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七章 谁才是老天爷最爱的崽?

  墨九终于进入了战斗的中心区域,身上的伤口时而出现时而恢复,卷起的风尘让她的小脸蛋上显得灰扑扑的。但此时她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那个破败的身体上,那个刚刚将小峰推进她怀里的女人尸体。
  墨九找到了容四娘的尸体,她被气浪掀飞到了一片碎石之中,一个半人高的大石块将其挡住,使她不至于飞的太远。气浪带起的碎物划破了她的外衣与身体,让这个尸体像是在刀山上走过一遍似的。
  墨九站在容四娘的尸体旁许久,想到之前她耗尽力气喊出的最后一句,那是怎样一种感情?她不懂,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羡慕,这可能就是人性对于爱的渴望吧,是天性,是压不住的。
  关于爱这个事情,师傅其实也有教过他,只不过那个时候墨九总觉得光棍了几十年的师傅没什么发言权。而对于弟子的叛逆,师傅总是一句‘当你的思想境界超过这个世界太多的时候,千万不要对这个世界的人动感情,因为他们会让你伤心!’来敷衍他。
  “虽然不知道上面那五个家伙中哪一个是你的峰哥,但阻止这场战斗总是没有错的,你说对吧?”墨九煞有介事的问了问,算是给自己接下来的碰瓷行动找到个好借口。
  再次抬头,一丝疑问又重新浮上心头,刚刚明显有更厉害的大佬来了,这五个家伙竟然还在打,这是不给大佬面子?可问题是,为何大佬就吼了一嗓子便不管了呢?
  “哎呦!”
  一块儿脸盆大的石头被气浪掀起糊在她的脸上,两道鼻血就那么缓缓流进了嘴里。好吧,无论你们因为什么而一直打不停,现在也该歇歇了吧。
  轰隆隆轰!
  天地变色,前一刻还晴朗的夜空眨眼便乌云密布,月光被遮住,一片黑暗中是奔腾不休的闪电划过。沉闷、压抑,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抬头。
  他们都是修炼者,究竟是天地之威还是某个高手的招数还是能分清的,正是因为如此才一个个大惊失色。难不成真有什么报应?连老天爷也觉得我们造成的死亡太多了?
  天道出手才不会管你们是不是震惊呢,翻滚的乌云倾轧,让五个在天上激斗的身影都不得不再次降落,而也正是如此才终于让墨九看清了那五个人的样子。
  第一个道人打扮,手中持一拂尘,眼神阴郁满脸铁青,穿一个铁青色且格外宽大的袍子,半点仙风道骨的感觉没有,比起当初的归海一幻差远了。
  第二个是一壮汉,下身是简单的锦衣长裤,上身却是斜襟宽袍,露出右边健硕的胸肌和肩膀,那尺度感觉比楚青雪还夸张。
  第三个看起来文文弱弱,做正统的书生打扮,但他手中折扇上画的却是人间炼狱图,注视其上似乎隐隐有无穷厉鬼张牙舞爪呼之欲出。
  第四个最畸形,骨瘦如柴长手长脚,皮肤黝黑在夜色里似乎有着天然的隐身效果,双眼翻白,其脖颈处挂着一个以人头骨串成的巨大珠链。本来墨九看到他那瞎子似的做派还挺有亲切感的,但一看到那人头骨珠链的大小就只剩下恶心了,瞧那人头大小,分明是一个个婴儿!
  最后一个与之前那些都不同,之前那些即使形状奇怪但终有个人形,但这位虽穿着普通灰袍,可红眼獠牙、剑眉青面,时刻飞扬的长发与锋利的十指都与正常人大相径庭。
  最最让墨九吃惊的,前面四个的实力都超过了六环,而最后这位最不像人的却仅仅是六环。从此时五人的站位来看,前面四个竟然是一伙的!
  也就是说,这位最不像人的家伙,竟然凭着低一级的实力在独力对抗着四个六环以上的阴曹地府高手。
  嘶!这应该可以说一句恐怖如斯了吧!
  墨九在心中大叫,而那位之前出手利用音波的高手是直接喊出来的,“飞僵!你们竟然将飞僵带进了天都城!”
  那个使用音波的大佬也终于从天上落了下来,玄色战甲披风竟与当初遇到的玄甲精锐颇为相似,棱角分明充满阳刚之气的面容,再加上配合上那隐隐红光载起载伏的杀气诀,这位必然是战神殿的高手。
  嗯,当然,他不是因为要干架才降下来的,而是同样被乌云雷电给压下来的。
  “姚律,我等此次前来只为捉拿走失的飞僵,这是帮助你们天都城的大好事,你若想战斗快点结束就帮我们抓住它,这样也好回去跟战神殿交代。”那个最畸形的阴曹地府杀手说道,似乎是此次战斗的指挥。
  “难道阴曹地府是比谁最奇葩谁就做主吗?”墨九小声嘀咕了一句,接着看了看姚律,记得之前救了楚彧并杀死了转轮王的家伙叫做赫渊,显然不是这货。呵呵,阴曹地府之中果然没有什么友情可言,这些人似乎都没有要报仇的想法。
  也不管姚律最后究竟是做了什么选择,墨九却是拿出两界图开始搜索起飞僵来,而两界图也没有让墨九失望,眨眼就给出了介绍。
  飞僵,僵尸集天地怨气、死气、晦气而生,身体坚硬,以怨为力、以血为食,力大无穷。属于僵尸能够进化的极限。若是飞僵诞生灵智则为魃,有上天入地之能,并可隔空吸取生气,所过之处动植物皆陨。因此也有人称之为旱魃,这是一种误解,其并不能造成干旱,只是吸取了附近所有动植物的生气而使得庄家枯萎而已。但所到之处赤地千里的称号却是没有取错。
  墨九眨眨眼,简单的一小段介绍之后倒是让她对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有了概念,再往下就没有看了,那都是些如何人为炼制飞僵的方法。嗯,还不止一种!
