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三十二章 少爷想不开啦!!!

  “这是?”
  沈轩瞪着眼睛拿起一株有人形模样的人参,只觉得药香扑鼻,甚至口水都要流出来,目前没有什么比灵药更能吸引沈轩的。
  “三百年份的人参,算是一品灵药,这些都是安安给兄长大人的慰问礼啊。”
  胡安安看到这人参就忍不住嘿嘿一笑,这是他从娘亲的藏宝库偷来的。
  得知沈轩遭遇这种可怕的事情他心急如焚,马上把能对沈轩有用的东西都带来了。
  胡安安马上给沈轩一一介绍道:“这是雪山花膏,要是哪里有划伤涂抹上去,不止能祛疤,还能让皮肤更加水嫩!还有这玉佩佩戴在身上也能够起到静心作用……”
  沈轩怔怔看着胡安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该死的,他竟然被这娘化的男人给感动到了,沈轩为之前觉得他们俩的兄弟情像塑料姐妹花一般矫情感到抱歉,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就算是在原先世界,沈轩都没有这么为他着想的朋友,严格来说他只有表面朋友,除了那位一开始的初恋外,早早忙碌于生活的他,和一心玩乐的大家根本没有共同语言。
  “还有这个防身灵器还给你,你比我更需要这个。”胡安安说着就欲解下手腕的一条手链。
  看到这手链沈轩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些记忆来,这手链是他母亲给他防身用的,但他见胡安安喜欢,便当做寿辰礼物偷偷送给胡安安,就算这是价值不可估量的一品灵器。
  “既然都送给你了我就不会收回,别的我不跟你客气,目前我的确需要这些。”
  沈轩拒绝了手链,但没有拒绝胡安安的一番心意,他今后会认真教导胡安安的,那还未学会的一品武技也会教给他。
  “比起这个,小轩轩你真的自己对付匪徒?你用了什么法宝吗?我怀疑这次事件是刘青云那小贱人做得!”胡安安根本没在意那堆礼物,逮着沈轩问个不停。
  “叫哥,我吃了一种很厉害的丹药,所以变得很厉害。”
  “轩兄!”
  “……”
  沈轩捂着发疼的脑袋,还是怎么样都感觉很难受,这也是一种历炼吗。
  “首先我要让你明白世界是如何残酷,你仔细想想我这次的遭遇……”
  沈轩看在礼物份上暂且放下自己的事情,准备先纠正胡安安无忧无虑的心态,显而易见,在一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抱有如此心态是不对的,还真当自己家人是无敌。
  这里的孩子只是没有网络,见识少,但不是笨蛋,经过沈轩一番现实教育,无忧无虑的胡安安终于压抑,满面忧愁离开沈家,想回去久违修炼一下。
  胡安安现在总觉得哪天会突然跳出群肌肉满满的女流氓把他给绑走,或者出现个满脸皱纹的金丹期老奶奶要娶他为夫……不行!他这么美,不要嫁给老奶奶!
  沈轩点算了一番,胡安安所送的礼物中一株三百年份的一品人参最有价值,还有几株无品灵药和几块看起来也可以吸收的玉石对他有用,其余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在胡安安走后沈轩继续吸收灵药修炼,过程虽痛苦难言,但这种时时刻刻都在变强的感觉依旧让他沉迷,甚至忘乎所以,只想不断炼化灵药。
  未确定城内绝对安全,大家禁止沈轩出门,沈天雌和沈千霜也忙于调查只是偶尔来看下他,这让沈轩接下来的几天都可以待在房间中安心修炼。
  除了那株三百年的人参,铁金石还有一颗灵石外,能修炼的东西沈轩都已经拿来修炼,巨大的消耗总算让他把全身上下都简单的炼化一遍,接下来他就可以尝试炼化一品灵物。
  沈轩还发现头部是最难修炼的部位,修炼过程是如何得头痛欲裂,痛苦不堪,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会明白,但结果还是令他满意,不止头脑变清明,脑袋敲起来还硬邦邦的。
  “我现在应该算是练成了铁头功吧?”
