这位先生!”
  
      先生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一个尊称,可见这番理论对于戛亚的冲击力,而作为搬运工的楚衡却是突然在脑海中将先生和小九的形象融合在一起,突然有点想笑。“你已经见过了,只是当时并不知道罢了。”
  
      戛亚愣了一下,脑海中猛的闪过那些与楚衡有关系的人,先排除楚青雪和楚彧,因为如果是亲人的话,不可能说是‘朋友’,那么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考虑到那段时间楚家遇到的困难,楚衡的朋友已经不多。所以在排除了年龄太小的小九和海少羽之后,文伯那苍老而又睿智的面容就显得越发清晰了。
  
      不过对于戛亚来说也只是稍加注意,听闻楚衡的话他其实产生了别的想法,“你觉得我们大烈国如何?”
  
      楚衡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这是想要策反我?”
  
      “说不上策反吧,只能说出于朋友道义,想要介绍个更大的舞台!”戛亚倒是不避讳,将心思挑明,一点没有小说故事中那样旁敲侧击各种试探的步骤。
  
      不得不说,戛亚的直白很准确的击中了楚衡的软肋,不,应该说楚衡对这个国家其实归属感已经很低了,他本人是不在乎是否去别国发展的。
  
      这一点戛亚也看出来了,毕竟楚蟾之死其中太多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或者说皇帝、楚彧还有林相这些参与者都在刻意的回避。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让你差一点就家破人亡的国家,你还能残留多少的归属感呢?
  
      “你这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告诉给我兄长,至于如何决定就要看他的了。只希望你别太浪,将自己玩死,活的尽量久一点,让这个邀请的时效更加长久些。”
  
      戛亚笑了,这一次来想不到还能有点意外收获,在他看来,楚衡能够说出这种话,显然代表着他兄长楚彧已经有了一些心思。而于他心中,楚彧无疑是比楚衡更加出色的人才!
  
      “静候佳音!”
  
      ……
  
      戛亚离开了,楚衡独自坐在椅子上很久,连周壕来到他身边都没有注意到。
  
      后者瞧了瞧他的状态撇嘴道:“大烈国其实不是什么好去处,与其去大烈还不如到熊武国发展呢!”
  
      楚衡回神,抬头看看他问道:“我哥虽然没有明说,但他曾提过有一位预知能力的朋友,应该就是你吧!”
  
      周壕挠了挠脸颊,“应该就是我。”
  
      “未来的大烈国很惨吗?难道比花国还惨?”楚衡有些不信,当世最强国家,会比花国还惨?这完全没有逻辑啊。
  
      “国家都没了,你说惨不惨?”周壕悠悠叹道。
  
      这是个很无奈的事情,说出来可能都没人相信,那么强大将殖民地开遍整个世界的大烈国竟然会分崩离析!而且更让人意外的是,别看现在大烈对花国虎视眈眈,可未来真正对花国造成危害的却不是大烈国。
  
      当然,这些都是之前的未来,自从楚彧暗坑林泰、他又抢走了大经律之后,这未来就发生了变化。只不过时日太短,他现在在梦里还来不及总结那些出现变化的情报。
  
      楚衡看着周壕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跟我哥也算是老铁了,有没有听他说过,发展个组织帮派的意思?瞧你们这东算计西算计的,没有些自己的力量,怕是不好做许多事吧。”
  
      周壕闻言却是得意的哼了一声,“不怕告诉你,我们周家的人早就已经在我有意安排下深入了各行各业,甚至触手已经在暗中深入其它国家啦!”
  
      楚衡这回有点惊了,这位老哥屌大了,竟然暗中建立了一个情报网,这就相当于是兄长手中已经有了个成熟的情报组织。这作用可大了。
  
      “大烈国也有?熊武国也有?”
  
      周壕顿了下有些无奈的摊手道:“熊武国的相对多点,但大烈国毕竟远在大海的另一边,所以人数少点,我只能将主要力量放在一些重要的人物身边。”
  
      “重要人物?那若是大烈国分崩离析了,我们能够捞到多少好处?”楚衡感兴趣的问道。
  
      周壕想了想,答曰:“至少能够让花国科技提前五十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