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四章 尝试刺杀

  “事情就是这样,我明明已经告诉了他们,可他们都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墨九有些委屈的将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周壕一手提着片毒龙鱼肉,一手托着海图,左看看、右看看,再瞧瞧面色铁青死不瞑目的椎名掌柜。接着深深的吸了口气,“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处理,嗯,没事就不要出来乱逛了,你的杀伤力有点大。”
  墨九无趣的撇撇嘴,“你想要怎么做?”
  周壕没隐瞒将海图塞进怀里,同时将毒龙鱼肉小心的放回盘子,“大烈国探子如此大规模的死亡想要不引起注意是很难的。不过为了保证情报的价值,我会让我的人尽量在这附近假扮大烈国的探子,能拖一会是一会儿。”
  “那海图呢?”
  周壕又道:“海图上标注了和国舰队的位置,但时间太紧了,现在镇远城内的探子还没有清理完成,就算让林泰带着军队去袭击也会被敌人提前发现。而过一阵子敌人发现暴露肯定会换个地方,所以这张海图并不能帮助我们打赢这场仗。”
  墨九秀眉微皱,“所以这张海图没有用?”
  周壕笑道:“不能说没有用,虽然大军没法偷袭,但我们却可以派遣高手刺杀,或者先行侦查一下敌人的实力也好。”
  墨九点点头,没再跟周壕多说什么,在老僵的陪同下就离开了。
  周壕看着两人离开,又瞅了瞅死一屋子人,突然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虚幻。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还是挺疼的。”
  “公子,外面都已经搜过了,有用的东西非常少,只是找到了一块令牌,藏得很隐秘,将后院的一颗树干挖空了。”一名身着灰衣手里还提着菜篮子的中年人恭敬回道。
  周壕接过令牌神色阴沉下来,这块令牌他是认识的,属于大烈国最强军队绿鹦鹉。
  说起来大烈国之前的最强军队名叫红鹰,只可惜在当年与玄甲精锐拼光了,虽然也保留了红鹰的编制,可实际上已经跟玄甲精锐一样都已经外强中干了。而一个最强的倒下自然会有第二个最强站起来,绿鹦鹉就是红鹰的继任者。
  传闻这一支军队自创立以来除了在红鹰和老玄甲精锐身上尝过败绩之外再没有输过。这令牌之上刻了一枚铜绿色的羽毛,正是绿鹦鹉的标志,而当周壕认出了它之后就想到了一件事,绿鹦鹉的探子来镇远城观摩,那是不是说,下一次在定远城发生的战斗,会是由绿鹦鹉做主攻!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周壕捏着令牌思考了好一会儿,又将海图重新拿出来看看,终于下定了一个决心。既然楚彧已经先手改变了未来,那自己就跟一手好了。
  ……
  萤火虫之岛,镇远城海域外一座颇有名的小岛。风景优美,在岛上生存着一种能够在夜晚发出荧光的火瓢虫,但这种瓢虫与寻常的萤火虫不同,它们白天沉睡,夜晚出来乱逛,一旦发现敌人进入自己的领地就会奋不顾身的与敌人同归于尽。
  所以镇远城附近的渔民都知道在晚上是不能靠近萤火虫之岛的,不过最近渔民们在白天也不怎么靠近了。因为在那片海域最近常有风暴生成,巨大的阴云时不时的就会笼罩整片海域。
  然而就在这天夜里,一艘小船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登陆了萤火虫之岛。
  周壕身形一个纵跃落在岸边,回身直接将小船掀翻沉入浅水区域,接着从怀里拿出那张海图,根据海图指示在这萤火虫之岛的背面,就是和国舰队的藏身之处。
  说起来这些和国人也够贼的,萤火虫之岛白天风景怡人说起来也算远近驰名,他们竟然选择这里做隐藏颇有点灯下黑的意思。而且……
  周壕抬头看看天色,一朵乌云在缓缓的形成,这应该是属于和国人方面的能力,造成海上风暴的假象,使得渔民不会靠近。
  掀起一场似是而非的风暴其实并不困难,无论是天赐的能力还是自身功法又或者阵法,都有很多可以影响天象。怕就怕这种风暴不仅仅只是吓唬人,若还带着探查之类的能力,那就很烦了。所以周壕这次的行动只有自己一个人,同时还挑了风暴生成间隙。
  岛上的虫子很烦人,虽然以周壕此时的实力并不怕,但漫天虫子追杀的场景若是发生了,也就不用再谈什么潜入了。所以周壕完全是沿着海岸线在走,打算直接绕过整个岛屿向舰队潜去。
  也许是有了风暴的掩护,和国舰队周边的警戒并没有多么严谨。就拿这萤火虫之岛来说吧,可能白天会派遣暗桩在上面,但是晚上由于虫子泛滥,上面愣是没有一个放哨的。这就让周壕能够顺利的靠近舰队。
  和国的舰队很庞大,所有人都知道这一仗是大烈国在背后支持的,而和国方面似乎也有倾其所有干他一炮的打算。所以一打眼黑压压的一片,在昏暗的海面上竟让周壕感觉到了一丁点压力!
