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一章 秦始皇给我留了一个金手指?

  “什么,你说秦始皇其实根本没有死?
  他当年帝位已成,龙脉压身,龙气灌体,最后破碎虚空,飞升到了异界,为人族征战多年,
  但最后遭到各方势力围攻,不幸陨落?”
  我觉得我可能最近肝码字肝得太厉害了。
  看着眼前这条癞皮老黄狗,陈河脸上挤出了很勉强的笑容。
  他好不容易才接受了一条狗在说话的现实,又被这条老黄狗震惊在了原地。
  能体会那种感受吗?
  就在刚才,一只品相有点难看的黄狗拦住了你,还开口人言。
  “嘿,哥们,可算找到你了。”
  听到陈河的话,老黄狗脸上透着止不住的兴奋,看着陈河就像是在望着一根鲜美的骨头一般。
  看得陈河背后发凉。
  “你相信了?”
  我相信个鬼啊!
  然而陈河还没来得及吐槽,老黄狗一本正经地继续道。
  “我是秦始皇麾下第一术士,姜炎,你有始皇血脉,跟我去复兴大秦吧!”
  路灯下的陈河,笑得比哭还难看。
  “我还以为你要说你就是秦始皇,让我打钱。”
  老黄狗人性化地摇了摇头。
  “就知道你不信,我带你去看一眼就明白了。”
  话音刚落,一道金芒从黄狗背后掉毛的尾巴处骤然炸开,包裹住了陈河。
  还有这种操作?
  刚冒出这个念头,陈河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巷子里的黑暗之中。
  ……
  一人一狗就漂浮在空中,俯瞰着脚下的这片土地。
  现代化的城市废墟,满目疮痍。
  断壁残垣上都是炮火和弹药倾泻过的痕迹。
  地上的一道道血痕,似乎彰显着战斗的惨烈。
  太真实了。
  震撼归震撼,陈河倒也没被吓疯。
  毕竟一条老黄狗都会说话了,一个逼真的平行世界算什么。
  不过,陈河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随后他突然反应过来了。
  “不是说是秦始皇陵吗!
  怎么是废土城市的感觉,还有那几个在游荡的丧尸是什么鬼?”
  老黄狗略显尴尬地笑了笑,幻化成了一个老者模样。
  “还是异界好,在原生大陆只能变成本体,可憋屈死我了。”
  “始皇撒手人寰后,我肩负着复兴大秦的使命,然后难过地睡了一觉,然后......”
  “然后怎么了。”
  陈河盯着姜炎,只见这个老头闪烁其词地说道。
  “然后,老夫不小心睡过了头,应该,估计异界已经过了几百年了。”
  “秦始皇陵就在地下,我这就让它显现!”
  听到这话,陈河替秦始皇默默难过了一下。
  始皇怎么碰到这样一个坑货?
  第一术士?
  突然有点不信了。
  “现在的年轻人,老夫让你长长见识。”
  似乎是为了挽回自己形象,姜炎的神情突然变得极为肃穆。
  只见挥动衣袍,一段冗长拗口的咒语从他口中快速念出。
  “归来!”
  轰轰轰!
  地面开始沉陷,一座巍峨的宫殿缓缓从地底升起。
  百年的尘土,遮掩不住它棱角的锋芒。
  宫殿外墙上,雕刻着千军万马,正冲锋陷阵,策马奔腾。
  挟裹着一股肃杀之气,迎面袭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
  在姜炎低沉的讲述中,那段藏在异界已有几千年的人族历史浮出了水面。
  秦始皇飞升到异界后,被告知,真正的神界,也就是现在的上古秘境,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美好。
  而且通往人间界的通道封印已经被尸族和鬼族撕扯开,人族处境岌岌可危。
  以秦始皇的资质和大秦铁骑杀阵的绝对执行力,到了上古秘境本应如鱼得水。
  只需要苟一段时间,稳妥发育就好。
  以他的资质,再加龙戒的辅助,
  战尊级,遥遥可期。
  但始皇统一天下,心系百姓,怎么能弃天下于不顾。
  在两族紧紧相逼的情况下,他只给三十五万大秦铁骑下了一个命令。
  大秦虎狼军,
  哪怕只剩一兵一卒,
  死战不退!
  于是他将和自己一同穿越过来的始皇陵墓炼成法器,修建成一座巨大的军事要塞。
  镇守着通往人间界的封印。
  有龙戒在,战士们可以不断重生。
  但,龙戒的能源也是有限的。
  数千年的时间消磨,让龙戒的储能降低到了一个零点。
  终于,大秦死士,不能再复生了。
  直到生命的尽头,他们也在执行几千年前始皇唯一下达的军令。
  大秦将士,
  死战,不退!
