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一章 小僵尸不听话,快把符贴上

  黑夜掩盖了很多的罪行,甚至于本该制止罪恶的官员也不愿意在黑夜办公,而楚彧显然对官府方面的人非常了解。明明整个天都城的人都无法入睡了,甚至距离天明还有很长时间,而官差真的就等到天大亮之后才过来问询。
  此时,甚至楚彧都已经带着去火药回家了,那么这些官差面对的自然就是楚彧。
  由于皇帝红人的身份在此时非常好用,楚衡甚至当初在定远城的时候都没有见过这么客气的官差,怪不得那句话叫做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天都城的官与地方的就是不一样。
  整个问询过程不到一刻钟,完全就是走个过场,甚至于楚衡他们都没有交代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那些官差直接用‘巧合’两个字为楚衡曾在现场这件事做了证明。
  “你要习惯官场上的做事方式,为官之道就是四个字,揽功推过!”楚彧淡淡的给弟弟做着科普。
  楚衡斜着眼睛笑道:“听你这意思,想要让我入朝为官?我这性格不合适吧!”
  楚彧摇摇头,“之前去见谭平安的时候遇见了他的儿子谭飞,这给我提了个醒,你现在只是有爵位在身却没有官身。花国的爵位沿袭制度规定,除非你祖上是开国功臣,否则爵位若想要世袭就必须为朝廷做出贡献。怎么算贡献呢,就是做官。这个官不需要多大,但一定要有个官位,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也算是为朝廷做贡献了。”
  楚衡皱眉无奈道:“那你给我买个官就是了。”
  楚彧呵呵,“若我现在不是皇帝面前的红人自然无所谓,可如今为兄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太多双眼睛盯着我看了。任何一点错漏都会为未来埋下隐患。”
  楚衡闻言摊手,“那你想怎么办?难道从军自底层一点点的积累军功?”
  楚彧摇头笑道:“为兄早就已经替你想好了,只需要去参加殿试就可以。”
  “科举?”楚衡瞬间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大哥,“你特么疯啦!让我去考试?那岂不是预定了第一的位置!”
  楚彧白了这货一眼,哭笑不得道:“你还挺有自知之明,放心吧,这一次监考的是已经退下来的林相,他算是与我们家交情颇深,只需要我拜访一下,他不会让你垫底的。”
  楚衡嘴角抽了抽,倒数第二也特么够丢人的啊!“这个,我又没有参加乡试会试,直接殿试不好吧。”
  “只需要有爵位和推荐函就可以。”
  楚衡张张嘴还想找借口,不过楚彧直接转身出门了,一点反驳的机会都没给楚衡。后者只能郁闷的挠挠头,现在该做什么?看书?还是回屋睡一觉吧。
  看着楚衡进了自己的房间,墨九挠挠脸颊,“科举?好机会啊,得给这货点鞭策,否则一直这么吃饱睡睡饱吃,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十尊者?不过话说师傅故事里的那些天才也没有这么不努力的吧,师傅说的判断标准会不会有问题啊?”
  摇了摇头,这个世界太复杂了,对于脱离师傅庇护没有多久的她来说,有点茫然。不过事情还是要一件一件去做的,现在最麻烦的还是小峰的问题。
  想着墨九向自己的屋子里走去,小峰的问题其实与墨九或者是整个楚家都没有关系,如果真的为安全着想,现在将小峰撵出去甚至直接将文伯和海少羽撵出去就行。但她不想这么做,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会成为一生的污点甚至于形成难以愈合的心魔。
  楚衡未来是要成为十尊者的,怎么能够有心魔呢!只是,这次的麻烦是有可能面对八环高手的,以楚家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资格对抗。也就是说,这次的麻烦并不能成为磨砺楚衡的踏脚石,这就很烦。
  所以最后想要解决问题就剩下了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她直接劈一刀,任来的是谁都不够看,但她怕疼。第二个就要着落在叶峰身上了,让他滚远远的,这样就能够让楚家远离危险,大不了他们花钱将小峰交给一个好人家抚养就是。
  两个选择摆在这里,墨九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个,但要想让叶峰滚远点,那就得先找到他。本来这是个非常麻烦的事,不过很神奇的是,墨九身上有件东西还真就能够起作用。
  ……
  又是一个深夜,对,时间过得就是这么快,对于楚衡来说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对于楚青雪来说是边照看海少羽和小峰边修炼,对于海少羽和小峰来说是一边相互瞪眼一边躺着,对于文伯来说是管理吓唬婢女仆人。嗯,楚彧今天似乎有公务,没有回家。
  而墨九这一天过的就充实了,用拓印的方法她又制作了三十多张符,若不是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太累,她还能产出更多。
  “呼,下次应该拉楚衡来做,顺便让他练习符道了!”墨九嘀咕着从怀里拿出一瓶灯油,对,就是之前从那个什么无常的怀里搜出来的。
  这灯油也不知道用什么做的,一股子尸臭!好在寻常人闻不到,否则墨九还真不敢点。
  阴曹地府的人用这个东西来吸引控制叶峰,如果按照正常逻辑的话,叶峰绝不会冲动的自投罗网,但好在墨九早有准备。
  只见墨九从一边拿出一件衣服,这衣服是从小峰身上换下来的,只要将其混着尸油烧掉,那么叶峰肯定会循着味道追过来。嗯,有的同学要问了,难道不会将阴曹地府的人引来吗?
