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一百零四章 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深夜时分,沈轩难得失眠,走到小院,望着明月,竟想家了。
  上次他离家出走还没有这样的情绪,可后来沈千霜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对这个家越来越有归属感,他现在还清晰记得千霜姐膝枕有多么舒服,她哼的睡眠曲有多么温暖。
  同一时间,沈千霜也在院落中静静望着明月。
  她眼神复杂,一双美目浮沉点点幽光,那幽光含糊不明,却又深青如将雨前的天色。
  “不知他能否习惯……”
  沈千霜喃喃自语,心中患得患失,有种孩子离家,身为母亲的那种担忧。
  沈天雌也是如此,她一边拿着酒一边来到沈千霜院子,见她同样没睡,便一同感伤对饮……
  次日一早,沈轩如往常一样早醒,到院子后他顿时傻眼。
  一夜之间,他的院子已经花花绿绿一片,各种花香扑鼻而来。
  沈轩第一时间想到那位古怪的大师姐,她该不会三更半夜还跑到他院子里种花吧?
  沈轩有句槽很想吐,但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小小的大师姐竟然亲自给他端来了鱼汤和数种精致早点。
  洛小鱼也没说什么,就小师弟吃早点,然后放下早餐就走,看起来也不像是在特意讨好他。
  沈轩想起了昨日小益说过大师姐把金刚宗当做自己的命,每一个同门都是姐妹兄弟一样对待,看来是真的……
  洛小鱼给沈轩送完后又接连给其她新师妹一一送去,沈狗盛在拿到大饼白粥时别提多感动,她甚至感觉自己是内定的种子强者,仙宗的首席大妹子亲自为她送饭。
  沈轩吃完饭后就到金刚峰的中心广场集合,此时此刻广场四周已经聚满了人,除了闭关的人,包括副宗主在内,所有人都到了广场。
  五位新人,每一位金刚宗都很重视,炼体需要大量的资源,因此她们一直宁缺毋滥,只收精英。
  作为六大仙宗,她们当然要让新人们见识到大宗之威,让她们由衷感受到宗门之强,以能入宗为荣。
  五名新人弱小地站在偌大的广场中心,乖乖让一群大姥围观。宗门之强,自己有多弱小,她们都已经感受到了。
  沈狗盛手脚发软,紧张的全身发抖,但一想到少爷就在自己的身边,十有八九的人还都是少爷也会紧张,沈狗盛便不由像女人一样挺直了腰背,就想安抚一下少爷。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就听沈轩对她说道:“没事,不用紧张。”
  “诶?不不……不是,我我没有紧张……”沈狗盛脸色大红,急忙解释,没想到还被反过来安抚。
  “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虽然我们现在弱小,但未来指不定就比这里任何人都要强。”
  沈轩鼓励对她一笑,沈狗盛什么都好,就是不够自信能站在这里,很明显她也是万里挑一的天才。
  沈狗盛忽然一呆,赶紧默背下少爷的话,生怕待会忘记,她要把少爷和她说的每句话都记下来,突然间也忘记了紧张。
  见时候差不多了,安铁可飞身来到众人的面前。
  对于眼前五人,安铁可还算满意,这一届虽只有五人,但素质还算过关,尤其是她沈轩,承受着这么大的威压还能淡定自若,颇有强者风范。
  就是果然天仙之姿,如此神颜,就连玉男宫的圣男恐怕都难以相比,这样的美男子丢在她们金刚宗,她还收为弟子,也不知会不会酿成大错。
  以后要是有一群强者为了抢他而杀到门口,安铁可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顶住……
  安铁可叹了口气,也不再多想,指向一边通向中心擂台的楼梯,单刀直入说得:“该交代的昨天我已经交代过了。入门试炼很简单,尽全力走上擂台,向在座的前辈同门证明你们是可造的炼体之才!”
  “上了这擂台你们就能挑战天榜八百位师姐师弟,获胜便可取代她们,享丰富修炼资源奖励。”
  沈轩望向那通向高台,黑白两色大理石铸成的楼梯,线条不可思议的简洁,仿佛有种稳定坚固的魄力。
  看起来真的很简单,但傻子都知道必然没有那么容易。
  “你们谁要先来?”安铁可问道。
  “安长老我来!”沈狗盛听到这话急声喊道。
  刚刚紧张被沈轩看出来让她很丢人,她要借此机会证明也是无所畏惧的真娘们!
  “好。”
  安铁可满意点头,她就喜欢勇的人。
  这也是沈狗盛能被她看中的原因,虽然她的修为相对平庸,但在六宗大比的时候特别勇,拼尽全力也要获胜,差点没被人活活打死。
  四周看戏的人已经开始议论起来,各种惊叹声不绝于耳,沈狗盛不禁屏住了呼吸。
  “小师弟果然是仙男转世吧?你看不止漂亮气场还强,awsl……”
  “你们都给老娘看好了!待会老娘就去和小师弟说话!”
  “都闭嘴!小师弟我乔箩看上了!”
  ……
  此刻真的关心沈狗盛表现的可能只有金刚宗的高层人员。
  她们聚在一起,瞧一大半女徒都在关注沈轩,那别提是多纳闷,谢安气得恨不得给每人来一脚,实在太不像话了!这么神圣重要的入门试炼,好像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一样。
  “你们也看到了,蓝颜祸水说的就是他!你瞧瞧现在还有谁关心新女徒天赋怎么样,会不会威胁到她们的天榜之位,现在她们怕不是个个沉迷于美色,无心修炼!”谢燕气冲冲对副宗主徐沐西和四大护法说道。
  徐沐西一阵头大,最近她都被烦怕了,不管说是先留时观察,还是沈轩是特殊体质,都没办法说服这群老古董,她总是坚持己见,认为长的漂亮的男人都是蓝颜祸水。
  “由此可见我们金刚宗的女徒都缺乏心性上的锻炼,这未尝不是个机会,只要她们习以为常,自然不会表现的这么不堪,试想她们下山要是遇到美男却移不开眼睛,我们金刚宗不知道会被笑话成什么样。”
  徐沐西说完这句话就问接着问向众人,“你们说这位沈家护卫能走几阶?身为家仆,年仅二十能走到这步,她的毅力绝对不凡。”
  “至多四阶。”
  谢燕冷哼一声,凝力中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