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四十七章 就这?

  就在沈轩觉得可行的时候,只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困”,一个金色囚笼凭空出现,把他罩在其中。
  沈轩一拳打在囚笼上都没打破,差点自闭,他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可能斗的过修仙之人!这群卫这么行,怎么上次他被绑的时候都没出现?
  迫不得已之下沈轩只能拿出了乾坤符,他一直避免使用不知道靠不靠谱的乾坤符,真能传送的话,谁又知道会把他传送到什么地方。
  不过比起被抓回去研究,又或者学琴棋书画男红什么的,沈轩情愿一试。
  只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步,手中的乾坤符就在他要撕开时竟然冻成冰块,更为夸张的是这块冰块竟硬到他千斤力都无法撕碎。
  一股冰冷至极的凉风吹过,囚笼上都结起了冰块,在场的众人心中皆是一寒,暗十三赶紧解除囚笼法术。
  沈轩暗呼糟糕,这种感觉他现在已经极为熟悉,每次沈千霜出现都会带来这种寒意,只是像现在这般寒入心扉,周边都结起冰霜的情况还是头次遇到,明显她怒到极点。
  沈千霜一袭白裙从天而降,带着无尽寒意落在沈轩面前,冷艳绝俗的双眸中寒意逼人,寒似玄冰,“你是要做什么?”
  沈轩左手的大拇指用上最大力气一按,愣是没能按碎被冰封住的乾坤符,他心中一寒,凝气境竟然就这么恐怖……
  沈轩不得不认栽,修仙者远比他想得的还要可怕。
  早知如此沈轩一开始就会不顾一切使用乾坤符,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他现在只能努力挽救,很无辜说出自己一半的真实想法,“我不想学琴棋书画,也不想学男红。”
  谎话容易被识破,但真话不会。
  “这些本就是男人必修之……”
  沈千霜闻言,本就冷厉的面容又冷了几分,只是话说到一半她又突然闭嘴,冷哼一声把沈轩带回去,临走前她也让暗卫把那位还在喊奶奶饶命的醉妇带走。
  一路上沈轩脑子都在急速运转,思考着面对种种情况的应对办法。
  而沈千霜却没管他怎么想,快要到家之时让沈轩挡住脸,见沈轩有点意义不明,她冷着脸道:“你还想挨骂不成?”
  “不想。”沈轩识趣单手遮脸。
  沈千霜没有多说,提起沈轩翻墙而过。
  透过手指缝观察一切的沈轩发现沈千霜是想替他保密,难怪会问他还想不想挨骂,毕竟这件事若是被沈天雌知道,可想而知会多么可怕。
  想到这,沈轩心中突然一松,沈千霜既然还这么关心他,想必是没怀疑到他会是别人,不然怎么可能还会对他这般的好?
  接下来沈千霜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走他的所有乾坤符,沈轩很想偷留一张,可惜沈千霜没有那么傻,硬是收走十张才肯罢休,可想而知乾坤符真的是逃命至宝,不然她也不会如此忌惮。
  而后沈千霜又让沈轩换了身衣服,再带他到自己房间,这个世界的少女闺房显然是想进就进,就是沈千霜房间异常冷清,也没什么好看的。
  就算有沈轩也不想过来,沈千霜这一关明显要比沈天雌还要难过,在沈天雌那里他只会觉得头大,而在沈千霜这里他却充满了各种危机感。
  随着房门关上,沈轩就像是与一匹无情冷酷的狼王关在一起,沈轩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咸鱼沈轩就算是由沈千霜带大还是对她充满敬畏之心。
  沈轩本以为会面临一番质问,结果并没有。
  “把你今日所犯的错一字不露写出来,不写完别想回去休息。”沈千霜随手一挥,桌上就多了笔墨和纸张,寒声丢下此话,然后盘坐到蒲团上,闭上双目修炼。
  “可以用说的吗?”
