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二章 特使请客·老板娘·器重?

  日常!什么叫做日常?就是一切普通百姓家都会普遍发生的事情就叫做日常。
  在定远城上路之前没谁想到他们会在到达天都城后被日常的小事充斥了所有生活,但这样的生活不能说不好,可在楚家大变过后这种日常就总给人一种山雨欲来的紧迫感。
  不过对于墨九来说,这种有事要发生的预感带来的只是兴奋。原因很简单,如果没有不停的试炼与挫折,那楚衡这个懒货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十尊者啊!
  这真怪不得墨九着急,距离当初午门大规模斩首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在这半个月内楚府给了整个天都城百姓一个不是太好的印象。那就是,新进定远侯不靠谱!
  楚衡也是顶着一路追杀来到天都城的,所以在某些人的眼中,楚衡就算没有他大哥那么惊才绝艳但也绝对是个少年俊杰。可在这半个月之间,其白天几乎就没怎么着过家,足迹遍布整个天都城的大小烟花之地。
  由于其定远侯的身份,再加上为人大方很快就‘结交’了大批的酒肉朋友,无论是各种头牌、行首、花魁见到楚衡都会露出‘真心的笑容’。
  对于楚衡这个臭毛病,墨九当初在定远城就听说过,而定远城自然没有天都城繁华,这就好像将一只哈士奇放在了满是床榻的房间里,楚衡撒起欢来让人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墨九对于某些恶习没有太大的厌恶,但师傅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沉迷于肉欲,那这人一定不是个成功的人。虽然理解楚衡需要保持自己不靠谱的人设,但你演戏的时间严重碾压修炼时间的时候,那就不能忍了。
  所以这几天,大街上经常能够看到很神奇的一幕,一个少女撸起袖子很没有形象的冲进某家青楼,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楚衡浑身脚印一脸神清气爽的走出来,招摇过市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而那少女则气哼哼的跟在后面,时不时的还对青楼中一脸留恋不停招手的姑娘们竖中指!
  “你要是将跟姑娘们打架的时间用在修炼上,现在也不用这般辛苦的维持人设了!”墨九双手抱胸噘嘴,奶凶奶凶的。
  楚衡挑了挑眉头,一边迈着四方步一边哼道:“少爷我一点都不辛苦,这人设快乐的很。”他一点都不意外墨九会知道他在展示自己的浪子人设,毕竟在他印象中,墨九虽然对一些常识有些不清楚,可在智商这方面还是平均线以上的。
  “呵!哪里快乐?”墨九冷笑,“每次我进去都看被你搂着的小姐姐们神色厌烦痛苦,人家肯定是看在钱的份上勉为其难罢了,就你自己还搁这自以为是。我就纳闷了,男人搂女人两下感觉真的就那么好吗?一个个沉迷的跟白痴一样,你是如此、小姐也是如此,最后还不是被宁怀志给抛弃了!”
  楚衡(─▽─)“小九啊,看来有些事情少爷我真的该教教你了。”
  “教什么?”
  “嗯……”楚衡突然间有点舌头打结,他一个大小伙子就算平时再浪,让他给一个没长成的小姑娘科普这种事,那心里也会怪怪的。最后吭哧半天整出一句,“总之就是很快乐,嗯,不明白的就去问小姐!”
  墨九嫌弃的翻了个白眼,“那我让你抱抱好了,你给我老实的修炼,就算暂时突破不了也可以积攒灵力的浑厚程度。”
  归海一幻:哦豁!搂她、抱她、强……
  楚衡将指环摘下来塞进袖口,接着冷漠的上下打量墨九,有些索然无味的叹了口气,“抱你的感觉估计还没抱只兔子舒服呢!”
  墨九无语,沉默了好一会儿都找不到反驳的语言,主要是她就经常抱着琉璃兔东跑西颠,没说的,感觉确实舒服。那么问题来了,自己难道还不如一只兔子?这个问题……怎么可能,我可是天下第一的亲传弟子啊!
  “对了,说起来我一直好奇,你怎么总能找到我?我这些天好像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寻花问柳吧,你在少爷我身上下了跟踪蛊虫?”
  墨九哼道:“估计是你的骚气太重,琉璃兔闻着味就找到你了。”
  “琉璃兔?它是狗精变的吗,嗅觉这么灵敏!”楚衡震惊的向左右撒摸却并没有见到小兔子的身影。“兔子呢?”
