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三十七章 秋水城第一美人

  沈轩满脑子都是沈千霜刚刚为何要试探他,是不是怀疑自己的身份,而沈千霜依然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冷得让人充满寒意与压力,就像冰雪女王一般高冷。
  沈轩怀着巨大的压力深深吐出了口气,走向马车。
  ……
  城主府外,叶云欣亲自站在门口迎接来宾,修仙世界一般不讲身份,只讲实力,光是三大家族的那几位筑基期家主她就不能怠慢。
  叶云欣笑容满意,请了一位又一位来宾进去,随即就开始期待沈轩的到来。
  想到沈轩,叶云欣就不免有点担心,不知沈轩会不会穿她送的那件金蚕丝衣服,按理来说公子家应该不会乱穿女性送的衣物,但那件实在太好看了,根本就没有男人会拒绝才对。
  就在叶云欣期盼着沈轩到来时,忽然有一班人吸引了叶云欣的注意力。
  为首女子约莫二十三四年纪,气度雍容,秀眉凤目,玉颊樱唇,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温和细腻。
  一身鲜红的长裙,身形婀娜,在这人群中显得格外的夺目鲜润,外貌实是出众。
  当然,吸引叶云欣的不止是此人的外貌,还有那身上一种无法言喻的贵气,再加身后的一伙小心翼翼仆人,一看便知是身居高位之人,叶云欣总有种熟悉感,这种如暖春一般的温和感……
  在叶云欣审视对方之时,对方亦在审视叶云欣,忽然她笑了,柔和的微笑,更是让人如浴春风,而叶云欣脸色则是大变,她想起来了!
  这种如暖日般的笑容,不会错的,就是那个人!该死,她怎么会亲临此处,连点准备都没有……
  叶云欣全身一震,都有点慌了神,急忙上前,恭敬抱拳就欲下跪,“叶云欣拜见……”
  “诶,云欣小姐无须多礼,今日朕……我只是普通人。”
  女子急忙阻止,声音也是柔和至极,让人感到十分安心和舒服。
  如果说沈千霜是寒冬的话,此人则是暖春。
  “这……”
  叶云欣一愣,她实在难以把眼前之人当做普通人对待,她可是母亲所效忠的对象,烈阳国当今圣上,宫如月!
  虽然这位皇上是出了名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但怎么说也是皇帝,不过就论修为的话她的确只是普通人,废灵根,修炼资质出了名糟糕,但强大的人格魅力,却让她有一群强大的追随者,据说就连金丹期的修士都有,所以就算是六大仙宗也是敬她三分!
  “你我皆是修炼之人,无须拘谨,也无须声张,称我为月小姐便可,今日我只是来恭喜令尊突破,实乃烈阳国之幸。”
  宫如月满面春风,毫无皇帝的架子,就像是在和好友闲聊,要不是她身上自有贵气,还有身后那群面无表情的严肃仆人,叶云欣一不小心还真可能把她当成朋友。
  话虽如此,宫如月既然想低调,叶云欣还是暂时把她当成了普通贵宾对待,她伸手做了个请手势,“宫小姐里面请,我这就命人通知娘亲。”
  宫如月微微点头,就欲跟进去之时忽然听到周边人群一阵骚乱,不少人喊着沈轩来了。
  “莫不是秋水城第一美人,沈千霜之弟,沈轩?”宫如月停下脚步,好奇问向叶云欣。
  “原来月小姐也听闻过小轩的美名。”叶云欣故意叫得亲昵,希望宫如月明白她与沈轩关系匪浅,她可不觉得皇上知道沈轩是好事,要是被看中就麻烦了。
  “秋水城人才辈出,秋水五杰更是名扬烈阳国,朕……我自然有所关注。”宫如月笑道,她就这么停在一旁。
  叶云欣见状大感不妙,她不觉得有哪个正常女人能对沈轩的美貌无动于衷,就算皇上恐怕也不行,可想阻止已经太晚了,沈轩已然下来。
  早一步下马车的沈千霜优雅抬起手臂,意让沈轩扶着下来,沈轩没想到还有这操作,默默扶着她下车。
  沈轩尽量不让自己尴尬,还好周边的大量惊艳声立即吸引走他的注意力。
  平日的沈轩已经是绝对的美男子,现在再经一群“专业”的侍男打造一番,自然能让周边没见过世面的普通人惊叹出声,这些人有的甚至都没出过城,沈轩又一次刷新了她们对“美貌”的认知。
  而且沈轩也属实是美男子,就算见多识广的宫如月也不得不承认。
  白衣胜雪,剑眉星目,鼻正唇薄,风姿特秀,笑起来额头上还有好看的美人尖,那种忽略了性别的美,好似谪仙下凡,绝世佳公子。
  “名不虚传。”
  宫如月点头称赞,不过她觉得沈轩旁边的沈千霜更是不凡,那股寒意她隔着这么远都能感受到,这趟没有白来。
  宫如月随即步入大门中,叶云欣的担心并不会发生在她身上,沈轩虽美如冠玉,艳色绝世,但也仅此而已,只会让她多看几眼罢了。
  说实话宫如月对沈千霜更感兴趣,当然她不是有什么凤阳之好,只是她的爱才之心作祟,此次她其实不止是来恭喜将来有可能步入金丹期的叶城主,也为了亲自招揽沈千霜。
  至于旁边的叶云欣则早已看呆,尽管沈轩没有穿她送的衣服让她失望,但现在这身衣服同样天香国色,待宫如月走远她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了上去,至于沈家,现在只能让其她人招待。
  听着耳边传来各种称赞声,沈轩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
  没文化的就是好漂亮好美,有文化就是闭月羞花,仙男下凡,总之一句句魔音一般的称赞声,让沈轩说不出的难受。
  任哪个正常男人被夸好美好漂亮闭月羞花都会有点膈应。
  沈轩默默跟着沈天雌后面,思考着今晚就留封信跑路,现在自己这么弱,要是沈千霜真把他当成夺舍之人对他不利,他反抗都反抗不了。
  那些乾坤符他都不知道靠不靠谱,也不敢轻易试验,生怕把他传送到什么危机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