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九十六章 能不能换个房间?

  装死的鬼焱幻灵驹在全息投影的掩护下,被龙崽拖回了秦始皇陵。
  陈河开始让龙崽大数据地统计这次活动的收入和支出。
  他肉疼地先开始检查统计出来的支出。
  按伤害输出的贡献值比例,参与的玩家分到相对应的贡献值。
  这个突发性活动当时注重的就是四个【惊喜一刀】奖励,陈河本以为经验值不是大头,
  但他万万没想到,统计数字出来,他心态都要崩了。
  首先
  有70%的玩家没破防,自然没收入。
  但中间的这两千多个玩家,则直接分走了陈河近200万的经验值。
  剩下玩家里,收割陈河经验值的最狠的,主要是叶非夜杀破狼幻凌这批人。
  从头到尾基本站撸。
  整整有97个玩家对鬼焱幻灵驹伤害总输出累积在50-300之间的。
  每个人分到了10000-30000点的经验值,
  尤其是幻凌这个走血暴流黑夜使徒,还有叶非夜这个力暴双加的幻弓,简直要了陈河老命了。
  封顶直接拿走五万。
  两千多个玩家拿走200万的经验值,
  这一百人都不到竟然也拿走了陈河200万!
  丧心病狂啊!
  400万经验值等于200万源力值。
  都够把一级要塞翻修一遍了。
  还好这段时间一万多的玩家疯狂捕杀源魄升级,为他提供了不少源力值。
  本来想把一级要塞装修一下,现在只好全部拿出来做为玩家的奖励。
  唯一让陈河感到乐观的,
  就是间接证明了一点。
  玩家在成长,他们的力量已经开始不容小觑。
  人族的危机不是自己一个人能扛下来的。
  就在这时候,姜炎在旁插了一句。
  “你应该庆幸紫小枫那批人这次活动没来,不然宰你宰得更狠。”
  陈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临小崖那个家伙,现在猛得一批。
  自从他们发现气运属性的小秘密后,连带着临小崖都全身换成了智力暴击双加的装备。
  如果是这个让陈河又爱又恨的小团队来参与这次【鬼兽来袭】的活动,陈河估计得再大出血几十万保底。
  陈河示意龙崽可以开始发放玩家的活动奖励,摇着头说道,
  “经验值这种奖励,他们还在鬼族秘境里,估计也看不上。”
  “大部分玩家对陈河而言,只是玩游戏,
  而这几个人不一样,他们算是真正在探索,在做有用的事情。”
  人族,确实需要精英带领前行。
  精英把控方向,庞大的族群给予力量。
  痛苦的支出看完以后,陈河开始盘点起了自己这次的收入进账。
  1.冥风,鬼焱幻灵驹(战将级),有少量幽冥驹的王族血脉。
  2.玩家原地复活和立刻复活的能量币收入,共计2.1万枚,扣掉修复玩家躯体的一半费用,实际进账1万枚能量币。
  200万源力值换了1万枚能量币,亏不少。
  但最大的收获还是鬼焱幻灵驹这头战将级的鬼兽坐骑,虽然无法计算价值,但搞这个活动肯定是陈河和玩家双赢。
  至于谁亏了。
  那只能是某匹被强行融合的马兄了。
  目前陈河的能量槽是4.7万/10万。
  战兵级要1000枚能量币,战将级就要10万。
  幸好现在玩家也开放了第二批名额,不然陈河真的有点发愁。
  龙伶突然出声。
  “怎么,觉得战将级很困难吗?”
  “但这只是开始,战将级龙戒可以为你做到数据化,但战灵,才是真正踏入强者的门槛,到时候,就得看你自己了。”
  陈河愣住了。
  之前没人和他说过啊。
  “战灵级的实力难道不能靠能量币兑换?”
  龙伶静静地看着他。
  “也要,但只是前提。”
  陈河差点吐血,
  说白了就是钱照收,但进阶到战灵级还是得靠你自己领悟。
  奸商啊奸商!
  陈河算是明白了,
  他这个狗策划,
  顶多就是个二道贩子,包工头。
  被人骂的最惨的是他,
  出力最多的,还是他!
  龙戒里还有尊大神,靠他养活啊。
  陈河的忿忿不平都被龙伶看在眼里,她开口说道,
  “当年我们进入上古秘境后,在厮杀中成长,可以说是白手起家。
  龙戒一开始对我们的帮助很少,过了一段时间后才做出了适合大秦将士的调整。”
  她的目光中满是缅怀之色。
  “始皇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义父,当年人间界和上古秘境的通道封印已被尸族占领,是师傅率领将士一路血战,才抢出了一个简陋的领地。”
  她看着陈河的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
  “你这算什么困难?你在畏惧吗?”
  陈河白了她一眼。
  “废话,我当然知道始皇牛逼,不然为什么他能当皇帝,我还是个扑街作者?”
  “我们这种小人物,畏惧不是很正常吗?”
  龙伶缓缓说道,
  “实在不行我带你去鬼族腹地厮杀一通。”
  陈河连忙摇头。
  “那不行,我就呆在皇陵里,啥地方也不去,打死我也不去,多危险啊。”
  龙伶眉头一皱,
  “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啊?
  面对龙伶审视的目光,陈河试探性地接了一句。
  “奥力给?”
  龙伶:“……”
  姜炎:“……”
  她冷哼了一声,便朝陈河所在的位置大步走来,手上还提着剑。
  “胸无大志,不知所谓!”
  实质性的杀气在龙伶周身凝聚。
  我靠,不是玩真的吧?
  这疯女人!
  开个玩笑啊!
  陈河左右环顾,却瞥见姜炎和龙崽早已抱着缩在了角落里,瑟瑟发抖。
  还给了陈河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而鬼焱幻灵驹则一头歪在了地砖上,继续装死。
  全部这么没义气?
  见死不救!
  蹭!
  陈河都没看清那一道寒芒什么时候拔出的,那冰冷的触感就架在了他脖子上。
  龙伶缓缓说道,
  “之前你不是说什么要求都答应我吗?”
  脖子是凉的,此时陈河脑海中一片混乱。
  她要干嘛?
  难道说,她想对自己......
  不得不说,长得是挺好看的,身材看不出来,盔甲挡住了不少,但气质在的。
  !!!
  不行啊,她是秦始皇的女儿,我是老嬴的直系后人。
  这不行啊!
  等一下,好像是义女。
  不不不,还是不行!绝对不行!虽然说是义女,但也差着那么多辈呢。
  陈河纠结复杂的心理活动在瞬息之间跳跃了好几次。
  鬼使神差之下,他居然脱口而出。
  “能不能换个房间?”
  空气一片寂静,温度瞬间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