  那么墨九很肯定的告诉你,不会!因为昨夜的天诛已经让他们吓破了胆,四殿阎罗就活了一个,除非是有更厉害的高手到来,否则这帮家伙绝没有胆子再进天都城。当然,这是暂时的,等那份心有余悸过去之后,大概就还会进来试探,不过那时候估计叶峰早就已经离开了。
  咚咚咚!
  已经三更天了,墨九打开门窗百无聊赖的斜坐在椅子上,双脚搭在桌上一阵毫无规律的乱晃。透过窗户偶尔还能够看到院落里面时不时经过的婢女仆人,不过这些家伙在发现墨九开窗观察之后都纷纷躲避开来,毕竟谁也不想被找茬。
  但是显然他们低估了墨九的无耻,“呃那个谁谁谁啊,去给我端壶茶来。还有那个谁谁谁啊,去厨房拿点干果蜜饯,就说是我要的。”
  零食上桌,众下人退散,墨九伸手扒开一粒瓜子,尚未送进嘴里便觉得身旁臭味突然间浓郁了起来。皱着鼻子抬头,叶峰的血盆大口就在眼前。
  “哎呀我去,口好臭!”
  砰!墨九的吐槽还没有传出屋子就被叶峰的爪子直接提起按在墙上,那双狰狞的血色红眼死死盯着墨九双眼,用眼神传递出自己的意思,‘你不解释清楚我掐死你!’
  就在这时,一张薄薄的长条纸张从墨九袖子里被抽出,啪的一下贴在了叶峰的脑门上!
  嗯?
  叶峰当然早就有所察觉,但问题是他没有从那纸条上感觉到任何的危险,虽然脑袋里也闪过是符咒的可能,但谁家符咒是用宣纸写的呢?就这样,叶峰脑袋飞速的总结着自己的失误,还是大意了啊,以为一个不懂修炼的小丫头没什么危险,谁知道竟然遭了陷阱。
  叶峰长叹,大概是做僵尸时间太长了,以至于都不谨慎了!
  “想明白了?”墨九拍了拍掐在脖子上的手,不是因为难受,而是太臭了。
  叶峰怔愣一下,茫然的收回了手,然后低头看看自己全身再瞧瞧墨九,伸手将贴在额头的纸条揭掉。
  下一秒,漫天的红色降临,脑海中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杀戮,双眼也再次变得凶厉起来。
  啪!叶峰赶紧重新贴上,可那快要燃成红色血焰的杀意却并没有退去。
  墨九翻了个白眼,伸手掏出了另一张,小手啪的一下按在叶峰脑门。
  “想要将你炼制成不化骨的那家伙是个白痴,不化骨的关键从来就不是什么身体强度,而是意识。他没有办法在炼制阶段同时保持你的理智,光靠你自己的杀气诀抵抗,那还炼个屁啊!我这清神固元符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加成你自己的本身意识,一旦你的意识强了自然能够压制一切负面情绪。不过由于材质问题,第一次贴有效,撕下来就没用了。”
  叶峰了然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卷起符咒,嗯,有点挡视线了。
  “你……是谁?”
  墨九笑道:“我是小峰的救命恩人,也是容四娘酒楼的老板。”(≖ᴗ≖)✧
  “你……想怎……么……样?”
  墨九白了这货一眼,“你别说了,还是我来说吧。小峰就在不远的地方,但我不建议你见他,因为那会给他带来危险。我需要你离天都城越远越好,而我们则会将小峰交给一户好人家抚养,保证他快乐的生活下去。”
  叶峰沉默片刻,清神固元符能够帮助他顺利清醒的思考,在短暂的停顿后就点头同意了,这确实是最好的结局。
  墨九点点头,接着从怀里掏出将近五十张清神固元符,“每一张符可以让你清醒三个时辰。之后我会将画符的方法教给你,如果你不是太笨的话,在这三个时辰中足够你制作很多张了。嗯,等学会之后用杀气重点驱除尸气,否则到哪都这么臭的话是没法躲过阴曹地府追杀的。”
  叶峰眨眨眼,这个小丫头到底是谁?好像将一切都算好了啊!
  墨九突然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提醒道:“还有,你最近走路小心点,你之后可能会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