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四章 夜话·拒绝·求援

  “哎呦!这位大烈国的特使是要搞事情啊!”墨九一脸饶有兴趣的轻笑。
  由于烬皇离开时有着普天同悲的异象,所以稍稍对高手有点概念的人都知道她陨落了,当然,具体的情况也没有人知道,毕竟以前十尊者级别的高手也死过却从来都没有这么夸张。
  不过烬皇陨落的事实却是不用质疑,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之前因为烬皇而躲进阴影的蟑螂老鼠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烬皇给这世界带来了很多改变,有些是正面的,比如书同文。而有些是如今还看不出好坏的,例如对人口买卖的严厉打击,提高女性地位等等等等,这些听起来似乎是好事,但颇为挑战传统,如果不是烬皇强的令人发指,那反对她的人能够从花国跨海排到大烈国,嗯,还不算四环一下的虾兵蟹将。
  不过师傅曾经说过,真香定律是没有人能够逃避的,虽然墨九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所谓的真香定律,但师傅那大大咧咧完全不讲这当回事的性格倒是让她明白,师傅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这些。
  所以当听到戛亚的话时墨九也没怎么觉得他冒犯了师傅,当然,对于全世界来说,烬皇已经陨落了,也犯不着去冒犯一个‘死人’了。而戛亚说这话的真正意图其实很好理解,就是大烈国想要搞事!
  只是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有点出人意料,那么问题来了,大烈国的目的是什么呢?公然指责它国的发展方式,插手它国内政,这是找架打的节奏吗?
  花国的体量可是跟以前被大烈国欺负的那些小国不同,两个庞然大物哪怕只是边境的摩擦也会消耗甚巨。如果真的全面开战,那用生灵涂炭四个字形容就差不到了。所以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那么目前的三个帝国都不会全面开战的。
  墨九摸了摸下巴,不知道为何,她突然间想起了之前在逃亡途中文伯说的故事,那种能够将攻击力提升至少一个级别的装甲。嗯,那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如果一大批的研究人员专心干一件事二十年,那现在大烈国有没有可能已经将那种装甲实装普及到了全军呢?
  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花国的普通士兵没有过去玄甲精锐那般的战斗意志,更没有玄甲精锐越级杀人当玩的超强实力。如果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骤然面对一大票穿装甲的敌人,好吧,就算有准备了,那也只有全军覆没的结局!
  “那个之后呢?皇上是怎么回应的?”
  楚青雪伸手捋了一下自己如缎般的长发,话说自从开始努力修炼生活之后,楚青雪就很少出门了,在家里披头散发十分随便,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另类的宅女,“咱们这位圣上还算有理智,只是呵斥了两句,然后就继续商谈协议了。听大哥说,这一次的协议似乎比以前开放了不少。”
  墨九眨了眨眼突然有点想笑,“你觉得这是理智?怪不得你两位哥哥不太愿意让你掺合这些事情。”
  楚青雪皱眉,“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该将协议甩在特使的脸上,然后踢他出皇宫吗?那岂不是要发生大战了!”
  墨九双眼瞬间贼亮,一把拍在楚青雪的肩头,“就是这样,看来你还是蛮有天赋的嘛!”
  啪一声脆响听起来很用力,但墨九那没有修炼过的小身板对楚青雪造不成任何伤害,后者好笑道:“打起仗来就生灵涂炭了,哪里好?想不到你个小丫头还是战斗狂人!”
  墨九却是撇嘴摇头,一脸你需要科普的样子道:“这样做正是为了不打仗!”
  “什么意思?”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绝没有突然之间就打起来的,想要主动进攻的一方,前期必然会经过不少的试探,既要试探敌对国家的经济与战争实力和潜力,还要试探敌对国家国民的斗志。除非大烈国早就将这一切都探查明白了,否则是不会主动开战的。当然,如果真的试探明白了,那也没有必要派遣戛亚过来搞事了。”
  “你的意思是,这个戛亚其实是来试探花国虚实的,之后要是觉得能打,他们就会发起战争?”楚青雪瞪大眼睛一脸懵逼的表情还挺可爱的,不过墨九的话显然给他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墨九轻笑道:“能不能打需要通过方方面面来判断,但是现在戛亚肯定知道花国的皇帝有点怂了,至少皇帝是不愿意打的,这就有点被动了。”
  楚青雪想了想,好像真的挺有道理,“那你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戛亚会继续试探吗?还是说,会发生那种你所说的……各种试探?不过如果我们一直不给他们机会,他们应该也没有理由发动战争吧?”
  “会不会试探、又会怎么试探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真想发动战争,理由这种东西随便找找总会有的,实在不行还可以人为制造。就像海少羽那样,昨天这货好像又用蜘蛛网分布不对称的理由撵走了一个婢女。你得跟他说说,总用这种理由不行的,下次再来人会首先干掉那只可怜的小蜘蛛,这不是造孽嘛!”墨九满脸慈悲。
  楚青雪翻了个白眼,虽然一如既往的觉得墨九和海少羽不靠谱,但是墨九的话却有点刷新她的价值观。原来战争理由这种事是可以人为创造的吗?墨九懂得好多哦!