  当然,周壕在梦里其实见过更夸张的,这点舰队数量并不能让他恐惧,只是闹心的是,在这种环境下,他根本分不清哪一艘才是对方的旗舰。
  和国人的战舰算不上大,至少周壕所知在林泰的海军之中就有比之大上三倍的。但是和国人的战舰也很有特点,明明舰体本身的材料并不十分坚硬,但却在军舰上安装了锋利的撞角,大有一股开战就要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架势。
  周壕没有嚣张到利用轻功直接蹦上敌人军舰甲板的程度,他直接钻进了水里从水下一点点接近军舰。
  周壕的谨慎并没有错,当他小心翼翼登上一艘军舰的时候,果然见瞭望塔上站着一名双眼贼亮的海兵。这不是形容词,是真的双眼在发光,很显然是在祈求天恩的时候获得了什么特殊的能力。
  周壕想了想没有惊动侦查的海兵,只是随手丢下点小玩意,然后就向指挥室摸去。虽然深夜这个时间点战舰指挥官应该不会在那里了,但通过指挥室的布置,他还是能够分清哪一艘是旗舰的。
  然后,周壕又烦躁了,因为他的运气明显不太好,一连找了三十多艘,可仍旧没有发现哪一艘是真正的旗舰。再特么这么下去估计要天亮了!
  “好吧,看来我并不适合潜伏!”
  周壕无奈的直起腰,整个人的气势开始疯狂拔升,很轻易的就引起了不远处瞭望塔上的海兵注意。可还没有等这海兵发出信号,就感觉一股火光从脚下升起,接着整个人被炸成了粉碎。
  同一时间,无数的火光自众多军舰上绽放,远远望去竟像是一朵朵自黑夜中开放的花朵。然而这花朵绚烂却也致命。凛冽的灵力向四周炸开,就像是花瓣缓缓伸展,所向披靡,挡者皆陨。
  这是绝学花开彼岸的一种特殊运用技巧,传闻彼岸花是开在黄泉两岸的一种美丽花朵,即代表死亡又代表新生,美丽绚烂又有恶魔的温柔之称。可以说这是一种在意义上很矛盾的花朵,有生有死循环往复!
  而花开彼岸作为当年花国开国君主的招牌绝学几乎完美继承了这些定义,也正是因为生死两全,所以学习此绝学的修炼者拥有从虚到实的具现化能力。
  刚刚这些爆炸就是周壕一走一过扔在各艘军舰上的彼岸花陷阱,平常时它们只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花朵状灵气,一旦有周壕远距离引爆,这些灵气就会凝聚成一朵硕大的彼岸花,然后爆炸!
  爆炸的威力不小,但要说能够毁掉一艘军舰也不现实,毕竟人人都修炼,那些海兵哪怕修为不深,但聚少成多之下利用灵力防御也可以抵消不少的威力了。
  周壕之所以引爆陷阱,目的就是引起混乱,因为只有在混乱之中他才能找到敌人的指挥中心。
  这个方法几乎可以肯定有效,但若非逼不得已,周壕真的不想用。因为这虽然能够准确找到敌人位置,但也让敌人升起了警惕,他再想要刺杀就需要靠硬实力了。简而言之,莽!
  轰!“不要慌不要慌,一班去救火,二班警戒!”
  身边是不间断的呼喝,周壕双眼却一直盯着海面上舰队的移动轨迹,这种明显是小股刺杀式的袭击,如果战舰一个个分开就给了敌人隔离打击的机会,虽然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御敌,但显然所有人都不想自己成为那个被隔离的。因此有不少战舰都开始向着某方向汇聚。
  这正是周壕想要看到的,而顺着移动方向,他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那是一艘平平无奇的战舰,无论是型号还是外观都与其它完全相同,若非远远见到一个身影在其上指手画脚,他真不相信那就是旗舰。
  “这些和国人还真是务实啊,将自己隐藏的真好。”周壕一边嘀咕着,一边双掌合拢。
  一朵绚烂的红色彼岸花缓缓在掌心凝聚旋转,花瓣花蕊栩栩如生,就像是有人在黑夜中升起了一支火把。
  “他在那!”
  如此绚烂的招式自然会被敌人第一时间发现,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周壕手中的彼岸花花瓣开始收缩成一朵花骨朵。随着周壕做了个发波动作,那花骨朵悍然绽放,一道仅仅手指粗的红光爆射而出。
  咻!速度极快,眨眼就划过海面,好像将整个舰队打横分割一般,沿路上凡是波及到的战舰与海兵将领纷纷被洞穿丧命,而那个在旗舰上指挥的人,甚至还来不及做出个动作,就被命中了脑门。
  “嘶!这么简单?”周壕有点怀疑,但手感告诉他,这一击完美命中,而且他相信没有人能够在脑袋上开个洞的情况下存活。
  轰隆隆!天上突传雷声,抬头望去,原本汇聚的乌云竟然开始缓缓消散,不消说,刚刚被射死的这个倒霉鬼应该就是控制天象的源头。
  不过这控制天象的家伙真的就是此次和国舰队最高长官吗?他有些不确定,据他在梦中探查的情报所知,和国方面好羡慕没有什么著名将领是有这能力的。难道是中途挂了?
  不得其解的周壕摇摇头,打算转身离开,然而漆黑的海面上突然间升起一座足有十几米高的巨大佛像,金灿灿像个小太阳。
  周壕怔了一怔,却是发现自己已经被一道杀意牢牢锁定了。
  “杀了我的副官,还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