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五十章 给我一本

  小雨听到土之豆大师之名脸色突然间通红一片,急忙拉住沈轩,低声催道:“少爷我们快走!”
  “等下。”
  沈轩眉头微皱,这跟糖一样甜的少女声音,怎么这么耳熟,他不顾小雨的拉扯,走到前头,入目的是一位大腹便便,脸上有痣有麻子的奇丑女人,但令人吃惊的是她的音色异常甜腻。
  “土之豆大师的旷世奇作,绝对物有所值,大家可不要错过了。”
  女人一手拿着一本小本子,卖力推销,沈轩看了看她纤细的手腕和臃肿的上身,再看了看她的大肚腩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给我一本。”
  “好勒。”
  奇丑女人高兴叫了一声,马上递给沈轩一本,边上的小雨急得脸红得跟什么似的,拉着沈轩,小声阻止,“少爷,这书你不能买啊……”
  他的声音细如蚊声,沈轩都有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接过后,沈轩自然说道:“小雨,付钱。”
  “少爷,这是不正经的书!”
  小雨焦急异常,他就不明白沈轩怎么会没听过这是什么大师的书,还有周围那些女人一个个猥琐……等等!少爷竟然大庭广众下翻开书了!
  小雨突然傻住了,少爷不止买了,还打开看了,最主要好像还不屑耻笑了一下才合了上去???
  不止是小雨傻住,上官菱也愣住了,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你戴着面具也用不着这么猖狂吧?当街买女人喜欢看的书还当街看?emmm……等等,这股熟悉感……
  上官菱忽然看向有点眼熟的小雨,上下审视一番,最后再定格在小雨的刚发育的喉结上,突然间他马上就认出是谁,这不是那个跟他主人一样,每次见她就跟见了蟑螂一样,狗眼看人低的小侍男么。
  所以这位面具男是沈轩!?我抽!
  沈轩不知上官菱这么快就认出他,他让小雨付钱后没有离开,而是在这等着,想要与上官菱谈谈,他看上了上官菱的易容术,竟然这么神秒,要不是声音太有特点,再加几个细微的破绽,他都认不出来。
  不过挺尴尬的,竟然巧遇前未婚妻在街边卖本子……该死的,怎么到处不对劲,住山洞,街头卖本子,这美少女到底是混的有多惨……
  这时候上官菱也很尴尬,她这些天在附近几座城市来回跑,倒卖各种东西容易么,怎么偏偏就在倒卖这种书时候遇到了沈轩,先别管沈轩为什么会买这种书,她这要是暴露身份,被发现卖本子发家致富,这该多丢人!
  生活不易,还意外频发,太莮(nan)了。
  上官菱瞧沈轩还在这一边等着,马上收拾摊子要走人,她可不想被沈轩认出来,而且沈轩这个以为戴上面具就可以不要脸的男人站在这摊子,客人也都不好意思过来。
  上官菱越想越心寒,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才一阵子不见沈轩竟然变成如此淫乱的男人,身为男儿家竟敢当街光明正大购买观看这种东西,她身为一家之主对此很愤怒!
  上官菱保证下次一定要教育他,但让上官菱心沉的是沈轩竟还跟着她,这该不会还认出她了吧?
  “小子你该不会看上老娘了吧?是的话咱们半夜三更在此不见不散,现在老娘要躲城防,就先告辞了。”
  上官菱掐着怪异声音嘿嘿调戏一句,小雨马上怒了,只是还没说话就被沈轩阻止。
  沈轩也懒得废话,单刀直入道:“我们做个交易,你教我易容术,或者帮我易容,我出钱。”
  “哦?你要做什么?”
  上官菱闻言眼睛微眯,很明显沈轩认出她了,不笨啊。
  “我不想出行的时候太引人注目,能像你这样换脸就行……”沈轩半真半假应道。
  “那像你的侍男一样男扮女装不就行了。”上官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怎么感觉沈轩说话都不敢大胆,就好像在堤防着什么一样,而且他也不像是想低调的人。
  “……”
  这话沈轩都没法接,难道女装大佬在这个世界很平常?他沉默一会后,意味深长道:“我想像上次那样。”
  “上次那样?你该不会是……”
  上官菱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沈轩上次被绑架出城的事,沈轩该不会是要她绑……哦,她明白了,沈轩想出城!
