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五章 墨九不在我的未来之中

  早朝是用来做什么的?并不是用来议事,而是用来宣布皇帝决定的,用师傅的话说就是官宣。
  皇帝早就已经决定了一些事情,就算商议也是跟相关的几个大臣商议,然后在早朝宣读圣旨。就像是此刻,宣读有关之后禁花事宜的决定。
  事情有些出乎楚彧的意料,虽然他早已经料到皇帝不会让镇远侯林泰做主事者,但也确实没有想到,皇帝竟然重新启用了林相!
  好吧,虽然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但如果这次的战斗必败,那楚彧就不能让林相去送死。毕竟当初赫渊能够出手也是林相出面作保。从这点上说,楚彧是欠了林相一条命的。
  只是花国这位皇上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至少楚彧现在还没有想到办法。这就导致连续好几天的时间,楚彧脸色都阴沉着。
  而同样别扭的还有墨九,她在意的并不是林抚国够不够资格解决好梦兰的问题,而是在意之后的科举。这林抚国跟着去了镇远城,那之后的科举怎么办?
  仔细算算,距离科举只剩下半年多一点的时间了,难不成这场战斗会速战速决?林泰毕竟名声在外,就算输也不至于这么快的吧!
  “你看,搞砸了吧,我就说未来不能随意的更改,搞不好就会出现这种问题,越来越糟,哪怕你想同归于尽都会很扎心!”周壕像是故意过来放马后炮的,但其眼神总是越过楚彧的身体向院子里瞧。
  楚彧本来就闹心,看到周壕这表情更是来气,直接推着周壕出门然后回身将楚府大门带上。“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再看我就一脚踩爆它们。”
  周壕无趣的撇撇嘴,当先朝最近的酒楼走去,楚彧十分默契的跟在身边,两人一个吊儿郎当一个潇洒飘逸,两人并排而行就像是世事的两个极端,周围的路人无不纷纷侧目。
  “你已经可以明目张胆的来找我了吗?”
  周壕不在意的歪着头,双手很是没形象的插进袖口,“上次在林府学堂,基本上整个天都城的纨绔都知道我对你家小侍女感兴趣了,现在我完全不用避讳什么。”
  楚彧眉头轻皱,“你干吗总是跟我家的小侍女较劲?而且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小九曾救过青雪的性命,她与楚家是简单的雇佣关系,我们并不能左右她。”
  “所以我亲自来了嘛,大家朋友一场,你总该给我个机会单独跟她相处一下吧!”周壕说着眉毛不停耸着,一副没安好心的样子。
  楚彧顿了下似乎玩腻了这种遮遮掩掩,直接道:“小九身上有寒冰巨国皇室的血统,光是我弟弟知道能够采补的功法就有好几个,你觉得我们会轻易将其交给图谋不轨的人吗?”
  周壕瞪着眼睛一脸‘你好贱’的看着楚彧,“原来你们楚家是打的这个主意啊,我总算看清你了!”
  “别废话,我弟弟将小九当成了亲妹妹,所以你若是打着什么鬼主意,我劝你还是算了。”楚彧说的很认真,他本身倒是对墨九不感冒,但他能够看得出来,楚青雪和楚衡很在意,其中应该也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寒冰巨国吗?未来倒是有些重要的事情牵扯到熊武国。只是我找她并不是因为这个,嗯,至少跟什么寒冰巨国的血统无关。”
  “那与什么有关?”
  “我要是知道就不找了!”周壕说着也有点郁闷。
  楚彧身形一顿,仔细想了想问道:“与你看到的未来有关?”
  “无关,但正是因为无关才要弄明白!”
  “什么意思?”这回楚彧彻底被弄懵了。
  周壕想了半天,说道:“我的特殊能力你是知道的,在我所知的未来中,都没有墨九这个姑娘的存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如今墨九就那么眼睁睁的站在我面前,是真实存在的,这岂不是说,我所知道的未来都是虚假的?”
  楚彧心中一跳,他终于明白这事情的严重性了。
  说起来楚彧与周壕之间的结交要从小算起,周壕的家庭背景其实并不算好,是一个西北城市迁移到天都城的商贾世家。在周壕小的时候其姐姐周琪意外救下了当时还是亲王的太子。两人一见钟情又有救命之恩,周琪几乎没有任何阻拦的就成为了亲王正妻。话说当时的太子并不受重视,若非之后的一连串政变让他得了便宜,周琪也没有资格成为太子妃。
  有了太子的这层关系之后,周家发展极为迅速,通过各种钱权交易,周家的人已经散在了官场的各个层面。本来这种明目张胆的扩张很容易引起上层大人物们的反感,但由于其大多数都是地方小官,有的甚至连七品都不到,所以倒也称不上结党营私。
  一个大公无私的圣人往往是很让人讨厌的,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在官场尤为重要。周家的作为倒是让朝中重臣感觉甚是亲切。他们觉得太子妃家族贪婪弱点明显,又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没有能力在关键时刻左右时局。嗯,就是那句话,后宫不得干政!
