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一章 狗血套路?

  伴随着一阵头痛,沈轩艰难睁开双眼,入目的还是那个陌生的红木天花板。
  这下他不得不接受他穿越的事实。
  “没想到我也赶上了穿越的潮流,难道这就是孤儿的命运么……”
  沈轩苦涩一笑,就跟众多的小说男主一样,他沈轩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今年二十,没有妹妹!
  晨曦初露之时,沈轩一觉醒来便出现在眼前这间古生古色的房间中。不止如此,之前还有位穿着古装的仆从毕恭毕敬称呼他为少爷,见他醒来就马上去拿药。
  哎,他怕不是也跟众多的小说男主一样,丹田被废,经脉寸断什么的,不然全身怎么可能这么酸痛,还得喝药。
  沈轩此刻心绪不免有些复杂,明明穿越了,他竟没有多大的感伤,原来在那个世界,他没有多少留念的东西,够凉……
  沈轩怕影响到伤势,躺在床上,不敢多动,开始研究看自己是否有金手指。
  沈轩业余爱好就是看小说,里面各个穿越人士必备金手指,那说不定他也会有,然而研究到仆人回来沈轩都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果然现实还是不能与小说相提并论。
  “少爷,趁热喝吧。”
  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清秀小正太推门进屋,小心翼翼端着一大碗乌黑药水到沈轩跟前。
  沈轩瞄了一眼,只闻到一股怪味,马上推托,“先放着吧。”
  “少爷已经加糖了。”小仆从立即提醒。
  这话让沈轩无语,当他三岁小孩么?但他现在也懒得纠结这种小事,就在他准备从仆从口中套话时,就听仆从弱弱说道:“少爷,小雨还有一件事要禀告,上官家的人来了,想与你亲自商讨退婚的事宜……”
  “呵,退婚……”
  这话让沈轩嘴角一扯,没想到这么狗血,得了,他已经猜出了大概,怕不是“他”被人打废,然后未婚妻直接退婚之类的狗血套路。
  他怕不是也要来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我现在这样还起得来么?我全身无处不痛。”
  沈轩对着小仆从又是一阵苦笑,不说他现在受伤,他也不想被人莫名其妙羞辱,反正如果回不去的话,他会努力变强,不管是变废人,被退婚,还是家族式微,他都会一如既往,咬着牙顽强活下去。
  “啊?”
  小雨听到他身体有恙,吓了一跳,认真看了看瘫软在床上的沈轩,随后他便猜到原因,无奈道:“少爷你从昨日日落睡到今日午时,会全身疼痛也是没办法的啊。”
  “呃?我没受伤吗?”
  沈轩有些愕然,立即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好像的确没受伤,只是酸痛,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不过“他”居然睡了那么久,想必是无法面对被退婚的现实。
  “睡……睡到受伤的事小雨还没听说过……”小雨都不知道说什么。
  “那这药是?”
  “这是你每天必喝的养颜药啊?”小雨充满疑惑看着好像都睡糊涂的沈轩。
  “养颜药……”
  沈轩这下更加迷茫,听名字怎么像是美容的,他怎么会天天喝这种药,难不成被毁容?
  “帮我拿镜子过来。”
  想到这种可能沈轩马上吩咐小雨拿镜子。
  小雨二话不说拿来镜子,一边由衷对着沈轩夸道:“少爷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漂亮?”
  沈轩古怪扫了眼小雨,只当小孩子学习成绩差连帅和美都分不清,不过原来他也是叫沈……等等!这俊美到惨绝人寰的美少男是谁!?
  沈轩在扫到镜子之时,全身一震,竟被镜中少年的美貌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少年年约十七,俊美无双,说其尤胜于女子也不为过。细眉杏目,肤若凝脂,眼如九天皓明月,眸若银河点点星,薄唇轻抿,俊美到足以魅惑众生。
  比女人还要白皙健康的皮肤,强行在平凡的镜子中照出美颜的效果,再配上一头乌黑柔细的长发,更是让少年俊美无度……
  沈轩过了好一会都没缓过来,摸着脸颊,他才确定这就是他现在的模样。
  这让沈轩不免细看这张脸颊,紧接着他便意识到这张脸说不出的熟悉,要是皮肤再糟糕几分,眉毛再杂乱一些,双目再无神一些,脸再圆一点,不就是他的原来面貌!
  这个发现让沈轩陷入了沉思,他本以为只是通俗穿越到他人身上,尽管现在也可以说是另外一个人,可名字一样不说,脸看着也像是以他的脸为基础修改,真不是在做梦么?