  墨九顿了一下也左右巡视,却见一道白影咻的一下就跳进了墨九怀里,然后冷漠的瞥了楚衡一眼,转头乖巧的向怀里拱了拱又伸出爪子指向斜后方。
  楚衡脸皮不受控制的抽了抽,这到底是他楚家的宠物还是这小丫头的宠物啊?无奈他再有本事也没法控制人家小动物跟谁亲,仔细想想以前家里那几匹烈火驹好像也跟墨九亲啊,下次打发这丫头去喂马。
  胡思乱想着楚衡顺着兔爪子指向望去,呵呵,一个跟踪的探子。这其实已经不能让他吃惊了,就像他大哥说的那样,有些人还在提防着他们。
  “咦?这个探子不一样哦,好像格外的猖狂呢,你看你看,还向我们走过来了!”
  楚衡与墨九就那么看着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男子来到了两人身边,“楚侯爷真是让我们好等啊,我家主人想要请侯爷醉仙楼一叙。”
  “醉仙楼?就是隔壁那条街快倒闭的那一家酒楼吗?”楚衡挑了挑眉毛,一句话给这中年人整的有点尴尬。
  这请人赴宴竟然挑了个快要倒闭的酒楼,面子上丢大了。不过看着这中年人的表情,楚衡一瞬间也就猜到了这所谓的‘主人’是谁。
  其实醉仙楼这地方最大的特色也是最大的招牌就是名酒仙人倒,而但凡是垄断的产品往往不会愁卖不出去。但坏就坏在醉仙楼过去背后的靠山是二皇子,也就是如今被圈禁在皇宫角落里等死的那位。
  这靠山倒了自然就有不少人开始打坏主意了,仙人倒的配方、醉仙楼的地契甚至于连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就都成了目标。如果仅仅是用商业手段那醉仙楼还真不怕,但无所不用其极之下各种阴损招数却是最难防的。
  那仙人倒楚衡这几天也有喝过,确实格外的醇厚悠长,而这些天几乎每天都有一伙官差去醉仙楼搜查。这样一来再好的生意也会渐渐暗淡下来。
  在天都城百姓的眼中,这醉仙楼倒闭几乎已经成为必然的事了,而看着中年人的表情,其背后主子竟然不知道!那就只能说明这位主子是外来者。
  而最近跟楚衡接触的唯一外来者,只有那个大烈国的特使戛亚了。
  “走吧,今天公子带你喝酒!”楚衡挥了挥手让中年人前面带路,拉着墨九就朝醉仙楼去了,脸上还带着一副要教坏小孩子的兴致勃勃。
  醉仙楼并不远,哪怕是墨九拖累了两人的脚程也仅仅不到半刻钟就到了,就像楚衡说的,此时的醉仙楼颇有些暮气沉沉,既没有来往的食客也没有进出频繁的酒鬼,甚至连门口的乞丐都不见一个。
  “少爷,我突然间有一个大胆的主意,要不……你将我明年的月前预支一下呗!”墨九回身,双眼亮晶晶。
  “少爷我有一个让你很痛苦的主意,不行!”
  “哼!”(•́へ•́╬)
  “哎呀,楚侯爷,等候多时了啊!”
  “罪过罪过,实在是醉香楼的头牌太粘人了,让大哥久等,罪过罪过!”
  醉香楼与醉仙楼只有一字之差,可后者是个卖酒卖菜的正经酒楼,前者是个脱衣脱裙的正经服务场所。
  戛亚与楚衡两人一个在楼梯上面一个在楼梯下面就开始大声的呼喝,生怕别人不知道两人感情有多好似的。只可惜,醉仙楼这个地方如今面临倒闭,愣是没有什么客人,而外面跟踪的某些探子实力也不高,哪怕两人将声音喊得山响也没有几个人听到。
  嗯,戛亚有点尴尬,瞄了一眼楚衡身后的小九就引着两人往楼上走。虽然醉仙楼快要倒闭了,但这厨子倒是很敬业,端上来的菜肴也是各种精美。
  墨九食指大动,却直接被楚衡拉到了身后,还被瞪了一眼,“你是个丫鬟,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身你妹啊!我一天两三次的满天都城娱乐场所里抓你,你当我很闲吗?一个月就一百两月钱都不够废鞋的!咋的还不让吃饭啦?”墨九怒,敢饿着功德之体,给你个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楚衡眼皮狂跳,旁边的戛亚看着直乐,哈哈笑道:“哎呦小九姑娘真可谓性情中人,来来来,我这不讲究什么上下尊卑,咱们相识一场都是朋友,来坐下一起吃!”
  楚衡无奈气鼓鼓的坐下,嘴里还嘀咕,“什么鞋这么贵,又不是我让你来找的。”
  墨九一脸淡淡的坐下,还以颜色,“你妹妹让我来抓你的,你有意见?”
