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章 指环·兔子·虚假盛世!

  “从刚刚我就想说,这只兔子……是干粮吗?”
  坐在车厢前面的墨九眼神瞟了一下关在笼子里的兔子,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在她问话的时候那兔子好像身体颤了颤,难道这兔子还通人语吗?
  “哦,那是前两天少爷进入大青山捡回来的。”管家笑着提起笼子伸出手指逗弄一下,也多亏了两匹烈火驹很通人性,根本不用他拽缰绳,只需要在岔路控制一下方向就好。
  “大青山?”墨九有些诧异的回头瞄了一眼车厢里面,也许是受到的打击太大,再加上连夜鏖战,楚青雪与楚衡此时都在里面打瞌睡。
  突然间有个联想出现在墨九的脑海,因为他以前是个瞎子,所以让他自己学习看书实在有些不现实,毕竟这个世界并没有师傅所说那种为盲人专门撰写的书籍。因此师傅经常给他讲故事,在那些故事里经常有这样的桥段……
  某个高手受到重创,在临死前遇到主角将一身修为与宝物悉数传授。
  某个高手受到重创,在临死前遇到主角想要拉个垫背的,然后被主角反杀爆装备。
  某个高手受到重创,在临死前把自己埋了,然后一段时间后主角刨坟掘墓既拿秘籍又拿装备。
  某个高手受到重创,在临死前遇到主角跟其一夜鬼混,接着主角走上人生巅峰。
  某个高手受到重创,在临死前遇到主角,然后将主角干掉夺舍……
  咦?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故事混进去了,好吧,总之在一瞬间墨九将‘某个高手’跟那个被砍死的归海一幻划等号了。只是眨眼又否定了,当初他一刀砍下去之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归海一幻绝对已经被砍死了,甚至于整个身体都变成了齑粉,甚至连灵魂都没放过,没有理由还活着啊?
  只是楚衡的符月斩和符咒实在太过显眼了,而且据他所知,楚家从来就没有跟出云山扯上过关系,再加上最近去过大青山,好像也只能这样产生联系了。
  轻轻皱眉,墨九再问:“除了这只兔子,少爷还带回来什么了吗?比如……刀啊剑啊之类的。”
  管家有些好笑的盯着墨九,“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以为两个高手拼的两败俱伤,然后咱们少爷去捡便宜捞神器?现实中哪里有那种事情,高手以命相搏那都是将所有手段尽出的,能剩下来的东西估计都没什么用。”
  墨九闻言眼睛一亮,“这么说还是留下东西了!是秘籍吗?”
  管家刚要张口,突然一只手从帘子里面伸出来,中指食指之间捏了一枚指环,一枚黑扑扑没有图案表面还麻麻赖赖毫无牌面的指环。
  “捡到一枚指环,你想要吗?”楚衡的声音中充满玩味,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墨九看到戒指心里突然间想起了师傅讲过的另外一些故事……
  某个高手受到重伤,灵魂钻进了戒指里被主角捡到。
  某个高手受到重伤,灵魂钻进了兵器里被主角捡到。
  某个高手受到重伤,灵魂钻进了法宝里被主角捡到。
  某个高手受到重伤,灵魂钻进了玉佩里被主角捡到。
  某个高手受到重伤,灵魂钻进了卫生巾里被主角捡到……
  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卫生巾而且也搞不明白主角咋就那么喜欢捡垃圾,但这并不妨碍墨九对这戒指的联想。嗯,归海一幻是你吗?
  墨九一点不知避讳的伸手就将指环接了过去,整个过程一点烟火气没有,正常的令人发指。旁边管家看得双眼直瞪,这太无礼了!你是个丫鬟啊,怎么能这么放肆?
  楚衡也有点懵逼,这么自来熟的吗?
  墨九却半点没有看到管家的暗示,将那指环放在手中搓了搓,又用牙咬了咬,只可惜她根本分辨不出指环是什么材料。撇撇嘴道:“黑不溜秋的好丑。”鄙视过后将沾满口水的指环递给楚衡。
  楚衡强忍恶心,隔着帘子先将指环擦干净,然后才收了回去。好吧,他必须检讨,就不该用指环去试探墨九,一个连修炼都没有过的小丫头,又能够知道什么呢?是他选错了试探方式。
  与楚衡相反,墨九的嘴角却是牵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楚衡在试探她,她又何尝不是在试探楚衡呢?她的确看不出那指环有什么问题,但作为一个大富大贵的公子哥,如果那指环没有秘密的话,那楚衡绝不会忍着恶心接过去的。要是换个有洁癖的人,说不定还会暴打她一顿呢!
