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沈师兄,你好娘们

  “我知道。”
  沈轩点头,他挥了挥手,真的太轻了。
  安铁可没再说什么,递给沈轩一个五百斤的重力环。
  沈轩戴在手上后终于感觉到重量了,又多要几个。
  安铁可本准备就给沈轩一个,哪知他把百斤的都脱了,要了四个五百斤,四肢各带一个。
  “师尊,请再给我四个。”沈轩活动了一下,感觉自己还可以承受更多的重量。
  “???”
  沈狗盛她们听到这话,心中皆是莫名一慌。
  “不要急于求成……”
  安铁可不由劝道,沈轩现在可是负重两千斤啊!
  “我明白,若是承受不住,我会马上脱下来。”
  “……”
  沈轩都这么说了安铁可也不好说什么,又拿出四个,然后看着沈轩一个个套在了手上。
  总共四千斤的重量总算让沈轩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让他一举一动都很沉重。
  “怎么样?”安铁可问道。
  “勉强可以承受。”
  沈轩试着走动了一下,步步沉重,但这就是他想要的,他的身体每天都在增强,这份重量只会越来越适应,他敢确定自己要是能背负一个月这份重量,摘下的时候绝对能焕然一新。
  “厉害。”
  安铁可忍不住称赞,这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虽为男儿身,但却比女人还要优秀,男儿家的矫情柔弱在他身上一点也看不到。
  安铁可不由起了爱才之心,但一想到沈千霜的约定,她又忍下全力栽培沈轩的想法。反正像沈轩这样的奇才,随便教一下也能在五年后六宗大比拿到一个名额……
  至于沈狗盛她们,已经因为刺激过大,开始怀疑人生,她们看了下自己手脚的四百斤,再看看沈轩的四千斤,她们已经不是觉得自己是妹妹那么简单!她们特巴的就是个窝囊废!
  沈狗盛她们就跟想证明自己一样,又纷纷从地上拿起重力环往身上套。
  “你们不用跟沈轩相比,量力而行,小心伤及自身。”
  安铁可好言劝道,但她的劝话却是又刺激到了大家的自尊心,不过大伙中最厉害的孔蕾也就身负千斤,然后也变得跟沈轩一样吃力,站一会就开始全身酸痛。
  安铁可觉得有必要给这群好高骛远的小屁孩一点教训,她故意让大家打炼体拳,果然,一遍下去,一个个已经累到虚脱,就连沈轩也不例外,坐在地上难以爬起。
  “自己爬起来走回去,自己选择的路,爬也要爬完,从明天开始你们再自行决定负重多少,到时候没我的指令别想不许摘下。”
  安铁可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开,也没管倒在地上的一群人。
  经此一事安铁可倒是意外发现沈轩还能起到刺激大家的作用,想来也是,身为女人身体却与比自己小的男儿差那么多,她看着都替她们感到脸红。
  众人一时都难以爬起,这时候不由生出了攀比之心,可她们念头才刚起,沈轩就已经颤抖着腿站了起来。
  这时候天绝霸体的恢复力强大的优势就变得很明显,再加承受了那么多痛苦的沈轩,对于这种疲劳感是那么不屑一顾。
  其她人也不怕累,奈何没体力,看到沈轩一个男子难度开到最大,还能最先站起,她们真的窝囊到想死的心都有了。
  更让她们感到窝囊的是此刻竟然都被沈轩给吸引了,美男香汗淋漓,额前长发浸湿的画面香艳至极,让人血脉膨胀。
  “沈师兄,你好娘们……”
  一声佩服又充满羡慕的轻柔声音忽然传进沈轩的耳中,突然被冒犯到的沈轩看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纪晚秋,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问道:“纪师妹你没事吧?”
  沈轩发现这位跟原先世界的软妹子一样的师妹双眼中有水光,要哭不哭模样。
  “我……没事……”
  纪晚秋原本还想说好累,甚至都想哭,但又强行憋了下去,她不能再这么丢脸,她就是下定决心成为铁血真娘们才拜入金刚宗。
  从小到大她一直被人嘲笑是个爷们,动不动就哭哭啼啼,说话爷里爷气,受了不知多少委屈……她真的好佩服沈轩,明明是天仙一样的男子,却超级厉害,比她这个女人还要娘们!
  沈轩恢复了离开后就告辞离开,安铁可已经说过大家要靠自己的本事起来。
  在沈轩走后沈狗盛充满不甘,咬着牙按住地面,费尽全力挣扎起来,她是少爷的护卫,现在却是连少爷都打不过,要是差距再这么巨大,沈轩哪还需要她的保护……
  沈轩一步一步慢慢走回家里,等他抵达院子的护城河时已经全身酸痛发软,再次累到虚脱。
  而这时候他看到大师姐正在他家门口那里和一个人一起搭建瞭望塔,沈轩敢保证这绝对是大师姐的个人爱好又或者是讨好他的套路!
  对修仙者来说瞭望塔有个屁用!
  在沈轩到来时她们都停了下来,不过洛小鱼看了一眼又继续忙活,其中一人对洛小鱼道歉一句就潇洒飘落下来,快步来到沈轩面前,担心问道:“小师弟,可是安长老安排的锻炼量过多?”
  秦韵微眯的眼中带有两分薄凉,三分狂热,五分漫不经心。
  此刻的小师弟未免也太过引人犯罪,满头香汗,气喘吁吁,脸色因为疲劳浮现出诱人的红晕,让秦韵不免有些口干舌燥。
  “还行,不知师姐是?”
  沈轩疑惑问道,直接把这位自来熟的师姐列为想追他的人,没办法,他又不是那些狗血电视剧中的男女主,怎么可能表现这么明显还会看不出来。这些女人实在太好懂了,看他都能看到失神。
  “小师弟叫我秦韵就行,我是来帮大师姐一起搭建瞭望塔的,大师姐准备在上面立个禁地旗帜。”
  秦韵笑着向沈轩解释,紧接着忽然拿出手帕,“诶,师弟等等,你额头沾了点脏东西。”
  秦韵说着就温柔擦拭着沈轩额头的汗水,一边无奈说道:“小师弟要是觉得训练太累,就跟安长老说下,安长老通情达理,一定会理解的。”
  “师姐你干什么?女男授受不亲啊!”
  沈轩不给她任何加好感的机会,还没等她继续关心急忙后退,脑袋后仰,就像是在看什么变态,一副被她如此大胆的行为给吓到的表情。
  沈轩很无奈,为自己这无处安放的魅力感到无奈,这男人一帅起来,妹子主动到超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