  终于,望着铺天卷地的尸鬼大军密密麻麻地涌来,那个男人站在城墙之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眼里,除了满满的疲倦外,还剩下最后一丝决绝。
  他毅然决然地将一身战神级的实力尽数散去,
  融于自己的血肉和三魂七魄之中,
  将秦始皇陵这件法器彻底重铸,再度封印了人间界的通道入口。
  “尸族,战神尸无忧,
  鬼族,战神幽冥驹,
  陈河你要死死记住,就是这两人,逼死了始皇!”
  姜炎的声音都在颤抖。
  陈河望着这座肃穆的皇陵法器,仿佛还能听到当年城墙上那个男人坚定不移的声音。
  “朕统六国,天下归一,
  筑长城以镇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
  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
  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秦万世之基!
  朕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
  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此时此刻,一段凄美壮烈的前调缓缓响起。
  “琴声乱,剑光寒。
  但总算我们还有伴!
  人间用多少沧桑,
  笑多少执迷疯狂
  生死渺茫爱恨谁来管
  让黑暗黑到吞没所有希望,
  才能找到,血液里的光。
  不息而倔强!”
  姜炎正嘴角微微上扬,陈河回头白了他一眼。
  “我看的好好的,搞什么BGM外放。”
  姜炎老脸一红。
  “这不是让你加深情绪,尽快继承始皇意志吗?”
  “你放就放,还用国产电视剧的歌,能不能要点脸?”
  面对陈河的吐槽,姜炎老头嘿嘿一笑。
  “刚回原生世界的时候,用龙戒潜入你们数据库弄来的。
  这不是符合现在情景吗?”
  “你不会不想继承家产吧!”
  老头有点急了,掏出一枚雕刻着精美龙纹的黑色戒指,径直就塞在陈河手上。
  “你可跑不了,我找到个始皇直系血脉多不容易,赶紧的。”
  被姜炎这么一催,陈河稀里糊涂地就把龙戒戴在了右手中指上。
  看到陈河戴上戒指,正望眼欲穿的姜炎顿时笑得像一朵灿烂的向日葵。
  “那始皇的兵呢?没有大秦铁骑,兵马俑什么的也该有吧。”
  现在陈河看姜炎的奸笑,突然心里有点没底,发问道。
  “那个,当年最后一战,铁骑什么的,都打没了,
  呃,连三十万兵马俑,都成了一堆陶土渣。”
  在这一刻,陈河感觉自己上了贼船。
  还是那种很贫穷的贼船。
  姜炎连忙解释道,
  “只要能够引来人魂,你就有兵啊!”
  陈河吓了一跳。
  “索命?等等,你不会也是把我魂吸了来吧!你个畜生啊!”
  姜炎被陈河掐的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地说道。
  “你不一样,我没吸你的魂。”
  姜炎感觉到手上的劲道松了点,赔笑着说道。
  “你是连着肉身整体进来的。
  真不一样。”
  我丢你个全家老阴比。
  陈河气得差点想现场涮一顿狗肉火锅。
  听这老黄狗的语气。
  还挺骄傲?
  气撒完了,陈河也冷静了下,蹲在秦始皇陵的正门口。
  “莫名其妙认了个祖宗,老子姓陈啊,又不姓赢。”
  姜炎小心翼翼地插了一句。
  “少主,项羽进了咸阳以后,没多少皇族子弟还敢姓赢了。”
  别说,这一声少主,听得还是很得劲的。
  陈河干咳了一声。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光复大秦不能靠我们两棵葱吧。”
  “再说了,我上哪里给你图财害命。”
  姜炎连忙嘘声。
  “我们要的是魂,哪里用图财害命,严重了严重了。”
  姜炎小心翼翼地指着陈河手上的戒指说道,
  “这宝贝,就是始皇帝留给你的。
  他也是被选中的人,但运气不太好,
  飞升来异界就带了五万大秦铁骑,和三十万兵马俑。
  兵源被打光了,就没有了啊!”
  陈河盯着手上的暗金戒指,声音干涩地说道。
  “这,是始皇帝用过的金手指?”
  “嗯,我在进入你们原生世界的时候,已经对龙戒进行了改良。”
  “可以在被吸纳者愿意的情况下,将他的魂魄召唤在异界,为你征战。”
  陈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被吸进来,还愿意在异界征战,,这听上去很耳熟啊!”
  虚拟网游!
  陈河突然顿悟,兴奋地笑了起来。
  要说最强打工仔,还得是玩家啊!
  自己的大秦铁骑,有着落了!
  “有悟性,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旁的姜炎也是眯着眼睛嘿嘿笑着。
  一老一少相视一望,笑得很是猥琐。
  “既然是虚拟游戏,那我们得设定规则。”
  在姜炎的指导下,陈河一旋按钮,龙戒瞬间焕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一张恢弘浩大的投影画卷摆放在了两人眼前。
  “首先,得搞个悲壮的剧情故事。”
  做游戏,就得卖惨。
  这样才能吸引眼球,
  看上去就是安逸种田的游戏,怎么把玩家骗进来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