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四章 红鹰·死战·新技术

  管家最后死在了海大富的手里,对于这件事海大富做的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说白了,如果不动手杀人,人家就会杀你。这是一个没有选择余地的事情。
  当然,主要是楚家兄妹觉得忠叔看着他们长大,真要下杀手的时候难免有点下不去手。而海少羽大概是觉得这样可能会被楚青雪讨厌,所以也不动手。至于墨九,则被他们无视了。
  有些让人在意的是,李福忠临死之前还在苦涩说着什么皇命难违,如果是一个人说的话可能是被蒙蔽,但若是一大堆人这么说的话,那么就值得注意了。
  很显然派他们来追杀楚家兄妹的那个幕后黑手,某种程度上能够伪装皇命,也许是某个皇亲国戚?对此,以前不怎么关注朝廷斗争的楚衡完全没有头绪。
  人啊,总是在吃了亏之后才会成长,就像现在一样,楚衡想要了解权利斗争了,可也没有机会或者说没有渠道了。
  放眼望去,身边人就没有一个能够给他些建议的。
  “海老伯这是要去哪里?船已经到了,不如一起上船再说吧!”
  码头之上,楚衡微笑发出了邀请,而海大富抬头瞧了瞧稍亮的天色,再瞄了一眼帮楚青雪忙前忙后的海少羽,颇为无奈的答应了。
  在这个队伍中,也许最开心的就是墨九了,可能在别人看来这个队伍显得有点不靠谱,但根据墨九,或者说墨九师傅的理解,这是个潜力无限的队伍啊!
  师傅说过,一个主角队伍要满足三五模型,何为三五模型?就是五个角色,三种关系!
  首先要有个全缺点招人恨的男主(楚衡),然后有个耍宝型的男二(海少羽),还要有个人狠话不多的男三(自己),再就是一个长老型的男四(海大富),最后就是女主(楚青雪)了。
  三种关系是男主充满缺点却能够得到女主的全方位信赖,无论男二多暖多体贴,女主都不在乎,就跟男主好。然后是男四男三守护男女主在关键时刻起到教导拯救的作用。最后就是男二在结尾阶段肯定会全身心的祝福男女主。
  喜羊羊和灰太狼就是这样!
  嗯,虽然她不知道喜洋洋和灰太狼到底是哪的人,又为什么起这么奇怪的名字。但是从海少羽和楚青雪脚腕上那红黑发亮的怨情丝来看,这种趋势很大啊。
  对了,还有吉祥物!墨九从楚青雪手中接过琉璃兔,心里补充道。说起来这兔子很乖啊,明明在昨天的大战中笼子被波及损坏了,可它却一点逃跑的想法都没有。
  琉璃兔在墨九怀里一动不动,任凭墨九将其摆成什么姿势都一脸享受的样子。这不由看得楚青雪有点小嫉妒。不过楚青雪也就这会儿能够想这想那了,上了船就开始脸色发白浑身恶心,很是丢人的晕船了!
  其实这倒是不怪她,使用了一次大招之后全身功力尽失,这导致楚青雪的身体素质急速下降,光是虚弱的感觉就要持续几天,如今赶上了坐船自然就吃不住了。
  正好大家是在逃命也不宜多露面,索性一帮人就都退进了船舱里去照顾楚青雪了。
  这是一条不算很大的货船,船老板答应载他们去天都城,但是环境就没有办法保证了,所以众人所住船舱也是货仓改的,而楚青雪躺着的床则是木板铺了衣物临时改的。
  楚衡看着墨九一边扶着楚青雪一边给其按摩,这边也回头看着海大富,有些好奇的笑问:“昨夜多谢海老伯相助,却没有想到我楚家落难之时能够在这偏僻的地方得到援助,想想也是颇为唏嘘啊!”
  海大富又恢复那慈祥的样子,笑道:“二公子客气了,老朽在定远城讨生活,平时也是多亏了有楚将军坐镇才有平静的生活,如今伸以援手实属应该。”
  “海老伯高义!说起来海老伯昨夜那一连串的喝问也是令小子震撼不已啊,不知前辈对天都城的局势可有什么了解?”
  海大富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楚衡,反问道:“楚将军的事情这一路上我们也有所耳闻了,老朽很好奇,二公子打算若是顺利到了天都城,打算怎么做呢?”
  “先看看天都城百姓对于这件事的反应吧。”楚衡言语中有些无奈,身体微微后仰脸色漠然,似乎嘴上说着百姓,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在意一样。
  “怎么说?”