  “我去!师傅她老人家没事收集这些东西干吗?该不会是从阴曹地府中抢来的方法吧。”墨九摇摇头迅速划动手指,视线很快就落在了后面。那里记载着很多克制飞僵的方法,只可惜大部分都需要修为作为基础,偏偏这是墨九做不到的。
  “咦?这个倒是可以。”墨九找了一会儿却是看到了一道符咒。
  这道符很复杂,即使墨九对于符道似乎有些天赋也是一时半会画不好的,不过这显然难不住墨九。不会画,难道还不会拓印吗?
  画符的关键其实是在与灵气的操控,每一笔每一画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各人的理解其在画符时在每个节点输入的灵气量都是不同的,所以画符这事从来就没有两个人能够完全画的一模一样。
  不过这专门用来克制飞僵的符咒却不一样,也许是因为作用非常单一,这符咒所有的灵气分布都是平均的。其更像是一张网,只需要将网编织出来就能其作用,跟楚衡曾经用过的天罗地网符很相似。
  这恰恰是墨九现在能够使用的手段,因为她虽然留不住灵气但还是可以吸收灵气的,灵气灌注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当然,现在肯定是来不及的。
  轰轰轰!
  就在墨九临阵查资料的时候,那边姚律似乎已经决定先将这飞僵干掉再说了。只是他们决定了却没有问问老天爷答不答应。
  一道道刺眼的雷电哗啦啦劈下来,而且专门带着刚刚大战的五个人劈,咔咔咔的,不一会儿就都脑袋冒烟了。
  道士的拂尘也散了,壮汉快要全裸了,书生的周围完全没有了阴仄仄的感觉,那折扇中的炼狱图竟然消失不见成了空白扇面,那枯瘦瞎子脖颈上的头骨项链纷纷炸开,碎片直接将脑袋割裂下来,扑街了!
  那飞僵看起来却好像并不是太惨,这就很不讲道理,按照逻辑来说,这种天地之威产生的雷电肯定对这种秽物更加具有克制作用,现在看起来……难道这雷电也是认人的?
  姚律在旁边保持着要出手的姿势,可却僵在那里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好把雷电给引过来。呵呵,作为战神殿的八环镇守,他其实以前也曾经在雷雨天气中打斗过,甚至于也被雷劈过,可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啊。
  这是雷电吗?谁家雷电是逮着五个目标往死里劈的,还是特么跟踪的,咋躲都没用的那种!
  喂喂喂!你们不要靠过来啊,我举手只是抻个懒腰,没想帮你们啊!
  四个,不,剩三个阴曹地府杀手显然有点遭不住了,齐齐往姚律这里蹦,姚律一时间大意想要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神奇的事又来了,那雷电在空中咔咔咔的漂了大移,准确命中书生脑门,扑街!
  所有人嘴角一抽,姚律像是小朋友罚站似的双手伸直放在身体两边,站的笔直,老子不动了,今天就看看咱们究竟谁才是老天爷疼爱的崽儿!
  周围原本一大票耀武扬威的阴曹地府杀手哪还敢停留,谁没做过几件亏心事啊,眼看那雷电凶猛彼此对视一眼转身开飚。
  墨九差一点就笑出声来,幸好心里还带着对那飞僵的好奇心,话说那些阴曹地府杀手都知道逃跑,这个飞僵却怎么总在这一片小范围挪移呢?
  小鼻子耸了耸,墨九突然间又闻到了那个味道,那个曾经在醉仙楼闻过的味道,一直飘浮在战场上的味道……以及从被板砖拍死的什么无常身上的味道。
  墨九恍然的点点头,伸手从怀里掏出之前搜出来的小瓶子,轻轻一闻果然是这个味道。重新收起瓶子,墨九循着空气中飘浮的味道很轻易的找到了……一盏油灯!
  “原来这不是什么毒药,是灯油啊!”
  墨九抬头看了看一直被雷劈的子哇乱叫却不死的飞僵,伸手将油灯掐灭,“算了,这一下是看在容四娘的面子上。”
  油灯一灭,那飞僵果然颤了一下,接着速度极快的射进夜空消失不见。那姚律见状有心想追却完全不敢动,而那个道士眼看就要逃出乌云范围了,却猛然出现了十几个球状闪电糊在其脸上,扑街!
  墨九愣了愣,低头看看手指上刚刚烫了一下的地方,话说不会是这个老道点的油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