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二章 师傅的初恋

  ‘二十岁之前,我以为自己的故事会是一本宅斗小说。’
  这是日记中的第一句话,似乎有点开篇点题的意思。墨九变回了功德之体,重新得见光明的感觉很不错,除了有点虚弱之外其它都很完美。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虽然无论本体还是功德之体都无法修炼,但本体从小被师傅用各种灵药泡大的,这身体素质远超同级的常人了。而功德之体是个小姑娘,在体力上自然要弱上不少。
  老僵不愧是个神经粗大的老僵尸,看到男女转换的瞬间也不过就是愣了片刻就一脸冷淡的继续学做菜了。
  按照逻辑来说,墨九这个时候应该先回楚家打声招呼,毕竟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去,再拖延下去估计楚衡那货会带着一帮人来找‘墨七’算账了。
  只是师傅的日记实在太有诱惑性,这让墨九兴奋了一宿都睡不着觉。
  不要误会,不是说真的开心兴奋,而是以墨九如今的知识水平,想要一个字一个字将日记翻译完也不容易。
  而在翻译的中途,墨九也弄明白了这日记中的所谓秘密。
  其实非常简单,师傅在每一页的文字中都掺杂了一个汉字,这种汉字只有墨九认识,只需要将这些文字串起来读一下就好。
  ‘小九,记载在日记中的事情都是真的,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要交给你什么特别沉重的负担。只是想要提醒你,当你的格局远超这个时代时,不要让你的感情陷进去,因为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人会让你伤心!’
  简单至极的提醒,简单到墨九一时之间根本就不懂,但他知道师傅总结的这句话怕是经历了难以言喻的苦难。
  墨九沉默半晌,接着沐浴焚香让自己处于一个极度淡然平静的状态,然后重新翻开了日记。
  ‘我出生在一个官宦之家,六岁之前父亲作为外派知府一直生活在江南一带。七岁那年父亲奉调入天都城进礼部,虽然全家都很高兴,但我却有些不开心。从四品的知府变成了正四品,虽然明面上是升官了,但在天都城天子脚下当差哪里有做土皇帝来的快活?’
  ‘这个世界对于女性保护的很好,人们觉得女性柔弱需要呵护,但同样的,对于女性的束缚也很多。至少在明家我是没有资格跟着大哥二哥去学堂读书的,哪怕父母祖母都很宠我也没有让我有丝毫迈过这条线的机会。’
  ‘不过身为一个穿越者,我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性,所以每当深夜时分总是偷偷点了小灯读书学习。只是没过多久就放弃了,我发现这个世界的科举还停留在舞文弄墨的阶段,而那些平仄对仗、诗文道理读起来实在无趣。’
  ‘但文采这东西有时候很讲灵性的,至少我觉得大哥二哥都不如我。所以在他们科举之时我押题成功,助他们得了好大的风头。二哥那货竟然还想让我做替身去考科举,呵呵,真是异想天……我答应了,还成功了,感觉自己登上了人生巅峰!’
  墨九挠了挠脸颊,“怎么做到的?”
  ‘父亲做事谨慎小心,这种风格也成功延续到了下一代的身上,大哥二哥做官之后同样沉稳,这让明家不会因为朝局变动而陷入麻烦,但同样的,再次升迁的希望也有些渺茫。’
  ‘平静的日子就这么过了几年,十四岁的时候家里人就想要订亲把我嫁出去,但这个世界的老爷们都有点如狼似虎,可不会因为你是个小萝莉就对你怜惜什么。想想十四岁的小姑娘就挺着个大肚子,阔怕!所以在一番又哭又闹之后,算是让家里将这个主意打消了。嗯,对方就是现在的第二高手,归海一幻。那时候他叫,算了,反正都过去了。’
  ‘闹了一通自然要开始撒娇挽回自己在家人心中的印象,于是我开始学习女红,有些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过去连做个美甲都自己做不好的我,竟然在刺绣方面颇有天赋!这让爹妈都很高兴,好像觉得自己女儿终于有了个拿得出手的绝技,能够嫁出去了,呵呵!’
  “美甲是什么?”墨九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依旧不得其法只能继续看下去。
  ‘十六岁那一年,该面对的终究还是逃不过,父母给我订了一门亲事。对方是兵部尚书三子,程北山!’
  墨九眨了眨眼,这好像是日记中唯一出现的名字吧,呃,归海一幻不算。师傅哪怕是提到父母兄长都没有说过名讳,但却重点提了这个人名,那这家伙一定很重要。
  ‘别的地方不知道,但是这里有点重文轻武的意思,程北山的父亲原本是驻守北方的将军,年纪大了调回天都城做了兵部尚书。而兵部在朝中的地位不高,竟在礼部之下。不过虽然如此,兵部尚书毕竟是正一品,我们家算是高攀!’
