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二十八章 苏醒的尸奴

  安慰了一会可怜的小逗同学,何小瑶抬头望向自家队长,笑着问道,
  “老大,那件【尸徒鳞甲】你真的不心动?”
  紫小枫挑了挑眉毛,两手一摊。
  “说不心动是假的,这么华丽的属性加成,
  不心动我还是战士吗?
  但我后来想了想,我可不能当个纯肉盾,
  没有输出的战士,没有灵魂,
  光挨揍那多没意思。
  这不就让给他了吗?”
  韩小夜深以为然地竖起了大拇指。
  “杀破狼要是知道老大你骂他是个人肉沙包,一定会很难过。”
  “不过老大你演技真的好,明明不想要,装得一副难舍难分痛心疾首的样子。”
  “下一届奥斯卡影帝非你莫属。”
  听到韩小夜贱贱的调侃,紫小枫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我可是费尽心思多榨出来一万块钱。
  我看这幽暗戒指,不如给小崖吧,
  搞个魔武双全的第一术士出来。”
  韩小夜瞬间急眼了。
  “老大,你想什么呢!
  可不能公报私仇啊!
  这戒指哪一条属性没写着刺客专用这四个字?
  暴殄天物啊!你怎么想的给术士用?”
  看着面红耳赤的韩小夜,紫小枫微微皱眉,故作疑惑地问道,
  “戒指上面刻字了?
  你们看到了吗?”
  何小瑶憋着笑,终于忍不住。
  “哈哈哈,对不起,没有,我真没看见!”
  临小崖也摇摇头,表示默认紫小枫的说法。
  “我是有这么个想法,近战法师,以前一直想但没机会试”
  这三个人的一连串像是预谋好的表演,气得韩小夜想吐血。
  “死鸭子,你搞我!
  你!你们!我委屈,嘤嘤嘤~”
  “滚!”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骂出声来。
  随后徐,紫小枫随手就把幽暗戒指丢了他,嫌弃地说道,
  “我有点后悔没要那件铠甲了。”
  韩小夜抢宝贝似的一把攥在手里,美滋滋地说道,
  “别介啊,队长,你可是要当斯巴达的男人。
  人肉沙包这种东西,还是让杀破狼那个土财主去做吧。”
  紫小枫无奈地笑了笑,开始分别下一件蓝装。
  这护符,给奶妈用其实也可以,就是暂时有些浪费。
  只能两个术士ROLL点决定归属,
  在系统的裁决下,
  临小崖掷出了69点,
  何小瑶则悲惨地只有33,连一半都没到。
  “小崖,你装备上吧,下次有护符戒指,就给小瑶。”
  换上尸血护符后,临小崖的智力突破了90大关,炮台之名生猛地坐实了。
  “剩下那一万,就我们五个人分分了,每个人给小逗买个口红粉底液气垫啥的。”
  紫小枫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
  “记得买,不然她真的会撞墙的。”
  “走,我们回去,一起搞个坐骑回来。
  杀破狼那头完美属性的战马,可馋死我了。”
  ......
  秦始皇陵内,陈河看着被龙崽叼过来的这颗黑色球体,愣了愣。
  “这是什么?”
  他连忙招呼姜炎过来。
  姜炎瞪大眼睛看了看,也是一头雾水,直摇头。
  “连你也不认识,本来想省个龙戒鉴定费,
  唉,要你何用,几百年活到狗身上去了。”
  “老夫本体就是犬类,有什么意见吗?”
  姜炎还想继续反驳又觉得没什么底气,
  这个奇怪的小玩意,他还真不认识。
  只好冷哼一声背着手走开了。
  陈河则直接丢给了龙崽,按它的提示开始鉴定这小球。
  龙崽说这种鉴定,几百到一千不等,还是看东西的品质。
  “物品鉴定中......
  物品已绑定.......
  消耗源力30000点。”
  陈河懵了。
  不是说好就出点鉴定费吗?
  怎么自动绑定了?
  “崽啊,可不能当奸商啊,你这属于强买强卖啊!”
  陈河揪住龙崽上下扑腾的翅膀,脸上是一副家里被洗劫一空的模样。
  “我一共就攒了30060点源力,你就给我留60?”
  龙崽委屈地说道,
  “刚才在鉴定的时候,触发了这种子的禁制,不绑定的话会自毁的,只能先耗费源力绑定给主人了。”
  随后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要不是看主人这么穷的份上,龙戒本来至少要扣除10万点源力值的。”
  陈河一口老血憋在胸口。
  “我谢谢你啊!”
  “狗都不嫌弃家贫,你这小肥崽还嫌我穷?
  你这价值观谁给你树立的!”
  不过当陈河看清了这玩意鉴定后的属性后,瞬间没了声响。
  “【未知种子】:战将级产物,自主升级体质,建筑驻地的稀有级共生物。
  限制使用等级:一级要塞。”
  战将级产物?
  陈河确信自己没看花后,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这样看来,3万源力还挺值。
  嗯,真香。
  不过现在还用不了。
  一级要塞的要求有两个。
  第一,陈河达到战兵级。
  第二,秦始皇陵这件法器得恢复到一级要塞的水准。
  看着破破烂烂的秦始皇陵新手村,陈河的嘴角抽了抽。
  一级要塞,需要10万点源力值才能够恢复。
  本来还有点盼头,现在一个未知种子的鉴定费,直接让他倾家荡产。
  他这点家当,攒得容易吗?
  界面上的源力值缓慢跳跃上涨着,陈河默默叹了一口气。
  任重而道远呐,玩家们还需努力。
  ......
  尸族界域靠近荒芜之地的边界处。
  平静的骨塔,黑旗,黄沙,
  今天似乎有了些不同。
  一座骨塔微微颤抖着,附近的地面骤然撕开一道深深的裂缝。
  咔嚓!
  一只扭曲的手臂从裂缝中缓缓探出,
  用力一按地面,那黑暗中的躯壳钻了出来。
  是骨塔唤醒了他。
  浑身缠着破旧的纱布,感受着风沙的摩擦,喉咙口发出干涩的咳咳声。
  像是,在笑。
  养尸宗,尸奴-奴十七。
  在风沙中站了一会,奴十七终于适应了复活后干瘪的身体。
  他艰难地将指尖的一滴血液甩进刚才他爬出的裂缝,嘶哑地说道。
  “醒来!”
  轰!
  五头低阶尸奴发出一阵怒吼,从黄沙中暴起。
  在奴十七的示意下,这五头低阶尸奴径直奔向了东南方。
  那里,是秦始皇陵!
  奴十七步履蹒跚地走到了骨塔前方,将手放在其暗金色的塔体之上。
  沉眠时间太长,他的源力已流逝一空,只剩下了武者力量。
  想要突破到原先的战兵级,还需要一点时间。
  望向西南方,奴十七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丝丝微弱的尸煞源能从暗金骨塔中渗出,传递到奴十七的手掌上。
  被吸食了一刻钟,骨塔还在释放着源能。
  奴十七轻轻拍了拍骨塔表面,将手掌撤离了塔体。
  “够了,底下的族人还需要你供给维持生机。
  剩下的源能,我自己修复。
  无非,时间长了些。”
  养尸宗骨塔像是听懂了奴十七的话,缓缓收敛了光泽。
  奴十七再度望向西南方,喃喃自语道。
  “长老说得没错,是新鲜源能的气息,
  我很饿,
  骨塔,应该也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