  沈轩询问,而沈千霜却没回答,显然答案是不行。
  沈轩头疼坐在椅子,迟迟没有动笔,不是他不会写,而是他怕毛笔字写得太难看而露出马脚,过去的沈轩虽然懒,但琴棋书画样样拿手。
  沉思片刻沈轩不得不下笔,沈千霜那不容拒绝的语气,还有以沈轩对她的敬畏之心,不写十有八九过不去,只能写完后借口今日与刘青云比斗导致手麻。
  作为一名成绩优异的大学生,写检讨根本不算什么,沈轩也知大家哪里对他不满,要不是沈轩想把字写得好看点,很快就能写完。
  一人修炼,一人书写检讨,房间中寂静的可怕,沈轩高考时候都没有这么大压力,他不得不感叹这位当姐的比当妈的还要可怕,待会都不知还会整出什么事来。
  不过沈轩明白不管怎么样,他装作听话懂事,温柔贤惠的好孩子就对了,等大家放松警惕,他再次逃跑,不然今后想修炼怕是都难,等待他的将是可怕的六艺,男红,所以下一次绝不能再失败……
  沈千霜感知到沈轩写完便睁开双眼,悄无声息来到沈轩的身边。
  普通至极的文字让沈千霜的柳眉微微一皱,但值得称赞的是沈轩写出了所犯的大部分错误。
  “修炼天绝霸体之事也写下来。”沈千霜补充道。
  沈轩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有二话,立即动笔,只是冷傲的沈千霜就在旁边盯着他写,让他备感压力。
  沈千霜忽然一声轻叹,绕到沈轩身后,弯下腰,握住他的手教他书写。
  如瀑的长发垂在沈轩耳边,发香清晰可闻,冰肌莹彻的玉手慢慢带动着他,书写出沈轩这辈子写过最优美的毛笔字。
  “比斗完后手麻还没恢复。”沈轩干笑两声,很自然解释,然沈千霜并没有搭理,只是专注手把手教他写字。
  恍惚间,一抹记忆在沈轩的脑海中浮现,与现今这一幕重叠,曾经沈千霜也如现在一般,指导年幼的他写字。
  沈轩霎时心沉石海,也就是说,过去他的字是沈千霜教的,沈千霜必然清楚他的字是什么样,就算假装手抖恐怕也能看出问题!
  只是让沈轩想不明白的是沈千霜没有在这件事上多深究,让他怀疑自己又多虑了。
  “带回去反省,六艺也给我好好学,还有天绝霸体的修炼马上中止,惊鸿玉体才是你应该练的功法,难不成你还真想变得跟那些野蛮女人一样?下次再敢做蠢事,看我不把你关起来。”
  沈千霜冷哼一声就让沈轩离开,她相信沈轩会放弃天绝霸体,再怎么样沈轩说到底还是天性柔弱的男人,迟早扛不住那种炼狱,也不会真想变得跟糙娘们一样。
  在沈轩要合上房门时,他又听到屋内传出略微迟疑的声音,“那首大鱼不错。”
  回到房间的沈轩却百思不得其解。
  就这?
  沈轩就算换位思考也猜不透沈千霜的想法,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多虑,在记忆中沈千霜才智过人,连母亲都时常征询她的意见,她若不是对他有所怀疑,之前又怎么会试探,更别提之后他还想逃跑,连字都写不好,而沈千霜却依然对他如此宽容,还是说夺舍对这个修仙世界来说很陌生?
  虽说这样对他来说最好,但心思慎密多疑的沈轩还是觉得哪里不对,这个姐姐真的很不对劲……
  回到房间后沈轩马上开始自我反省,不是听沈千霜的话,而是他本来就有每日三省自身,反求诸己的习惯。
  与别人不同,沈轩很早就开始独立生活,不止要读书,还要想办法赚钱。他无论是时间,还是金钱的安排上都需要精打细算,不然一不小心就可能连月底的房租都交不上,所以他不能犯错,必须合理计划好一切,就算犯错,也得努力改正,不能再犯。
  修真世界,没有实力更是得步步为营,沈轩回想起今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就意识到他太过冲动,沈千霜的试探让他乱了分寸,只想心急想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