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五章 馋他的绝学

  未来改变了!当然,无论是楚彧的执意复仇还是墨九的任性乱逛,这要还不改变,那这未来也有点太顽固了。只是周壕完全没有想到,第一个尝到成果的会是自己。
  伊东进次郎,在周壕梦中的未来里,这位官拜和国海陆联军大元帅,那是正八经的实权人物,九环实力,拿手绝技佛像一刀斩。关于他,周壕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那就是对方绝对不该是这一次战争的指挥官!
  璀璨的金佛是一种类似法相的东西,说起来法相可以讲成是一种另类的法宝,一般的法宝有着固定的炼制方法,无论是谁来练其形态基本都是一样的。但是法相却会根据个人境界和材料功法等区别而产生巨大差异。正因如此,也意味着没有好的材料,那法相的威力也就只能跟闹着玩似的。但即使如此,仍旧有很多人喜欢炼制法相,因为法相这种东西即使到达六环以后也依旧可以使用。光这一点,就非常受那些资源本就不多的高手们青睐。
  正是因为如此,未来某一段时间出现了一波法相乱象,无论你是哪门哪派的弟子,都喜欢炼制个法相来补全攻击手段,而有的法相强大堪比灵宝,有的法相却仅仅达到了法宝的最低标准。所以当看到法相的时候别慌,说不定你运气好就碰到了个样子货呢!
  而伊东进次郎就是个样子货!
  说到这里有点矛盾,如果伊东进次郎的法相真是个样子货,未来又怎么会达到那种高度呢?归根结底都因为他的绝技,佛像一刀斩中的那把刀!
  和国人因为身材等天然条件的不同,他们使用的刀都是那种狭长的武士刀,这种武士刀近乎完美的弥补了他们本身条件的各种不足。而在漫长的历史中,和国也产生了很多克主的妖刀鬼刀。
  所谓妖刀鬼刀其实跟花国的那些魔剑魔刀的意思差不多,只要你有胆用它,它就有胆子连你一块砍。
  而伊东进次郎手中就有这么一把妖刀,刀名大经律,传闻是当初青灯寺某位高僧去和国传法意外入魔时使用的刀,此刀魔性难驯,寻常人挥一刀就会爆体而亡,若想安然无恙的使用,就必须利用佛法挥斩。但佛法与刀中杀意又隐隐有矛盾之处不能发挥威力,而伊东进次郎却另辟蹊径,从青灯寺偷学到法相炼制之法,利用佛宗法相挥刀,由于他本身不通佛法,法相没有生命又不会自学佛法,不会克制妖刀威力,算是完美规避了一切副作用。
  “小贼受死!”
  周壕飞快的将有关于伊东进次郎的资料过了一遍,这时那金灿灿的佛宗法相已经挥拳砸下来。
  这一拳势大力沉但速度稍慢,至少周壕并没有怎么感觉到危险,身形一展就飞射到了另一艘战舰上,而那佛像拳头却狠狠落在之前军舰甲板,将一个个海兵都捶进了海里。
  “小贼受我一指!”
  嗷一嗓子,声音浩浩荡荡在海面上回荡,周壕没有功夫去仔细寻找分辨,因为那佛像的攻击又来了,只是这一次它伸出一指碾压过来,显然刚刚的误伤让这货改变了战法。
  面对狠狠戳过来的指头,周壕的表情却是有点古怪了。
  “晕,刚刚被梦中的未来吓到了,忘记这货如今还不是九环,那我……是不是可以想法弄死他呢?”
  ……
  伊东进次郎完全不知道此时敌人已经对他开始不怀好意了,心中有的只是愤怒。
  其实周壕梦到的未来并没有错,这场战斗的指挥官本来不是伊东进次郎,但是蝴蝶效应太过强大离奇。
  原本大烈国方面定下的计划是大烈与和国同时进攻定远城与镇远城,然后两路并进在半年之内长驱直入打进天都城。但花国方面对于战争的决心,让大烈方面有些犹豫了。
  所以决定先利用和国军队在镇远城试探一番,如果花国军队如同预想般的不堪一击,那么就按照原定计划执行。但如果没有能打赢,那么自然不用说其它。
  作为被推到前台的和国一方,他们当然希望能够打赢了,因为大烈国之前曾经做过承诺。如果打下来了花国,那所有沿海地区的城市都会纳入和国的版图。
  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和国馋的哈喇子直流,而为了保证这次战斗的胜利,和国方面临时替换了指挥官,将战功累累的伊东进次郎派了过来。
  之前周壕没有找到旗舰,并不是因为和国人诡计多端有意隐藏,而是真正的旗舰被派去接伊东进次郎了。
  而伊东进次郎信心满满的回来打算指挥军队时,却发现原本应该是自己副手的将领竟然被人一道光束秒掉了,这如何能不气?