  虽然烬皇强制性的规定了很多法规,但人们对于女性的偏见一时间是扭转不过来的。
  由于楚蟾也是太子一派,所以楚彧从小就与周壕相识,而且说起来有些离奇,从小就一副浪子做派的周壕应该跟楚衡更有共同话题,但其什么纨绔子弟皇亲贵胄都不结交,偏偏就对楚彧看上了眼。
  当时的楚彧属于小透明,自身也没有什么可供别人贪图的,所以便真心接纳了这位朋友。
  然而一切在楚蟾身死之后,变得都不一样了!
  当时的楚彧凭着一股子锐气打算孤身为父亲平反昭雪,但一进城就被周壕发现了,本来楚彧是不太相信周壕的,可周壕却告诉了他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周壕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说起来可能有些难以置信,但一切自有其道理。周家是商贾世家,周壕母亲有收藏古董的癖好,在各地淘宝捡漏的过程中获得了两件宝物。这两件宝物其实是一种,是两只时空蝉的蝉蛹!
  时空蝉是一种十分稀有的蛊虫,这种蛊虫中蕴含着强大的时空力量,是用来炼制时空属性灵宝的极品材料,哪怕是对于九环高手来说都珍贵无比。但也由于太过珍稀,寻常百姓哪里会认识,偏偏周壕的母亲在一本古籍之中看到过,这才捡了个大便宜。
  只是时空蝉虽然珍贵,但周氏家族最强的一个人也才五环而已,根本就用不上。如果用其去跟九环高手套关系的话又太冒险。毕竟不是所有九环高手都那么讲究的,何况靠外人的庇护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就这样,周壕母亲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如果用时空蝉祈求天恩会得到什么?
  这个念头一出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反正时空蝉有两只,用一只留一只便是。于是周壕母亲就在周壕出生之时利用时空蝉祈求了天恩!
  这是一个冒险的举动,毕竟婴儿的身体素质太差了,如果上天给了一个很强大的能力,那周壕很有可能会承受不住。
  事实也是如此,周壕母亲都不知道儿子到底获得了什么能力,只是周壕六岁之前总是呆愣愣的,就跟个傻子一样。请来的大夫看过,说是精神影响太大,需要慢慢恢复,如果恢复不好就会做一辈子傻子。
  至此周壕母亲由于内疚自责早早就离开了人世,也许是母亲的离去让周壕终于觉醒了过来,六岁之后的周壕终于算是恢复了正常人的智商。接着周壕与父亲深入的谈了一次,然后整个周家就开始暗中以周壕马首是瞻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周壕拥有了神奇的预知能力!
  不过周壕的预知能力与寻常那种能掐会算的又不一样。没有那么的灵活,但却更加准确。
  每当周壕熟睡的时候都会通过做梦的方式经历未来的某一天,当然,这一天是固定的。在这一天经历的什么都会以相同的方式出现在周壕每天的梦中。
  也就是说,每天夜里都会经历相同的事情,不停重复循环,这种情况从出生就开始,直到真到未来那一天的时候才会结束。由于幼儿时期的周壕太过弱小,这才因为承受不住纷至沓来的各种景象而变成傻子,直到懂事之后才算是缓解了下来,而周壕也是花费了巨大的努力才将现实与梦境理清分开。
  这是一个很强大的能力,周壕可以通过跟梦境里的人交谈来获得过去的情报,由于那些情报在梦境中都是过时的,所以没多少人会将其当成秘密。这就让周壕能够提前知道很多秘密。
  事实上楚彧能够在那么快就为父亲平反也多亏了周壕的这些情报,毕竟在周壕所知的未来之中,楚彧通过自己的努力也为父亲报了仇,只是时间肯定是要拖后的。而那些被斩首的家伙都写在了刑部的卷宗里,甚至都算不得什么秘密。
  所以周壕帮助楚彧提前做到,更多的像是一种示好,而不是什么施恩图报。
  只可惜啊,你玩弄时间,时间也会玩弄你。楚彧未婚妻的死亡是周壕所没有想到的,后来楚彧意境变异更是大大出乎周壕的意料,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周壕都没脸见楚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