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四十章 第一美人之名当之无愧

  叶晴突然抛出一件一品灵器让在场的不少人脸色一变,灵器可不是大白菜,竟然就因为两个小孩跳舞而拿出来当头彩!胡一刀立马说道:“晴老妹,有灵器的话小儿也要参加,比舞,小儿也不差。”
  “可以。”叶晴点头,既然宫如月有兴趣,那就让她看个尽兴。
  “别再出什么乱子了,这是一件灵器!”沈天雌严肃提醒沈轩,让沈轩很是蛋疼。
  对灵器沈轩也是眼馋的很,可问题是他不会跳舞,这让他如何上去?
  但所有人都认定了他会跳舞,沈天雌也不管他怎么找借口,直接把他推了出去。
  “头彩我加一件。”
  沈千霜突然拿出一块拳头大小,泛有寒气的白石,丢向叶晴。
  “千霜!”
  沈天雌和沈轩都来不及阻止,冰魄石就已经落在叶晴手上。
  叶晴难忍讶异看了沈千霜和郁闷的沈天雌一眼,随即就主动向大家介绍道:“冰魄石!二品灵物,可炼器,也可用于炼制冰魄丹,不过大家更喜欢把它放在房间中降温,或者延长食物灵药和有效期。”
  听到这话大家又惊又羡慕,大家都是修炼之人,又有哪个不想要这些东西。
  刘青云惊喜的同时也很愤怒,沈千霜除了外形外果然没有一点是他不反感的,这不是认定他会输,真是可笑!自己小时候真的瞎了,竟然对她心生爱意那么多年。
  “那么请沈轩弟弟赐教。”
  刘青云忍着怒气对沈轩做了个请,他对自己有信心,他练过芳香脚,双腿灵活,各种高难度动作都不在话下,天外飞仙都能完美演绎出来,岂是沈轩这花瓶可以比拟,今日所有人都会明白沈轩与他差距有多大!
  “你好像看我很不爽的样子,要不我们比武好了。”沈轩对着阴沉瞪着他的刘青云提议道,比舞不行,但比武他还有点希望,他相信惨无人道的天绝霸体。
  “沈轩弟弟说笑了,我们男儿家岂能随便动粗,若你自叹不如,大可弃权,我想大家都可以理解。”刘青云笑呵呵对着沈轩一笑,要不是他是淑男,保证一脚踢得沈轩爬不起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竟敢跟他谈比武。
  “那就难办了……”
  沈轩长舒一口气,刘青云的话他很反感,还有灵器和一看就可以用来修炼的冰魄石他都想要,所以他不愿放弃。
  *#!,我这是想到了什么……
  沈轩精神一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男人的舞蹈认知变成这样?
  “轩侄儿怎么了吗?”
  叶晴惊疑不定问道,总觉得沈轩很不对劲,小美人为难的模样实在让人心疼。
  “叶伯母,我还是觉得腿有点不适,不知能否以歌代舞?当然,我也不占便宜,青云兄待会也唱一曲,我以一歌对他的歌舞两艺。”沈轩询问,他傻了才会认为尬舞能比的过刘青云。
  “呵呵,沈轩弟弟真爱说笑,你占什么便宜?莫不是忘了哥哥曲艺比你还要擅长,当年你我在聚轩楼一比,你可是相当甘拜下风,你这不是直接把奖品让给为兄。”刘青云听到沈轩这话不由轻笑出声,说到最后甘拜下风四个字特意加大了音量,让所有人可以听到。
  刘青云的话一下子让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他实在不明白沈轩这个手下败将怎么能厚脸皮说出他不占便宜这种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刘青云不如这个废物花瓶。
  “是吗,既然如此,我就跟你比比你最擅长的唱歌。“
  沈轩没想到还有这桩事,叶晴本来还想阻止,刘青云赶忙应了声好,还对胡安安说道:“安安弟弟待会想比什么我也都全部接下。“
  胡安安脸都要气绿了,这绿茶嚣张的模样实在太可气了,他直接答应下来。
  叶晴不由一叹,她本来还想帮帮沈轩的,秋水城谁不知刘青云最擅六律,堪比歌伎啊!可现在双方都同意,她也不好说什么。