  楚衡翻个白眼再不理他,说起来也是无奈,他打算保持过去人设的事情楚彧知道却没有告诉楚青雪,该怎么说呢,算是两个哥哥对于妹妹的保护吧,只希望她仍旧能够活的单纯快乐些。
  但问题是现在的楚青雪已经开始拒绝单纯了,人不经历挫折就不会变的事故,这不能说是好事,但也不能说是坏事,关键要看最后的结局如何。这一路行来,楚衡表现出了以前她从未看到过的担当,如今发现楚衡还想变回以前的纨绔浪子,那楚青雪怎能让他如愿,所以如今楚青雪每天就做五件事。吃饭、喝水、上茅房、修炼、让小九去抓楚衡!
  在这一点上楚青雪和墨九倒是有共同的诉求,所以就有了开始那一幕,对于此事楚衡也曾找楚青雪抗议过,但每当面对楚青雪那委屈可怜又无助还想找大哥告状的眼神,楚衡都只能灰溜溜的败退。
  “说起来也有半个月没有与楚兄弟见面了,实在是公务缠身啊,太忙太忙。”
  戛亚上来就有种诉苦的势头,楚衡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顺着做出好奇状,“哥哥遇到麻烦了?小弟在这天都城虽然算不得什么实权人士,但好歹也是个侯爷,不知可否帮上一二。”
  戛亚装作很感动的样子,那演技贼差,哪怕是墨九这种不太擅于察言观色的人都看出假来了。
  “楚老弟真是雪中送炭啊,哥哥正巧有一事……”
  之后的交谈算是宾主尽欢,戛亚各种诉苦、各种艰难,好像光着脚在刀山火海里走了几趟似的。而楚衡就是各种吹牛逼,这事能办、那事能办,啥事都能办,也不知道谁给他的信心。
  不过这两人交谈的主旨算是清晰了,事情是这样的,戛亚作为大烈国的使者本来在一个多月以前就该面见皇帝的。但中间因为出了定远将军这事,所以就耽搁了,一直在大兴城驻留。
  后来等整个事件尘埃落定之后才算是被准许进入天都城,原本以为能够早点面见圣上,谁知道皇帝一直没有答应接见,于是就又这么晾了半个多月。
  期间戛亚请客送礼不知道拜访了多少官员,可这帮家伙一个个答应的很好,偏偏事情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有些恶心的是,人家的事你办不了倒是将钱和礼物退回来啊,偏偏贪的可以,好似心照不宣的将礼都扣下了。
  这可就太不地道了,最后戛亚带来的钱财都快耗光了,这时候就想起了曾经施以过援手的楚衡,当然,楚衡虽有个侯爷的爵位却也没啥实权,真正需要拜托的是楚彧。
  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也不知道是觉得亏欠还是怎样,这皇帝似乎格外器重楚彧,以至于现在满朝文武都知道楚彧是皇帝面前的红人了。
  墨九抬起筷子吃了好几块肉,看两人谈的兴起也不打算再在这碍事了,自家人知自家事,她对于表情管理的不是太好,搞不好会露出一些马脚,毕竟她是知道楚家两兄弟现在的策略,稳!
  “你们聊,我吃的有点撑,下去晃晃。”
  楚衡嫌弃的挥挥手,转头又开始跟戛亚吹牛逼,而墨九则晃晃悠悠的下了楼。
  整个醉仙楼的一楼大堂此时就一个人,穿着普通灰色布衣,看起来有点虚胖,从那清奇的骨骼和表情就能够看出来,这是位低能儿。
  也是够可怜的,这眼看着要倒闭了连个跑堂的都没有了。正想着从后院出来了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花布长裙挽起两袖,端着一盘精致的菜肴看起来就很利落精干,面容清秀虽有风霜的洗礼但仍能称得上美女。头上一白底青花头巾看不出有没有盘头,路过墨九甚是热情笑道:“姑娘这是吃好了?对小店菜肴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墨九边点头边抠了抠牙,妇人明显被这粗鲁的动作弄的一愣。
  “这店里就你一……你们两个?”
  “嗨,这不是开不下去了嘛,就我们两个了。”
  这美妇说起来竟然还满脸笑意,看得墨九莫名其妙,这像是生意失败的样子吗?
  墨九不得其法问道:“老板娘怎么称呼?”
  “姑娘叫我一声四娘就好,那是我儿子,小时候得了场大病,脑袋不行。来,你随便坐。”美妇倒是十分热情。
  墨九摇摇头,“不坐了,吃的有点撑,走走就好。”
  墨九左右上下看了看,等四娘上楼送完菜下来后问道:“四娘,你这酒楼盘出去了吗?”
  四娘明显没有想到她有此一问,抬头看看楼上,笑道:“是楼上的公子要买吗?什么价格?”
  “一千两!”墨九伸出一根手指说的很干脆,那认真的眼神看起来一点讨价还价的意思都没有。
  四娘好笑的想了想道:“姑娘倒是实在,我也不骗你,如果是平常,这一千两再翻个几倍还差不多,但我这醉仙楼现在失了靠山,又面临一堆麻烦。一千两倒是不少了,嗯,我跟姑娘投缘,就一千两卖给你吧,还附送仙人倒的秘方哦!”
