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四十五章 怕是徒有虚名

  “那不知沈公子怎么看?”
  宫如月点了点头,还真的问向沈轩,说实话,她挺好奇这位才貌双全的奇男子会如何作答。
  此刻沈轩不由庆幸还好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就有好好补充知识,他背道:“世界之大,一分为五,东西南北四块大陆,围绕着修仙者圣地,仙域。而烈阳国,只是东大陆无数国家中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
  沈轩的背诵把大家背得一愣一愣的,宫如月人傻了都,果然博览群书,这都直接背书,还是背她亲自写得《烈阳志》……
  沈轩在背诵的时候一直观察周围人的眼神,他不敢表现太过,又不知道自己什么程度,瞧沈天雌微皱着眉头,他就知道“自己”不止这程度实力,
  既然如此沈轩就准备开始吹了,月小姐显然是烈阳国官家之人,他吹就对了,他一个成绩优异的大学生想吹捧还不简单。
  “烈阳国拥有锦绣江山,让人游目骋怀,有着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的进步方针,烈阳国是一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大家庭。它有着令子孙自豪的强大国力,有着硝烟弥漫、战火连天历史;有着庶几忠君爱国之心,无数的爱国志士。“
  “烈阳国一路曲折走来的辉煌,也滋养着社会,现如今烈阳国国泰民安,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安心修炼……”
  说到最后沈轩深思一会,忽然念道:“有国才有家……”
  待沈轩说完大家依然傻傻看着沈轩,宫如月都差点以为沈轩是她培养的死士!
  别说是宫如月,就连沈天雌都被说得有那么点热血起来,原来儿子这么懂这些?
  “有国才有家……精妙至极啊!赏!这些话我可得好好记下。”
  宫如月细品一番,忍不住叫了声好,看着沈轩是异彩连连,马上命刘老取出一柄适合男子的雪白细剑,递给沈轩,“沈公子身为男儿家却有如此不俗的见识与责任实在令人敬佩,你的话让本小姐甚是舒心,故而想送你件礼物。”
  沈轩原本是拒绝的,但听那位老妇说此剑为二品灵器,青蛇剑,他道谢一句便收了下来,心中感慨这意外之喜真爽,就是不知这位月小姐是什么身份。
  “令千金当真不凡,如此明事理男儿,实乃我们烈阳国骄傲。”
  宫如月笑容满面看向沈天雌,对沈轩更加刮目相看,当然不是对他有奇怪想法,宫如月甚至都看出沈轩纯吹捧,她只是觉得这男子总是那么让她出乎意料,十分有趣。
  “哈哈……”沈天雌干笑两声,感觉沈轩最后的话有点多余。
  宫如月也不再隐瞒,干脆直接坦诚道:“实不相瞒,在下就是烈阳国现今皇帝,宫如月。”
  宫如月说起这话没有一丝自傲,反而因为声音天然的柔和,听起来竟让人感觉很温柔。
  皇帝!
  除了沈千霜面无表情外,沈轩和沈天雌皆有点难以置信,可看着眼前贵气十足,十分不凡的宫如月,她们又信了几分。
  沈天雌瞬间大失所望,皇帝是绝对嫁不得,人人都知皇帝后宫三千,一群男人吃饱喝足,天天深谋远虑怎么坑害别人,沈天雌就算找个窝囊废入赘沈家,也不会把沈轩嫁到那种可怕的地方。
  沈轩暗呼难怪她会高兴,震惊完女皇帝还没沈千霜霸气后,沈轩也联想到皇帝的后宫,看着眼前温柔大方的美女子,沈轩细思极恐。
  所以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见识到的一个温柔大方,说话柔情似水的女人,却是拥有三千后宫的皇帝?
