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八章 藕断丝连

  “你不在酒楼里好好学做菜,怎么跑出来了?”墨九有点不满,以后的挣钱大任就要着落在老僵的身上了,结果这货竟然不务正业的跟出来,咋的?是我不凶了,还是你膨胀了?
  “我……保护……你……不疼……”
  老僵的回答一如既往的断断续续,墨九翻了个白眼,之前乌头神的炼制方法有问题,致使破坏了一些老僵的身体机能,要想恢复并不是一朝一夕那么简单,但最近老僵一直坚持往自己脑袋上贴符,精神已经比以前好了不少,至少不会动不动就暴走了。
  “这位带斗笠的大叔很……有个性啊,连在马车里都不摘吗?”海少羽靠向墨九暗戳戳的问道,“你从哪找来的家伙,靠谱吗?”
  墨九没有正面回答,瞥了海少羽一眼反问道:“你舍得离开楚青雪?可别是被人家忽悠几句就过来赴汤蹈火的吧!”
  海少羽怔愣一下却是显得郑重了不少,“你懂什么?想要暗中挖地道就必须将周围的环境都打探清楚,文伯看起来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这样的年纪出去装混混探听消息太明显了,所以这个任务当然是只有我来才适合了。”
  墨九点点头算是认同了海少羽的话,余光在其脚腕上瞄了一眼,怨情丝的光泽似乎清亮了一些,呵呵,是因为离楚青雪远了所以智商又重新占领高地了?
  ……
  与此同时,天都城,楚青雪突然睁开了双眼,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双手,刚刚她……三环了!
  由于刚刚突破,体内的灵力没有约束很快就被楚彧感知到了。推开妹妹的房门,看到楚青雪坐在床上发呆,有些担心道:“突破二环还不到半个月,这怎么就三环了?你那功法没有问题吧!”
  楚青雪回神,“不会的,是二哥给我的功法,二哥不会害我的。”
  楚彧没有放松警惕,伸手搭在楚青雪的腕脉上过了一会儿才又问:“我一直都没问,你二哥从哪找来的这些功法?在临走的时候,他还将冰魄符经给了我,据我所知,这冰魄符经好像是出云山的绝学吧?”
  楚青雪一脸慎重的朝门外瞧瞧,突然间想起这院子里已经没有那些探子了,讪笑道:“二哥说他在大青山里找到了某个出云山高手遗留的遗产,严格来说现在他算是出云山的弟子了,嗯,虽然人家出云山不一定承认,但二哥应该有脸说。”
  楚彧好笑,来到天都城之后,这个妹妹就总是跟楚衡不对付,虽然以前也不对付,但那是瞧不起楚衡的浪子做派,如今却是恨铁不成钢甚至还让墨九去监督楚衡了,算是有了本质区别。
  “你的进境太快,紫霄符经为兄又不懂,你自己要小心,尤其是在晋级四环的时候。你二哥上一次将高级天魔都召唤了过来,虽然最后有惊无险莫名其妙的度过了,但若是你再来一次,为兄可未必有能力护住你。”楚彧觉得还是提前警告一下才好,不知为何,他感觉好像墨九等人走后,这妹妹的修为进境又快了不少,且好像人也机灵没有之前那么浑浑噩噩了。
  “嗯,我醒得的。”楚青雪乖巧的点头,突然又问:“哥,你不是该上朝吗?怎么突然间回来了。是有什么事,与我有关?”
  楚彧顿了下叹道:“今天下朝之后宁国公拦住了我,宁怀志想要见见你,此刻就在门外。以前哥能够帮你拦住,但今天是由宁国公牵线,同朝为官不好一直将关系作死。”
  “哥,我明白的,我去见一见就是。”楚青雪很干脆,暮然一笑让楚彧呆了下,心里却是彻底放了下来。
  楚彧知道,楚青雪已经彻底放下了!呵呵,说起来,在三兄妹中,楚衡最洒脱,楚青雪次之,而自己最是放不下。
  “好了,为兄还有要事办,你就自己去见他吧,嗯,如果他敢有什么不轨之举,不用客气,用雷炸他!出了事哥给你兜着!”
  楚青雪噗嗤笑出声,“哥,宁怀志怎么说也是未来的宁国公,不会这般无礼的。”说着下床随楚彧向外走去。
  宁怀志最近过的并不是太好,有时候精神上的折磨远胜肉体痛楚。越是胸怀大志的人,往往在精神上陷入愧疚等情绪后越容易走极端。他们往往会严格要求自己,不允许自己轻易有污点。
  宁怀志就是这种人,他觉得自己是应该跟着太子殿下成大事的,不该再这样受折磨继续沉沦下去,所以今天他求了父亲,想要将楚青雪与他的问题彻底了结。
  远远的,他看到楚青雪从楚府中跨门而出,还是那般的美丽,仿佛一朵出水芙蓉,在现身的那一刻让整个天地都多了一丝颜色。
  宁怀志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火,同时也有些疑惑,是因为她实力提升了所以气质变了?为什么以前没觉得楚青雪这么美?
