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九十二章 亡者之门

  所有近战职业全部退出了鬼焱驹【地狱之炎】的笼罩范围。
  系统都发紫色公告强调了,
  这还不跑,等什么呢?
  叶非夜还来不及查看行囊中的【公会令】,就感觉他附近的地面开始猛烈晃动。
  按捺住心中的震惊,叶非夜下意识地就往后撤。
  作为弓手,他已经站在了最远的位置啊!
  连这里都危险,
  这头鬼焱驹这么猛的吗?
  玩家们都发现了不对劲,纷纷往外狂奔。
  只见包围圈正中央的鬼焱驹口中一声长嘶,地面瞬间塌陷。
  一道道粗壮的熔岩巨柱直冲而上,足足覆盖了鬼焱驹方圆两百米的全部区域!
  “以王血祭:幽冥地狱!”
  鬼焱驹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直接燃尽浑身的地狱之炎,召唤了幽冥地狱,意图将这块区域变成无人区。
  奇怪的是,这些岩浆巨柱,不是实质的。
  所有被熔岩喷中的玩家一开始都以为自己会被秒杀,谁料到并没有。
  熔岩巨柱从他们的身体中轰然穿过,仿佛一切都是虚幻的一般。
  玩家们透过岩浆,还能看到外面毁天灭地的景象。
  盛世王朝-阿水因为是盾卫,撤得相对较慢,被留在了幽冥地狱的范围内。
  本来他看见岩浆喷涌的时候,他都打算等时间原地了。
  然而过了一秒,发现并没有死亡。
  但他紧绷的那根弦没敢松懈。
  “原来是个纸老虎,吓唬吓唬人的。”
  虽然嘴上调侃着鬼焱驹,但脚底的动作可没慢下来。
  可他突然察觉到自己的移动速度越来越慢了。
  脚下仿佛不是岩浆,而是泥沼。
  嘶!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下方传来,阿水感觉自己的右腿猛地被狠狠一拽。
  “什么鬼东西!”
  阿水低头一看,顿时头皮发麻。
  一只柔软无骨的手臂在拉扯他的身体!
  那股冰凉的感觉,顺着他的脚踝慢慢上移。
  手臂的主人,看上去像是个白色女人轮廓。
  当看清以后,阿水吓得差点瘫在地上。
  真的只是个轮廓!
  怪不得这么轻软,
  拽着他的,是一层女人的皮啊!
  只有一根手臂探出了地面。
  底下的人皮受到了某种限制。
  他哆嗦着想到了某些诡异的恐怖传说。
  更惊恐的是,原本一直在地表下的那层皮竟然缓缓动了。
  那张被泡肿的女人脸越来越近,如同跗骨之蛆一般。
  甚至就要浮出地表的趋势!
  一股源自灵魂的痛苦,顿时从阿水的脑子里爆炸开来。
  这只无骨手臂,竟然在把他的魂魄从玩家的躯壳中剥离!
  秦始皇陵内,陈河和姜炎的表情极为严肃。
  “少主,玩大了!”
  “这是真正调动了冥界的力量,以我们掌控的龙戒力量,吃不消控制的。”
  真的麻烦了。
  这幽冥地狱是真正的亡者之门。
  它要收走玩家的生魂!
  这鬼焱驹居然能动用这种级别的力量。
  本来把它当成世界boss打的陈河背后全都是汗。
  要出大事故,
  事态很严重了。
  因为在陈河的视角里,
  以鬼焱驹为中心两百米的范围,密密麻麻的,
  一片白色,全是探出的软骨手臂人皮!
  没逃出来的两千多个玩家此时全部被禁锢在原地。
  身体还在缓缓下沉!
  如果玩家的生魂被完全剥离拽走。
  那他们在人间界的肉身,
  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姜炎摊了摊手。
  “以现在你我的权限,开启不了龙戒的更高能力。”
  “这些人运气太差,那匹马居然有这种能力,是你我想不到的。
  两三千其实数量也不多,死了就死了吧。”
  当年他见过的死尸,何止几百万。
  在姜炎的概念里,
  为了守护人族,成长自然要付出代价。
  然而陈河猛地一拍桌子,把他吓了一跳。
  “这是人命,更何况出了几千条人命的游戏,还会有人玩?”