  “百姓知道的都是朝廷需要百姓知道的,也就是说百姓中对此事的态度其实就是朝廷,或者说皇上对此事的态度。如果百姓们都觉得我父死的冤枉,那么我就有机会平反!”
  海大富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叹道:“很少有人能够像二公子这般看得透彻,朝廷控制舆论的手段确实很强,只可惜,这份能力没有用在正道上啊!”
  “用不用在正道上不是我等小人物能够影响的,我只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处境罢了,如果天都城的百姓都觉得我父该死,那么我就直接掉头离开花国。”
  海大富好笑道:“离开了花国你能去哪呢?”
  楚衡想了想答道:“寒冰巨国灭亡之后,熊武国利用足足十几年的时间才稍稍平息乱象,由于熊武国边境另一边与大烈极为接近,所以其现在整个国家都是外紧内松,几乎将全部心神都用在防守大烈了。若是我们这个时候进入熊武,那很容易就能够定居下来,若是运气好甚至不会被注意到。”
  “寒冰巨国嘛呵呵,以前我们也称呼冰霜巨国,不过无所谓,反正已经灭亡了,那为什么不去大烈呢?”海大富笑问。
  楚衡撇嘴,似乎对大烈没有什么好感,“大烈民风霸道,常年的对外殖民政策让他们尝到了抢地盘的好处,所以每一个大烈百姓都想着参军然后去劫掠别人,在这种环境里我们若是一味隐居,就会显得非常不合群。”
  海大富奇道:“你又没有去过大烈,这些事情是从哪知道的?”
  楚衡伸手拿过茶壶给海大富续上一杯,同时自己也抿了一口,“从一些和国探子口中了解的,也有一些大烈国的商人。在他们心中,大烈是伟大的国度,是世上最强的国度,当然,也许还是最终会统一全世界的国家,只不过这话没有说出口而已。”
  海大富闻言变得有些惆怅,好像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眼神忧伤,“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镇守通商口岸的官员往往是对外了解最多的人。通商通的不仅仅是经济,还有文化。只是可惜,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这些了解最多的人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楚衡惊喜道:“老伯这话颇有见地啊,却不知因何有此感触?”
  海大富顿了一下,楚衡见状忙道:“如果为难的话,不说也罢。”
  “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海大富言语间深沉了些,“昨夜在击毙敌人之前,那个玄甲精锐的骑士曾经问过,说为何当初那么强的玄甲精锐会被敌人灭掉呢?这问题你还记得吗?”
  楚衡表情跟着严肃起来,点头道:“记得。”
  “你怎么看?”
  “玄甲精锐若是当初真有那般实力,那么全军覆没就肯定罪责不在其部队本身。有时候后方的影响更加致命,而能够让这般强大的军队灭亡,我猜,定是情报出了致命的问题!”
  海大富顿了一下却没有直接回答,转过头看了看不远处静静倾听的三人,“你们认为呢?”
  楚青雪耷拉着眼皮显然还没有回复状态,有些虚弱道:“我觉得二哥说的有道理。”
  海少羽看了看楚青雪,“我觉得楚小姐说的没错。”
  墨九换了个姿势坐着,“关我屁事!”
  兔子在墨九怀里也跟着换了个姿势,指环不吱声。
  楚衡翻了个白眼,想不到这个队伍中最靠谱的竟然是自己的妹妹!嗯,这种感觉……该哭还是该笑呢?
  海大富好笑的摇摇头,“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不光你是这么想,当年玄甲精锐全军覆没后朝中的那些大人物们也是这么想。所以由此也掀起了一次波及全花国的政治斗争,抓出所谓出卖军机情报的贩子内奸等七十九人。位高权重者甚至涉及到兵部尚书,皇帝更是勃然大怒,甚至一病不起退位于当朝皇上!”