  ‘不过这种好事哪里是说来就来的,那程北山风评不好,属于文不成武不就的类型,回天都城数年时间就在青楼、酒馆、赌场等等三教九流之地有了股份。据说为人铺张奢靡,经常拉着一帮酒肉朋友满城闲逛。’
  ‘兵部尚书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呵斥这个程北山,据说其一直想要找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管一管他。有些好笑的是,之所以挑到了我们家,还是外界传闻明家小姐有一手刺绣的好手艺,而人们都觉得女红优秀的小姐必然沉稳知进退。呵呵,也不知道有什么逻辑在里面。’
  ‘其实家里是不怎么同意的,父亲没有用女儿去换取荣华富贵的意思,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这程北山似乎都不是个良配。不过我本身倒是不太在意,我曾暗地里打听过,这兵部尚书为人耿直似乎还是个大大的清官。若真如此的话,程北山那铺张浪费所用的银两怕都是其自己挣的。虽然投资的地方都有点拿不出手,可说好听点那也是娱乐产业啊,这程北山说不得还是个商业奇才。’
  ‘带着种种猜测,我们见面了。那一天我拉着母亲去上香,在那里巧遇了同样上香的兵部尚书夫人。那时候程北山也侍奉左右,他是个很帅的小伙子。小小年纪眼中竟然就带着点圆滑,感觉总像是被社会毒打了一般。’
  ‘这个年月里少男少女是不能够独处的,不过好在我们之间似乎也有我们的交流方式。他说,过一会儿要去青楼,今天有三个新的歌姬入楼,要去探探成色。当时尚书夫人的脸色都黑了,特别有意思。母亲刚要打圆场,我说,唱歌我也会,能去看看吗?’
  ‘我有些忘记当时母亲的脸色了,但却记得程北山的眼神,很诧异也很……惊喜。最后自然没有能够去成,不过当天深夜程北山就来敲我的窗户了。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程北山还是个高手!高到能够随意进出朝廷大员府邸而不被发现的程度。’
  ‘我们的感情升温很快,我随便提了几个点子让酒楼等生意红火了不少,程北山也在有意无意的让我接触账目,显然是把我往贤内助方向培养。不过说老实话,他那点经商的手段在我看来很低级,不过面子还是要给的。’
  ‘程北山是个很温柔的人,我说年纪太小的女孩不适合生孩子,他就真的没碰我。我说沉迷于肉欲的男人没有什么发展,他就再没去过青楼。外人都嘲讽他惧内成了妻管严,他却有点甘之如饴的意思。’
  ‘兵部尚书对我非常满意,连带着父亲十几年不动的品级也往上提了提,然而朝堂上的诡谲与危险远超我的想象。就在我二十岁那年,一切都变了!’
  墨九晃了晃脖子,知道该是重头戏上演了。
  ‘一个姑娘二十岁才正式嫁人已经有些晚了,会被人说老姑娘,不过好在我与程北山的变化摆在那里,两家也不是太在意,但毕竟风言风语的也不好听,呵呵,估计两家也怕我们什么时候把持不住突然就珠胎暗结了吧!’
  ‘六月的一个好日子,我嫁进了尚书府,只可惜,尚未洞房巨变骤生。’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那明明是个宜嫁娶的好日子,怎么就发生宫变了呢?难道这些玩阴谋的在发动时都不看看黄历吗?总之,简单说就是夺嫡之争,兵部尚书支持的那一方败了。’
  ‘我家虽然明面上没有支持某一个皇子,但由于跟兵部尚书府的亲家关系,也肯定在清算之列。如果当时我没有嫁的话,那只要退婚就轻松很多。可尴尬就在这里,我已经在洞房坐了有两个时辰。’
  ‘抄家灭族来的如此之快,两家男丁全部斩首,女眷充入教坊司,嗯,也就是官方的女支馆。老娘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利用这些年攒下的银钱雇佣了不少高手,在进入教坊司之前就将自己劫了出来。’
  ‘本来我还想让这帮高手去劫法场来着,只是他们不愿意,说劫法场跟劫个女眷的危险程度完全不一样。无奈之下我只得放弃,那个时候很无助,脑海里都是陈北山的影子,想着哪怕最后看他一眼也好,所以我去了法场,然后被当场抓住了,嗯,有点傻。’
  ‘监斩官也许是个好人,见到我被抓之后也没有想着再将我充入教坊司,而是直接推上了监斩台,想要送我们夫妻一起上路。然后,我发现那个被绑住的程北山并不是真的程北山,当时郁闷的想死!’
  ‘陈北山这家伙也不是个束手就擒的性格,暗中早就用了偷梁换柱之计,但可惜的是,我的自投罗网害了他。就在我想高喊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时候,陈北山来劫法场了。只有一个人,一把剑带着我从法场一直杀出了天都城。’
  ‘那个时候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强者可以强到改变天象的地步,而且这样的强者还不止一个!’
  ‘原来我一直都错了,这个世界的主题不是宅斗、不是宫斗、不是皇权,而是力量!’
  ‘陈北山死了,带着我一路逃到了西北,将我交给了他的一位师兄照顾之后,伤重不治就死了。’
  ‘未完待续’
  “……”
  什么鬼?难道还有下一本吗?林相没有提过啊,你特么写小说啊,咋还分上下集是怎么的?
  墨九有点抓狂,师傅日记写的很简陋,并没有过多的提及心情或者其它的什么,但从有限的内容中还是能够知道这位程北山对当时的她有多大意义。
  只是这不光不能打消墨九的好奇心,反而更加激发了它,师兄?这程北山是哪个门派的?师傅知道了力量的重要性,应该会修炼吧,那是怎么修炼的?那个程北山应该能够达到改变天象的地步,那至少也该是六环巅峰的高手吧,这样的人只是单纯救人都将自己折在里面了,那敌人是谁?呃,好吧,敌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估计现在骨灰都不知道被扬到哪去了。
  “啊,好气!也不知道下一本日记会在哪里,嗯,不过师傅真的会刺绣吗?真的吗,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