  “看我口型。”
  上官菱说了又缓慢无声说了句,出城。
  沈轩对了一下才对上,他心中不免有些讶异,这大妹子精灵的很啊!
  沈轩突然担心她会不会去告密,而他的迟疑让上官菱一下子肯定。
  上官菱突然沉默,她先是摸了摸脸上的一颗假痣,然后又把块布在地上随意一铺,再从怀里摸出一些发簪摆了上去,忽然解释道:“那书是我帮朋友卖的,其实我是卖发簪的。”
  沈轩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上官菱在无中生友,不过他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买这种书好像在这个世界很糟糕,尽管里面内容不过如此,他也趁机挽尊,“我姐喜欢看书,我是想买来送给她的,没想到是这种低俗之物……”
  “……”
  上官菱有点不爱听这话,低俗个屁!他们这些男人什么都不懂,这可是不比灵器差的隗宝,修仙无岁月,寂寞也无情,唯有这种至宝能够陪伴她们。
  不过她也知道说了沈轩也不懂,只会觉得她们低俗不堪,她之所以解释只是不想再给自己母亲丢人,毕竟她都夸下海口。
  “多少护花使者?”上官菱递给沈轩一个发簪。
  小雨可以说是听得云里雾里,他很想拉走沈轩,不明白少爷为什么好像认识这种三六九流之人,这要是被老奶知道,必然生气。
  “至少两只手……”沈轩无语应道,他突然很反感护花使者这个词。
  “啧啧……这种事可不是人干的,伯母对我视如己出……”
  上官菱一脸纠结,不等沈轩说什么,就率先说道:“得加钱。一口价,三凝境功法,我帮你。”
  “功法?”沈轩脸色一变,他现在可是知道功法多值钱,但是上官菱有想要的东西他也放心了。
  “除了功法我什么都不要,我有保证成功的办法。”
  上官菱话落便闭口不言,任由沈轩怎么样的样子。
  她本以为沈轩会拒绝,但没想到沈轩沉默一会竟然点头了,“成有,败无。”
  “好,待我卖完这些东西再说。”上官菱本以为沈轩听到这话会直接买光她的东西,然而并没有,望着沈轩离去的背影,她眼珠子转了转,已经有了主意。
  她会帮沈轩出城,但一出城她就会把沈轩抓回去,这样又算完成交易,又不辜负沈伯母。
  要不是她的大无相神功需要其她的功法融合,她现在就去告密,这么漂亮的男人在外面,保证没两天就出事,她再怎么反感也不能真的帮沈轩,不说伯母,这也是以后给她洗衣做饭、修剪指甲、打扫卫生、打理头发、暖床暖身、相妻教女……的相公。
  ……
  狗盛手札……
  天元两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年,四月初一。
  吾爱君而不得,故想知其内心所想,某日得其墨宝,焚之,纸灰伴以蜂蜜仙露,玉成以神仙之水,供奉于案台之上,传闻曰食之可听其心声。每日清晨沐浴焚香洁身后,得以三勺,噫吁嚱,君之墨宝滋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味,君之内心竟纯洁如斯,恍若人间仙境,吾爱之竟潸然泪下。
  (一些读者反馈文言文太尬,还有被人在暗地里这么YY超恶心(呜呜呜…我们舔狗太惨了(╥﹏╥)),其实你们不用在意,跳过去就行,一开始我写手札就是为了好玩,没想到不少读者喜欢然后我就天天写,与正文无关只是为了逗大家一乐,也不水字数,每次都是正文写完了才加上去。还有今天这狗盛手札是朋友写的,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的,古代某人喜欢杜甫的诗,就把所有李白的诗都烧成灰泡着吃,每天来三勺,说就能知道他的心里想法……切记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