  楚衡皱眉,“当年的玄甲精锐中似乎没有哪个与皇帝关系好吧,这一病不起就有些扯了,无非是皇权斗争而已,‘一病不起’之类的话就不用说了。再说皇室武库绝学众多,皇帝修为也多为五环六环,轻易可不会生病。”
  海大富点点头,“有关皇位的事我不在意,也在意不了。但是,最让我痛心的是,整个花国就没有人去在意玄甲精锐真正全军覆没的原因!哪怕真有人去想要告诉他们,他们也没有听,或者说,他们不愿意相信也不想让百姓们相信。”
  楚衡有些诧异,这大概就是之前说舆论能力没有用到正地方的原因吧。
  只听海大富又道:“当年正值寒冰巨国与熊武势力热战最酣之时,寒冰巨国皇室请求花国派部队支援。在兵部与战神殿的人商量过后,觉得由寒冰巨国皇室继续掌权会对我们有好处,所以便遣玄甲精锐去支援寒冰巨国。”
  船舱沉默寂静只有海大富一个人的声音娓娓道来,而随着他语气的深沉,气氛也渐渐凝固,“寒冰巨国与我花国虽接壤,但由于鹰不过雪山的存在,想要大规模的行军有些困难,但环境对于精锐部队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对于玄甲精锐来说更是如此,但在跨越鹰不过雪山的过程中,我们受到了来自大烈国最强精锐红鹰的拦截!”
  楚衡愣了一下,奇道:“可我听说大烈国最强的部队应该叫做绿鹦鹉吧?”
  海大富耸了耸肩,“因为当年我们将红鹰拼光了,现在的红鹰与玄甲精锐一样都是后组建,自然让出了最强的称号。”
  楚衡恍然点头,却是注意到海大富已经用上了‘我们’的说法,难不成他是当年玄甲精锐的幸存者?
  “国家与国家间的思维其实是很像的,花国方面认为寒冰巨国皇室掌权有利于我们,那么大烈国自然是支持熊武势力的。我们会出兵支持,他们自然也要出兵拦截,这其实并不出我们的预料。”
  “可是鹰不过雪山范围极大,若没有准确的情报,那什么红鹰怕是拦不住你们吧!”楚衡发现了问题所在。
  海大富不在意道:“确实有人出卖了情报,但当时其实我们双方都没有在意过。雪山环境就是这样,强大到我们那个程度之后,简单的埋伏就已经不要紧了。何况战争爆发的很突然,大烈方面也没有太多时间布置,所以那其实是一场正面硬钢拼实力的战斗!”
  楚衡皱眉有些难以置信道:“您不会想说,其实你们是因为打不过对方才被全灭的吧?”
  海大富脸色凝肃的点点头但随后又摇头道:“并非那么简单,虽然双方都有各自国家最强部队的称号,但因为玄甲精锐直属战神殿又以保家卫国为己任,所以战绩不显,真要比拼硬实力,我们是要比红鹰强出至少两个档次的!”
  “那为何……红鹰的人多?”楚衡有些不理解了。
  海大富好笑道:“你猜的倒也没错,那一战后双方战损比达到了一比三,也就是说平均每一个玄甲精锐的战士都拼掉了三个红鹰的人。”
  众人大是震惊,楚衡更是难以置信道:“所以,那一战虽然玄甲精锐全军覆没,可其实并没有败!”
  海大富脸色暗沉,沉默了一会儿否定道:“不,败了!从战略来说,寒冰巨国灭国,于我花国不利。从战斗本身说,也败了。因为红鹰的人实力其实在我们看来并不强,对于我们这些常年越级挑战的战士来说,哪怕是一挑十也该是正常现象!”
  呃!
  一挑十?一比三!预想与现实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
  楚衡明白,玄甲精锐当年身经百战,绝不会做出太过夸张的战前预估。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大富似是并没有吊胃口的意思,平淡而直白的接道:“因为他们更新了装备。”
  “装备!”×3!!!
  除了墨九其他人都惊呼出声,这有点挑战他们的世界观了,要知道这是个能修炼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三环超凡,六环修士,九环尊者,虽偶有越级反杀之事,但这种例子多是因为功法特殊或者战术得当,单单靠着装备就能越级的例子非常少。毕竟讲究以人为本,你将神兵交给一个婴儿,他也挥舞不起来!
  所以全世界都有个共识,装备只是辅助!可是现在这算什么,单单靠着装备的更新就能将战损比缩小三倍还多?难不成红鹰的人全员神兵宝甲!可就算如此也不该有这种差距啊,想想海大富的两把神兵级飞斧,当初玄甲精锐的武装也绝对不差。
  海大富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苦笑道:“那是一种很奇特的装备,与传统意义上的都不同。远远望去样式方面倒是跟过去差别不大,最多就是臃肿了些。可一旦作战起来就不同了!”
  “如何不同?”
