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姥姥饶命 > 第五十四章 我要寻他斗法!

  中原洲大盛朝临江城外三百里,独成一方的琉光境中。
  蓝蛇小郎君蓝玉,朝远在南极洲某仙山、某人丁凋零的破落峰上的某个小道士,隔空宣战。
  “我要寻他斗法!”
  毫言壮语说罢,顶多也就十四、五岁少年模样的小蓝玉,一脸怒意地吐了吐舌头。
  “你看吧,修行近千年,这点儿根属毛病都改不了。还老爱吐信子,当心被人腌了作酱舌。
  那小道士的去处,我就是与你说了,你又能奈他何?他可不是你说的什么外门野道士。”
  柳叶座上的树妖女,边说着边坐直身,高展双臂、懒洋洋地伸了个腰。
  “我不管,我就是要去找他斗法。都是他害的,现在连小桃都知道取笑我了。我这以后还怎么混…”
  “混什么混,你不是跟姥姥我混的吗?怎的,才一千岁的小蛇想自立门户了?”
  “姥姥~~”蓝玉又恼又气哀嚎一声,那样子就差在空中打滚了。
  女子赤足一点,半空中现出叶片做的悬梯,她一步步沿梯而下。
  “他回无极仙山了。
  他那师父确实是仙人,虽然只达天峰境,却是个肯为自己徒儿舍掉一身修为去死的。
  老头还不错,本神…本姥姥,很欣赏。”
  蓝玉眨了眨他那描了金眼线的双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仙人之徒?…当真?!”
  正此时,平静无波、万里如镜般的湖面,又冒出一个人影。
  “莫非,你觉得姥姥会因这等小事,诓骗你不成?”
  说这话的,正是刚刚冒出湖面之人。
  他身上罩着件黑色带帽披风,身形高大,甫一现身,便向树妖女躬身行了一礼。
  “说了三千八百七十二年,无须行礼、无须行礼,一个两个的耳聋了不成?”
  树妖女无奈地摇着头,“阿奴,小蓝玉和小桃桃她们,都是跟你学的。你就不能以身作则,带个头?”
  “主人,阿奴便是以身作则,时刻谨记主人的救命再造之恩!”
  “我…”树妖女正想口吐芬芳,突然想到了正事儿,立时打住,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算了算了,随便吧,你们高兴就好。”
  高大男人一本正经拱手道:“主人高兴,阿奴才高兴。”
  一旁的蓝玉笑着脱口而出:“阿奴大哥连拍马都拍的如此冷酷,蓝玉学到了。”
  “哼,你小子,是不是又皮痒了,嗯?~”
  在高大男人隐在帽沿里的冷冷目光射过来之时,蓝玉立马钻进湖中,如离弦之箭嗖的一下,便游去远方。
  树妖女看着湖面上被小蓝玉拖曳出的长长波纹,不禁莞尔一笑;
  单侧梨涡轻显,贝齿如珍珠,眼角微扬,当得上一笑百花尽折颜。
  笑罢,她伸出手,高大男人自袖中取出一只海螺,放在女子手中。
  树妖女将那海螺直接抛于半空,显现出一座仅掌心大小、通体剔透、内蕴五彩流光的宝塔。
  “【流光遮天塔】。呵~摩罗龙君,出手真是大方啊!
  此等五重先天灵宝,就这么送人。龙大爷果然是龙大爷,名不虚传啊,呵呵…”
  高大男人又亮出一只玉臂钏,女子看都没看,只随意摆了摆手。
  男人默默将臂钏收回,正声道:“若不是主人您让阿奴前去通报,此番尸、鬼二族进军,北海龙族恐遭大劫。
  罗刹海龙庭此次折损了近万蛟兵龙将,其余海族死伤更甚。
  摩罗龙君对两大剑宗援助迟缓一事,面上不作多言,但阿奴看得出来,老龙君心中颇有怨气。
  只是,主人,阿奴心中有些不明,为何要救北海龙族?”
  女子观赏了会儿流光宝塔,许是觉得无甚特别,便将之收起。
  女子背着手,仰头望向天边一株倒垂玉莲,语气似有些不耐烦,道:“哪是救龙啊!
  真是烦死了,偌大的北极渊,不够她雪妖折腾吗?竟这么想一统北境。
  撺掇尸、鬼二族对龙族暗下杀手,无非就是想趁势夺了罗刹海,再侵吞尸山、幽冥谷。
  还以为暗中这点小动作,能瞒过我,哼~~蠢妇。
  那颗脑袋只是用来簪花戴钗的吧,一定是。
  她也不想想,北境妖族有能耐将龙族赶尽杀绝吗?
  本事破不了天,野望倒是不小。
  龙族气数未尽,老龙龙打不过,肯定是会喊他自家几个亲兄弟,过来帮忙。
  到那时,北境十成十要乱成一锅海鲜粥。
  海妖、海族战作一片,尸、鬼二族就算死伤再重,大不小回老巢舔伤修养,过没几百年,又能养出一堆不要命的。
  可从头至尾旁观的人族,会不顾这大好时机?
  那些耍剑的,会放着这么一大锅海鲜粥不吃?
  阿雪这脑子不是被驴妖踢了,就是被门板精给轧了。
  若不是为了北地众妖身家性命考虑,我才不管他们打来打去那点破事呢。
  哎呀,你看,烦得我都掉头发了。
  呀,居然掉了这么多,啊!~~~~”
  广袤而空旷的水天一色间,烦躁的喊声传去了极远的地儿。
  黑衣男子露出的半张脸,微微泛起一丝笑意。
  他暗暗摇了摇头,自家主人,真是,太可爱了……
  …………
  “阿嚏!”
