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人族降临 > 第八章 界域王座尸御心

  烟尘滚滚,暗藏杀机。
  这就是董小萨进入尸族界域后的唯一感受。
  难道是等级太低,所以危机感这么重吗?
  好真实啊。
  董小萨悄然和场外连麦着,顺便有些窃喜地打开了称号界面。
  【我胆子就是这么大】:第一个跨入尸族界域的玩家可获得。
  属性:[鬼隐]技能+1。
  备注:你看到的丧尸只是被尸族抛弃的小玩具,所以说,胆子真的很大呢?
  “这策划有点恶趣味啊。”
  这备注里充满着幸灾乐祸的意味,董小萨撇了撇嘴。
  他是游戏直播界出了名的特色主播,怎么会被这点东西吓住。
  但这个附加属性真的太强了。
  他直接原地试了一下鬼隐。
  持续时间增加了15%。
  太他么给力了!
  幕后主使陈河同志正在秦始皇陵内悠哉悠哉地啃着鸡腿。
  他的目光,也紧盯着董小萨所在的位置。
  现在的龙戒已经被他授予了自动触发机制,刚才的称号系统就是龙戒自主决定的。
  龙戒,就相当于一个高级自主人工智能。
  在秦始皇兵解后,这个崽就恢复到了初始状态。
  并且在吸取教训的姜炎主导下,衍生出了能召唤人间界生魂的功能,解决了兵源的问题。
  陈河,就是它的第三任老爹。
  但它的分发任务多少受到了自己老爹的性格影响,所以在某些带着自主意味的备注或者说明上,总是奇奇怪怪的。
  “老黄啊,你说尸族到底有多强。”
  陈河看着还在继续潜行的4级小刺客,不禁有些疑惑。
  姜炎显得有些懊恼。
  “能不能不要叫老夫为老黄,你叫姜老,炎老,都行啊,哪怕叫个老姜呢?”
  “炎黄子孙是一家嘛,别客气。”
  姜炎刚想发作,突然想起始皇好像这世上就这么一个血脉,默默地收起了袖中的小动作,委屈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他目光严峻地看着画面,喃喃自语地说道。
  “想不到将生魂游戏化以后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在龙戒的庇佑下,真的能做到鬼气覆盖,完全隐形。”
  但他随即摇了摇头。
  “这小子还是太嫩,这,毕竟是个真实的世界啊!”
  那种来源于心底的压迫感让董小萨不敢开启疾行,屏着呼吸鬼隐潜行。
  这尸族界域,应该就是新手村外的第一地图。
  然而,似乎有些太大了。
  而且,没有看到一个怪物啊!
  然而就在这时,在董小萨穿越过小黑旗一公里的某个特殊区域后,地面开始晃动了。
  咔嚓!
  大地在龟裂。
  “发生了什么?难道我被发现了吗?”
  就在董小萨惊魂未定的时候,突然一只腐烂而夹杂着青铜鳞片的手臂从缝隙中猛然探出,一把将地面上愣在原地的董小萨拉入深渊般的裂缝。
  4级的董小萨毫无还手之力,堪堪听到了系统提示后便眼前一黑。
  “您受到了低等尸奴的攻击,生命值-571点,您已死亡。”
  发生了什么?
  我在哪里?
  直播间的观众也一头雾水,被细心的水友点拨后才明白。
  之前的地面和刚才主播遇袭的地面颜色不一样。
  那些藏着尸奴的地面,是黑褐色的。
  从水友的角度看,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密密麻麻的鳞甲身影,在裂缝内神出鬼没地穿行着。
  仿佛,地下才是它们的国度。
  这片界域不是没有怪物,而是全都沉寂在地下啊!
  尸族,尸族。
  这就是人族面临的第一个种族吗?
  刚才那伤害,还是低等尸奴的普通攻击造成的。
  太恐怖了,比之前最强的丧尸足足强了两个档次。
  这样的存在,还只是尸族的奴隶。
  不过玩家的心态向来很好。
  “都给新手建了一个新手村升级了,董小狗装过头了吧,好好升级好好氪金才是王道。”
  “有谁还记得刚才的地图叫养尸宗,你说我们能不能学会这招,然后召唤丧尸,大杀四方。”
  兴奋的玩家已经开始把这个消息传播了出去。
  秦始皇陵西北方向一直走,能看到新地图,还有绝世功法!
  就在人族因为看到新地图沸腾的时候,一道来自养尸宗的密令传到了尸族界域的正中央。
  “发现疑似人族存在。”
  一道黑暗中的矮小身影轻轻地诵读着密令上的内容。
  传信的那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卑微地伏在地上。
  “疑似人族,又没有尸体,也没有黑雾,只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数字。”
  那人缓缓地转过了身来,平静地看着地上的信使。
  是个半大的少女,神情却令人望而生畏。
  旱魃尸御心。
  一对金色的眸子,显着无上的尊贵。
  而且,她是重瞳!
  “抬头。”
  “属下不敢。”
  跪着的养尸宗信使战战兢兢地抬起了脑袋,但还是不敢和眼前的尸族王者对视。
  “你们养尸宗,是被人族打怕了吗?稍微有点动静,居然发密令到我这里来。”
  跪在地上的那人连忙用力磕头。
  “属下不敢,但人族万一......”
  尸御心脸上神色漠然。
  “这些年,你们把失败品一堆堆丢在人族灭亡之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打算什么。”
  “那家伙,已经兵解了。
  这几百年,那块地都被翻了无数遍。
  就算真的出现了人族的迹象,司徒疆那个老贼自己不愿意冒险,想向王庭借人谈谈虚实,自己再趁机捞点好处吗!
  跪在地上的养尸宗信使瞬间吓得魂都快没了。
  “王上,我们养尸宗不敢,我们养尸宗是尸族的功臣啊!”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尸御心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轻蔑。
  “当年你们宗主司徒疆得罪了尸无忧,一宗被尸无忧派去拿命去围杀人族。
  最后被嬴政那家伙手底下一支铁骑屠杀得从战王级部落跌落成连战灵级都快名存实亡。
  炮灰,跟我谈什么功臣?”
  收起你们的小心思。”
  说罢,尸御心缓缓沉入黑暗。
  “如果觉得南面没事干的话,我可以派你们去找北面的尸无忧报个仇。”
  养尸宗脸上露出了讪讪的笑容。
  “我养尸宗与叛徒尸无忧不共戴天!
  但没有人比我们更能适应人族那块贫瘠的土地了。
  我们现在挺好的,属下这就告退!”
  黑暗中传来了尸御心的冷笑声,养尸宗信使感觉瞬间有点瘆得慌。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清冷的声音骤然顿了顿。
  “人族那边,等过段时间会有人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