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一百零六章 有一种境界,叫做没有境界.

  蝠煞,在捕食自己的老祖宗血蝠王!
  他的血藤就像是粗壮的吸管一般,在疯狂地汲取着血蝠王肉身的养分。
  韩小夜这才明白这家伙竟然是在拿自己老祖宗当猪养!
  喂肥了,就宰了。
  他也明白,
  自己的经验值,估计也喂到血蝠王这头猪肚子里去了。
  他的等级此时已经跌落到10级,但奇怪的是,按道理来说,等级越低,这经验值的抽取应该越快。
  但刚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经验值被抽取的速度一下子大幅减缓了。
  韩小夜也不慌,他自信行囊里的【血蝠王的心脏】足够弥补损失。
  今天,可是看了一场大孝子的好戏。
  韩小夜经验值的锁定自然是龙崽做的。
  此时,龙崽正耷拉着脑袋朝陈河认错。
  “之前有过类似预警,为什么不通知我?”
  龙崽委屈地挠了挠脑袋,
  “那个叫黑腐腐的老妖的玩家碰到的源力争夺情况,龙崽自己可以处理,就没有特殊汇报,是主上您自己规定的嘛!”
  “是我说的嘛?”
  姜炎点了点头。
  “少主,还真是你说的。”
  陈河的火气一下子降了下来。
  现在他的玩家在被人抽取源力,弥补经验值倒是小事,要是全抽光了,这个号就废了。
  借助韩小夜的定点,陈河看着此时肆意吞噬血蝠王的蝠煞顿时也犯了愁。
  从龙崽的记录中他了解到,
  血蝠王的实力在战王中并不算很强,但是因为极强的逃生和骚扰能力,一直被人族定义为最恶心的战王。
  它专门偷袭战灵存在,从不跟同等级战王打斗。
  最后,是镇守皇陵的丹武战王徐福配合大秦铁骑,才将它镇杀在了这月煞潭。
  蝠煞这家伙谋划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借助自己老祖宗血蝠王肉身内庞大的源力,一举晋升到天元战灵级。
  这血蝠王就算再弱,也毕竟是一代战王啊!
  陈河同时也在深深忌惮着这个蝠煞。
  暗地里偷偷捕获了那么多的王族血脉,就是为了今天。
  如果一旦被任何一个王族发现,他蝠煞区区一个地元战灵,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但他还是做了。
  够有魄力。
  现在的情况是自己的玩家被他挟持着,一旦蝠煞突破到天元战灵,这不是等级降到0就能解决的事情。
  陈河沉默了几秒,开口说道,
  “或许我们该跟那颗心脏谈谈了。”
  韩小夜的行囊内,血蝠王的心脏瞬间被解开了禁制。
  恢复自由的那一刻,它警惕地看着杂乱的四周。
  鬼晶、魂火、各种各样的武器防具、材料,这里应有尽有。
  韩小夜不爱整理,杂七杂八的。
  一道声音突然在空荡荡的行囊响起。
  “你应该是血蝠王的心脏自己产生的意识吧。”
  这小蝙蝠冷笑着回应道,
  “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但冒犯我血蝠王,必将让你付出代价。”
  陈河出现在了小蝙蝠的正前方,
  只不过外型包装了一下,
  套用了上次姜炎骗玩家的那个装扮。
  身型缥缈,仙风鹤骨,看不清面容。
  是龙崽送过来的虚拟投影。
  他不屑的声音在偌大的行囊空间回荡着。
  “就算是血蝠王本尊全盛时期在这里,也不敢和本座放肆!”
  小蝙蝠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哐当一声就跪下了。
  连全盛时期的血蝠王都不放在眼里,这阵势太恐怖了吧!
  再加上想起刚才令它毫无反抗之力的诡异力量,它魂都快吓没了。
  这小蝙蝠双翼伏在地上,拼命地脑袋砸着地砖。
  “小的血蝠灵,继承了血蝠王的记忆,
  有眼不识泰山,您老行行好,看我四百年诞生灵智不易,饶了我一命。”
  陈河轻抚长须,感慨地说道,
  “不是本座不饶你,实在是你劫数难逃。”
  只见陈河一挥长袖,
  行囊空间中,骤然出现了外界蝠煞使用血藤吞食血蝠王肉身的场景。
  血蝠灵看到以后,大惊失色,随即尖锐地喊道,
  “这个蝠煞,这个畜生在做什么!那是我的肉身!”
  “本来也不是你的。”
  陈河指着外界被串在血藤上的韩小夜,缓缓开口,
  “那是我的一个后辈,但我不方便出面照料他,你看看这个对他而言的死局有没有能破的办法。”
  人族大佬的后辈?
  血蝠灵看着韩小夜的目光,顿时有了不一样的色彩,悄悄地回道。
  “私生子吗?我懂的。
  世家子弟是得历练历练。”
  陈河顿时有点懵,一时没能接上话来。
  血蝠灵当他默认了,自顾自地说道,
  “您这个儿子,确实淘气。
  现在成了蝠煞的祭品,不死也会脱层皮。”
  看到陈河冷眼扫过来的目光,血蝠灵浑身一个激灵。
  “我有办法,有办法能救他!
  只要他愿意把身体暂时借我用一会,我就能和蝠煞夺取血蝠王的血肉源力。”
  陈河皱起了眉毛,继而舒缓。
  “你是血蝠王心脏单独诞生的意识,本属同源,但我劝你不要打什么小心思。
  你的身上,已经被本座种下了【九阴九阳全真达摩印】。
  一旦生出歹意,后果自负。”
  血蝠灵吓得连忙磕起了头,诚惶诚恐地哭喊道,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呐!”
  它的心灵近乎崩溃。
  这【九阴九阳全真达摩印】听上去就不是它整个层次能化解的秘法啊!
  血蝠灵顿时感觉蝠生一片灰暗。
  陈河怒斥道,
  “还在等什么!再慢点,汤都没得喝了。”
  血蝠灵猛地被一惊,连忙扑腾着翅膀立了起来,朝着陈河为他打开的通道口笨拙地飞过去。快飞走时,它小心翼翼地回头问道,
  “老前辈,您是人族的战王吗?”
  陈河冷哼了一声,神态倨傲。
  “你是在羞辱老夫吗?”
  血蝠灵震惊了,喃喃自语道,
  “那您,您不会是初阶战神吧!”
  然而,令血蝠灵万万没想到的是,陈河居然又轻蔑地哼了一声。
  不屑的神色之中,还带着些恼火。
  吓得血蝠灵不敢再问,掉头就跑。
  妈耶,初阶战神都不是!
  怪不得感觉不到一丝气息,哪怕它有血蝠王的阅历,但也接触不到这等存在啊!
  目送血蝠灵慌乱逃出后,陈河这个没有丝毫气息的高端全息投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秦始皇陵内,
  看着姜炎和龙崽目瞪口呆的注视,陈河干咳了两声。
  “我又没骗它,我真不是初阶战神。”
  他还饶有兴趣地调整起了这个白胡子老爷爷的仙长造型。
  “这个全息技术就是好,造型也不错,用起来能唬人。
  要不我下次去找个真正的战王骗骗看?”
  姜炎吞咽了一下口水,一脸苦涩地说道,
  “少主,行是行,但你能别用我的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