  嗯,这一轮试探,墨九赢了。
  旁边管家终于看不下去了,用手肘杵了下墨九,小声道:“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你是个大丫鬟啊,不是少爷小姐,主人的东西不能惦记,更不能主动求主人打赏!”
  墨九眨眨眼恍然点头,“对哦,我现在是大丫鬟,那个……月钱什么时候给?”
  管家的脸皮肉眼可见的抽了抽,有心发火但看了看身后的车厢,楚青雪还在熟睡,索性不搭理她。不过墨九可不会轻易放过他,过不了一会儿又用手指头捅了捅管家,“月钱什么时候给?”
  管家忍无可忍,直接从包袱里掏出十两碎银塞给墨九,后者笑嘻嘻的接过塞在怀里。
  整辆马车顿时进入了一种相当尴尬的气氛之中,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向前推移,太阳距离头顶正中也越来越近,远远的已经看不到城市和郊区村落影子了。
  “少爷,我们已经彻底出了定远城区域,前面就是岔路了,我们走哪一条。”
  听了管家的话,首先出声的是楚青雪,“嗯,已经出了定远城吗?咦,哥你怎么用酒洗戒指?”
  墨九在外面挑了挑眼眉,笑眼微弯,楚衡没有搭理楚青雪,将指环套在食指上冷着一张脸就出来了,左右瞧瞧接道:“根据地图显示,走左面那条路可以一直上大路,走右面那个算是小路,虽然不好走但是相对人迹罕至,某种程度上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
  管家赞同的点头,“那我们就走右面吧。”
  “不,走左面!”
  “嗯?”
  楚衡笑道:“我们这个队伍有四个人,又是趁着早晨出的城门,再加上两匹烈火驹和马车,这个目标无论走哪条路其实都算是太明显了。所以挑大路还是小路其实没有分别,但是大路如果我们加快速度,会在傍晚时分靠近都远渠。我们只要上了船,那么敌人再想偷袭我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都远渠是一条连同天都城和定远城的内陆运河,平时多用来运送海盐等物资,由于运河的路线有些绕远所以一般赶路的旅客都不会选水路。但是楚衡他们的情况特殊,再加上无论是楚衡还是楚青雪,似乎对于水战都很有自信,所以水路反而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管家愣了一下,然后点头,“好吧,那我们先暂时补给一下,不瞒少爷,昨夜血战担心之下都没有睡好,早饭也没有怎么吃,这会儿真饿了。”
  楚衡笑道:“忠叔说笑了,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咱们先填饱肚子再上路。”
  管家笑了笑,拉着墨九找个干净的地方开始垒锅生火开饭,不过墨九对于厨艺完全没有概念,只是负责用石头垒起一个灶台罢了,就这还让管家一阵嫌弃,最后似乎忍无可忍将其赶去陪少爷小姐聊天了。
  看到墨九过来,楚衡奇道:“你怎么过来了?”
  “管家不让我捣乱,所以撵我过来了。”墨九半点不见惭愧的说道。
  楚衡无奈随手指了指路边石头,“坐吧,看来你这大丫鬟需要学习的还很多啊。对了,你背着的那个画轴是什么?”
  “这个?这是……天下第一高手的自画像!”墨九顿了一下,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两界图这个名字自然有其玄妙之处,但这世上除了她之外也没有谁能用了,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副美人图,与其费尽心思解释倒不如就这么回答好了,倒也不算撒谎,至少墨九自己觉得很真诚。
  不过这么一说倒是勾起了楚家兄妹的强烈好奇心,当然,什么‘天下第一高手’他们肯定是不信的。一个连修炼都不会的小丫鬟凭什么谈‘高手’?
  墨九没啥遮掩的,也并未对少爷小姐的不屑作何解释,嘁,咱这么大的牌面,做事何须向世人解释!o(´^`)o
  楚衡接过画轴,楚青雪探头过来,接着就是日常般的被惊呆,前者甚至连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墨九一看这不行啊,这要是滴到两界图上不好擦的。
  一把抢过将画合上,兄妹俩顿时恢复正常,但那种极致魅惑的余韵还在,楚衡难以置信的看着墨九,“你……那哪是什么天下第一高手啊?分明是天下第一美人吧!”
  楚青雪恢复正常后却发现了另外的问题,“小九,这画中美女跟你是什么关系?我看你们的裙子一样呢!”
