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十八章 他疯了吧?

  沈轩脑壳疼,这就要忏悔一辈子么,而他光明正大看到那么多女人就裹着几块布都没事,最主要胡安安竟然还觉得不够,冷哼一声就把他拖走。
  “忘了询问他会不会来参加母亲的盛宴……”
  望着不情愿被拖走的沈轩,叶云欣一敲扇子略显遗憾,可想到沈轩刚刚为她说话,她心中又是一暖,小轩变得更加善解人意,知书达理……
  “小轩轩你千万不要原谅她,不然我不理你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我们会嫁不出去的!”
  胡安安用力拖着沈轩,小声嘀咕给他听,想让突然神经大条的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沈轩不免哑然,被女孩子看了一眼,不,根本就没看到居然就嫁不出去,未免也太过夸张,不过现在倒是好机会。
  “叶云欣,我原谅你了!”
  沈轩立马回头对叶云欣喊了一句。
  “哎呀!我再也不理你了!”
  胡安安气得跺脚,沈轩一看就故意的,他瞬间鼓足脸,气呼呼丢下沈轩离开。
  “哈哈哈。”
  看到胡安安被气走沈轩忍不住笑出了声,他终于跟这只嘤嘤怪闹翻了,突然间沈轩就像是卸了千斤压力一般轻松。
  虽然很抱歉,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没有多少与胡安安相处的记忆,他这个正常男人真的遭不住了,现在他满脑子依然还是小轩轩小轩轩,还是一个男孩子的魔音……
  “少爷……”小雨突然觉得少爷很坏,把好友气走居然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把铁金石给我。”
  沈轩从护卫那接过铁金石,越看越是喜悦,东西都准备好了,接下来他就可以心无旁骛的修炼。
  “少爷你喜欢这种小石头吗?胡少爷家的矿场不是有更好更大的。”小雨疑惑问道。
  “啥?矿……矿场?可有品级的石头?”沈轩神色一变,急忙问道。
  “当然,上个月还挖出一块二品的呢。”
  “不过如此……”
  沈轩摇了摇头,沉默一会后突然对远去的胡安安喊道:“兄弟!等等我!”
  沈轩就算再沉稳这时候也急了,天绝霸体的修炼需要大量的资源,这种矿场对他来说简直是最完美的修炼圣地!他要和胡安安冰释前嫌!
  “男孩子家家,竟然当街大喊大叫,不害臊,哎,现在的年轻人呐,光长的好看,无德无礼。”
  一位路过的斯文老大爷嫌弃摇头,他的话刚好传进沈轩耳中,让他不由停下来,他这才发现街上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古怪盯着他看,对着他指指点点,就好像他做了什么低俗的事一般。
  小雨也是急忙拉住了沈轩,而女护卫则是恶狠狠驱赶这群乱嚼舌根的人。
  男的还不能大声说话?
  沈轩稍微有点不舒服,回想到原先世界古代的女人,又稍微理解了一些,他不想闹事,没再追赶胡安安,低调带着护卫往沈家走去。
  只是没走多远沈轩就被一位黑袍人给挡住去路,女护卫见状第一时间把沈轩护在身后,“少爷退后!”
  理所应当被女人护在身后的沈轩感到很不舒服,他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一般。
  “我没有恶意,只是有些话想和你们少爷谈谈。”
  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黑袍下传出,衣帽微微一掀,少女无双容颜让人惊鸿一瞥。
  “是你!”
  护卫的脸色皆是一变,下意识看向沈轩。
  “谈什么?”
  沈轩也很意外,没想到上官菱会出现在这里,比起之前,少女那张能让无数男人心动的甜美容颜要憔悴不少,但她还是面带笑容,很甜却很有侵略性的笑容。
  皓齿明眸,目光锐利至极,看人犹如两道雷电,让人明白这位美少女绝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上官菱扫了眼护卫,对沈轩说道:“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这话一出除了沈轩外所有人都怒了,小雨更是生气说道:“少爷能和你说话已经是你的荣幸,你还敢痴心妄想与少爷独处!”
  小雨的职责同样是保护沈轩,自然不能让这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接近,过去她起码还是上官家的小姐,现在她什么都不是,哪还配这么与少爷说话。
  “那算了。”
  上官菱无所谓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甜,越来越有攻击之意,黑袍下的玉手更是不自觉握成拳头。
  “单独聊聊是吧?那边刚好有个小巷。”
  沈轩叫住欲走的上官菱,指了指一边小巷子,他不担心上官菱对他不利,他身上还带着乾坤符。
  “少爷……”小雨和护卫们都吓了一跳,急忙阻止。
  “没事,她毕竟是我娘好友的女儿,你们在外面守着就行。”沈轩罢了罢手,主动走到上官菱身边。
  大家仔细一想确实如此,再加沈轩的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
  上官菱很意外,但什么都没说,带着沈轩走进小巷子。
  一到巷子中上官菱立马摘下黑袍的连衣帽,搓了搓略显凌乱的短发,让月牙耳坠不断晃动,碰撞,叮叮作响。
  沈轩不得不承认她的外形真的超甜美,笑起来的时候简直能甜到人的心里,而且身材还有料到极点。
  沈轩稍微有点同情她,要是她生在另一个世界,一定是享受无数人宠爱的人生,哪会像现在这般的惨。
  “谢了,原意给我单独聊聊的机会,不过先声明一点,你可不要误会我跟那群肤浅的女人一样也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上官菱摸着被自己弄乱的头发,一步步走向沈轩,同时用她那甜甜的笑容看着沈轩说道:“一个人外表再漂亮,心要是难看,那还不是难看。”
  她对沈轩还真的喜欢不来,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不止让她遭殃,还让她母亲家主之位更加不稳。
  上官菱现在还清晰记得她那不可一世的母亲,为了她不被逐出家门,给族中那群冥顽不灵的老奶奶,还有死对头姨母祈求的场面。
  当然,她最后直接掀了会议桌,走人。
  “你说的不错。”
  沈轩点头附和,这句话他赞同,他也理解上官菱恨他,或者应该说原先那个他的心理,所以沈轩没有愤怒,现在他就站在这里,让小女孩泄愤。修仙好像讲善恶有报,因果报应,他这也算是做件好事,减轻对人家小女生造成的伤害。
  “你这什么反应?我现在在说你坏话。”
  上官菱想过沈轩种种反应,就没想过眼前的这种,自己暗讽他心灵丑,咋他还附和了?
  “你说的对,过去的“我”还娇柔做作,不知上进,很恶心。”
  那个咸鱼娘炮沈轩也很不爽,虽然现在这么说很奇怪,他诚心诚意劝道:“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年轻人别想太多,好好修炼。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肯努力早晚会成功,加油,奥利给!”
  沈轩不知不觉说出了以前经常看的心灵鸡汤,希望对上官菱有所帮助。
  “加……加油奥……”
  上官菱苦恼挠头,歪着脑袋不解看着神情认真的沈轩,只觉得思绪完全被打乱,都忘了自己是找沈轩干什么的,他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