  看着房间的一条长椅,沈轩马上起了想要试验的心思,他双手拿起长椅,深吸了口气,直接往头上砸去。
  好巧不巧,这时候小雨刚好敲门而进,高兴端着一碗热乎安神茶走进来。他才刚欢快叫了声少爷,就见沈轩抓着椅子,狠狠当头砸去,狠到椅子直接断成两半!
  “嘣!”
  椅子断裂声与碗碎声同时响起,小雨当场惊恐尖叫,不要命扯着嗓子喊道:“来人啦!少爷想不开啦!!!”
  门外的护卫一听到这话哪还顾得聊其她,一瞬间冲了进来,看到呆滞拿着椅子的沈轩,沈狗盛一个箭步来到他的身边,又是夺走椅子又是抓他的手,直接把他限制住。
  “我是在炼体!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吗?”
  沈轩蛋疼挣脱开沈狗盛的手,当着她们的面一脚把断椅踩碎,他居然被误会成要自杀!
  就连沈千霜都被惊动,还未进门,她充满威严与冷意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进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拖着洁白的留仙裙大步迈进房间,或许从小就是大小姐,她身上除了冰冷外还自然带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强大气场,让众人的精神不自觉绷紧。
  沈轩能明显察觉到大家见到沈千霜就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小雨甚至都紧张到不知如何说话。
  “没事,我在炼体,他们还以为我是在干什么。”
  沈轩随口解释一句,让大家都退出去,当然,沈千霜并没有走,沈轩还以为她又要反对他修炼,无奈坐在床上。
  看着沈轩跟娘们一样双腿大开大合的狂乱坐姿,沈千霜总觉得有一滴汗要在额前冒出来,男孩子家家的竟然不双腿合并,端庄坐着……沈轩还真是越来越让她捉摸不透,最近的种种迷惑行为都让沈千霜陷入沉思。
  换做往日他憋在家里这么久,早就已经开始闹了,哪会像现在这样这么乖躲在房间里。
  “真的没事?”沈千霜问道。
  “没事。”
  “没事就好。”
  沈千霜拿出一枚圆润的丹药递给沈轩,“这是炼体丹,吃完后你也算炼体大成,你不需要辛苦去锻炼身体,对我们修仙之人来说灵力最为重要,等你开始修炼灵力,灵力自然会滋润你的肉身。”
  “谢谢姐。”
  沈轩没想到沈千霜又一言不合拿出丹药,迟疑一会他还是接了下来,然而沈轩不打算吃,一直靠吃药变强他早晚会变成废物,接下只是为了避免沈千霜等等直接把药塞进他嘴里。
  沈千霜这明显是不想他吃苦锻炼身体,才突然拿出这种丹药。
  “修炼讲究循环渐进,等你彻底消化完炼体丹我会再给你凝力丹。”沈千霜见沈轩乖乖收下,满意点头。
  沈轩认为沈千霜是在糊弄小孩,吃丹药还循环渐进个鬼,他赶忙说道:“丹药就不用了,千霜姐你教会我风掌就行。”
  ……
  狗盛手札……
  天元两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年,三月十八。
  最虑之事发生了,郎骤寻短见自尽,恐已被贼人轻薄……可恨!贼天何以让善良如郎遭遇此事!若我狗盛知谁所为,必以其磔!!!
  郎君放心,纵汝为数十人轻薄,为残花败柳,我亦不嫌,狗盛,愿娶你为夫!
  若汝非黄花大闺男而被未来妻嫌,与子被驱出,狗盛亦不嫌,犹愿与汝子姓,使汝不为世人笑……
  沈狗盛写起这篇手记双手颤抖,字字诛心,眼泪狂流不止,只恨自己当时没有在场,不过好像不能用残花败柳这词形容少爷,可恶!为什么就不多学点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