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七十六章 第三冥河

  紫小枫等人沉默着,但小队频道已经炸开了锅。
  “怎么NPC和NPC感觉不一样的。”
  “大秦兵俑都默认我们玩家身份,但这个血殷河童却没有这个认知。”
  “可能其他族的设定不一样,快想想该怎么回答。”
  “天鬼族的皮都穿不了了,还能怎么办。
  本来还想引波鬼冥两族大战的,说不好消耗了敌人实力,系统还能给点奖励。”
  韩小夜无力地吐槽着。
  太倒霉了,鬼界这么大,正好让这个家伙撞上了几个愣头青玩家。
  然而在血殷河童眼中,几人的沉默更像是一种蔑视。
  于是,他收敛了笑容,声音中带着寒意,缓缓开口道,
  “宁死不屈吗?
  还是你们自信,死后魂火能够回归部落祭坛再复活?”
  血殷河童的嘴骤然裂开,气势猛地拔升。
  刚才还在叫嚣的战将级鬼族瞬间没了声响。
  这天元战灵级的威压全部释放出来,与滔天的冥河之水融为一体,连僵炎蛛都惊惧万分。
  “堕入冥河炼狱的魂火,就凭你们那种部落祭坛,召得回吗!
  除非,是六大王族。
  但我想想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应该没有一个是王族吧?”
  他悬浮在空中,戏谑地看着地面上的众鬼族。
  就算紫小枫等人真的是天鬼族,也决计逃不出冥河的束缚。
  没有鬼界王族传承的庇佑,一旦被捕获,必将永生永世受冥河炼狱折磨!
  想起了真正冥河的传说,在场的所有鬼族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这血殷河童主竟然能调动真正冥河炼狱的力量。
  那说明他手上掌握的,至少是第三冥河。
  就算是河童主,那也至少位列前三才能做到。
  可血殷河童一直都是冥河主人座下第八位河童主。
  难道是突破了?
  怪不得对方丝毫没有把他们的部落放在眼里。
  此时,五道冥河水流束缚正在缓缓缩紧。
  血殷河童,已经动了杀心。
  还没等冥河水真正触碰到身体,紫小枫他们的血量就开始直线下降。
  此时,一道瘦弱的身影悄然出现了角落里。
  是巫清!
  她原本想等百鬼夜市结束后,就离开这里。
  没想到山鬼部落竟然被围了。
  看着空中踏着冥河之水的血殷河童,她的眼神中也满是震惊之色。
  血殷河童,
  虽然实力居中,但却是十六个河童主中最嗜杀的一位,
  性格乖张,桀骜不驯,手握第七冥河。
  巫清突然意识到了,
  血殷河童出现在这里,可能和那朵曼陀罗有关。
  萌小逗的生命危在旦夕。
  但那是老牌天元战灵,自己阻拦不住的!
  就在这时,捆绑住萌小逗的劲气越来越紧。
  她手上顿时没了气力,一直攥着的食物缓缓滑落。
  两片荷叶在空中散了开来,
  里面的几块鬼糕重重跌落在地上,碎成了一片黑雾。
  看清了跌落的东西后,黑袍下的巫清整个人都在颤抖。
  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之前萌小逗蹦蹦跳跳走出树洞的景象。
  “巫清师傅,我等会给你带好吃的回来呀!”
  那是自己的徒弟!
  怒火在巫清的躯干中燃烧,她的魂火瞬间暴涨了几倍,不再掩饰自己源力的波动。
  血殷河童的目光瞬间朝这个方向转移了过来。
  “想不到小小的山鬼部落,竟然也有天元战灵。”
  巫清源力震荡,一朵朵盛开的妖异曼陀在她脚下绽放。
  如同上台阶一般,巫清踏着曼陀花海来到了血殷河童的正对面。
  瘦弱的身躯,毅然决然地挡在了萌小逗等人前方。
  只见她手中法印迅速凝结,生成五朵白色曼陀花猛地朝身后飘去。
  这白色曼陀,直接消融了萌小逗她们的冥河束缚,随后在五人脚底盛开,巨大的花瓣托着他们。
  然后巫清背后猛然凝结出一白一黑两朵曼陀罗法相,
  慈悲和杀戮的气息在不断交替、相融。
  这是属于她的天元战灵威压!
  完全体的曼陀毒师!
  威压骤然凝聚,和血殷河童的力场在空中不断碰撞。
  她猛然抬头,注视着眼前的血殷河童。
  “这几个孩子,你不能杀。”
  血殷河童也没出手阻拦,只是静静地看着,流露出怀念的眼神。
  “上一次见到天鬼巫,还是四十年前。”
  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的眸子骤然亮了起来。
  “你是当年跟在巫龙象后面的小女孩。”
  听到这话,巫清顿时感觉芒刺在背,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当年的血殷河童主不是你,你怎么会见过我?”
  血殷河童脸上的表情很是妖异。
  “那时候的河童主,是我的师傅。”
  巫清突然一愣,终于发现了她刚才一直感觉不对劲却没想到的地方。
  “才四十年,你师傅正当壮年,怎么会让位给你?”
  血殷河童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
  “因为,我把他吃了。”
  巫清一脸惊恐地指着他,浑身都在颤抖。
  那是他血殷一脉的先辈,竟然被这人当成了养料。
  血殷河童的语气极为轻描淡写,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一个废物而已,庸庸碌碌几百年,只能掌握第七冥河,简直侮辱了血殷的称谓。”
  “若不是他,我的起点会更高。”
  萌小逗人都傻了,竟然引出了那么多的背景故事。
  看来他们得罪的这个血殷河童,好像很牛叉的样子。
  那岂不是巫清师傅打不过了?
  萌小逗连忙焦急地喊道,
  “巫清师傅,没事的,他杀不了我们,你快离开!”
  谁料到巫清直接呵斥道,
  “还不快走?我不知道能拖多久。”
  血殷河童的兽爪骤然亮起一道寒芒,眼中带着嘲弄。
  “这个小女孩就是新一任的天鬼巫?曼陀罗的气息被你藏得很好,我到现在才发现。”
  “今天能吃到两个天鬼巫,我还真是有点兴奋啊!”
  血殷降落在了地面,冥河翻涌着血色,包裹住了整个山鬼部落的上空,逼得巫清他们也只能降落。
  整片天空,都是涌动的猩红。
  “一个刚刚晋入天元战灵的小丫头,也敢忤逆冥河!”
  “逃?你们能往哪里逃?”
  僵炎蛛浑浊的眼睛里透着些绝望。
  刚才仅仅对拼了一次,他就被这个新任的血殷河童打成重伤。
  直到现在,冥河的力量还在慢慢腐蚀他的蜘蛛鬼身。
  他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山鬼部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