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十八章 天芒拘灵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少主啊,信号不好,你自己上吧,年轻人要多锻炼锻炼。
  有这种机会不容易,
  我先龙戒里休息会啊!打完喊我。”
  姜炎老头是怕得不行,死活不肯从龙戒里出来,气得陈河是火冒三丈。
  居然被这老小子摆了一道。
  再一剑斩开幻灵后,陈河也顿时冷静了下来。
  他和薛金两人呈合围的阵势,将这头战马之灵死死地堵在中间。
  现在这畜生似乎被龙戒里的姜炎扰乱了初生的灵智,一点章法也不讲,只剩下疯狂的进攻。
  一剑,
  被击退。
  再一剑,
  又被击退了。
  这幻灵就像是一头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一般,彻底红了眼。
  在薛金的牵扯下,陈河的源力长剑在幻灵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白痕。
  它的灵,在衰弱。
  但,倒计时的时间只有9分钟了!
  9分钟过后,这家伙就会完成第一阶段的进化。
  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必须速战速决。
  “给我破!”
  就在陈河用尽全力劈砍这一剑下去的时候,突然龙戒闪过了一道黯淡的光芒。
  就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好像多了什么。
  他鬼使神差地丢掉了手中的长剑,竟然弃剑用掌。
  一掌直接正面迎了上去!
  然后,狠狠地穿透了幻灵的表体。
  “桀桀桀桀桀......”
  幻灵在笑,
  似乎在笑他的不自量力。
  源力可以伤害灵能体,肉身不行。
  但就在陈河的右掌即将完全穿过灵能身体的时候,他突然在幻灵体内迅速结了三次连续的术印。
  这动作,就像是千百次练习过了一般熟练。
  陈河脑海中那段记忆突然清晰。
  是秦始皇的功法。
  是大帝传承!
  “触发入门条件,人族传承开启。”
  耳畔传来了老龙戒冰冷的提示音。
  是那个男人!
  陈河又一次见到了他。
  始皇,
  一袭黑袍,在铺天盖地的鬼族中肆意穿梭,大开杀戒。
  就像是,一阵自由行走的风。
  始皇每一次挥袖,都能将方圆百米内的敌将灵体彻底湮灭于世间。
  简简单单的一式,被彻底定格。
  那一抹神韵,死死地印在了陈河眸子里。
  画面结束,回归现实。
  正是他结印完的最后一秒。
  陈河口中喃喃自语道,
  “天芒......拘灵!”
  话音刚落,他结印完成的右掌瞬间扎根在了幻灵体内!
  以掌心为阵眼,
  四象八方,
  拘灵!
  原本虚幻的灵体瞬间凝实了。
  幻灵疯狂地挣扎了起来,它从诞生后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这种情况。
  毫无作用!
  陈河的手掌就像是生长在了它的身体内一样,再怎么挣扎也纹丝不动。
  瞬间,一抹黑色的光华从他掌心悄然绽放。
  将战马幻灵一点点地,从内而外地全部吞噬。
  “专属任务【唤魂】已完成。”
  陈河不是玩家,也没有人给他发放奖励。
  他的奖励,就是这只雏形期的小幻灵。
  现在已经融在了他的右臂之上,成了一幅血色的战马纹路。
  观察到陈河彻底收服了战马幻灵,姜炎这才幽幽地从龙戒中钻了出来,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河右臂上的纹身。
  “想不到你第一个接受的大帝传承,居然是天芒拘灵。
  这可是对付鬼族的好东西。
  当年始皇直接一手捏爆一个鬼王,那叫一个精彩刺激。”
  看到陈河的天芒拘灵后,姜炎记忆属于这功法的部分也一下子涌现了不少。
  然而,他似乎没有看见陈河在冷笑。
  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陈河一把拎住眼前这个中年骚气大叔化身的衣领,上下打量着他。
  姜炎被他扫视得有点慌了,连忙解释道,
  “有话好好说啊,刚才我是不是说不要来的,
  你硬拉着我,我也没办法。”
  陈河的笑容配合着周围阴森森的场景,看得姜炎是直咽口水。
  “都是我的错,我就知道这个幻灵一定要在进化之前解决掉它,对我威胁很大。但你有龙戒护体这个是真的啊,龙崽也能证明。”
  姜炎解释得都快要哭了。
  这他么,笑的也太吓人了。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
  更吓人的,还在后面。
  “天!”
  “芒!”
  ......
  第三个字还没喊出,姜炎就急了。
  “我叫你哥了,我真的对你没用,这幻灵纹身还能增加你50%的移动速度,纹我能干什么啊!
  你难道要纹一条大黄狗在背上?
  少主啊,三思啊!
  老奴年少无知,哦不,年老无知啊!”
  姜炎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陈河随手把他往地上一丢,掸了掸手,似乎在嫌弃他的油腻。
  “好了,别装了,天芒拘灵对你是无效的吧。”
  刚才那一刻的试探中,陈河根本就没感觉到这老家伙的慌张。
  一看就是戏精上身。
  看到陈河已经看穿自己的表演,姜炎讪讪地赔笑着。
  “有用也是有的,就是伤害不大,我们毕竟是一条战线的。
  对前辈和战友下手,是不对滴。”
  姜炎也不敢太嚣张,吞噬他不太可能,但以他对陈河的了解,说不好真的做得出拿他练手刷个熟练度的事情。
  “没意思,连你都收拾不了。
  这招应该就是对付灵体和鬼族有奇效。”
  当然陈河心里也有数,就是想吓吓这条贪生怕死的老狗。
  他当然也不会真的纹一条丑不拉几的大黄狗到自己背上,手上。
  要是真这么干了,
  卧槽,那万一打架的时候需要爆上衣加气势。
  别人纹虎纹龙,纹关公纹哪吒,
  他陈河纹条老黄狗?
  那得多丢人,白送他都不要。
  陈河转身,打量起了这一方天地。
  汇聚阴气的阵法啊!
  虽然不能收回龙戒,但始皇也是尽力了。
  看着这辽阔的阵法,陈河心生感慨。
  几百年过去,兵戈杀伐气息仍存,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战马的嘶鸣。
  这地下,埋的都是大秦的功臣啊!
  “这三十万战马亡魂,我怎么唤醒。”
  陈河随口问着姜炎,没想到姜炎还真知道。
  被陈河刚才这么一吓后,他老实多了,屁颠屁颠地跑到阵法各个角落,用术法打开了界限。
  “一头一头唤醒好了,都会听从你的指令,因为你身上有皇血气息。”
  陈河朝他翻了一个白眼。
  “三十万头,我得唤醒到猴年马月去?”
  姜炎回道,
  “不用你来啊,那不得累死。
  咱们不是有玩家嘛!
  这些战马亡魂经过了几百年已经成了最弱的马魂,对大秦铁骑无用,正好可以做玩家的代步工具。”
  陈河心里顿时有了小算盘,试探性地问道,
  “那可以开个小地图,然后,收点门票钱?”
  “还能卖卖马鞍,马镫,能提供速度加成的那种。”
  姜炎嘿嘿地奸笑着,像极了一头老狐狸。
  陈河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
  在这阴森森的埋骨地里,一老一小两头狐狸相视而笑。
  陈河嘿嘿笑着,调出龙戒的全息键盘,猛敲了一阵。
  一道全服公告立即响彻所有在线玩家的耳畔。
  “玩家苏北清风触发坐骑系统,有兴趣的玩家请到秦始皇陵前的告示牌处了解关于坐骑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