  墨九开心,叫价一千两是有原因的,基本就是她能够透支的月钱极限了,至于仙人倒的配方倒是不在意,两界图中什么没有,她师傅最喜欢收集这些享受的东西了。她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就以能够做整个世界所有国家的菜肴作为噱头开家酒楼,那生意绝对好到爆炸!
  “那行,一言为定,我明天就将钱拿来,四娘到时准备好协议地契等一应文书,我们直接去衙门登记。”
  四娘似乎也有意快速脱手酒楼,点头笑道:“好,那就一言为定。”
  墨九开心的离开,四娘笑道:“小峰,送送姐姐。”
  “小姐姐再见!”
  也许是低能儿的关系,那个小胖子挥手道别的时候格外真诚。
  ……
  傍晚,墨九刚刚从管家文伯那里预支来了一千两的银票就见楚彧和楚衡两兄弟又暗戳戳的进屋了。
  这种画面这半个月中几乎隔一天就能见到一次,墨九都有点习以为常了,不过出于保护(好奇)的目的,她还是换上红裙子端着一壶茶进了客厅。
  挥退了众多下人之后,楚衡直接将今天遇到戛亚的事情告诉楚彧。
  楚彧好笑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那个大烈国的使者我听说过,是皇上有意在晾着他。”
  “晾着?这没有什么意义吧,人家来就是跟皇上商量通商口岸问题的。现在大烈国威压当世是谁都知道的道理,你难为一个特使未免显得有点可笑了。”楚衡好笑摇头。
  楚彧淡淡回道:“只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有些人将这种仪式感看得极重。就像是晾着客人好似给人下马威似的,其实根本没有意义,这并不能体现出自己的尊贵。人家来找你就是求你办事的,你给人家办成了,人家自然会有利益送上且心里还记你的好。你晾着人家,能办成人家虽按规矩给你好处,心里却会怨着你。若是能办成也就罢了,若是办不成那就相当于凭白结了因果仇怨,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人家有没有机会将这怨愤发泄出来。”
  楚衡点点头,“那皇帝对这事是什么意思,都晾着一个月了,还要晾吗?”
  楚彧摇头,“我明天进宫提一下就是,皇室的情报中应该早就记载有你与戛亚的那段牵扯,皇帝也知道这是戛亚求到了你这。正好皇帝现在表现的很器重我,那么就趁此机会帮你还了这个人情好了。”
  楚衡耸耸肩,他倒是不在意,不过表情稍稍凝重了些,“对了,还人情倒是其次,可我看那戛亚似乎不像是个省油的灯,再说大烈国的使节,以大烈国的风格来看,搞不好会让皇帝难看哦!”
  楚彧将茶杯放下,眼神有些散,“只有当一个国家强大了,这个国家的皇帝才会有面子。如果国家不行,那当皇帝的用再多仪式再多的金银珠宝也换不来尊严,更换不来所谓的太平盛世!”
  楚衡眨眨眼,总感觉大哥这话意有所指,但他也知道,有些事楚彧不说只是因为自己不需要知道。想了想问道:“对了,这半个月来我每次外出总是能够发现一些跟踪的小虾米,这说明某些人依旧忌惮着咱们楚家。我想知道,咱们楚家有什么可忌惮的吗?还有,当初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构陷父亲?”
  楚彧脸色有些阴沉,但毕竟早有预料也没怎么愤怒,只是顿了一下道:“具体的你不需要知道,只要保护好自己和青雪就行。而且他们忌惮的也不是楚家,而是太子一脉,当初……太子想要做一件事,或者说是打算继位之后做些事,而父亲,当时是支持太子的军中骨干,所以……”
  楚衡揉了揉太阳穴,他感觉大哥是知道太子要做什么的,但听这意思,大哥好像不打算再跟太子一脉有牵扯了。“等等,这该不会就是皇帝器重你的原因吧!仔细想想,太子失了军中支持,二皇子又被连根拔起,那得益的是谁?总不会是其它皇子吧,嗯,我猜皇帝应该也不同意太子要做的事情,对吗?呵呵!”
  楚彧指了指自己的弟弟,眼中止不住的欣赏,“你心里知道就好,皇帝也确实器重我,今天刚刚升官,已经是谏议大夫了。不过皇帝同不同意其实不重要,这个时局会慢慢让他同意的,而且等到那时,估计也来不及了,呵呵。”
  楚彧没有说来不及怎样,楚衡现在也不怎么在乎,毕竟他们这小日子还在被人监视着呢。
  墨九站在一边撇撇嘴,什么官职什么皇帝器重与否什么同不同意都是扯淡,变强才是硬道理,哼!伸手重新将茶杯斟满,两兄弟将茶喝完各自回房看书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