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四十九章 人皇霸剑

  是片死寂的荒漠,时不时能见到暴露在风沙之下的白骨。
  “龙崽,你在吗?”
  陈河一边捏着天芒拘灵的法决在手,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嗨,我在~”
  在大秦皇陵外,龙崽只能在虚空中穿梭,所以它没有显形。
  陈河一脸黑线。
  “你从哪里学来的,怎么感觉跟天猫精灵的语气一样。”
  龙崽雀跃地说道,
  “主上,喜欢吗?我在努力学习人间界的知识。”
  “你不喜欢某猫精灵的话,也可以试试百度的叫法。
  主上你喊个小龙小龙试试。”
  陈河的嘴角不自主地抽了抽。
  “学那些低端人工智能干嘛?越学越回去了。
  你小子现在什么都乱学,刚才那个什么分期又是怎么个意思。
  现在敢让我付利息了,长本事了嘛!”
  龙崽的声音很委屈。
  “主上,我只能负责生魂玩家的游戏通知,有关于您的一切都是老祖宗亲自安排的?”
  一听到这三个字,陈河顿时感觉背后一凉。
  老祖宗,难道是那头睡死过去的老龙?
  “它不是沉眠了吗?”
  龙崽摇头晃脑,对它老祖宗明显很敬畏。
  “那是个死板的设定程序,专门掌控继承者的发展。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龙戒的分公司,而我是子公司。
  我是独立的个体,它则是龙戒的分身。
  它叫做,龙零。
  也是,龙戒上一任宿主的人工智能。”
  啊?
  那不就是始皇老板的小跟班吗?
  到我这就变成监管人了?
  突然,一阵阴风渐渐刮起,弥漫住了他的视线。
  “崽,龙戒能正常使用吧。”
  “是的,主人,随时可以进入龙戒。”
  这就是陈河的底气。
  他昂首挺胸,
  哪怕天地变色,邪气动荡,仍然面不改色
  刚过一秒,原本在上方盘旋的阴风瞬间席卷了陈河整个身子。
  当陈河苏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孩童模样。
  但他无法操控孩童的身体,只能分享着孩童所看到的,所听到的。
  “政儿,起床练功了。”
  “是,亚父。”
  天色还灰蒙蒙时,这孩童便早早爬起练剑。
  稚嫩的眼神中透着一丝坚韧。
  陈河就像是在看一张快进的幻灯片。
  这个孩童每天早起练功,读兵法,除了几个侍女太监外,会有一个衣着华丽的貌美女子经常来看望他。
  从称呼中陈河知道了这女子是孩童的母亲。
  除了她之外,还有会两个男人偶尔来这个小院督促他做功课。
  异人、吕子,听到二人互相的称呼,陈河哪怕还不明白,自己灵魂寄居的这个小男孩正是秦始皇嬴政啊!
  有一天,孩童时期的嬴政突然被叫走。
  是他的亚父准备送他一把剑用以防身。
  在铸剑房,嬴政张望了坂田南,在最角落的位置看中了一把黑褐色的青铜小剑。
  虽然被亚父数落这剑来历不明,很是不详,可他很喜欢上面的雕纹。
  于是,倔强地选择了这把。
  小小的身子,却挂着一把长剑,看上去很是滑稽,但他仍然爱不释手。
  只有几个重要的画面被刻意放缓。
  六年时间,一晃而过。
  嬴政已长成十三岁的挺拔少年。
  这一年,他的父王驾崩,皇权被亚父把控,相国掌握大权。
  每天傀儡一般上完朝后,他总会闷闷不乐地回到小院,孤独地练剑。
  他没有朋友,那些侍女和太监除了送吃喝服侍洗澡,其他时间根本不敢靠近。
  他唯一的朋友,就是那把小剑。
  嬴政每天对着小剑说话,突然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这把青铜小剑居然有了灵性。
  他欣喜若狂,把肚子里的话全部掏出来和小剑讲。
  有时候能讲一天一夜。
  剑本霸道,和小剑朝夕相处的嬴政不知不觉中也造就属于他自己的霸道气场。
  这个少年,慢慢地成长,就像是着一头在角落里默默注视着猎物的幼狼。
  终于,有一天,
  幼狼发现自己的羽翼足够丰满了,于是,它终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嬴政即位第九年,公元前238年。
  秦王政加冠、佩剑,正式过问政务,
  随后不久逼吕不韦自尽,一整朝纲。
  再然后讨伐各国,带着那把黑褐小剑,御驾亲征,展开了血腥的大一统之路。
  公元前221年,六王毕,四海一。
  秦国统一华夏版图,嬴政自称始皇帝。
  十一年后,嬴政发现骊山封印,获得龙戒,正式进入上古秘境。
  在进入秘境的那一刻,他体内人皇血脉苏醒,挟裹着滔天的霸道王道之国运。
  带着三十万大秦铁骑,迅速扩张人族版图。
  从武者,到战王级。
  那把小剑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没有看到最后一刻,画面戛然而止。
  看得陈河是热血沸腾,意犹未尽。
  嗯,真刺激,不愧是始皇老板。
  这时,陈河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嬴政幼年时候的那个铸剑房。
  一样的角落,一样的黑色小剑,就静静躺在那里。
  此时,陈河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居然能动了。
  他刚想说什么,那把小剑居然自己动了起来,嗖得一下漂浮在了陈河面前。
  青铜剑身抖动的震荡声中,陈河竟然理解了它的意思。
  “吾乃人皇剑,由帝辛所铸,
  汝为人族当世之运,理当带我离开,拓土开疆,霸道天下,
  汝可愿。”
  陈河这下才明白,刚才那个幻灯片,原来这把鬼东西故意给他看的。
  见陈河不回复,天子剑似乎有些不耐烦,又出声道。
  “汝可愿意?”
  这把剑万万没想到,陈河并没有露出它想象中的那种迫不及待。
  只见他猛退一步,神情肃然,义正言辞地说道,
  “呃,我能力有限,不太愿意。
  抱歉,打扰了,告辞!”
  废话,它要是不提帝辛还好,一提这个人,陈河吓都吓死了。
  纣王帝辛和始皇老板,虽然都是霸道之主,但都没什么好下场。
  两个都是横死啊!
  而且这个人皇剑直接把帝辛的人皇气运都搞没了。
  此后,周朝的皇帝直接降了一档,人皇变成了天子、
  真的是个不祥之物,
  惹不起惹不起。
  陈河直接打扰告辞。
  听到陈河的拒绝,这把剑怒了,浑身散发出邪性的红色光芒。
  原本安静的铸剑房,瞬间变成了一个流淌着熔岩的死亡炼狱。
  这下子跑都没地方跑,前后左右全是翻滚的岩浆。
  看到这把剑这么耍赖,陈河如同杀猪一般哀嚎着。
  “崽啊,你爹都要凉了,还不出来救命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