  楚青雪远远的也看到了宁怀志,那双眼神是以前她不曾见过的,火辣辣的,是深情吗?也许吧,她觉得现在的宁怀志可能比过去更爱自己了,不,应该说才开始爱吧!
  “宁小公爷,别来无恙。”
  楚青雪的语气有些生疏,给满心火热的宁怀志浇了盆冷水,让他满肚子话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楚青雪微微一福眼神却是落在了那腰间的山河佩上,不知怎么的,有点刺眼。
  还记得,那是自己一个个台阶磕上山求了尘法师好久才求来的山河佩。嗯,还记得当时了尘法师怎么说来着?说自己孽缘深重,若一意孤行必为情所伤,还想引自己入青灯寺修行,未来有望成就九环强者!
  呵呵,当时自己还心中埋怨那老和尚胡说八道,现在看来高僧就是高僧,看得真准啊。嗯,也不对,青灯寺是当世大派,了尘法师竟然想引自己入寺,难不成自己的天赋真这么高?以前没觉得啊!
  楚青雪溜号了,思想一瞬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不过这一幕显然让宁怀志误会了,其见楚青雪望着自己腰间的山河佩,心中重燃火焰。下意识的伸手向楚青雪拽去。
  楚青雪回神,看着宁怀志伸过来的手,嗯,虽然速度不慢,但在此时已经三环的楚青雪看来竟然有点缓慢。
  躲开了,楚青雪仿佛下意识的向后挪了一步,仅仅是这一步,让宁怀志的心再次沉入深渊。
  “宁小公爷,还请自重。”
  “青雪,我们重新开始吧,我去求父亲,重新来楚府提亲!”
  楚青雪抬起头直视宁怀志的双眼,她突然间有点失望,也多了一丝醒悟。
  “那你的志向怎么办?太子一脉所图甚大,未来的成就,你甘愿舍弃吗?”
  仅仅一句话就让宁怀志僵在了原地,楚青雪见状眼中的那一抹失望不见了,反而笑道:“你看,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你是否曾经负我,而是我们真的不合适。我要的是个全心爱我将我放在第一位的丈夫,而你心中排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志向。这没什么错,当初吸引我的也正是你的英姿勃发。”
  宁怀志回神看着楚青雪,有些惊叹她能够说出这些,“那……现在的我不能再吸引你了吗?”
  楚青雪摇摇头,“你就像黑夜中的太阳,永远都不缺光和热,只是我现在已经明白,自己需要的并不是那种照亮世界的灿烂光芒,仅仅只是一个能够照亮自己、温暖自己的火把。何况……”
  楚青雪说着突然间笑了,笑的很释然,“现在专注儿女情长的你远没有过去耀眼了。”
  宁怀志心头巨震,望着楚青雪竟然感觉到冷,这种冷让他一瞬间从情感的漩涡中生生抽离了出去。猛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在洞察人心方面,自己竟然还比不上楚青雪吗?她竟将自己看的如此透彻。
  楚青雪看到了宁怀志的变化,心中仅有对于过去的一点惆怅也不见了,释然道:“过去我爱你至深,如今你我缘分已尽,这不是该各自欢喜的事情吗?小女子祝公子能够一展心中抱负,花国未来更加繁荣昌盛!”
  宁怀志攥紧的双拳缓缓松开,一点点的抱拳回礼,“也祝楚小姐未来觅得如意郎君,幸福快乐!”
  礼节在这个时候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让曾经两个相爱的人有了承载祝福的形式,也让两个年轻人相忘于江湖,未来走向了两条似乎不会再相交的平行线。
  楚青雪离开了,宁怀志也离开了,那个礼节似乎就是他们之间最后的联系。
  推开家门,楚青雪见到楚彧站在院子之后欣慰的看着自己,她并不意外,只是笑道:“不是说有要紧事吗?怎么又回来了。”
  楚彧背负双手哼道:“我可信不过宁怀志那小子,我妹妹这么漂亮,万一那小子精虫上脑怎么办?”
  楚青雪嗔怪的白了眼兄长,“你妹妹我还未出阁呢,拜托你别说的这么粗俗,真是麻烦你了。”
  楚彧挑了挑眉头,又撇嘴道:“你是放下了,可那小子未必放得下,你看他腰上的山河佩可还没有摘下来呢!”
  楚青雪不在意,“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总是完整人生的一个片段,想要忘却没有那么容易的,或者也许,他只是留个纪念吧。何况就算他忘不了又能如何呢,反正我们也不会在一起。”
  楚彧点点头,“你能想开就好,那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他应该不会再缠着你了,以后你也可以多上街逛逛,别总在家憋着。”
  楚青雪想了想,答道:“我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天赋可能非常强,应该努力修炼才对!”
  楚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