  沈轩脑子急速思考,最后决定唱偏古风的大鱼,歌词对她们这些古人来说或许一窍不通,但这首歌胜在好听。
  “曲来,悲情点的。”
  沈轩没有多废话,直接让人准备声乐,唱歌他还是有信心的,这年头谁不会几首歌,他曾经为了赚钱在街边唱歌,在网上唱歌过,虽然没赚到什么钱。
  “当年你家闺儿凭借惊鸿舞艳惊四座的画面历历在目,今日不知又会是何等盛况。”
  胡一刀饶有兴趣对一边的沈天雌说道,沈天雌只是满脸疑虑,刘青云可是比一般歌伎还厉害,他不知道儿子哪来的自信。
  众人不禁坐直了身,大家本以为沈轩会脱掉披在身上的那件都拖地的长袍,一般歌伎都是边唱边跳,然而沈轩并没有,只是默默闭上眼睛,思考唱哪一首,最后决定古风向的大鱼。
  大家见沈轩迟迟还未开始面面相觑不知他要做什么,可随即她们就闻天籁之音从耳边传来,开口既让人心荡……
  “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优美中夹带一丝伤感的温柔歌声让在场的所有人心神不由一荡,这一刻沈轩本就十分悦耳温柔的声音更是柔到了极点,一开口就让在场不少女人起了鸡皮疙瘩,沈轩也没管她们怎么想,只是认真到极致唱着大鱼。
  “ذذ؟???¿؟زز¿زز¿؟¿?ذذ؟??¿؟زز¿?؟¿:??ذذ؟??¿؟ز؟زز¿؟¿:?؟?ذذ؟??¿؟زز¿؟¿???ذ¿:?؟”
  出乎意料的歌曲让大厅气氛诡异,众人呆滞盯着沈轩,鸦雀无声,突然间有点不知言语为何物。沈轩充满磁性的温柔嗓音,配上好歌更是婉转悠扬,娓娓动听,一瞬间让所有人不由沉浸在其中,尽管她们头次听到曲调如此怪异的歌词,可耐不住好听啊!特爹的真的很好听啊!
  “这是……”
  叶晴微微张着嘴巴,只觉得全身酥麻,她跟机械一样僵硬转头看向宫如月,想看看见多识广的她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宫如月好像也是第一次听闻此歌一般,她一边面带微笑看着沈轩,一边自己给自己沏茶,而那茶水早已倒满。
  叶晴都不敢提醒,又看向沈天雌和沈千霜那边,发现她们也是满脸呆滞,好像也被自家孩子给惊到。
  大鱼的翅膀,已经太辽阔,我松开时间的绳索……
  唱到此处沈轩忽然睁开双眼,看到一个个瞠目结舌,好像比之前更加痴呆,他的声音忽然一转,音调拔高,“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每一滴泪水,都向你流淌去……”
  每当唱到这首歌沈轩都会想到自己的初恋,这是曾经为她而练的歌,一丝感伤不由在他脸上呈现。佳人伤神,自然最让人心疼,大家情绪不由受他感染,更觉得此歌悲伤动人,优美。
  这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坐在角落的沈千霜眼角有一滴东西悄然滑落,化作晶体,在不惹半点尘埃的绝世容颜上格外明显,她伸手一接,怔怔望着手心中如尘世间最美的水晶,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优美悲情的歌声让大家沉浸在其中,她们连沈轩什么时候唱完了都不知道,只是傻傻望着沈轩,过了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歌谣明明奇怪至极,却又悦耳到让人全身发麻,如此仙乐她们当真生平仅见,所有人一时之间都没办法从沈轩那优美的歌声中回神,叶云欣和刘百合等女人的视线都没办法从沈轩身上移开,词美,声美,人更美!
  第一美人之名当之无愧!
  ……
  狗盛手札……
  天元两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年,三月廿五。
  天黑,风凉,俺在外看马,汝在内与众作乐,一念汝今能玩得甚喜,吾亦不由笑矣,与君共宴真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