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二章 注意你的视线,好好学习

  墨九其实从来没有想过,叶峰竟然这么好说服,即使她弄出了清神固元符。但这也许就是当年那一代玄甲精锐的魄力,即使知道亲生儿子就在隔壁不远,但仍旧能够忍住不去看哪怕一眼!
  当然,看在这家伙这么识趣的份上,墨九决定把酒楼的分成给小峰一点点。
  这一夜墨九睡的很像,就是睡相难看还流口水的那种,原本第二天应该会睡到自然醒,但她似乎低估了楚彧要楚衡去参加科举的决心。
  “你让我去读书,至少也该给我准备一些书本什么的吧!”
  楚衡那充满小委屈的声音让整个楚府的人听着都不由留下同情的泪水,当然在泪水之中也夹杂着楚青雪幸灾乐祸的轻笑。嗯,听得出来,楚青雪应该极力忍耐了,不过实在没有忍住。
  “让你去跟着学不过是学习一些作答的技巧,只要你会写字就行,要什么书本。”楚彧的话……无情!
  墨九无奈的翻了个身,跟我无关,继续睡好了。
  吱呀!
  随着大门开启,阳光直接洒进来,一股不是很妙的预感袭上心头,还没有等墨九将脑袋塞进被窝里,楚衡的大手就抓住了她,“你这个大丫鬟也别闲着了,正好跟我一起去学堂,多读点书,省的别人知道我的侍女连字都不会写,多丢人!”
  墨九委屈、墨九不爽,她觉得楚衡这货一定会倒大霉的!果然,没等出门楚青雪就来揪他耳朵了,然后楚彧也踹了他一脚,还因此硌在了门板上,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好像自己的委屈还不太够,这就让墨九有点闹心,关键是还没有逃脱这次伴读的任务。
  对,只是伴读,毕竟墨九就是个侍女,不管是大丫鬟还是小丫鬟,无论她自己有多看得起自己,但在别人眼中都只能站在少爷小姐后面看着。
  话说,少爷小姐在前面读书听课,就自己一个站在后面,会不会很尴尬,会不会有种监考老师的感觉?
  事实证明,墨九想多了,因为自己绝不是唯一站着的,不过她确实是站着的人中最矮的那个……委屈!今天站着的人都要倒霉 ̄へ ̄
  好吧,墨九承认今天的情绪有点不稳定,估计是起床气,想要靠这个碰瓷是不可能成功的。不过当你倒霉的时候如果看到一个更惨的人,那说不定心情就会好很多,比如楚衡和楚青雪。
  墨九敢打赌,他们两个绝对想不到楚彧竟然会如此的坑!
  ……
  这是一条长廊改的学堂,木质光滑的地板与四通八达的廊口让这里显得空旷而又宁静。尤其是窜过的微风与翻书的沙沙声响结合在一起时,让人就算有心捣乱都闪过一丝不忍。
  这里是宰相府,不,应该说曾经是宰相府。毕竟在不久前林抚国已经告老,只是由于楚彧的事情并没有着急归乡,再加上皇帝的挽留与早就接下的考官任务,所以才久久不曾离去。
  而作为这次科举的主考官,在林府办的这一次私塾必然会引来天都城无数的学子关注,然而这里可不是谁都能够进来的。就拿如今端坐在各个书桌后面的公子小姐们来说,最差的都是伯爵爵位。嗯,恭喜楚衡,不是垫底的了。
  但是现在楚衡可并不高兴,因为主讲人是同样告老的老太傅于谦,也就是那个宁怀志的老师,纯正的太子党!
  这算什么?不是说不想与太子党扯上关系吗?那现在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林抚国也成了太子一脉?
  好吧,毕竟周围的王孙公子有很多,就算来这听课也代表不了什么。
  那么如果说楚衡的心情只是有点小不爽,这楚青雪的心情就非常复杂了。本来她并不排斥陪二哥来上课,过去她将重心放在女红与如何做一个贤妻恋母方面,如果不是生在军武世家那么连过去那二环的修为都没有。如今知道了实力的重要性,便开始玩命的修炼,但骨子里那份曾经的渴望并没有那么容易丢弃。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宁怀志!
  伊人还是那个伊人,郎君也是那个郎君,可那份情已经不是那份情了。
  楚青雪的眼眶一直都是红的,从进门就开始,一副柔弱不能自理惹人怜惜的样子,这让楚衡很烦躁,整张脸都阴沉了起来。不明缘故的其它学子见了都纷纷绕着走,而同样有点尴尬的宁怀志也有些心虚的不敢与楚衡对视。
  只是毕竟当初有过真感情,忘却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从宁怀志那一坐下就像浑身长蛆似的动作就知道有多别扭。
  啪啪!