  墨九一看楚青雪那带着一缕缕崇拜的眼神就知道这姑娘在想些什么,内心并没有什么沾沾自喜,只是感叹之前楚家两兄弟将这个妹妹保护的真好,嗯,有点小吃醋,世界欠我两个哥哥!
  “唉!这个戛亚真的太复杂了,不行,我得劝哥哥离他远点,可不能被他牵扯进去!”楚青雪一砸手掌哼道。
  墨九再次按住想要起身的楚青雪,“这个不需要你去提醒的,现在你那两个哥哥估计正骂皇帝骂的兴起,哪有工夫搭理你啊!”
  楚青雪大惊,伸手就捂住了墨九的嘴,“嘘!这屋子外面好多探子的,你怎么敢说这些?而且我哥哥他们为什么要骂皇帝?就因为他怂了?”
  墨九挠了挠脸颊,牵着楚青雪的手将其带到床上,“遭受过苦难的人总是会对官方产生不信任,这不值得奇怪,也与你无关。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修炼,不能浪费了自己那强大的天赋。我算看出来了,你大哥现在全身心都在搞事情,你二哥维持浪子人设乐此不疲,已经没什么发展了。未来的楚家还是要靠你啊!”
  楚青雪被墨九按坐在床上又摆成打坐的姿势,哭笑不得道:“可是我的资质太差了,难道二哥给我找来的绝学,我却根本领悟不来符道。而且,我终究以后是要嫁人的……”
  墨九脸色一唬,“你等我回去给你想想办法,不就是符道嘛,还能难得倒老子?至于嫁人什么的就不用在意了,大不了找个赘婿就好。”
  楚青雪气乐了,伸手捏了捏墨九有点婴儿肥的小脸蛋,“你真聪明呢!”
  墨九一看楚青雪那德性就知道其没有将自己的话当回事,也不想多做解释。只是报复心极重的也伸手去捏她的脸蛋。只可惜这没有修炼的身子轻易就被楚青雪按住,然后一兜一转提起墨九的脖领子将其提溜出去了。
  墨九有些不爽的瞪了一眼已经紧闭的房门,然后又朝楚彧的房间看了看,灯还亮着,就像墨九之前猜的那样,这两货很有可能真在骂皇帝。嗯,她也懒得偷听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墨九寻思自己接下来是到处乱跑听听下人们的秘密还是回房睡觉的时候,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却闯入了耳中。
  这敲门声一点都不礼貌,急促而没有间断,似乎连反应时间都不想给开门人一样。这应该是个急性子。
  “谁啊谁啊,叫魂呐!”
  负责开门的下人很不爽,哪有大晚上这么敲门的。
  大门开启,一个人影边哭边往里面闯,一头撞在了下人的怀里,只可惜这下人明显实力在人影之上,反倒是将人影弹了个跟头。
  “我要找姐姐!我要找姐姐!”
  “你谁啊,这里没有你的姐姐,滚出去!”
  这个对话就充分体现出了一个恶仆的基本素质,按照正常流程下一个动作就该是抬脚将来人踹出去了。
  不过很可惜,在楚家除了墨九之外不允许有这么牛哔的恶仆。
  砰!
  墨九扔掉手中的砖头,理都不理一脸懵逼的恶仆,只是扶起小峰问道:“你怎么来了,是四娘让你来的?出什么事了?”
  以小峰的智商明显无法回答这么复杂的问题,只是哭道:“妈妈不要我了,让我来定远侯府找姐姐!”
  墨九愣了一下,“找姐姐?应该是让你找叔叔吧!”
  “叔叔不好,凶!姐姐好!”
  墨九好笑,有时候越是单纯的人越是本能的亲近功德之体,就像是小动物一样。嗯?不对,现在好像不是该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四娘出事了!
  “可了不得啦!出事啦!”
  楚青雪打了个哆嗦差一点就灵气暴动了,本来想出门骂两句的,可楚衡的声音远比她要快。
  “叫魂啊你!你再这么乱叫我扣你的月钱!”
  也许是楚衡觉得自己找到了墨九的脉门,正打算出门乘胜追击的时候,打开房门却只看到墨九跑出去的背影,而更远的,是文伯抱着个人狂奔的身形。
  真出事了?
  同样出来的海少羽跟楚衡对视一眼,双双启动身形追出去,路过墨九的时候问道:“文伯去哪了?”
  墨九这个时候没有含糊,直接报出了醉仙楼的名字。两人速度超快顿时飞射而出不见了,而墨九则只能用跑的。
  “出什么事了?”楚青雪这时候才从房里出来,看到的只剩下一个脑袋流血昏迷不醒的下人。
  “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如果有大事也不会来找文伯了。”楚彧倒是镇定的可以,他虽然不知道刚刚那个傻子有什么问题,但能够来找文伯解决问题,说明事情不大,至少不会超过文伯能够解决的范围。
  楚青雪算得上冰雪聪明一点就透,点点头又瞧了瞧那被拍晕的下人,“这是……小九拍晕的?连小九都能拍晕,要来何用!打发了吧。”
  楚彧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妹妹,展颜笑道:“人们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有道理的,对了,你觉得海少羽这小伙子怎么样?”