  “我师傅啊!”墨九像是在说一件极为平淡的事,边说还边将画轴重新挂在腰后。
  “你师傅?该不会是你师傅跟你说自己是什么天下第一高手吧!”楚衡突然间有点哭笑不得了,心里将墨九是探子或者图谋不轨的可能再次降低了一些,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组织会用这么蠢萌的小姑娘来当探子。
  墨九撇嘴,楚衡在她心里的评价咻一声降低了些许,没眼力!
  作为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即使是在仓促间的野炊也得讲究一下,所以当管家将午餐摆上来的时候,墨九是有点不爽的。因为身为丫鬟,跟少爷小姐吃的竟然不是同样的东西!这还能忍?
  “少爷!旅行逃亡最忌讳营养不良,这些饭食实在没有什么营养,不如我们将那兔子烧了吧!”
  小兔子再次瑟瑟发抖!
  楚青雪笑道:“那是琉璃兔,是一种观赏动物,平时虽不算罕见,但这么透亮的却也难找。可不是用来吃的。”
  墨九闻言再瞧了瞧那兔子,还别说,这兔子的颜值确实蛮高的。长长的大耳朵挺立冲天,若是耷拉下来都能够包裹住身体。通体雪白,毛绒绒的让人看了有种把玩的冲动。
  “琉璃兔?有什么讲究吗?”
  “琉璃兔是一种食草性动物,脾气温和却速度极快,由于在月光映照下能够发出鲜艳彩光才由此得名。如果按照宠物标准来算的话,这绝对算是一种相当优秀的观赏性宠物。当然,如果按照食物标准来说,其肉质也算鲜美。”楚衡说着竟然也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小兔子。
  而有些令人诧异的是,墨九看它的时候会浑身发抖,但楚衡看它的时候竟然一副不乐意搭理似的转身吃草!
  嘶,这兔子……有眼光!
  “既然说这兔子速度极快,那少爷是怎么抓到的?”墨九好奇。
  楚衡一边将一块滴着油汁的肉块放进嘴里,一边不在意的说道:“我在大青山里转了一圈,然后在青竹瀑布的旧址处捡到了这货。当时其四仰八叉晕倒在水边上,我怕它淹死所以就将其救了回来。”
  躺在水边怎么淹死?你是不是当我们都跟兔子一样好骗!楚青雪没好气的白了自己哥哥一眼,望向墨九关心道:“小九,你跟我们走那你哥哥和那海叔怎么办?”
  墨九愣了一下,她忘记了!
  “咳咳,那个,其实我离开算是给他们减轻了负担,以他们的生存能力好好活着不难的。”这倒是真话,海少羽作为一个最底层的贫民能够将实力练到第二环绝不简单。一般这种情况不是天赋异禀就是有着完备的功法修炼。
  对于贫民来说,若真的想要走修炼这条路的话,那就得利用出生时的那次天恩获得功法。但由于贫民家庭本就不富裕,没有太多东西献祭,婴儿身体又孱弱,哪怕潜力再大,得到的功法也不会太好。大多数人的想法则是先将实力提上来,哪怕未来无望进入第四环,那也能够凭着三环或者接近三环的实力混个好工作。大不了,以后再找机会得到更好的功法呗!
  然而这种方法虽然很接地气但却是彻底断绝了贫民成为高手的希望,因为但凡越是强大的绝学,其对基础的要求越高。用绝学打基础和用三流功法打基础,这得到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当然,对于很多大势力来说,打基础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他们会花费巨量资源在婴儿时期就获得好功法,由于婴儿身体素质有限,这种情况得到的功法往往更适合筑基打基础。
  如果运气好的话,这种打基础的功法会有很大的普适性,那么就真的赚到了,完全可以作为某些门派的镇派秘籍了。
  在当世所有门派中有一个共识,世上普适性最好的功法是天灵观的《道藏养生经第一卷》,虽然叫做‘养生经’但却是一门专修一至三环打基础的绝学。这种绝学中正平和,能有效强化身体并提高潜力。凡是学了这种绝学的人,以后再改修任何功法都不会遇到障碍,甚至若是修炼道家绝学还能事半功倍!
  唯一可惜的是,这种绝学只有第一卷,天灵观曾经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来祈求天恩,然而几百次都不能将其它几卷弄出来,最后只得放弃。不过那些代价也不白费,算是大大充盈了天灵观的藏经阁。使得天灵观成为当世门派中功法最多的名门大派。
  海少羽的速度极快,哪怕是公认的天才宁怀志都追之不上,这种功法绝不是一个乞丐能够拥有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人还算有底线,嗯,大概是海大富有底线,否则以二环的实力怎么都能混个山贼头子了。
  ……
  毕竟是逃命,所以几人这一顿午餐吃得也算快,基本上没有闲聊多久就再次上路了。按照少爷的主意,这一次两匹烈火驹撒开蹄子加速奔行,务求在傍晚时分到达都远渠运河码头。这样大家还能赶上最后一班货船。
  只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来得快,仅仅半个时辰不到,他们就遇到了拦截。
  不过这拦截并不是追杀,而是一大票穿着邋遢的流民强盗!
