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洪荒之玄源造化天尊 > 第七十三章:玄都

  昆仑山。
  这一天,老子感觉到自己识海之中鸿蒙紫气跳动不已,经过这些年的修炼。
  老子修成了准圣巅峰。
  但还没有斩去第三尸,让老子彻底明白了斩去第三尸的艰难。
  “不知道鸿钧老师是怎样斩去第三尸的。”老子心中暗道。
  鸿蒙紫气跳动之后,心中自然是高兴不已,也曾想过会不会在成圣机缘出现之前。
  成为混元大罗金仙。
  但第三尸的难斩,让他明白是自己想多了,能够成圣也很好。
  按照鸿蒙紫气的指引而去,从昆仑山到了东海之滨,老子到了此处之后,识海之中跳动不已的鸿蒙紫气没有了动静。
  让老子没有了头绪。
  高高兴兴准备成圣,但没有想到鸿蒙紫气不再有动静了。
  “这其中定然另有玄机,要自己去参悟。”老子心中暗想,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之处,这可是关乎自己成圣之事。
  广大的神念散发而开。
  覆盖了无比广大的一片区域,在神念的关注之下,有无数的人族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让他心中一动。
  人族应该和自己的成圣机缘相关,但要自己去领会其中的玄机。
  老子身上的威势被他收敛。
  手中出现了一根拐杖,不是普通之物,极品先天灵宝拐杖,但此时也看不出其中的蕴含的威能。
  还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古朴无比,老子撑着拐杖向最近的一处人族部落而去,人族是以人族三祖所在地方为中心。
  呈圆形向四面八方辐散开来,这一个部落比较靠近外围。
  此时老子白发苍苍。
  如同一名普通的人族老者,当老子去往聚集地的时候,有一名孩童看到老子一瘸一拐的走路,赶紧将手中的石头扔掉。
  扶住了老子手臂。
  “老人家你怎么一个人离开部落,以你的年纪应该呆在家里,不应该出来,外面有强大的野兽,更是有吸收日月精华的妖,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这小小孩童有十一二岁的样子,脸上无比的关心。
  老子心中浮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很莫名。
  他是先天神圣。
  盘古元神所化,一诞生就有无限的生命,在洪荒世界之中很少有跟脚可以跟他比肩的存在。
  他观看眼前的孩童。
  他是准圣巅峰无比强大的存在,法眼观察眼前的孩童,越是观察就越是让他吃惊不已,眼前孩童的身体,他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毁灭。
  但孩童身体之内蕴含无比强大的潜能,是盘古道体赋予的。
  不是什么生灵化形,以前他没有认真的观察人族,此时他放低姿态,才真正明白女娲成圣没有侥幸。
  自己成圣的机缘应该就在人族了。
  “我是附近飞鸟部落的人,意外之下跟族人走散了,分不清方向,走了一段时日,看到此处有人烟便来了。”老子所说的飞鸟部落是真实存在。
  距离这灰石部落很近,这孩童听过那一个部落,没有怀疑,此时的人族淳朴无比。
  还没有私人财产的时代。
  孩童想起一事,稚声道:“我听说老人家都知识渊博,飞鸟部落的人更是聪明,可不可以给我起一个名字,部落说我还小,不需要名字。”
  孩童只是试试,他哪里知道飞鸟部落的人智慧高深,只是想要一个名字。
  老子看着这一名搀扶自己的孩童。
  尽管他不需要搀扶,以老子的力量可以托起一方大陆,创造中千世界,但此时他扮演着是一名人族老者,普普通通。
  是元神都没有炼成的人族。
  老子思索了一下,说道:“不如你以后就叫‘玄都’怎么样。”
  玄都听到之后很是满意,开心道:“我以后就叫‘玄都’了,老人家飞鸟部落距离我们灰石部落,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先跟我回去部落之中,我去禀告族中的长老。”
  在跟玄都去往了灰石部落。
  有部落之中的长老前来,长老的境界有天仙,自然看不出老子的伪装,起码要一名准圣还差不多。
  在问过了老子一些的问题。
  老子就留在了灰石部落之中,老子也没有闲着,思索着自己的成圣机缘到底是什么。
  一转眼,有了十年时光。
  这样短暂的时光在老子生命的岁月之中,只是刹那一般,但玄都有了十分巨大的变化。
  成了一名青年,或许是老子被他带回部落的原因,对于老子很是亲近。
  经常带一些食物来看老子。
  这一天,玄都来到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之下,老子坐在一块青石之上,玄都发觉青石之上有细细的光辉流动。
  突然就消失了。
  让玄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这一颗大树长得无比浓密,将太阳星的光辉给遮蔽了。
  玄都看到老子之后,走进树荫之中感觉清凉无比,疑惑道:“老人家你一点没有变,仿佛老对于你来说只是一种形态,不是衰老,有时我觉得你是永恒不变的存在,不应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人。”
  老子就是老子,不是普通的存在,就算扮演一名普通的老人,但本质之上他是准圣巅峰,只差机缘一到就可证道圣人。
  更是鸿钧的弟子。
  掌握了先天至宝太极图,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存在,安静的坐在那里,不动不移,不是一个人族老者可以做到的。
  这种心境,只是玄都的经历太少了,不然从这些就可以知道眼前老人家,不是常人。
  老子目光幽深,问道:“你是不是修炼不了,我看到一名和你同龄的人,有在修炼的,还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玄都目光暗淡,突然之间失去了神彩,涩声道:“我人族虽然有功法传下,但功法不是全部的人族可以修炼成功,只有那些极为不凡的族人,才可以炼成,像我却修炼不了。”
  老子目光之中仿佛有日月星辰。
  对于玄都面临的情况,心知肚明,这人族的功法太好了,天尊传下的功法虽然只是基础。
  但只是对于天尊来说是基础。
  对于人族高深无比,老子可以推演出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初天尊授法人族的场景。
  老子通过时光与命运长河看的清清楚楚。
  天尊传授的不是后面诞生的人族,是由女娲创造的人族,后面繁衍诞生的人族,是两个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