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九十四章 你可愿拜我为师?

  “母亲,这里交给你了。”
  刘百合对刘慈膳说了一声便离开,她一脸阴沉走进一间密室,果然狂妄,还真的无法无天到敢直接对她们动手,还真把她们刘家当成了软柿子。
  通过地道来到十米之下的地下室,脸色难看到仿佛要大开杀戒的刘百合突然全身一僵。
  见到躺在的刘青云,刘百合没有松了口气,反而全身汗毛倒立,这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人……
  只见刘青云的头顶竟悬浮着一根尖利的冰锥,而这根冰锥是从地面的那座冰山延伸而下。
  “姐……救……救我……”
  近在咫尺的冰锥让刘青云哭泣求救,一动都不敢动,他的半条命已经吓没了,全身真正的发寒,冰锥上所带来的寒气甚至冻僵了他的脸颊。
  刘百合眼睛深处忽然有两团黑雾闪动,过了好一会她才缓过来,用有些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明日和我一起去沈家赔罪……”
  她远远低估了沈家,也低估了沈轩对她们的重要性,原来沈轩不止是沈家的逆鳞,也是寒月真人所看重的人。
  不过逆鳞即是弱点……
  还在熬夜修仙的沈轩也被突然的地震给惊动,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正好见到一位身姿曼妙的白衣女子顺着月光飘了下来。
  女子一头银发,蒙着面纱,一身白色长裙随风飘荡,仿佛仙女下凡,落在了沈轩面前。
  虽真容被挡住大半,但如蓝水晶一般的双眼已经足以撑起整张脸的颜值。
  这是沈轩这辈子见过最美丽的双眼,动人心魄,勾人心魂,再华丽的言辞都难以形容。
  冷中带傲,仿佛蔑视一切的无情神灵,让人高不可攀。
  这双眼睛,沈轩愿称她为最美。
  论身高仅比沈千霜差一点,但论气质与威严两人却是如出一辙,要说不同的话,和此人与众不同的双眼对上,会让人生出一种面对上等生命的卑微感,甚至有种被洞穿一切的错觉。
  这种错觉让被惊艳到的沈轩迅速回神,冷静下来。
  “几年不见,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女子率先开口,一副早已认识沈轩的口吻,声音与沈千霜不同,但味道却一样,悦耳中带有着冷。
  要说她和沈千霜没关系,沈轩都不会相信,他立即联想到姐姐的师尊,寒月真人!
  不过沈轩也不敢百分百确定,但对方一副前辈的口吻叫前辈就对了。
  “不知前辈深夜造访,是为何事?”
  沈轩礼貌询问,此人不是来者不善就好。
  “你的事本尊已听千霜提过,我问你,你可愿拜我为师?”
  她的问话也如沈千霜一般,比起询问更像是命令,沈轩暗道果然是寒月真人,他甚至都怀疑这是不是姐姐的亲母,或者是马甲,可两人的差别又很很明显……
  说实话沈轩有想答应拜她为师,但想到她是姐姐的人,沈轩就不敢答应,到最后一定又会让他放弃天绝霸体,去练些什么变香变美,跟整容一样的功法。
  “多谢前辈厚爱,但恕晚辈已经拜入金刚宗,无法答应。前辈也知我们男子何其爱美,晚辈修炼的目标是为了锻炼出世间男子最完美曲线身材。无论是手臂,大腿,还是腹部都需要锻炼出最完美曲线,也就只有金刚宗的那些最了解男人身体的男性前辈可以助我。”
  沈轩说起这些话振振有词,还顺便给她描绘了腹肌马甲线什么的,把寒月真人说的一愣一愣。
  沈轩发现他信口雌黄,章口就来的本事越来越厉害。
  “难怪你想拜入金刚宗……”
  寒月真人在沈轩刚刚说到拜入金刚宗炼体之时差点脱口而出立锥之地没有谁比她更懂炼体,还好在听到关键词男子时及时忍住,不然还不被误以为是什么登徒浪女。
  只是沈轩这话她都不知怎么劝,照沈轩这么说每一寸肌肤都有完美要求,还是一名男子,一般女人真的没法教……
  话题一下子就被堵死,气氛突然沉默。
  “哎。这是你的入宗礼物,以后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操控刘青云。”
  寒月真人突然一叹,随手在沈轩脑门打入一道蓝光,随即她冲天而起,像嫦娥奔月,在沈轩失神地注视下,消失在月光下。
  “这……什么意思?”
  沈轩莫名其妙摸着脑门,不痛不痒。
  寒月真人出头替他解决了刘青云这个麻烦?
  在寒月真人离开后,沈轩不知不觉看向隔壁,迟疑数秒,鬼使神差翻墙而过。
  他敲响了房门,在听到沈千霜的声音传出时才开门进去。
  就算是夜深人静时候,沈千霜也没有入睡,而是盘坐在蒲团上修炼。
  窗外月色清宁旖旎,室内披光洒银。一道月辉斜斜照在神女的面庞之侧,华光清冷,白璧无瑕。
  瞧沈千霜好好坐在这里修炼,沈轩就觉得自己想多了。
  “为什么这么晚还不休息?”沈千霜看到沈轩有点不悦,冷冷问道。
  “刚刚不知为何震动了一下,被吵醒后有点睡不着,千霜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沈轩疑惑问道。
  “无论何事,你只管休息就好。”沈千霜道。
  “好。还有,千霜姐,我见到了你的师尊,寒月真人。”
  “嗯,她方才来过。”
  沈千霜点头,问道:“她和你说什么?”
  “也没什么。”
  “没事的话就快点回去歇息,多大的孩子,这么晚还不睡。”
  沈千霜毫不掩饰不满,沈轩摸了摸手指,原来他在沈千霜眼中只是孩子。
  “那千霜姐也早点睡,不要熬得太晚。”沈轩没没再多说,点了点头。
  “去吧。”
  沈轩这句平淡的关心让沈千霜心中一暖,眼中清冷俱散,桌上烛火轻微摇晃,乌黑的眼底有温暖橘色在脉脉流淌。
  “好。”
  沈轩注视着这双眼睛几秒便退出房间。
  他认为自己想多了,两人应该性格一致,功法一致,所以气质和言行相似。
  沈轩离开后,沈千霜的房屋中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只不过除了她以外没有人感受的到。
  “睡不着么……”
  喃喃自语一声,沈千霜忽然站起,走出了房间。
  在沈轩回房准备熬夜修仙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响,沈轩答应一声,沈千霜便开门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