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洪荒之玄源造化天尊 > 第八十一章:老子的叹息

  元始天尊收徒完毕
  便开始正式传授玉清仙法,其中的神妙之处,听的下面前来拜师的生灵。
  都庆幸不已。
  不愧是圣人大道,可以让自己修炼到极高的境界,背后有圣人撑腰,在洪荒世界之中不说别的。
  在安全之上有了很大的保障。
  元始天尊停下收徒,而且收的弟子极少,只有十四名,加上燃灯只有十五,跟前来拜师的生灵相比。
  只能说沧海一粟。
  通天圣人等了万年时光,在他想来自己做为师弟,等元始收完了徒。
  再收不迟。
  也设下了一座大阵,跟元始天尊的阵法有些不同之处,没有元始天尊设置的那么严格,更加看重一名生灵的求道之心。
  这些前来拜师的生灵。
  希望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无疑深合截教的教义,但也不能全部收下。
  通天好歹是圣人,不是什么生灵都可以作为自己的弟子。
  那些资质心性都是俱佳的生灵,才会被收为亲传弟子,亲传弟子不多只有四名。
  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
  比起元始天尊更加少,但记名弟子那就是鸡飞狗跳,披毛戴角,奇形怪状,以妖族居多。
  跟阐教弟子有鲜明的对比,有几千之数。
  这些弟子呆在昆仑山之中,真是老鼠进了米缸,要知昆仑山不是寻常地界,其中蕴含了很多外界少有的奇珍异宝。
  天地神物。
  用来炼器,布阵,或者增益法力,种种神妙之处不一而足。
  截教弟子以妖族居多,大部分的生灵都穷凶极恶,其中或有良善道德之辈。
  但少之又少。
  在洪荒之中为了修炼,打打杀杀的是正常无比,为了争夺资源灵药,纷纷凶相毕露。
  更有不少打斗,使得仙家圣地,圣人修炼之所一片乌烟瘴气。
  通天圣人对于这些灵药宝物,一点也不在意,圣人有炼混沌之气成天地万物之能,这些弟子的修为低。
  需要灵物增益自身修行。
  在通天圣人看来完全可以理解,至于别的两位圣人,他们和通天是师兄弟,看到通天的面子上,就当做看不到。
  但通天圣人的弟子太多。
  需要的灵物太多,就只好扩散地方寻找,更是找到了元始所在门下的地方。
  让在那里修炼的阐教二代弟子,很是不悦,经常爆发冲突。
  终于元始天尊看不下去了。
  昆仑山广大无边,孕育的灵材仙药数不胜数,就算被截教弟子耗损一些。
  也无有什么大碍。
  但昆仑山有这些生灵破坏,更重要的人这些弟子的行为处事,在元始天尊看来没有玄门之风。
  日后这样的弟子行走天地,岂不让天下的生灵看笑话,尽管洪荒世界是以力为尊。
  元始天尊严肃道:“师弟你收这么多弟子,却又不约束,尽是披毛戴角之辈,这样下去再多的功德气运都要被败坏。”
  成为了圣人之后。
  对于功德气运有了更深的了解,功德是对于洪荒世界的贡献,气运洪荒世界的本源之力,代表一名生灵在洪荒世界的地位,功德气运越多。
  自然有天地垂青。
  修炼起来也顺风顺水,这是元始天尊讲究顺天应人的原因,既然生在洪荒世界之中。
  就要获得更多的气运。
  才更加容易修炼到更高的境界,正所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更何况收徒是一件严谨的事,弟子和师尊的气运是相连的,修炼长生本是窃取了天地造化。
  当修炼到金仙境界之时。
  就更是如此,如果一名生灵无益天地,做出什么破坏洪荒世界,其中衍生的因果业力师尊是跑不的。
  有一份会落到师尊身上。
  更何况通天收的弟子大部分都是气运稀少,一看就是风中飘絮,在天道眼中是可有可无的生灵。
  通天圣人并非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他有自己的坚守,不为所动,凛然道:“天下没有一成不变的,我传下玄功道法,让他们认真修炼,可以改变心性。”
  “生出道心,自然可以导入善途,象征着截教的根本理念,截取一线生机。”
  元始天尊默默无言。
  站在那里,他明白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们经历了漫长时光才修成这等境界,心中的理念早已不可更改。
  在元始天尊看来。
  这些弟子大部分都是业力缠生的生灵,想要摆托业力无比艰难。
  有这时光。
  还不如教导那些资质福缘气运俱佳的生灵,不是更加轻松,难道那些良善之辈不值得教导吗?
  非要教导这些穷凶极恶的存在,元始心中叹息一声,就算天尊无量渡人,也要看被渡的生灵是否值得。
  这些穷凶极恶的生灵。
  岂是那么容易改正过来的,他们在洪荒世界之中胡作非为,其中的衍生的因果业力当师尊的少不了的。
  通天看到元始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心中默然无语,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理念的不合。
  以前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苗头,但那时的他们还不是圣人,没有收徒,理念的不合表现的不明显。
  “回不去从前了,这或许就是成圣的代价吧……”
  心念转动。
  通天的身影有些萧索,但又是那么的坚定,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只会一往无前的走下去,或许有一天会撞得头破血流。
  但通天不在乎。
  他是不死不灭的圣人,有无数次重来的机会,会按着自己的理念走下去,或许一天他累了倦了会停下来。
  元始天尊和通天圣人会面不欢而散,两教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了。
  教义更是南辕北辙。
  二人并非有仇,只是理念的不同,要想改变一个人,比毁灭一个人艰难无数倍。
  老子看在眼中。
  但没有丝毫的办法,叹息一声,如今他们是圣人教主,当初就算有理念的碰撞。
  最多争执几句也就过去了,或许当时会黑着脸,过上几天,关系反而会更加亲近。
  现在成为了教主。
  代表着各自的大教,不再可以随便退让了,老子深知这一点。
  “回不去了。”
  老子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