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二十七章 圣男也疯狂

  可就在邓云要了解上官菱之时,却见上官菱不知从哪摸出一张符纸来,吓得邓云瞳孔一缩,“灵符!”
  “嘿。”
  上官菱咧嘴甜笑,撕破符纸,眨眼睛一道蓝色光箭凭空出现,疾飙向邓云。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邓云立即闪到一边,瞧轻松躲过,她提起的心才落了下来,马上阴狠瞪向上官菱,然而她不仅没在上官菱脸上看到绝望,反而还看到这小鬼得意的笑容。
  邓云刚意识到不妙,就听到身后同伴的惨叫声,原来上官菱的目标本来就不是她!
  这种变故让在场的人都傻了眼,尤其是沈轩,正在他和那位掌法耍的有模有样的女人纠缠之时,一支光箭突然就贯穿了她的脑门,鬼知道那一瞬间他是什么心情,就算是见惯血的大牛都差点吓尿,惶恐望向身后的上官菱。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上官菱冲着沈轩怒吼一声,勉强闪过邓云的愤怒一击。
  这一箭她是看在沈伯母和沈轩是男人的份上才射的,她落在邓云手中大不了一死,但沈轩不一样,身为男的,还是祸国殃民的男子,不用猜都知道落在她们手中沈轩会被这样那样,然后再那样再这样。
  而且外面一定有人在搜寻沈轩,只要沈轩能逃出去求救,她能坚持一阵的话应该死不了。
  然而沈轩却没有按照她所预料一般逃跑,这蠢男人居然还主动冲向那胖女人!
  “你是不是傻!还不快跑!”上官菱差点没被气得吐血。
  “你再撑一会,一起收拾她。”
  沈轩尽量不去看地上尸体,没战斗经验的他直接一拳一脚,和大牛硬碰硬。
  他现在又不是没有战斗力,怎么可能试都不试就丢下一个帮助他的女人逃跑,这种事等打不过再说。
  邓云她们可没有这么悠哉闲聊,邓云从刚刚上官菱撒了一把粉开始就觉得很奇怪,全身燥热不已,她现在只想快点解决掉上官菱。
  而大牛则是被沈轩吓傻了,这男人太狂暴了!攻势又快又强,不顾一切直接与她拳碰拳,脚碰脚,没一会就疼得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比起实力上的惊讶,大牛更震惊的是沈轩如此疯狂,像他这样的仙男就算是战斗不是也应该美得让人心动吗!缥缈的身姿,风华绝代的剑舞,心醉神迷的法术,但这爷爷的是什么鬼!跟个猛女一样拼命狂轰乱砸拳头!
  这就好比你以为对方是林姑娘,结果抬手就是像泰森一样的狂暴格斗术……
  “爷爷的,是你逼我的!”
  有点被震住的大牛转眼间被逼到墙角,她恼羞成怒,脾气和自尊心都被沈轩逼了出来,一个小爷们竟敢跟她铁手大牛比拳头,她怒得马力全开,也不躲闪,就这么与沈轩硬碰,打算就这么把沈轩双手打废看他如何反抗。
  沈轩也疼,甚至手都在抖,但看到大牛脸色痛苦,他就加大了力气,那边还有个人等着她解救,而且他一个男人的拳头怎么可能比不过女的!
  “给我滚!”
  面对袭来的拳头,沈轩握紧右拳,全力迎上,拳头之中仿佛含雷霆之势,带着猛烈的拳风,势如破竹撞上。
  “嘭!”
  剧烈的碰撞声轰然响起,两人皆是咬紧牙关,脸色痛苦,但却又不甘示弱不断用力。
  大牛就不信自己辛辛苦苦,不靠任何外物锤炼的拳头会比不过这个氪丹修炼者!更别提对方还是个力量天生不如女人的男人!
  从懂事开始她就在努力,身为女儿家,她早早就在母亲的皮鞭下,下田耕种,劈柴砍树,可以说做尽了苦力,为后来的修炼打下了极好的基础,她血与泪苦练出来的拳头怎么会比不过靠吃药修炼的大少爷!
  “在你搽脂抹粉之时我在努力,在你花枝招颤,招摇过市之时我也在努力,你怎么可能比得过我!”大牛额头青筋暴突,怒吼一声,拳头用尽了全力向前推进。
  “你妈的才搽脂抹粉!”沈轩急怒攻心,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惊得大牛一愣,但马上她就惨叫出声。
  “咔嚓!”
  “啊!”
  骨折声与惨叫声同时响起,大牛如触电般缩回了手,她没想到自己真比不过氪丹药的富家人,但这时候她顾不得震惊,强忍着巨疼另一只手猛然抽向沈轩。
  不过沈轩的脚已经先一步踹在她的肚子上,千斤的力量直接把她揣进墙壁上。
  “别怪我失礼了。”
  几乎没有间隔时间,沈轩又马上扑上去,骑在大牛身上,学着电视上看得,敲她脖颈企图把她敲晕,诶?怎么还不晕?
  “啊!别敲别敲!要死了,要死了!”大牛哀嚎。
  沈轩着急想制服她,只能改敲脑袋,敲得大牛痛呼连连,直到终于脑震荡失去意识。
  这时候邓云和上官菱都已经停下战斗,就算是关键时刻她们还是被沈轩惊得停下战斗。
  “他他他怎么会这样?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上官菱捂着下巴后退,都有点语无伦次,她简直要瞎了,记忆中的沈轩尽管任性,但确实是个少爷,仪态端庄,矜持不苟,娴熟典雅,但眼前这个是什么???
  他为什么像是整条街最强壮最勇猛的女人一样!!!
  邓云都震惊到忘记阻止沈轩,她严重怀疑自己抓错人了,沈家的千金怎么会是这样!别说是什么千金少爷,她活这么大都没见过,不,听都没听过这么粗暴的男人!
  但满头大汗的样子怎么如此性感……
  邓云不知为何突然间觉得沈轩更美了,仪态万千,性感撩人,她口干舌燥吞了吞口水,燥热拉了下衣服。
  不对!这不正常!
  邓云瞬间反应过来,瞪向上官菱,“你对我下了什么毒!?”
  上官菱见邓云呼吸加重,脸庞潮红,笑得不免有些调皮,“这东西我也是第一次用,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圣男也疯狂,当之无愧啊。”
  “圣男也疯狂……你!你竟然拿春春春……药当暗器!”
  邓云过来一会才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脸色就是大变。
  “我们穷人是这样的。”
  上官菱无奈耸了耸肩,默默拉开距离。
  “上官家的脸果然都被你丢尽了,也好,等我杀了你,再去享受你没能娶过门的夫婿。”
  邓云咬牙切齿,强行从沈轩身上移开视线,直接对着上官菱甩出三把飞刀,自己紧随而上。
  上官菱尽力闪躲,但腹部还是中了一刀,痛得她一声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