  但如果连姜炎都没有权限,这是个死局。
  被禁锢住的玩家们开始慌了,
  看到自己的生命值明明已经清空,但还没有跳出复活提示。
  一点一点,就要被撕扯剥离出去。
  这种痛苦,
  甚至让他们忘记了这是个游戏。
  一个恐怖的念头猛地在阿水脑海中生出,
  自己会不会就是下一张人皮!
  ......
  就在这时,龙崽飞到了陈河手掌上,使劲地拽着他手指上的龙戒。
  陈河顿时醒悟过来。
  对啊!
  龙戒里还有个权限极高的老板啊!
  陈河轻咳一声,示意龙崽呼唤得再激情热烈一点。
  下一秒,
  一道身配大秦铠甲的倩影从龙戒中轻盈地跃出。
  是龙伶。
  她看着眼前的全息画面,眉头紧皱。
  “竟然是亡者之门,你们怎么会在这个阶段碰上这种东西。
  那些可怜的女人皮囊,是受亡者之门永生永世奴役的怨灵媒。”
  憨态可掬的小龙崽扯着龙伶的护臂说道,
  “龙伶姐姐,你就帮帮主上吧。”
  龙伶目光移动到了陈河身上,眉毛轻挑。
  没什么好扭捏的,陈河也是大大方方地说道,
  “人命关天,龙伶老板,有什么要求你随便提。”
  龙伶没有说话,直接抽出腰间的佩剑。
  “蹭!”
  剑身轻吟,给陈河吓了一跳。
  还好后续动作不是针对他。
  只见她佩剑一挥,
  整个要塞都开始剧烈抖动。
  龙伶神情庄严,剑锋朝上。
  “执秦皇卫剑,兵魂归位!”
  一道无法言语的悸动在要塞和受困玩家之间产生了共鸣。
  刹那间,被幽冥地狱禁锢住的两三千个玩家生魂被一层特殊的源力包裹,瞬间消散。
  秦皇卫剑,如见秦皇。
  这些生魂瞬息之间被接引回了复活点。
  而容纳他们的躯壳也在顷刻间分解,被龙戒回收。
  整片幽冥地狱的怨灵媒骤然僵直。
  ???
  刚才捕获的生魂呢?
  怎么没了!
  这些怨灵媒骤然发出了一阵刺耳怨毒的尖叫声。
  顿时惊醒了疲惫不堪的鬼焱驹。
  鬼焱驹以体内一丝王血为引子,开启了亡者之门,此时虚弱无比。
  前蹄跪在地上,背脊上的地狱之炎双翼已不见踪影,只有体表还散发着一丝灼热的温度。
  这亡者之门,是王血激发掌握幽冥源力后出现在它脑海中的第一个传承。
  被上万个玩家当靶子打,都快被逼疯了。
  实在太憋屈!
  王血浓度不够,那地狱之炎的源力翅膀根本不凝实。
  连带它起飞都做不到。
  鬼焱驹没有办法,才第一次尝试用这亡者之门。
  它原本以为虽然跑掉了一部分,但几千个战兵级鬼雾族的魂火和鬼身作为献祭,是能够付得起开启亡者之门的代价的。
  空空荡荡的地表,仿佛狠狠给了鬼焱驹一巴掌。
  它的大脑瞬间当机,顿时感觉魂火有点绞痛。
  我的几千个祭品呢?
  刚才不是这样的啊!
  亡者之门开启,必然需要庞大源力的祭祀。
  祭品,可以是敌人。
  所以有一定滞后性。
  但如果没有祭品,
  那开启冥术者,必将成为祭品!
  想到传承中的信息,它的四条腿顿时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这次完蛋了。
  鬼焱驹硬着头皮抬头一望,哪怕它这么大块头,都被吓得差点哭出声来。
  “这是要活祭我啊!”
  数千张怨灵媒人皮!
  在虚无的冥界岩浆内浮动着,
  朝鬼焱驹所在的位置,全部游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