  直送三千顶绿帽,喜当一群会弑母占父孩子的爹……
  沈轩尽管习惯了,但这份毒量还是过大,有被毒到……
  宫如月也不在意没人行礼,修仙之人没有那么多规矩,她“理解”大家的震惊。
  “就像沈公子一开始说的,烈阳国只是东大陆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可偏偏资源富饶,一直惹人窥视。”
  宫如月叹了口气后,满面忧愁说道:“没有实力却坐拥大量资源,在她人眼中就是肥羊。我不求壮大国家,只求国泰民安,希望两位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放心,你们只需在需要之时出手,烈阳国保证每年会给予两位满意的俸禄。”
  宫如月没有特意自称朕,她的话可以说诚意十足,放下身段亲自相邀,也没有过分的要求,但沈天雌还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免让沈轩有点意外。
  “曾有前辈警示过我们,若想走的远,就不要沾染太多凡尘因果,当然,若是秋水城有难我们定会出手相助,希望陛下能够理解。”
  沈天雌不需要多想也知道宫如月主要是为了沈千霜和沈千霜的师母,寒月真人而来。宫如月不是第一人,在此之前六大仙宗也有人来招揽她们。
  “晚辈也是修炼之人,自然理解,但我辈修士为了争取修炼资源又如何能避免因果?只要我们坚守本心,做到心在尘埃,而不被尘埃沾染便无妨。”
  宫如月不想轻易放弃,然而沈天雌的想法还是没有改变,沈千霜更是没说过一句话,只是冷漠坐在沈轩旁边,就算面对皇帝也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宫如月都不好搭话。
  如此坚决的态度,再强求只会惹人嫌,宫如月只能暂且作罢,温煦问道:“那位警示前辈之人可是寒月真人?”
  “正是。”
  沈天雌不等宫如月再多问就苦笑道:“还请皇帝陛下不要怪罪老妇不知好歹,也不要再过问寒月前辈之事,前辈她一心修炼,反感,甚至可以说厌恶凡尘之事,最不希望千霜参合这些。”
  一边的沈轩听到寒月真人眼皮就不由一跳,他知道这是沈千霜的师父,在这个世界或者应该直接叫师母,总之沈轩有点难以想象能当龙傲天姐姐师父的人得有多强。
  一直静站的刘老都看不下去,本来还想说什么,宫如月赶紧伸手阻止。
  “虽然遗憾,但我辈修士一心向道的心,如月也理解,佩服,既然如此我们不谈这些,大家饮茶闲聊趣事,就当多位朋友。”宫如月深表理解。
  她彬彬有礼,懂得进退的态度让沈天雌好感大增,过去那些人哪一个像宫如月这么好说话,只可惜是个皇上,不然真的要把沈轩嫁给她。
  接下来宫如月真的没再多提招揽之事,只是和普通朋友聊天一样,与大家闲聊,当然最主要是和沈天雌聊,沈千霜是一句都不想多说。
  沈轩没想到他姐在凝气境就这么牛,在皇帝面前都敢如此高冷,而一国的皇帝还能这么客气,可想而知沈千霜,还有她背后的师母是多么强大。
  这位皇帝也不得不说有点没有牌面,言行举止气质也只像是个温柔大姐姐,不过沈轩也松了口气,沈天雌没有再把他推给宫如月,宫如月也没有对他表现的很有兴趣模样,只是礼貌聊几句。
  之后沈天雌很快就带着大家告辞离开,她不想走,但沈千霜实在太不给人家皇帝面子,就好像她自己才是皇上一般,还旁若无人为沈轩治疗手伤。
  临走前沈轩特意扫了眼宫如月身边的那位老奶奶,看起来平平凡凡,却唯有她一人站在皇帝身边,必定是位强者。
  沈天雌她们刚走,刘老就忍不住怒火,“目中无人的家伙!以为有位金丹散修罩着就了不起,陛下,要不……”
  “我们不是早就调查过她的性子,气质和她的功法皆是异常冰冷,更何况天才本就有傲气。可惜了。”
  宫如月打断她的话,不无遗憾摇了摇头。
  “连力量都控制不住,怕是徒有虚名。”刘老对此十分不屑,沈千霜那一身寒意很明显是控制不住力量导致外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