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三十一章 尸奴斥候的作用

  北区废墟入口的位置,一个浑身缠着破旧纱布的人型生物缓缓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五头尸奴斥候就像是见到主人的狗一般,飞快地窜回了奴十七的身边。
  慢慢走来的这个人型生物造型极为怪异,而且长相凶恶的尸奴斥候此时却争相围在他的身边。
  这画面,极其震撼。
  人族玩家顿时有点做梦的感觉。
  “这么强的尸奴斥候,在那人面前,居然像条狗一样。”
  “这还怎么玩,尸奴丧尸都打得那么吃力了,又来个更猛的!”
  向来表情僵硬的大秦兵俑队长,此时面部也微微有了些动容。
  尸奴斥候的控制者。
  难道是!
  意识到这一点,他口中爆喝道,
  “九甲风扬阵,结阵!”
  大秦兵俑们严阵以待,前列九人即刻结阵,换用长矛,朝着敌人方向快速突进。
  奴十七藏在纱布中的枯目骤然一凝。
  “好怀念的九甲风扬阵。”
  “四百年前我见到得跑,但那时候,你们可没这么弱啊!”
  奴十七缠着纱布的双臂微微抬起,肆意地大笑着。
  明明走得不快,但一步一步就像是踩在众人的心上。
  他的速度骤然暴增,狂妄地直接欺身上来。
  作为九甲风扬阵刃尖的那名大秦兵俑,只觉得一道黑影袭来,还没能将手中长矛下压,自己的身体瞬间被洞穿!
  刹那间,他的源力躯壳开始快速消散。
  盔甲下的眼睛内,还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的色彩。
  阵尖被破,八人无法成阵,被集体轰然扫飞击退。
  在战兵级敌人面前,9级的大秦兵俑,简直不堪一击!
  “让你们最强的那个出来!
  我已经闻到,他的味道了。”
  奴十七纱布下的鼻子微微耸动,放肆地嘶哑笑着。
  为首的大秦兵俑朝身边的方向微微俯首,轻声说道。
  “伍长,是战兵级敌人。
  抱歉,超过我们应付范围了。”
  “嗯,你们后撤。”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一缕黑烟出现在大秦兵俑队长身边。
  逐渐凝实,显露出身形。
  是手持一刀一盾的薛金!
  原来,他刚才一直就在兵俑队长的旁边,在观察着这个真正可以称得上是尸族的家伙。
  薛金将战盾竖在身前,右手持刀,高声喝道,
  “吾乃大秦虎狼军,伍长薛金,
  我命你五息内转身,退回尸族界域,不然必杀你!”
  听到声音,奴十七终于抬起了头,撕开了脸上的纱布,贪婪地嗅着空气中源力的味道。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
  干瘪,褶皱,像是脱了水的尸体。
  似乎是薛金的样子勾起了他的回忆,他停下了脚步。
  “薛金?没听过。
  刀盾兵,看来确实是伍长?”
  随即,他咧着嘴,阴森森地一笑。
  接下来说的话让薛金心头猛然一颤。
  “战将级的伍长,我当年杀了七个。普通的战兵级大秦士兵,我杀了十个。”
  “所以,我叫奴十七。”
  在场所有玩家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连目前人族最强的NPC薛金这样的层级,当年都被这奴十七杀了整整7个啊!
  尸族的思维和人族不一样。
  奴十七不是尸奴,他就是养尸宗的宗门弟子。
  只是被尸无忧强行打碎宗门底蕴后,所有养尸宗族人都被迫改了奴姓。
  名字,被按他们在最后那场大战中击杀的敌人数命名。
  此时,几乎所有的人族玩家全部在往北区废墟方向赶。
  主线种族剧情,居然被邪神殿触发了!
  按传播消息的人的说法,
  再不来,连汤都喝不上了。
  情况,糟糕到了极点。
  奴十七歪着头,朝着薛金阴冷地笑了笑。
  “我闻出来了,你是战兵级?那你的实力也降了,看来大家都不好过。”
  薛金沉默不语,回应他的,只有刀尖上的寒芒。
  “伍长之间,也是有差距的。四百年前我没遇到你,是你的运气。”
  “碰到我,你可能就要叫奴零了。”
  薛金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刚刚进入战兵级实力不久。
  应该是部分实力才恢复。
  只要没恢复到战将级,
  那就有得打。
  更何况他现在是15级,也就是战兵级中期。
  而奴十七,只是刚刚恢复到11级。
  此时,陈河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现场。
  “当年那一战,尸族也被耗了不少。”
  姜炎回道,“那是自然,尸族鬼族本是上古秘境内第一序列的大族,但在和人族的最后一战中,硬生生地被打落了一个层级。”
  “薛金很可能打不过这个奴十七,不行,我得发布个系统公告,让玩家一起上。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象。”
  姜炎连忙拦住了他。
  “这么多人死亡的话,人族的源力损失其实不小,龙戒复活他们是要损耗的。
  要是他们全10级效果可能还好些,现场大多数人都在6.7级徘徊,对这场战斗起不到什么作用。
  境界碾压,连控制技能都会失效。”
  “那行吧。”
  随后陈河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道,
  “就算薛金打不过,那再花源力多召唤几个大秦军亡魂不就可以了吗?”
  姜炎摇摇头,
  “那个奴十七的原本境界是战将级,万一他能恢复怎.......呜.......”
  陈河连忙捂上了他的嘴。
  “闭嘴,你千万别乱说,我怕被你毒死。”
  然而,姜炎的乌鸦嘴真的好像开了光。
  看着薛金身后十六尊大秦兵俑集结,奴十七轻笑了一声。
  “你说得没错,我根本没恢复。”
  “我可以告诉你,养尸宗的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谨慎。”
  “哪怕是捕猎兔子,我也会用全力的。”
  听到这话,薛金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尘封的记忆碎片缓缓地涌了上来。
  “糟糕!”
  他直接提盾冲了出去,如同猛虎下山一般。
  然而,已经太迟了。
  一头尸奴斥候俯首跪在自家主子身前,极尽讨好的谄媚。
  奴十七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头颅,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但这笑容,苍白且渗人。
  “贪吃,怎么吃了那么多啊。”
  他干瘪的手掌骤然青筋暴起,猛地刺入了怀中尸奴斥候的胸膛。
  下一秒,一颗跳动的畸形心脏热乎乎地被奴十七捧在手上。
  重重一捏,
  骤然炸裂!
  流淌出的血液混杂着源力被他干瘪的身体贪婪地吸收着。
  第二颗!
  .....
  等薛金等人赶到之时,五头尸奴斥候已经全部被他亲手撕裂吸食!
  奴十七体表枯槁般的皮肤迅速充盈,生命的源力唤醒着他体内的力量。
  原来这些尸奴斥候从来就不是为了刺探情报,
  只是,替他奴十七去捕猎。
  然后再成为承载源力最好的容器。
  因为这样补充源力,最方便。
  这就是尸族。
  叶非夜离战场中心很近,盯着敌人面板信息的他整个人已经麻木了。
  属性都是????一直无法查看,
  但这奴十七的等级一直在跳动!
  11级!12级!......16级!
  还没完!
  17级!
  18级!
  五颗尸奴斥候的心脏,让这个尸族生物从11级狂升到了18级才停了下来。
  这还怎么打!
  没错,吞噬了五头尸奴斥候所捕捉的源力后,
  奴十七的实力,已恢复至,战兵级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