  “跑得快、攻击快、力量强,明明只有着三环的修为却能够发挥出四环甚至五环的攻击效果!”海大富一字一字缓缓讲道,握着茶杯的手有些微颤抖,显然那个画面是他不愿意回忆的。
  “起初我们并不知道,但普一交手便损失惨重了,你明明看到眼前的敌人是三环修为,却一出手就是四环的力道。准备不足下队伍就损失惨重,再加上红鹰本身人数优势,以远超预料的速度对我们形成包围。令整个玄甲精锐都只能陷入死战境地!”
  楚衡身体颤了下,“全员都这样?这岂不是说,大烈国有能力量产这种装备!”
  海大富有些欣慰的看了眼楚衡,笑道:“你小子比过去那些天都城的酒囊饭袋强,他们不光不信还给幸存者按上了畏死避战的耻辱名声!”
  楚衡顿了一下,听这话当初海大富怕是被泼了好大一盆污水啊!想了想问道:“那你们是怎么打的?”
  “就是那么打的呗,他们虽然能够发挥出远超本身修为的攻击力,但他们的身体并未得到增强,而且那装备虽然效果神奇,可材料就摆在那里,就算防御力有所增强也不会像攻击力那么夸张。我们的神兵对其还是有效果的,只是在敌人的强攻之下我们很难做出还击罢了。”
  楚衡语气沉重道:“所以只有用搏命式的打法了。”
  “是啊,好在玄甲精锐很擅长搏命,搏着搏着我们就赢了,只不过再回头时,仅剩下了有限的几个战友而已。”
  而已?海大富的语气充满寂寥,这简简单单的描述根本无法让众人想象当年到底是怎样的惨烈!
  “当年的那些大人物为何不信?你们既然赢了,难道没有收集战利品吗?只要将那些装备给他们看就行了啊!”海少羽忍不住问道。
  海大富偏头笑了笑,“你这蠢货都能想到,我们会想不到吗?只可惜,没有那么简单的。那是一种很奇特的装甲,穿上时需要战士本人用灵气激活,然后脱下时需要放掉装甲中的灵气,如果战士本人死亡或者没有按照程序脱下,那么装甲就会被失去控制的灵气毁掉内部结构。当时我们经过一场鏖战之后哪能想到会有此设置,致使所有战利品都自毁了,没了证据自然没有人相信。”
  楚衡皱眉,“那他们就不会去自己求证一下吗?我们在大烈国应该也有些间谍吧!”
  海大富摇头,“这种新的技术应该是绝密性质的,我们在大烈国的间谍就没有几个身居高位,根本接触不到。更何况……当年这种技术似乎也不成熟,至少没有达到装备全军的程度。所以在表面看来,这种技术也仅仅是玄甲精锐为保面子而编造出来的谎言罢了。”
  楚衡没有话说了,扪心自问,如果当年换成他的话,在没有见到任何证据的时候光凭几个幸存者这么一说,他也很难相信。而且他觉得当初花国的上层甚至是战神殿的高层也未必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恐怕也并没有找到什么相关的证据吧。
  海大富一瞧楚衡沉默的样子便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事实上对于过去的经历他早就释然,只是悠悠叹道:“说起来,距离当年那一战也快二十年了,不知道现在大烈国是否已经拥有了全军普及的能力。”
  这句话顿时像是一片乌云般笼罩在了所有人的头顶,从海大富对那种装甲的描述来看,若是真具备了普及全军的能力,那大烈国的侵略怕是就在眼前了。
  “好啦!有什么可担心的,就算那装甲再强也不过是在五环以下耀武扬威,六环怕是都达不到,就更别说是再往上的七环了。只要你努力点修炼,将听这老头子胡扯的时间用来学习,真成了高手你还怕打不赢一群装备人?”墨九皱眉哼道,奶声奶气的一下子算是将沉重气氛清扫而空,她觉得有必要督促一下楚衡,否则总是这么懈怠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尊者呢!
  楚衡瞬间笑喷,这话从一个不通修炼的小丫头嘴里说出来,真是半点说服力都没有。
  只是这话显然说到了归海一幻的心坎里,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开始夺舍,但是不妨碍他现在让楚衡打基础啊,变强从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是天才也得有积累的过程。
  “这小丫头说的没有错,自古以来权利斗争就非常残酷,而且强中自有强中手,就算你多智近妖也肯定会遇到比你更聪明更阴险的人,嗯,说不定还比你帅!那你怎么办?所以变强就是最简单的方法,强到敌人的任何阴谋诡计都无用的程度,努力吧少年!”
  楚衡听着指环里传来的那有强力洗脑意图的话不禁翻了个白眼,话说这是要传授自己神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