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三十三章 是个狼灭

  看着好不容易攒出来的3万源力瞬间空空荡荡,陈河的心都在滴血。
  “这可是我辛辛苦苦从玩家身上榨出来的啊!”
  看着陈河痛心疾首的样子,姜炎居然有种想扇他脸的冲动。
  不过他很快想起上次的【天芒拘灵】,决定还是不扇了。
  年轻人嘛,轻狂一点也没什么。
  可以理解。
  姜炎看着画面中节节败退的奴十七,眯起了眼睛。
  “那可是尸族的战将,虽然四百年前只是炮灰中的炮灰,但放到今天,如果宰了,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陈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不过看他被薛金打得这么惨,我感觉刚才升到17级就够了啊。
  我这单身二十多年的手速,怎么点得这么快呢!”
  “龙崽啊,你过来我跟你商量个事。”
  看到陈河转身招呼龙崽过来问能不能退钱,姜炎捂上了脸,假装没看见。
  得到龙崽的死命摇头回复后,陈河蛮不情愿地小声嘀咕道,
  “某宝还有七天无理由呢,商量都没得商量。
  不行,我看着这个绷带人就来气,
  薛金,狠狠给我揍他!”
  此时,战场中心的两人还在短兵对拼中,
  然而没撑过几个回合,奴十七又被蛮力惊人的薛金一脚踹了出去,狼狈地在地上翻了几个滚才卸干净力气。
  “你什么时候拿的源力进补?为什么!”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奴十七怎么也想不通,薛金身上居然有和尸族同样的恢复能力出现。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再来!”
  薛金大概猜到了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暴涨后的力量。
  他想了想,直接把重盾往身后一丢,提起单刀就朝着奴十七所在位置走去。
  “别磨磨唧唧,快陪我打一场!”
  同样是18级的薛金,完全碾压了奴十七。
  按陈河的话来说,
  龙戒出品,必为精品,开挂升级都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而尸族虽然能够通过吞噬自己奴仆尽快吸收斑驳的源力,但毕竟还是有杂质,存在瑕疵,需要时间去调整。
  但龙戒就不一样了,从升级到适应力量,全自动化一条龙服务。
  遵循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
  当然,得你这个上帝足够有源力。
  陈河算是明白了龙戒的套路。
  付了钱,我们就是好朋友。
  这是奴十七第五次不服输的角力,不出意外,他还是被干趴下了。
  “起来,再打过。”
  看到薛金脸上似有似无的笑意,奴十七心理快崩溃了。
  他咬着牙撑开骨甲,还没等稳住身子,薛金就是一刀劈下。
  大秦士卒最基本的劈砍,在薛金手上被运用得炉火纯青。
  奴十七堪堪反应过来,勉强抬手一挡。
  刃气刚烈,
  四百年的深埋都没能腐蚀的特质尸族纱布,在此刻被割得瞬间寸寸碎裂!
  这还没完,劲气上卷,奴十七的两条臂膀直接变得光溜溜的。
  他猛地挣脱开薛金的纠缠,退到一旁。
  奴十七此时浑身破败不堪,被砍中的双手不能控制地颤抖着。
  他的眼中,尽是恼怒和忌惮。
  “这就是秦皇留下的宝物吧,
  你们留不住的!你们留不住的!”
  奴十七仰天长啸,有点歇斯底里地怒吼着。
  “等我回去,尸族真正的强者到来,定会踏平你这不毛之地。”
  薛金愣了。
  “你还想回去?”
  确实有点天真了。
  就在这时,陈河坐不住了。
  这么大一条肥鱼,眼看着就要下肚,陈河哪里肯放它走。
  他的声音在薛金耳畔骤然响起。
  “速战速决。”
  听到陈河声音的薛金,瞬间激动了。
  是陛下!
  果然是陛下赐予了他力量,
  陛下在看着他。
  在奴十七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薛金的速度又暴增了一截。
  他不知道的是,对薛金而言,有一种buff,叫做来自现任秦皇陛下的关注。
  明明一身重铠薛金却鬼魅般地冲到了奴十七身前,爆炸的刀气直劈他面门。
  奴十七脑袋一移,拿胸膛硬接了一击。
  在众玩家的视角里可以看到。
  奴十七头顶的血条骤然降到了3%。
  明明被一刀重创,他的眼中却尽是得逞的疯狂。
  “想要我死,哪有这么容易!”
  他被刀气轰得重伤咳血,但竟然借着薛金的这股蛮力,轻点地面,急速暴退。
  他要逃了!
  见薛金紧追不舍,奴十七心一狠,拿出了压箱底的技能。
  他粗暴地折断了自己一只手臂,然后居然直接把左掌送入口中,开始大肆咀嚼。
  【尸族秘法:献祭】:拿自己部分躯体换取临时的大量源力。
  他的脸上涌起一丝病态的潮红,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拦不住我,等我回去唤醒骨塔下的宗老,你们一定会付出再次灭族的代价。”
  但令奴十七不解的是,当他开始咀嚼自己左手时,薛金反而不追他了。
  而且,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外围一直看戏的那帮人族弱者脸上居然集体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被吓到了吗?
  牺牲一条手臂,能活下来,这算什么。
  无知的人族一定是被吓住了。
  但真的,没有一个人来阻止他的逃跑。
  因为玩家彻底傻了。
  这BOSS只有3%的血,还在自残。
  2%,
  1.5%
  都到了1%,他居然还在吃!
  就在奴十七吞下最后一口自己的血肉时,他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笑容。
  然而,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股巨大的生死危机感瞬间包裹了他。
  咚!
  丝毫没有商量余地,奴十七的心脏骤停了!
  血液停止流动,目光开始涣散。
  他的源力,正在被分解!
  奴十七不甘地怒吼着,
  “为什么!我......明明留了最后一丝源力用以逃生......我计算好的!”
  在死亡的最后一刻,他好像隐约看到了一条小肥龙笑眯眯地从虚空游了出来。
  好像在对他说,
  “对不起,你的计算我不承认。”
  是小龙崽,
  它将奴十七的源力吸食干净后,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又晃晃悠悠地游回了虚空。
  小情绪的会长大熊猫靠得极近,他已经看呆了。
  他看不到小龙崽的存在,
  就看到奴十七吃自己的肉,然后暴退逃跑,狂笑,然后血条从3%降到0%,看着他笑容逐渐凝固。
  熊猫哥眼睛瞪得圆圆的,怎么也想不通。
  然后只好默默朝奴十七死亡的位置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是个狼灭,我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