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四十五章 剑奴一族

  薛金看到地上还躺着一个玩家,开口说道,
  “你做的很不错,回去吧,后面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杀破狼瞬间激动了。
  人族第一高战在和他说话啊!
  他连忙回复道,
  “是,听百夫长命令。”
  正当他召唤出战马想离开时,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百夫长,大秦兵俑战死后,可以像我们一样复活吗?”
  薛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怎么想起问这个?”
  杀破狼指了指不远处被洞穿身体的两尊大秦兵俑。
  他们二人已没了生机,却仍旧用战刀撑着躯体,不愿倒下。
  “这两尊大秦兵俑很英勇,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复活他们。”
  杀破狼试探性地问道。
  薛金摇了摇头。
  “大秦兵俑和你们不同,他们死后会重归始皇陵墓,继续守护始皇陛下。”
  薛金低沉的声音顿了顿,开口道。
  “你有心了,回去吧。”
  随即,那两尊大秦兵俑的陶土躯壳化成了粉末,两道黑光往秦始皇陵的方向快速窜了出去。
  见杀破狼离开,陈河和姜炎缓缓露出了身型,好奇地盯着薛金按在地上的这头的巨甲虫领主。
  一下子有三道凌驾于它境界的气息出现,巨甲虫领主再也扛不住压力,都不用薛金控制,直接前肢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畜生的灵智居然被开发得这么完善?”
  姜炎在巨甲虫领主的周遭饶了一圈,评头论足起来。
  陈河注意到了姜炎的用词,眯起了眼睛。
  “老黄,你的意思是这家伙,是被人圈养的?”
  “嗯,很有可能,从它体表的寒气来看,应该是来自于第四区域,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被霜化。”
  姜炎暗暗称奇,却也找不出头绪。
  薛金望向霜之森林的深处,开口道,
  “陛下,第四区域我们的采集小队还没有深入过,
  对他们9级的实力而言,这种程度的寒气已经能够侵袭大秦制式铠甲,从而毁坏陶土身躯。”
  陈河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至少要战兵级实力才能进入。”
  “陛下,那我们先把这畜生宰了,看它身上有什么奥秘。”
  看到薛金持刀的手蠢蠢欲动,巨甲虫领主疯狂地挣扎了起来。
  但却直接被薛金摁在原地,不能动弹,只能露出求饶的眼神。
  陈河示意薛金松手,没了薛金的控制,庞大的巨甲虫领主被本能催使着骤然窜了出去。
  还用仅剩的那只小眼睛,狐疑地看了看陈河等人的位置。
  “就跟杀马蜂一样,得先抓住一头马蜂,在它腰上绑住一根线,
  等这只马蜂一路逃回巢穴,紧跟着的人再把这马蜂巢一把火烧了。”
  看向巨甲虫领主逃离的方向,陈河缓缓说道,
  “走吧,去看看马蜂巢!”
  薛金首当其冲,陈河二人紧随其后。
  巨甲虫领主逃窜的方向实在是太好辨认了,一路都是被它推平的霜木。
  陈河看得眼睛都在冒绿光。
  这就是最核心的第四区域吗?
  百年的霜木就像是大白菜一般随处可见,五百年的也偶尔能见到。
  这霜木的年份,决定着箭塔用箭的质量。
  当然,奇怪的是,尽管周围的霜甲虫等级越来越高,但却没有一头愿意靠近巨甲虫领主所经过的路径。
  哪怕17级18级的霜甲虫他们也远远见到了几头。
  姜炎冷哼了一声。
  “是阵法,有人专门搞了一个阵法,让霜甲虫都不能靠近。”
  听到这话,陈河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老黄,既然你懂这个阵法,你也布置几个,到时候我们采集霜木也方便。”
  然而,姜炎直接给很光棍地回道,
  “我知道它是什么,但我不会。”
  “这巨甲虫领主明明只有9级,却能在这么多高等级霜甲虫内存活,后面靠山还真不小。”
  他们很快追上了巨甲虫领主,发现这家伙竟然钻进了一个巨大的光圈内,便消失不见。
  “结界?”
  陈河和姜炎异口同声地说道,一脸诧异地看着对方。
  “别看我,我真不知道,我虽然在这里呆了几百年,但基本都在睡觉。”
  看到这熟悉的结界光圈,陈河有些激动。
  秦始皇陵这件法器的外围,也有一层结界。
  “难道还有人族大能活着?”
  姜炎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叹了口气。
  “别想了,当年诸子百家全部阵亡,这上古秘境内,不可能有过去的人族还活着。
  而且,这不是人族的结界。”
  就在这时,他们眼前的这道结界突然光芒收敛,透明了起来。
  “陛下,小心!”
  薛金骤然拔刀,护在了陈河身前。
  这时候,一道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这畜生,出去惹事也就算了,竟然还带了三个尾巴回来。”
  陈河此时才得以看清,说话的是一个青衫老者。
  如果不是头上那根断角的话,像极了人族。
  他躺在结界中央,怀中抱着一把断剑。
  体型硕大的巨甲虫领主此时乖乖伏在老者身前,就像是犯了错的宠物。
  沉默了一会,断角老者终于缓缓抬头,露出一张不修边幅的面孔。
  “你们三个,伤了我的虫,还追上门来,真是放肆啊。”
  他语速不快,手中的断剑开始缓缓转动,
  当剑身正面朝向陈河他们时,陈河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剑势压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就这还是薛金在他前方抗压后的效果。
  顶在正前方的薛金直接掏出巨盾挡在身前,身体不断地向后退,盾牌在地上磨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突然,姜炎开口了。
  “是剑奴族的前辈吗?”
  听到姜炎的话,剑势骤然一缓,老者终于开始正视他们。
  “你知道剑奴族。”
  陈河心里在骂娘。
  怎么会有这种怪物!
  仅仅一把断剑的剑势,就足以碾压他们。
  姜炎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危机关头还好想起了这段记忆。
  他谨慎地说道,“剑奴族的前辈,我记得剑冢的传承是面向各族的,何必欺负我们这些小辈。”
  那剑奴族老者冷哼了一声。
  “我想起你们的味道了,是人族的小鬼头。”
  “就你们三个,还想获得剑冢的传承,我扫了一眼,就知道你们连资格都没有。”
  陈河恼了。
  他可是有祖龙血脉的,看不起谁呢?
  似乎是看穿了陈河的想法,那老者冷笑着说道,
  “一个年纪太大,过了修剑的年龄。”
  “一个没有生魂,守不住剑。”
  “至于你,心气浮躁,气比天高,没有剑心。”
  我怎么就没有了。
  独孤九剑还是碧血剑,信不信我辟邪剑谱都从龙戒里给你搞出来!
  感觉自己被侮辱了,陈河刚想反驳点什么,被旁边的姜炎狂使眼色,一把拦住。
  “战灵级战灵级,这个惹不起。”
  陈河瞬间换上了一副笑脸。
  “前辈说得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