  越想越气,下手就越来越重,佛像的手指头戳起来也越狠!
  周壕这边则已经定下了一系列的计划,面对戳过来的指头,其双手伸展在身前环绕,一个红色的透明光幕就此生成。光幕表面光滑如镜,其内隐隐有一朵彼岸花在悄然绽放。
  轰!砰!
  光幕与指尖相撞,沉闷的巨响伴随着滚滚气浪瞬间爆发出来。数十艘战舰在海浪的作用下左摇右晃,而那作为周壕踏脚之用的军舰更是狠狠凹陷了一大块。某些想要趁机偷袭周壕的海兵甚至连说句漂亮话的功夫都没有就被弹飞了。
  “咦?小小年纪竟然有六环的修为!”
  伊东进次郎有点惊讶,他今年已经三十有六了,在普通人中算是人到中年,在修炼者群体中则正是壮年。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本身并不是个天赋异禀的修炼天才,之所以修炼这么快,完全就是靠着偶然得到的妖刀,然后四处打家劫舍抢夺资源,生生堆出来的修为。
  不要以为靠吃药提升的境界就很虚浮,其实只要有办法打牢基础,那么吃药增进修为完全没有传言般的那么后患无穷。那些动不动就让你稳扎稳打的人,往往都在暗中羡慕嫉妒恨呢!
  但是眼前的敌人不一样,正因为伊东进次郎自己是嗑药提升上来的,所以他很肯定,对方这个年纪就算嗑药也不可能升到六环。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个刺客本身是个天才,且有名师指导,更重要的是,修炼的还是绝学!
  伊东进次郎嫉妒了,也升起了一股子贪心,若是能够抓住他严刑逼供,那么未来有了绝学辅助……
  那一瞬间,好像美好而光明的未来都在向他招手。伊东进次郎的心态发生变化,下手自然不见之前那么凶狠,反之多了一丝缠斗的味道。
  周壕从小就在玩布局,什么人没见过?一瞧佛像那动作和力道就知道肚子里没憋什么好屁,不过不就是缠斗吗?正合他意!
  周壕也不再以军舰做踏脚了,一步迈出跨进大海,朵朵血红的彼岸花层层叠叠的在海面绽开。驮着周壕快速向萤火虫之岛掠去。
  佛像消散,一个人影自黑漆漆的海平线上急速掠来,正是乘着旗舰赶来的伊东进次郎。
  “你跑不了!”
  “有本事你就追上来吧!”
  周壕与伊东进次郎一前一后的踏上了萤火虫之岛,普一进入就引起漫天的火瓢虫扑来,原本荧光闪烁的安静海岛顿时掀起荧光风暴。
  周壕此举其实只是防备舰队的那些海兵插手战斗,因为刚刚周壕已经发现有些海兵去船舱里换装甲了。
  虽然这些装甲对于六环的高手作用不大,但积少成多也非常麻烦。而周壕的计划可不允许出现麻烦,哪怕再微小也不行。
  轰!金佛再次撑起,原本呼压压扑上来的火瓢虫顿时被胀大的法相撞死,一片片荧光火焰几乎铺满了金佛表面。
  但法相的威力岂是一群虫子所能够撼动的,金佛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一拳砸下,大地片片龟裂,四射的气劲翻起大片石土朝周壕飞射。
  周壕可没有炼制这种大块头法相,但花开彼岸作为绝学,其玄妙更胜法相。稍一运气,身周已经漂浮起来十几朵绚丽的彼岸花。这些花朵在空中上下飘浮,所有土石一遇到这些彼岸花竟都变得腐朽溃散。
  这恐怖的变化也让伊东进次郎清醒了不少,心中更加确认周壕修炼的定然是某种绝学。然而绝学往往也是与危险挂钩的,他必须谨慎一些,而且对方毕竟是六环,想要留手可不容易。
  周壕站定开始反击,双手动作轻柔形似舞蹈,周围飘浮的彼岸花竟然炸开无数花瓣,而这些花瓣在旋转之间形成风暴朝佛像刮去。又由于漫天都是火瓢虫,花瓣飞过带起漫天的萤火,好似一条火焰形成的巨蛇要生吞了佛像一般。
  浩大的威势令伊东进次郎心中狂跳,再没有什么活捉逼供的念头了,这特么是来要我命的啊!
  佛像双手渐渐合什,掌心处暮的多了一柄武士刀,看起来平平无奇与寻常和国士兵所用没什么不同,但一股不祥的预感就那么萦绕在周壕心头。
  下一秒,武士刀突然放射出无数血气,这些血气编织缠绕,眨眼就形成了一柄十多米长的巨刀。
  周壕嘴角抽了抽,挪揄道:“血刀配佛像,还真是不伦不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