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伊旦之书 > 第七十一章教室决战1

  一天后!
  伊旦从游戏机中脱离出来的一天后。
  终于到了,两人最终对决的时刻。经过一天的疯狂追寻,复仇之予终将插向敌人的心胸。
  找到了,现在终于找到了她!就在一间普通的教室当中,在淡黄色的木门后。
  伊旦抓向了洁白的墙壁,怒火,犹如魔山熔岩中最为精纯的火蛇,它凝聚盘转,从脚底攀升到头顶。抑制不住的怒火,犹如焚烧万物的圣炎,一团一团的在他心中凝结。
  “如此隐藏自己的气息,我还以为躲到了什么地方,原本是教室。”伊旦打起了十万分的精神,可他始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随时都在暴走的边缘当中。
  足足一天,犾丽金到底在干什么,伊旦(气体)终究是不属于她自己的力量,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伊旦(气体)虽然吸收了‘亿芒’一部分的活能,能够继续的维持下去。可是经过这么多天的使用,已经无法和伊旦对敌。
  伊旦从窗里看到了犾丽金,神态自然,没有露出一丝慌乱的迹象!
  “不可能,犾丽金应该能感觉到我的气息。难道说除了以萨加他们为威胁外,还有其它的手段。”伊旦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可能。
  伊旦(气体)竟坐在犾丽金的前面,气定神闲。犾丽金回头看了伊旦一眼,这一天的时间内,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干,除了将自己的气息压制到极点,就只是像一个普通的学生一样,老老实实的上课。
  “我就知道有这一天,幸好你在气的运用上面还是一个菜鸟,要不然也会不会给我足够的时间来准备。”犾丽金心中盘算着。
  犾丽金的气息仿佛如黑暗当中的一点点明亮,伊旦苦苦追寻,凭借强大的感知能力和恐怖的行动力,终于在教室里找到他。
  伊旦伸手摸向了房门,却突然被一只手紧紧的攥住。
  “这位学生,这是上课当中,一圣刻前,我已经见过你上厕所了,并且你告诉我没有下一次了,还好心的提示,如果下次抓到你,请把你送到学生会。”一位奇貌不杨,明显是学生会干部的学生缓缓说到。
  “你应该是知道的,这个学园是由学生会管理,正好,我就是负责整个校园纪律的一位,你在这几天是干了不少‘好事’!有不多学生都在投诉你。今天看来,果然。”林帆仿佛是一位审判者一样,语气逼人。
  “不,有人冒充我,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就在这个教室内第一排中间的位子坐着,你听我解释……”伊旦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你看呀!”
  林帆紧紧抓住了伊旦的手臂,咔嚓咔嚓,力量出奇的大,仿佛是要把他的手臂给捏碎了一样。
  “你先给我走一趟。”
  “这么不分青红皂白。”伊旦暗中叫苦。
  此时,窗里和窗外仿佛是两个世界一样,一个是圣光笼罩的天堂,一个是幽暗阴暗的地狱。
  “这个干部可是不简单,人称‘强权委员’,脑子里一根筋,一旦确定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伊旦,你虽然比我早来,可是就是一个小鬼,什么都不知道。”犾丽金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脑袋,仿佛是在抚摸着绝世珍宝一样。
  “到了学生会,你会……”犾丽金双目当中摄出了惊人的彩光。
  死!
  “比如,用伊旦(气体)杀死几位小朋友,放心吧,那几位小朋友正在家里睡得好好,只是房间里的味道重了些。被发现只是时间的问题。”犾丽金看向前方的伊旦(气体)。
  “等到你被抓走了,我就让他(气体伊旦)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这样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你。”她皱了一下眉头。
  只能下课再说了,犹丽金不可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伊旦(气体)消失,这样一切的功夫就会白费。
  “气体(伊旦),在你回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刻时,伊旦(气体)已经消失了。”犾丽金笑了笑,她冒险接近了伊旦一次。
  伊旦从哪里出现,伊旦(气体)就从哪里消失,距离,只要掌控好距离,凭伊旦被仇恨和怒火蒙蔽了的双眼……
  根本就发现不了犾丽金!
  伊旦(气体)请了一天的假,最后在摄像头故障的教室中出现,当然,故障也是她搞的鬼。
  这就造成了完美的衔接。
  也就是说,伊旦能够拯救自己的方法只有一个,闯过来,仅仅只是闯进来就可以。
  证明有另一个他就可以了。
  林帆的气势完全爆发出来。
  “怎么办,这人完全认为我的话就是在狡辩,现在根本就不相信我了。是跟他去一回吗?”伊旦的内心有了一丝犹豫。
  仅仅只是走一趟,伊旦(气体)做的,肯定会露出破绽。现在看来确实是不算什么事。
  “我已经不会再相信你了,可是,你说就在这个教室里吗,好,我就再看一眼。”林帆一反常态。
  没有伊旦(气体),林帆却在第一排中间看到了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
  教室里伊旦(气体)正趴在黑板上写字,这是在回答着问题。
  这下彻底就将伊旦钉在了耻辱柱上,林帆的手又加了几分劲,双目中仿佛是喷出了火焰。
  “这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教室内,尽管没有老师,可是都一个个的正经危坐,他们在外面听见了林帆吼声,但却正因为如此。
  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响,怕!这位雷厉风行的学长。
  “好了,这个最难的题我已经写在黑板上。”伊旦(气体)扭过头来,将粉笔放下。
  “媛灵,找不到就不用找了。”女孩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犾丽金内心一阵的翻腾。
  “当时在现场几乎都是做的天衣无缝,再加上学院就是要学生会管理,碰上这样的事一般都是林帆学长管的。但他已经先入为主,再加上事发迟迟破不了案。”
  伊旦会死!
  “几乎完美。”犾丽金闭上了眼睛。
  死局!
  窗外林帆被一骗再骗,终于将所有的耐心都消耗待尽。
  “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