  “前面马车里的人给我下来,我们只劫钱财不害人命!”强盗群中一个看起来面色有点惨白的中年人大声叫道。
  “少爷!会不会有诈?”管家有些担心。
  楚衡冷着脸探出头来却是笑了,“别紧张,只是一群营养不良的流寇,最强的也不过一环实力。”
  管家点点头跳下车向那些强盗走去,看样子是要自己动手。没错,管家也是修炼过的,只不过仅仅有一环圆满的实力罢了,跟楚家兄妹自然没有办法比,但是对付这些强盗却绰绰有余。
  趁着管家走远,墨九有些好奇的问道:“少爷,忠叔在楚家多久了?”
  楚衡看了看墨九,答道:“忠叔原名叫做李福忠,曾经是我父亲麾下的偏将,原本潜力不错有望进入四环修士之境,只可惜在一次大战中伤了根本,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再无进境的可能,这实力也随之降落到了一环巅峰。我爹便将其收入府中做了总管。”
  楚青雪又接道:“忠叔是看着我们三兄妹长大的,算是我们半个亲人了。”
  墨九明白的点了点头,望着忠叔的背影仿佛自言自语道:“师傅说过,无论是太监、管家、护卫等职业,那些以‘忠’‘贤’二字为名的人,往往既不忠也不贤。”
  “嗯?你师傅没事跟你说这些干吗?忠叔若是都不值得信任,那就没谁值得相信了。”楚青雪皱眉哼道。
  楚衡看了看墨九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也跟着望向管家背影。那些流寇显然都是一些吃不饱穿不暖的乞丐流民,与管家这样曾经的偏将相比自然不行。管家几乎没用多久就将他们一一打倒,但管家似乎也不是什么弑杀之人,不过是稍施教训而已。
  等到众人再次上路,道路两旁则充满了呼痛的哀嚎。
  “哥,咱们花国如今不是盛世吗?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流寇!”也许是那哀嚎触动了楚青雪心里那根柔软的弦,脸色有些不好的放下两边窗帘问道。
  楚衡张张嘴却是一时间有点无言,他不像楚青雪那么天真,知道在这盛世之下有些隐患,可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说不上来什么核心的问题。想了想甩锅道:“平时让你多读书你就是不听,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提,忠叔!你来告诉她!”
  忠叔懵逼,这种难度的锅你也好意思甩?俺只是个无知的管家啊,这种问题不是该请教一下朝中的大学士啥的吗?
  “这个……盛世嘛,哪里都有坏人,嗯,这只是个别现象,对,很个别的那种!”管家吱吱呜呜的敷衍道。
  楚青雪太了解这两个人了,一瞧就知道怎么回事,翻了个白眼就想嘲讽,却听墨九云淡风轻的接道:“所谓盛世也分真假,花国如今的盛世不过是虚假的。只是前几十年大战之后人口大幅减少,荒地多了无人开垦,剩下的百姓呢不用担心吃不饱的问题了,自然就安居乐业。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如今人口没有节制的过速增长,朝廷又不知道怎么提高生产力,此消彼长下,慢慢的问题自然也就出来了。你们之前没有发现吗?刚刚那些贫民中多是些青壮年,过多的人口让他们没有荒地可种,没有工作岗位,又没有能力开辟新产业,自然除了游手好闲当地痞强盗也没什么可做的了。”
  气氛突然的沉寂下来,墨九眉头微皱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头,回头却吓了一跳,只见三人神色各异的瞪着她,好似有那么点惊为天人的意思!
  不好,难道我的身份暴露了?
  “你……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难不成是自己总结的?”楚衡皱眉问道,惊讶的舌头都有点打结了,他虽然以前不怎么问朝政,但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一段话所代表的重大意义。
  墨九看看楚青雪那圆溜溜漂亮的大眼睛,又瞧瞧忠叔无比复杂抬头纹都快能夹死苍蝇的表情,内心叹了口气,没文化真可怕啊!
  “我师傅告诉我的啊!”
  “你师傅?你师傅之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天下第一高手啊!”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