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九十六章 别哭了

  一位仆人突然步入大厅通报刘家来人,沈轩和沈天雌面色同时一沉,马上就看到刘百合姐弟进来。
  沈天雌本以为刘家是来闹事的,但见到只有刘百合和刘青云两人,而且两姐弟皆是安然无恙,就知不是。
  看到好像失了魂一般的刘青云,沈轩面色不由奇怪,他有一种十分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好像感应到刘青云脑部有某种东西存在一样。
  这该不会就是寒月真人所说的礼物吧……难道说现在他真可以操控刘青云?
  刘百合她们皆是对沈天雌行了一礼,随后刘百合看向刘青云,“跪下。”
  刘青云仅仅是迟疑一会,双腿便遭刘百合重击,不自觉跪在了沈轩面前,他急忙低下头,隐藏自己充满屈辱至快要落泪的双眼。
  “你这是?”沈天雌忍着腾腾升起的怒火,问道。
  想要陷害她儿子,跪下赔礼道歉就能算了么。
  “青云年少无知,一时被嫉妒蒙了双眼,竟私自对小轩做出不可原谅之事,小侄今听家母之意,特携他来赔罪,还望伯母,还有沈轩饶他这一次。”
  刘百合恭恭敬敬对沈天雌解释一番,随后黯然看向沈轩,柔声道:“小轩,你与青云虽性格不合,但大家一起长大,也没有什么深仇,希望你能接受他的赔礼,原谅他这一次,他已经知道错了,家母得知此事气至吐血,现在还在卧床,差点没与他断绝关系。”
  刘百合话落,袖袍一挥,眼前出现一位两米之高的铜人傀儡。
  傀儡女性特征明显,五官模糊,身强力壮,看起来就很结实。
  “这具铜人傀儡就算面对筑基期初期的修炼者也能对抗片刻,家母原本是留给青云护身,现在家母决定就用它来赔礼道歉,也算给他个教训。”
  刘百合问向沈轩,“小轩你可满意?它绝对比你最忠诚的护卫还要忠诚。”
  沈天雌充满意外,刘家竟然连傀儡都有,还是能和筑基期过招的傀儡,她们可以说是诚意十足,看来是被寒月真人给吓到了。
  沈轩自然满意,只不过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面无表情说道:“比起这个破铜烂铁,我更想知道你弟弟还会不会对我动手,今天他敢丧心病狂杀我挚友的娘子,对我动手,以后修为上去,是不是会直接灭了我家。”
  “我好友颜一,嫁人之后不问世事,只想当个贤父,现如今却因我而失去挚爱之人,他一个小男儿家,刚嫁人不久就沦为寡夫,你们说我又该如何向他交代!?”
  沈轩说到最后对她们怒目而视,他的怒火让大厅一下子冷了下去,寒霜弥漫,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沈千霜。
  沈天雌同样也怒了,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瞪着她们。
  “小轩放心。”
  面对大家的怒火刘百合没有慌,誓旦旦保证道:“青云此错导致刘家损失惨重,声名尽毁,他家族权利都已被剖夺,今后我们也会对他严加看管,若是再犯,我会亲手废了他!”
  随后刘百合便低头看向刘青云,刘青云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失魂落魄说道:“对不起,从小到大我从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你数次把我打伤,让我失去理智,才做出如此蠢事,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一次。”
  刘青云说着还流下了泪水,滴落在地板,声音中带有哭腔。
  “别哭了。”
  沈轩皱眉,话音一落,刘青云的声音戛然而止。
  刘青云愣住了,沈轩也愣住了,那哭声就像是突然被掐断了一般,这就是寒月真人说的操控么,可惜现在不方便测试。
  刘青云此时又是屈辱又是恐惧,没想到沈轩现在一句话就能吓得他哭不出来,昨晚是他离死亡最近的时候,到现在他还没有缓过来,身上传来的寒意又让他再次回想起那份恐惧,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命丧黄泉。
  刘青云还感觉自己身体出了问题,时时刻刻有种阴寒感,可检查了又没有差错,大家都只是认为是他受惊过度,有了阴影。
  沈轩瞧她们没有要多给的意思,并且自己真能控制刘青云,便冷冷说道:“客套话我就不说了,这次的赔礼我收下,要是再来招惹我,就先做好丢命的准备,下一次,我不会再顾及两家的关系。”
  沈轩嘴角微扬,寒月真人果然厉害,这个礼物他喜欢,以后他是不是叫刘青云到自家把藏宝库给他搬出来都会做。
  刘百合就像是真心实意来道歉,态度放得极低,没有丝毫的怨言,只有歉意与遗憾,还承诺也会跟颜一赔罪,在把可以操控铜人的令牌交给沈轩后她带着刘青云离开。
  对于刘青云被夺走的东西,刘家死了那么多护卫,还有昨晚的一座天降冰山,她只字未提。
  离开沈家后刘百合就挺直了腰背,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心中暗暗念道,沈轩啊沈轩,早晚你会落在我的手里。
  刘家损失够大了,她不会再多赔什么,之所以给铜人,也是因为以后可以拿回来。操控铜人的令牌其实分主副两块,主的那一块则在她手中。
  到时候她一声令下,就可以让铜人抓住沈轩……
  沈家大厅。
  沈轩握着令牌,命令铜人蹲下,这没有生命体征的铜块还真的蹲了下来,神奇无比。
  沈千霜瞧沈轩玩得开心,冰冷的脸庞不由缓和了一些,说道:“待会把铜人给我,我先检查一遍有没有问题。”
  “咦,千霜你还懂傀儡?”沈天雌惊问道,傀儡之术不是一般的偏门,最主要需要极强的天赋。
  “检查一些简单的问题还是可以做到。”
  沈千霜起身走到沈轩身边,随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那麻烦千霜姐了。”
  沈轩乖巧把令牌交给沈千霜,刘家因他死了那么多护卫,他也担心傀儡有问题,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一个定时炸弹。
  沈千霜说的平淡但还是让沈天雌震撼,若是不懂又怎么看出问题,她还真是捡了个逆天的孩子,学什么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