  然而没有人能够回答沈轩的疑惑,各种真实的感官刺激也不断在提醒他这是现实,沈轩暂时想不出所以然来也只能作罢,开始下床。
  小雨见沈轩少爷完成了日常的沉迷自己美貌任务,马上上前帮忙他洗漱更衣,沈轩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他连穿衣服都难。
  显然这里是古代文化背景,他不止要穿繁琐的古装,长发还得盘起发髻
  小仆从年纪虽小,但却是个专业,没一会就替沈轩盘好一个清爽帅气的的古装男子发髻,配上一个金色的发簪,与一套白色风服,让沈轩显得风度翩翩,贵气又优雅。
  他现在就算直接出演古装剧中的潘安都没有问题。
  沈轩没想到“他“皮囊俊到这种地步还被退婚,这个世界怕是比原来的世界还要现实,显然帅是不能当饭吃的,有点意思。
  沈轩突然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女人这么不肤浅,竟然要退婚,他也得亲自去了解下具体情况,以后这个沈轩就是他了,如果这就是现实……
  “轩少爷,老奶请你到迎客厅一趟。”
  沈轩这边才刚准备好,就听到外面有道男声传来,本来想应声话的沈轩突然有点卡壳,这个突兀的老奶是他的年迈奶奶吗?
  “少爷,其实你可以不用管她们,我们待在房间里就行。“小雨建议道。
  “不,逃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沈轩微微摇头,人家都亲自上门退婚,躲又有什么用,他也想亲自看看什么情况。
  其实沈轩心里是毫无波动,他连未婚妻是谁都不知道,退了也好。
  沈轩很自然示意小雨带路,然后跟了上去。
  “你说你要是我,待会会怎么做?”
  半路上沈轩问向身边不敢超过自己半步的小雨,他看似随口一问,其实是认真询问,对这里他完全陌生,包括他“自己”,沈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比较“正常”。
  小雨有点不敢接这话,但见沈轩认真盯着他,还是弱弱应道:“不说话,一切交给大人。”
  “还行。”
  沈轩点头,原本还打算从小仆从口中套点基本信息,结果这家没有想象中的大,一穿过古生古色的小院就来到所谓的迎客厅。
  大厅有点冷清,可能怕这种丑事传出去,一个仆从都没,小雨也被禁止入内,就剩主位的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与另外一边一老一少的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中老的一位年龄与主位的妇人相仿,不过她相貌有点吓人,不是说她长的难看,只是她的脸上有道可怖的伤疤,加上现在无比阴沉的脸色,真的不是一般的渗人,沈轩第一次发现原来脸上有伤疤的女人看起来会这么凶狠。
  至于小的则完全相反,看起来只是高中小女生,简单干练的电视剧影楼服展现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她的容貌极美,轻咬着嘴唇显得有点倔强,齐肩短发下半遮半掩的娇嫩耳垂上还挂着一对月牙玉坠,随着她扭头动作,微微碰撞,响起清脆的悦声,为她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只是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看到沈轩时稍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板起脸来。
  不得不说人是视觉生物,摆着臭脸都让人觉得十分养眼,当然,也仅此而已,想必就是她要退婚,长的这么漂亮,身材还好,的确不稀罕什么美男子。
  “轩儿你来了,还不见过你的上官伯母。”
  主位上的妇人看到沈轩,勉强在满是尴尬的脸上挤出微笑。
  沈轩猜测那个刀疤妇人应该就是上官家的,就算她是来退婚的沈轩也没闹别扭,礼貌性点了点头,而对方面无表情并没有什么反应。
  主位上的妇人随后便让沈轩坐在她的身边,沈轩抱着少言少错的心态尽量不说话,但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沈轩稍微打量了一下妇人,发现她外貌上与自己有点相像,想必是这里的沈轩亲妈,这种猜测让对妈没印象的沈轩心情有点微妙,不由又多看了她几眼。
  妇人注意到沈轩的视线,对他报以苦笑,笑容中透露着心疼与辛酸,目测已经在这里遭受不少委屈。
  “我没事。”
  沈轩好像看出了她的担心,对她微微摇头。
  “?”
  沈天雌疑惑扫了沈轩一眼,不知道他哪里没事,不过这时候她也没多管沈轩,而是深吸了口气,看向等待交代的暴怒老友。
  只是迟疑再三沈天雌也没说出话来,尽管她没有让谁跑去退婚,但她的确想退了这门婚事,只是无颜向老友开口罢了,她沈天雌自然是说到做到,可她真的不想把宝贝儿子嫁给一介废物……
  就在沈天雌纠结的时候厅中那位最漂亮的少女忽然站起,先是对着沈天雌微微抱了下小拳头,然后凌厉的视线落在沈轩身上。
  “沈轩,你就这么认定我上官菱不配娶你为夫?”
  上官菱盯着沈轩,娇小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