  楚青雪呆了片刻,答曰:“潜力不错,为人很机灵。”
  “只是这样吗?那与宁怀志比呢?”
  “……”楚青雪只是单纯又不傻,楚彧这么一说自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止不住的多了一丝黯然。
  楚彧顿时心疼道:“前车之鉴,为兄知道你用情至深,但……为兄不打算跟太子一党有太多牵扯了,所以……若你真的非他不嫁的话,为兄只能让你脱离楚家。”
  “哥,我不会离开家的,无论是因为谁。”
  楚彧点点头,面上没有表现但心里却是有些开心的,楚青雪之前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那时候可是为了宁怀志敢跟楚蟾顶嘴的。不过转眼间又有些心疼。
  其实楚彧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他今天上朝遇见了宁国公,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宁国公找上他的。
  短暂的交谈之后宁国公就想邀请楚彧找个地方谈谈,只不过楚彧拒绝了。虽然没有聊多久,但宁国公言语之间是有些惭愧的,毕竟在楚家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他们毁了婚约,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当然,当初悔婚的还有兵部尚书曹炙,只不过曹炙这人刚的很,而且当初定下这婚约时是楚蟾上赶着的,所以人家悔婚颇有点理直气壮的意思,却是没有宁国公这般拖沓。
  只可惜,楚彧早就已经决定远离太子一党了。而且他其实对最近太子一党遇到的困难也有些耳闻。
  定远将军楚蟾行伍多年,在军中有很高的威望,以前是太子一脉在军方最重要的代表。如今一死自然就会让太子一脉在军方的势力出现动摇,更加致命的是,宁国公在危难时袖手旁观甚至退婚的举动,算是让他们在军中彻底失了人心。
  楚家算是军武世家,楚彧非常清楚,那些当兵的有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曲折心思,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对谁好,他们心中有着自己的道理与准绳,你失去了他们的信任一次,他们便不会将这忠心再交给你。
  除非太子一脉能够找到其它让士兵们全心信赖的将军,虽然即使如此士兵们信赖的也只是将军而不是太子,但终究能够为己所用。
  但可惜,仓促之间太子一脉是找不到这种人的,相比起来,楚彧就自然而然的进入了太子一脉的眼中。
  首先楚彧是定远将军楚蟾之后,士兵们天生在情分上就会偏向他。其次楚彧单人匹马大闹天都城为楚蟾洗刷冤屈,别说是原本的定远将军麾下,哪怕是在整个军中也是名声大噪。虽然现在楚彧没有再入军伍,但他的威望依旧不可小觑。
  这便是宁国公府腆着老脸在下朝后主动接近楚彧的原因,只可惜,楚彧早已做出了决定,如果说真有什么值得犹豫的,那也就是楚青雪对宁怀志的感情了。
  ……
  狂奔中的海少羽没有想到,他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进入了楚彧的妹夫列表里,如果知道估计此时都已经给大舅哥跪了。
  只可惜,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十世怨侣间的感情哪是那么容易有结果的。何况他现在也没有这个心思。
  前方的文伯越跑越快,明明仅仅是三环的实力,可这速度却比当初那几个四环的敌人还要快上不少。海少羽也就算了,楚衡真是越想越惊讶,这一个早已不是巅峰的玄甲精锐就这么强,那当初覆灭了玄甲精锐的大烈国红鹰该多强?或者应该说那些装甲该有多强?
  轰!
  在这种急速狂奔之下,醉仙楼很快就进入了眼帘,不过海少羽眼看着文伯在稍微停留之后再次跑走,他便也没有耽搁紧随而去。
  倒是楚衡微微停顿下来,抬头望去,整个醉仙楼似乎还颇为完好,里面黑漆漆的也不像是发生了什么灾难。
  如果说唯一的问题,那就是在二楼的墙面上开了个窟窿,砌墙的砖头都在街道上,显然这窟窿是从里往外打的,就像是有什么大家伙从里面撞了出来。
  可这样的一个地方会有什么敌人呢?难不成是老板娘夜晚变成了妖怪,要出来吃小孩了?
  楚衡好笑的摇摇头,赶忙追上去。而就在他离开不久,墨九一手掐腰一手缓慢的摆动,喘气如牛一见好不容易到了醉仙楼,差点就瘫在台阶上。
  “可累死老子了!”这一刻,墨九做了个决定,以后出门必须骑马!
  喘了好一会儿,墨九终于缓过来了,抬头就看到了醉仙楼二层的那个大窟窿,不过常年的盲生让她养成了一个与常人迥异的习惯,遇事不用视觉来做第一判断,而是靠听觉和嗅觉的交叉判定。
  “咦?这个味道有点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