  可能是于太傅看不下去了,用戒尺敲敲桌案,接着清了清嗓子言道:“你们都是从小饱读诗书的学子,为人道理与行诗作词想必都难不倒你们。”说着眼神落在一脸不爽的楚衡身上刹那又道:“就算写不出千古佳句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如今的科举更在乎的是策论。”
  “策论就是让你们根据当前时局等等问题向朝廷献策的文章,今天我们就主要谈谈策论。今次科举的主考官是林相,想必大家早有耳闻,林相对于朝局一向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所以你们若想打动林相就不能纸上谈兵!”
  于太傅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接着道:“冠冕堂皇的话林相已经听了太多,那些正确却没用的废话也要尽量减免。有一句话叫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就是说要理论结合实践。你们父辈有的在朝为官,有的出外封将,我的建议就是多回想一下你们平时耳濡目染的细节,从小处着手以小见大,再提出自己的主张与建议。这样至少让众多考官明白,你们是有见识,是有的放矢的……”
  墨九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到底是读书人,这说起来就没个完。虽然这种机会确实难得,但她志不在此当然觉得没意思。左右瞧瞧,那些跟在各家公子小姐身后的伴读一个个或若有所思或兴奋点头,好像真都听懂了一样,也不知道是为自家公子小姐撑面子还是也有心参加科举,呵呵。
  伸个懒腰,墨九迈步往左边挪了一下,正好挡住某些时不时瞄向小姐的视线,嗯,对,说的就是你,那个姓宁的,给我好好学习!
  其实就像楚衡一样,来此真正学习的人并不多,大家多数打的都是那种混个官身无论大小的主意。因此墨九的举动很快就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也包括于太傅的,只不过对于宁怀志这个弟子他也没办法,当初毕竟是宁怀志退婚在前,心中有愧疚也是难免,他都没法多说什么。
  但别的公子们就不是这么想了,他们当然听说过宁怀志退婚的事,虽然扪心自问如果易地而处他们也同样会做出这种选择,可如今楚家的‘崛起’就让这种行为变成了笑话。
  另外,就是因为楚青雪太漂亮了!
  墨九之前一直跟楚青雪生活在一起,所以并没有怎么察觉到,如今一跟各家小姐们对比,好家伙,那是真的漂亮啊!因此从楚青雪坐下之后就一直有视线在上下打量着她,不过作为从小美到大的人,这种视线早就已经习惯,唯一让她难受的就是宁怀志的关注了。
  “小九,谢谢。”
  听着身后楚青雪的轻声呢喃,墨九在背后伸出一个大拇指算是回应。但其实她的心里此时正在考虑着另一件事。
  楚彧的这个安排有问题!
  在墨九看来,现在楚家面临的问题绝不该是怎么让楚衡混个官身,毕竟距离科举还有不短的时间,上课也不急在这一时。如今最该考虑的应是小峰和叶峰的问题,因为那很有可能引来阴曹地府的针对。
  墨九虽然暗中安排了一切,但那是不能见光的,楚家兄弟也不知道。那么按照逻辑来判断,此时他们应该忙的就是这事了。
  墨九有一个猜测,楚彧让楚衡和楚青雪出来上学,还是这表面上跟太子党关系很深的私塾,其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让他们来掩人耳目!
  楚彧现在有职务在身,每天几乎就是宫中与家两点一线,就算盯梢怕也没有什么收获。但是楚衡与楚青雪就不同了,只要用心调查一下就能够知道,楚衡从定远城一路来到天都城都经历了什么,那么就肯定会对其有一定的重视。如今突然间来上学,这异常的举动肯定比楚彧更值得监视。
  如此楚彧就能够有更多的空间来安置小峰了,嗯,如此的话,估计等他们回家之后,小峰就应该已经不见了。
  想明白这些的墨九再次打了个哈欠,以前跟师傅在一块的时候从来就没有什么早起的问题,都是睡到自然醒,现在想想真是幸福啊。
  “好了,先歇息一下吧,一刻钟之后我们继续。”也许是于太傅看到墨九打哈欠了,也许是他自己说累了。
  墨九闻言直接往前站了站,成功挡住起身想要找楚青雪的宁怀志,“宁小公爷,您这衣服颜色好艳丽啊,是绿色吗?跟你真配!”
  宁怀志脸皮抽搐,低头瞧了瞧自己的长袄,这分明是淡青色,穿起来很淡雅的,你是色盲吗?不过宁怀志也知道这小丫头到底要干嘛,必然是受了楚衡的指使来阻拦他,而且又是楚青雪的贴身丫鬟,他也不好斥责,只是再探头找人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楚青雪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