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一百一十章 一条狗的夜

  大秦皇陵内,陈河在查阅龙崽数据库内的资料。
  作为一名优先的理工男精英,每天补充自己知识储备那是必不可少的。
  他这种上进的人才,怎么能不学习呢!
  只见陈河搜索了一阵后,懊恼地一拍龙椅。
  “老黄,靠,玉漱公主的画像我没找着啊!”
  原来他翻了半天在找秦朝美女画像。
  姜炎懒洋洋地回他了一句。
  “能找着才有鬼,它怎么会记录那种东西。
  再说了,玉漱是始皇的女人,论辈分能当你太太太太太太......太祖奶奶了。”
  陈河呸了一口。
  “你懂个屁,这叫对未知的好奇心,到底好不好看。”
  姜炎想了一会,缓缓开口,
  “我忘了......”
  期待了半天的陈河破口大骂,
  “我怎么看你经常念叨回忆什么犬族公主,这个记忆就好了?”
  姜炎老脸一红,岔开话题道,
  “少主啊,自从第二批名额开放以后,混进来了几个有道家传承的玩家。”
  陈河撸了一把龙崽的小脑门,饶有兴趣地看向姜炎。
  “现实里还真有那种古武世家,道门子弟,你们大秦术士的种啊!
  那怎么说?这几个人怎么了?”
  姜炎应道,
  “他们想自创技能,开宗立派。”
  “这不是挺好的吗?”
  “少主,他们会的道术太垃圾了。”
  陈河:......
  陈河的眼睛眯了起来。
  姜炎这老不正经,突然这么为这几个玩家说话。
  一定有阴谋。
  在陈河咄咄逼人的目光注视下,姜炎硬着头皮回道,
  “昨天从个小姑娘那里要了个灵魄丹,她是个中级炼丹师,这个丹还挺好吃的,然后.....”
  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陈河冷笑了一声。
  “是骗了个灵魄丹吧,然后你就答应给人家传授技能?又发现不在系统许可范围内。”
  姜炎一下子被戳中了心思,尴尬地笑了两声。
  “我这也是为了丰富可玩性,道术多神秘有趣啊!”
  陈河愣了愣。
  “那你会道术?
  没听你说起过啊。”
  干咳了两声,姜炎解释道,
  “我会幻术。”
  陈河瞪圆了眼睛。
  “那你怎么不教我?”
  姜炎顿时语气一虚。
  “始皇以前不让我教皇子皇孙幻术。”
  问他缘由姜炎不说,陈河顿时心里猜到了个大概。
  估计是始皇老板觉得幻术上不得台面,太丢人。
  他不屑地说道,
  “那你这幻术谁他么乐意学?”
  被陈河一激,姜炎顿时脸红脖子粗地叫嚷道,
  “我这幻术,算起来,还是他们道术的祖师爷,怎么就没人学了?”
  陈河朝他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打个赌?”
  “赌什么?”
  “你不也是幻灵嘛,我要是赢了,你得找到个合适我一号位天芒相的幻灵。”
  一听陈河这话,姜炎顿时感觉有种自己上了贼船的感觉,但气势不能输。
  “那你要是输了,得给我放几天假。”
  “一言为定。”
  陈河同意姜炎把道士当做隐藏职业来传授,但也增加了一个限制。
  要姜炎特意说明,一天之内,转职的玩家有一次机会更改回来原先的职业。
  “幻术师天下第一,谁会来改?”
  姜炎气乎乎地走了。
  随后的一天内,王都咸阳炼丹坊周围出现了一个神秘npc。
  逢人就问,
  “我看你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我这里有一本《道术秘籍》,就交给你了。”
  一开始还有玩家以为是隐藏职业,激动了半天,大批玩家涌了过来。
  姜炎一人给他们开启了道士的转职,让他们去做个转职任务。
  他还美滋滋地跟陈河汇报了一下进度。
  “有几百个术士愿意转职了。”
  陈河默默给了他一个大拇指的表情符号。
  姜炎一脸得意之色地和附近想套隐藏任务的玩家们开始吹牛逼。
  然而,半天过去。
  就在姜炎准备收摊的时候,顿时感觉地面有些晃动。
  大批玩家朝他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全是早上转职的术士们。
  拿着那本《道术秘籍》,把姜炎围在了中间。
  “什么破职业,连个攻击技能都没有!”
  “还好我看了一下职业说明,一天内能退货,给我退货!”
  “对,我们要退货!”
  就在这时,霸道也赶到了。
  一眼就认出了姜炎,要不是系统保护差点上去踹人。
  霸道在公会令那次事件过后,直接被【亚特兰蒂斯】的高层打入冷宫。
  他和姜炎兑换的那颗珠子,按照公会制度,有一半是工会的。
  那可是能兑换100能量币的宝贝啊!
  他咬牙切齿地喊道,
  “这老家伙就是个死骗子,装世外高人,还我东西!”
  有前科?
  其他人听了那还得了,纷纷要求把职业转回。
  到最后,包括最开始的那个小姑娘在内,只有几个现实也会浅薄道术的纯生活系炼丹师玩家没有来更改职业。
  到了夜晚,姜炎看着面前摞成山一般的《道术秘籍》,顿时想找根烟抽。
  一条狗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
  这时候,陈河悄然出现在他身边,给他递了一瓶酒和一只烧鸡。
  “不是东西不好,只是没碰上对的人。”
  感觉终于碰到了知音,姜炎感动得都快要哭了,声音哽咽道,
  “少主......”
  没想到陈河下一秒就暴露了真面目,干咳两声说道,
  “我就是个那个对的人,可以教我了。”
  姜炎立刻警惕地抢过烧鸡,然后一口回绝。
  “不行,我答应过始皇的。”
  陈河切了一声,换了个话题。
  “那个把你搞到自闭的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我没留心看。”
  老黄同志啃了一口鸡腿,随口回道,
  “蝶妍。”
  陈河的目光顿时凝重了起来。
  ......
  月煞部落内,蝠煞恭敬地站在一个青年身后,指着周围的几百个族人说道。
  “冥霄皇子,这就是月煞部落的所有族人。”
  冥霄皱了皱眉毛。
  “你们怎么能废物到这种地步?”
  蝠煞很谦卑地回道,
  “六皇子,月煞族只忠于您,虽然一向弱势,但本就仅仅负责提供情报,不敢有其他野心,所以实力入不了您的法眼。”
  冥霄手持重戟,对蝠煞的话很是受用,缓缓开口。
  “你的意思,那个贱种真的死了?”
  “蝠煞手下探子昨天刚刚从一头骷髅兵的魂火中提取到了您要的记忆,那头鬼焱驹被围攻至死。”
  听到蝠煞的回复,冥霄的脸色好看了些。
  幽冥驹的责骂让他有些抬不起头。
  “很好,既然他已死,那就不用我亲自动手了。
  你说击杀那个贱种的,是消失了四百年的人族?”
  看到蝠煞再次确认,冥霄阴冷地笑了笑。
  “那我得好好谢谢他们,替我解决了个大麻烦。”
  蝠煞颔首,假装犹豫了一会,开口说道,
  “没错,是一些战兵级,但数量有点多,可能有上万,六皇子要不要从长计议。”
  冥霄语速不快,却透着狠辣之色。
  “一群杂鱼算得了什么,就是你说的那个要塞可能有些难攻,
  不过也没事,我带了祖父的法器。”
  “蝠煞,用我的信物,召鬼棘、地邪龙、恶灵、帝煞四大部落带兵来这里见我。
  我们一起去好好感谢人族的好兄弟。”
  听到冥霄将人族两字着重点出,蝠煞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好的,六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