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要和她走得太近
她的这番话自然也是让安铁可不用再跟的意思,最主要听到这话安铁可下意识就停下了脚步,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又不好意思再跟上。
  
  随后她就把洛小鱼叫了过来,叮嘱她几句话后便离去,而洛小鱼当即爬上了亲手搭建的瞭望台。
  
  步入院子中后沈轩率先打破沉默,微笑问道:“千霜姐有什么事吗?还是来教我练剑的。”
  
  正在观察四周的沈千霜蓦的看向沈轩,犀利的眼神,为那狭长优美的黑眸染上一层薄薄的寒冷冰雾。
  
  她没有急着开口,就这么静静看着与他保持距离的沈轩,看他会不会抱上来。
  
  结果并没有。
  
  沈千霜微微蹙起眉头,明明走之前那么不舍,抱着她都不舍得放手,可现在见到她却这么平静……
  
  沈轩有点不解,不明白沈千霜怎么不说话,过了好一会他才听沈千霜问道:“金刚宗怎么样?”
  
  “很好,长者们都特意叮嘱过,因而没人烦我,吃的住的和家里差不多,修炼也挺轻松的。”沈轩悠哉说道。
  
  “哼,看样子比家里还好,你一点都不想回去。”
  
  沈千霜一声冷哼,凤目中一片清冷。
  
  感受到温度下降,沈轩眼睛一眯,很自然抱住沈千霜的纤细楚腰,否认道:“这里比家还是差了点,没有我最喜欢的千霜姐。”
  
  沈轩这话也不是乱说,他还真挺想沈千霜的,虽然对她有不少顾及。
  
  “你要是真的这么喜欢我,又怎么会想着离家。”
  
  沈千霜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心里却软了下来。
  
  “偶尔我也想变强保护你们。”
  
  “你想保护我还早一百年。”
  
  沈千霜就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弯了弯唇角,极清寂地冷冷一笑。
  
  沈轩感受到单手搂住自己后腰的玉手,没再说话,太好哄了……
  
  “带我去你的房间,我给你布置防御阵。”
  
  沈千霜又抚摸了一下沈轩的头,忽然间就像感应到什么一样,回头望向院子外面的高高瞭望塔。
  
  “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沈千霜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波动。
  
  “金刚宗的大师姐,长老命她为我布置防御阵法。”沈轩尽量解释的让沈千霜放心。
  
  “有意思。”
  
  沈千霜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随即移开视线,警告道:“不要和她走得太近。”
  
  沈轩一怔,他这一向对她人都十分不屑的姐姐竟然说大师姐有意思,听她好像话里有话,沈轩不由问道:“她怎么了吗?”
  
  “远离她就行。”
  
  沈千霜没有多说,步入沈轩的房间。
  
  沈轩默默站在一旁看着沈千霜布置阵法,看起来很简单,把一个圆盘镶嵌在地板,然后在四周丢下一些小旗帜。
  
  照沈千霜所说,有外人靠近房间就会警报提醒。
  
  做完这些沈千霜就开始询问沈轩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沈轩避重就轻,说的是平淡至极,沈千霜不用猜也知道沈轩挑轻的说,她干脆直接问道:“有多少人追求你?”
  
  “呃……就几个,她们都比较老实巴交,大多连跟我说话都不敢。”
  
  “就?你是嫌不够多?”
  
  沈千霜满是帝王之尊,那凤目更加清冷,她警告道:“再老实的女人都懂得怎么轻薄男人。禁止不纯洁异性交往,你长生不老,十七还只不过是婴儿,别想着什么爱恨情仇,要是被我发现你和哪个女人关系不纯,看我不打断那女人的腿,再把你带回去。”
  
  “千霜姐放心,我修炼的时间都不够……”
  
  沈轩总算明白沈千霜为什么特意过来,原来是怕他早恋。
  
  沈轩暗自汗颜,他十七竟然说他只不过是婴儿,那他是不是三百零六岁才算成年?
  
  当三百年的单身老老狗?
  
  管的这么严沈轩不得不怀疑沈千霜是不是想骨科,但随即又觉得不可能,沈千霜看他的视线从来都只有长辈对于后辈的溺爱,一点也不像是把他当做异性。
  
  仔细一想也没毛病,换做他有一位宠爱的妹妹的话,也一定会担心她在学校早恋,只是这十七岁还比喻是婴儿也实在太夸张。
  
  沈轩内心是无语至极,也没有说话,随便她怎么说,等她说完了才问道:“千霜姐可以教我法术吗?我感觉有灵力了。”
  
  “有了?”
  
  沈千霜不由皱眉,感觉有点快,她把沈轩拉到身前,伸手放在他的小腹感应了一会,之后点头说道:“可以。”
  
  她本来就打算教沈轩法术,所以没有拒绝,像沈轩这样的小仙男,还是修炼法术最为适合,尤其是那些召唤法术。
  
  之后沈千霜就开始教导沈轩一种一品召唤术法,土灵咒。
  
  初次接触法术的沈轩听得云里雾里,能记多少是多少。
  
  沈千霜晚上也没有离开,而是半躺在床上唱摇篮曲哄沈轩入睡。
  
  不是沈轩粘着她,而是她粘着沈轩,起码沈轩是这么觉得,他这才发现原来沈千霜是这么粘人,比他母亲还要黏人,他才离家几天就受不了,睡觉都要缠着他,这时候沈轩都想把沈千霜当做妹妹……
  
  第二天沈千霜在沈轩醒来后就走了,临走前给了沈轩一面拥有视频通话功能的双生镜,沈轩明白以后晚上少不了要和沈千霜通话。
  
  用完大师姐送来的饭后沈轩一如既往早到训练场,不过今天却有一个人比他早到,不是孔蕾,而是那位之前因为太累而哭的纪晚秋。
  
  这位柔弱的跟他的好兄弟一样的女性能如此早到让沈轩不禁意外,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和善打了个招呼。
  
  纪晚秋打完招呼后激动握紧拳头说道:“师兄,你说的对,万事开头难,我一定会坚持下去,早日成为独当一面的真娘们!”
  
  她说起话来举着两个颤抖小拳头,在她人看来应该是爷们唧唧到极点。
  
  此刻沈轩是多么想说你这样就很好,但瞧她这下定决心的兴奋劲,又忍了下来,只是鼓励道:“你可以的。”
  
  “师兄,你身为男儿家是怎么把身体练得比我们女人还强的?我努力的话也可以像师兄一样成功吗?”纪晚秋希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