  无极仙山悲呼峰,正在竹屋后山【壹号实验室】搞创造发明的某位小道士,没来由打了个喷嚏。继而,浑身不由自主微微一颤,打了个寒噤。
  “嗯?~又有刁民想害…”
  咳…玩笑玩笑。
  李长安吸了吸鼻子,甩了甩两条因长时间工作而有些酸麻的胳膊,扭扭发僵的脖子、原地蹦了两下,将那奇怪的不适感抛开。
  他此时的造型,颇有些别致。
  一身直笼统的道袍前襟被撩起来,塞在束于腰间的一根皮革上,这样便于行走和避免道袍沾染上‘实验试剂’;
  腰间皮革上挂着几只盛有[琥珀色粉末]的布囊,与几只用细竹制的圆筒,里头灌了各种各样的不明液体。
  调整好状态,李长安别过头深深吸了口气。
  只见他右手掐印、口中念诀,便有一层紧帖他身体的半透明、自带磨砂滤镜效果的‘薄膜’,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
  这是被他改良了的屏障术。
  普通屏障术,相当于一层防护层;防护范围大小、强度,以及耐法力、仙力攻击程度,视施术者修为而定。
  李长安现在还修习不了更高阶的[结界术]与[隔绝阵法],因此,也就只能在这个最基础的保命手段上下功夫了。
  改良之后,除了普通屏障术该有的大小、强度可随心控制之外,形态亦可随李长安的心意而成。
  他当然不会做无用功,花心思改良此术,便是为了在做各种实验时,有一定的防护措施。
  ‘穿’着这件磨砂‘防护服’,李长安开始了第一百零五次试验。
  “提炼火碱太麻烦了,产量还少,划不来。就看这【雷木粉】,能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了…”
  李长安前世就喜欢在做实验时,自己与自己对话。
  看上去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他是一人分饰二角。分别以投入的实验者与冷静的旁观者,两种身份、角度,来审视自己的整个实验过程。
  他认为以旁观者的视角记录下步骤与剂量,相对客观,不容易犯主观上的错误。
  因此,他还被同学开玩笑说一做实验就人格分裂。对此,李长安也只是笑笑,并不在意。
  话说当前。
  李长安将两只布囊中的琥珀色粉末——雷木粉,倒进内壁附有一层屏障术、圆筒状金属容器里;摘下挂于腰间的一只竹筒,将其中的粘稠液体缓慢倒入。
  倒空两只竹筒后,容器内的糊状物开始汩汩冒起了泡。并不剧烈,只冒了十息功夫,气泡趋于平静。
  李长安手握一支细竹条,伸进去搅了搅。搅完后,又抽出来观察那竹条上是否有被腐蚀的痕迹,或者别的不良反应。
  “呼~总算,搞定了。”
  他又看了眼实验桌后头的一排不知名植物,都还好好的活着。
  头几次,不是爆炸、就是散发腐蚀性气味,还搞出了有毒物质,前几批用来测试安全系数用的植物被毒死不少。
  李长安稍稍安心地撤掉手指尖部的屏障术,冒着牺牲这一小片皮肤的危险,试了试。
  无事,安全。
  随后,他一点一点地撤掉屏障术。在确定肯定没有产生有毒气体后,才将最后罩着脑袋的屏障撤除。
  看着那金属容器里的一锅糊糊,李长安面上渐渐浮现起一抹笑意。
  这个笑容,与真正的化学防护服,绝配。
  很符合一个沉迷科研的变态…的博士人设。
  咳,不开玩笑了。变态是不可能变态的,他可是,无极仙山老实仙人吕无相的诚实敦厚大弟子。
  戴上自制手套,李长安将实验桌上的容器搬到地上,去洞壁旁的竹竿上,取下一块名为[鱼肚皮]的特殊材料。
  此物是沿海渔民盖房子用的,其原料包括不限于:鱼皮、鱼内脏、麻浆、棕皮…等。
  李长安是在师父的丹房里,发现了一小块这种特殊布料。一问方知,这黑不溜秋的破玩意,居然还是多功能、三合一的高端货,不仅能防水,还耐火、耐高温。
  因此,不少仙人都会用此物来布置丹房。炼丹嘛,总归不可能炉炉都出精品,尤其是丹道刚入门者,避免不了会炸那么几次炉,都是份属正常之事。
  李长安将那鱼肚皮浸泡进先前试炼出来的糊状物里,不一会儿,便听到其中一阵咕嘟之声响起。
  随之,一股子恶臭翻腾而起。
  李长安差点没吐出来,掐了个法印,明亮的山洞实验室内,平地起微风,将这股子恶臭吹散去了外头。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气泡渐平。
  李长安勾勾手指,那[鱼肚皮]自容器中浮将起来,不再是那副海带干、鱼皮状的丑样;褪掉了粗糙的表层与沉重的颜色,呈现出类似过了浆的浅褐色粗麻布般的模样。
  “嘿嘿~这回算是真的成了。”
  自语着,李长安便将这块经过了适度蚀洗的料子,使御物术运到实验室外的空地上,晾挂在竹竿上。
  这些竹竿是之前制纸时做的,一物多用,丝毫不浪费。
  不出两日,他想象中的那个装置就能完成了。
  “悲呼峰出品,必属精品。
  无极仙山的道友们,准备好你们的灵石吧!
  哇哈哈哈哈……”
  李长安心底止不住发出一阵,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