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三十九章 上去吧

  “久闻沈家有子才貌双全,外貌舞姿皆是一绝,没想到在下今日不止有幸一睹绝世芳容,更能亲眼见识到惊世之舞,实乃三生有幸。”
  宫如月笑如春风,言语温柔自然,一点也没让人感觉是在拍马屁,就好像她当真觉得能看到沈轩跳舞是件很幸运的一件事。
  当然,刘百合和叶云欣还是坚定认为她就是在拍马屁,刘青云同样如此,他脸色难看撇嘴,跳个舞而已,还以为是做什么,本以为此人一表人才,气宇非凡,会有些不同,结果还是和那些肤浅的女人一样,甘做沈轩的舔狗。
  “哈哈哈,还是轩侄儿有心,快,声乐准备!”
  叶晴瞧宫如月感兴趣那是大喜,马上让下人准备伴奏。
  “去吧,好好表现自己。”沈天雌笑着对沈轩催道。
  “这……”
  被所有人期待盯着的沈轩头痛欲裂,这好像不是可以拒绝的气氛,但这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起身,对城主抱拳,难过又遗憾说道:“晚辈刚刚下马车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脚,走路还行,但跳舞恐怕有点困难。”
  “轩儿?”
  沈天雌笑脸马上僵住,不明白沈轩为何推托,她可没看到沈轩扭到脚。
  “哦?那伯母帮你看看,区区扭伤,保证马上治好。”叶晴信心十足走向沈轩,她刚好会一种治疗法术。
  “我来吧。”
  冷冰冰的声音徒然响起,沈千霜蹲在沈轩的脚边,不知何时有团白蒙蒙的雾气出现在两人的四周,让人难以看清其中的情况,就连沈天雌都看不清沈轩的腿。
  “千霜侄女原来也懂医术,厉害。”
  叶晴识趣停下脚步,就算是长辈,不到万不得已地步也不能乱碰乱看公子家。
  沈千霜不顾沈轩的阻止,强硬脱下他的鞋子,然后一眼便知他根本就没扭伤。
  她什么也没说,就这么一手拖着沈轩的脚,昂着头盯着不断给她使眼色的沈轩。
  沈轩被盯得尴尬,居高临下看着人家女人的角度很不妙,而且他的脚就这么被抓在手中。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沈千霜意会到他的意思,对着询问情况的沈天雌回道:“肿了,要花点时间。”
  “既然小轩不便,那就由青云代其一舞,不知可好?”
  刘青云见状主动说道,不等大家说什么,生怕他反悔的沈轩就第一时间答应。
  “完全可以!有劳了。”
  沈轩都差点要笑出声,也学着古人的方式,对着刘青云抱拳感谢。
  刘青云见沈轩竟然都高兴到称呼他为兄,脸色微变,严重怀疑有什么阴谋诡计,按理说自己抢走沈轩表现的机会他理应抓狂才对。
  “青云公子身为秋水城五杰中的唯一男子,原来不止在修为上有所造诣,还能歌善舞,实在令人佩服。”宫如月对刘青云同样赞赏有加,大家也是纷纷附和。
  这些称赞皆是真心实意,一个男子不止才貌双全,修为还不俗,确实令人钦佩。
  对于沈轩她们没有别的想法,单纯想抱回家,每晚暖床,而对于刘青云,只要不是大女子主义的人,心底都会佩服一句,须眉不让巾帼。
  “月小姐言重了,那小男子便献丑了。”
  刘青云腼腆一笑,暗道算你有眼光,只是他话刚说完就皱着眉头看向突然喷水的沈轩。
  “噗……咳咳咳……”
  沈轩被呛得满脸通红,他这茶还没喝下去,刘青云就突然冒出一句小男子,差点没直接把他呛死。
  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沈轩赶忙优雅捂嘴,轻声道:“小男子失礼了……”
  众人皆是谅解一笑,和善对沈轩点了点头,一点也没有嫌弃他,不知道笑得多和善。
  沈千霜立即拿出雪白手帕轻轻擦了下沈轩的嘴巴。
  沈轩很无奈,还好他及时模仿刘青云救场了。
  人的很多反应都是下意识做出来的,比如有人喊你的名字你就会回头,几天的时间他一个习惯都还没习惯,又如何完美演绎的出一个古代版的矜持嘤嘤怪,真的想不失误都难,果然他只有离家这条路可以走。
  沈天雌脸色不怎么好看,就算大家都没说什么,她还是不满意沈轩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洋相,还好叶云欣帮忙转移走大家的注意力,突然对刘青云问道:“青云你想表演扇舞吗?”
  刘青云摇头,“惊鸿舞。”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脸色古怪重新看向沈轩,大家都知惊鸿舞是沈轩最擅长的,他曾一舞惊艳四座,事后所有人提起惊鸿舞都会想到沈轩,简直成为他的标配,而刘青云竟然想要在沈轩面前跳这舞,摆明是想要打破他的传说。
  “沈轩弟弟,论惊鸿舞还是你最擅长,若哥哥跳得不好,还望指出。”
  刘青云也望向沈轩,一副虚心讨教的模样,只是他脸上自信的笑容,可不像是会觉得自己跳得不好。
  娇柔做作的语气让沈轩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没有像胡安安那样咬牙切齿,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开始你的表演。”
  “呵呵……”
  刘青云呵呵一笑,在大殿中心站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把扇子,张开挡住脸颊。
  就算六宗大比近在眼前,但为了练好惊这鸿舞,他还是暂时推迟了修炼事宜,今日他就要让大家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惊鸿舞,秋水城不是只有沈轩一个男人!
  荡人心魄的古筝声轻扬而起,刘青云挡住脸颊的扇子猛地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长袖漫舞,典雅矫健。
  乐声清冷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笔如丝弦,转、开、合,流水行云,若凤舞龙飞。
  本以为他会跳得特别娘的沈轩心头一震,刘青云一手扇子竟然跟耍杂技一样玩得六到飞起,脚步如风,身如游龙,反科学般飞到半空,他竟觉得这小骚蹄子跳得不错!
  呃,怎么冒出小骚蹄子这词……
  此刻可能也就宫如月没有沉浸在刘青云的舞蹈之中,舞,确实不错,可看到一半她就想起沈轩刚刚喷水画面,好巧不巧她那时刚好也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很清楚看到沈轩这位大家闺秀,直接喷水,差点没把她也给呛到,她没想到世上还有此等奇男子……
  舞停,人回神,大殿中掌声不绝于耳,叶晴见宫如月不由点头,更是大喜,豪迈说了声,好!
  刘青云对叶晴还有在场的长辈行了一礼,很享受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他随即笑呵呵看向沈轩问道:“沈轩弟弟,哥哥可有出错?”
  沈轩忍不住皱眉,礼貌称他一声青云兄,还真当自己是哥哥,最让沈轩感到不爽的是刘青云怎么总抓着他不放,他是欠打么?
  “轩儿你的腿已经无恙,上去吧。”沈千霜面无表情扫了刘青云一眼,忽然说道。
  沈轩听到这话哪还管得了刘青云,难以置信扭头看向身边的冰山天仙,她刚刚不是还帮自己隐瞒来着吗?现在又为什么出卖自己!
  “有意思。”
  宫如月笑了,沈千霜还真是护短,明显是让弟弟上去教刘青云做人,刘青云跳得都不比宫中的舞郎差,竟然还敢让沈轩上去,看来沈轩的舞将会更加惊艳。
  “哈哈,确实有意思,要不你们就比一比谁舞的好,伯母愿出一件一品灵器当做头彩,当然,前提是不能伤着和气。”叶晴见宫如月有兴致,立即添油加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