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三十六章 沈千霜的试探

  沈轩以为这已经够可怕了,但没想到噩梦才刚刚开始,对于胡安安的试衣,沈轩说不合适,他马上换,说合适,他纠结一番后还是换,然后再问哪件更好看,如此循环无数次后,他还要硬拉着沈轩一起试,说什么一定不能输给刘青云。
  看在那么大块的火云石份上沈轩忍了下来,可胡安安走后沈轩还是被掏空身体一般直接累倒在地上,而这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了!
  沈轩身心疲惫到什么都不想做,就算他修炼一整夜天绝霸体都没有这么累,反观离开的胡安安依旧精龙活虎,跟个没事人一样,欢快抱走几件绿油油的衣服,让沈轩一度怀疑胡安安其实是个比他还厉害的修炼者。
  胡安安,绝不是简单之辈……
  这一夜沈轩没有修炼,精疲力尽的他早早陷入沉睡,在睡前沈轩还想到今日所发生的一件难以理解的怪事,那位肌肉美女护卫沈狗盛,不知为何突然莫名其妙哭了,还莫名其妙对他说想哭就哭吧……
  次日一早沈轩又准时醒来,做得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新到手的火云石,让右臂吸收修炼。
  没一会沈轩就发觉吸收火云石要比铁金石轻松不少,看来火云石质量不如铁金石,不过目前对他来说刚好,省得他没修炼一会就得治疗。
  沈轩一直修炼到门外响起小雨声音才停下来,今天小雨来得比什么时候都要早,送来简单的早膳。
  大家平日里都忙于修炼,一言不合就闭关,早已养成各自用膳的习惯,除非特别节日,基本不会聚在一起吃饭。
  沈轩独自用完饭后小雨又带着来到早已准备好热水的浴室,也就是一间有大池子的房间。
  看着洒满花瓣的池水,还有一群准备服侍他洗澡的侍男,只有沈轩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情是如何扭曲。
  沈轩自然是拒绝,态度坚决让他们离开,独自一人进入水池中,以让大家怀疑的速度迅速洗完。
  洗完澡后沈轩也没让大家帮忙穿衣,如何穿衣他已经学会了,无视那一堆戒指项链耳钉等首饰还有肚兜,沈轩穿上一件精致纯色白衣,便来到大厅。
  偌大的大厅中,沈千霜独自一人坐在椅上闭目养神。
  一袭雪白的留仙裙,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还是那么让人惊艳,只是若有若无的威压与寒意,还是那般神圣不可侵犯。
  听到动静沈千霜睁开双眼,寒若冰霜的视线落在沈轩身上,让他全身不禁一凉,还好这种冷意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准备好了?”沈千霜难忍讶异,男人穿衣打扮普遍比女人慢,她都准备等上半个时辰,哪知沈轩这么快出来,看这身简单的打扮,显然只是随便应付,不过沈轩天生丽质,再随便都是那么动人。
  “好了。”
  沈轩点头,随意在沈千霜身旁坐下,期待问道:“千霜姐,现在我能不能练一会风掌。”
  沈轩最近总有种他快要感知到什么的预感,他相信只要再多加体会到这玄之又玄的感觉,必然可以练成这武技。
  “物极必反,你最近有点太过沉迷修炼,今日专心享受宴会。”沈千霜清冷的语气中透露不容拒绝之意。
  “好吧。”
  沈轩一阵牙疼,努力修炼竟然还会被嫌弃太过沉迷,他没有强求,他已经摸清这位冰山仙女姐姐是个说一不二,性格极其强势的人。
  沈千霜随即闭上了眼,但马上又睁开,狐疑看向沈轩,鬼使神差般问道:“你……可穿了肚兜?”
  “呃……”
  沈轩没想到沈千霜会突然问出如此问题,见沈千霜脸色开始变化,他立即应了句当然。直觉告诉他要是被发现他没穿肚兜会发生难以想象的大事。
  “恩,不可再发生上次那样荒唐之事。”
  尽管沈千霜看似冷静,但还是让沈轩察觉到一丝尴尬,气氛也突然怪异了起来。
  沈轩同样深陷尴尬,他个大男人被女的问有没有穿肚兜真的很奇怪,换位思考其实更加怪异,哥哥突然问妹妹有没有穿bra……
  诡异的气氛,诡异的沉默,还有这无形的威压,让人不是一般的不自在,沈轩扫了眼身边惊心动魄的侧颜,见她没有多聊的意思,也跟着闭上眼睛偷偷修炼。他把一品人参切成小块带在身上,随时可以吸收修炼。
  “去年我送你的那条鲤鱼你还有在养吧?”沈千霜的声音忽然从耳边传来。
  沈轩一愣,立即开始思考,但却毫无印象,只能不清不楚说道:“我让下人帮我照看了。”
  “我从没送你鲤鱼过。”沈千霜淡淡丢下这句话后,再次闭上双眼。
  沈轩闻言脸色微变,错愕看向身旁面无表情,如雕像一般的容颜。既然没送过,为什么还要问这种问题……
  “是吗?哈……你送我太多东西,有的我也记不清。”沈轩干笑两声,尽量自然回答,然而沈千霜一言不发,眼睛也没有睁开,让沈轩心脏狂跳起来,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看来得跑路了……
  沈轩相信沈千霜开始怀疑他身份,不然又岂会突然试探他的记忆,若是被当做杀弟杀子夺舍之人对待,那不是凉凉。
  理智告诉他得快点开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百行命为先,他认为自己应该找个安全地方修炼,一切等有了自保之力再说。
  沈轩和沈千霜两人没沉默多久沈天雌就到了,其实大家都是在等沈轩,谁能想到他一个男的会准备得这么快,但看沈轩随意的穿着沈天雌就知道为什么这么快,她随即就面含怒意,强势让侍男把走神的沈轩带走,重新打扮。
  堂堂大家闺秀,并且还要在宴会上公然亮相,如此随便成何体统。
  沈轩硬是披了件都能拖地的白色长袍,头戴浮夸金色发冠,还被带上了耳钉,戒指,项链。
  沈轩已经傻了,虽然认真打扮后他更是俊俏无双,贵气逼人,但怎么一副他才是今天的主角模样,要不是因为衣服是白的,沈轩都会怀疑今天是他的大婚之日。
  沈轩不明白沈天雌在想什么,明明支持他参加六宗大比,可从没教过他如何当一名修炼者,倒是一直教他如何当个大家闺秀。
  至于沈千霜,沈轩是更加不知她的想法,沈轩原本还担心沈千霜拿他是问,结果并没发生这种事情。
  沈天雌这个当妈的这时候特别强势,就好像这种时候男人就该这么端庄隆重一般,随便对待就是不懂事,丢人,她还把所有错误都归咎在侍男身上,要不是沈轩阻止,直接仗责。
  沈轩现在其实也没心思在意这些,此刻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家,不管是沈千霜,还是沈天雌都让他感到很不妙。
  ……
  狗盛手札……
  天元两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年,三月廿五。
  凋残之柳,陵迟之花,被贼蹂躏之郎羞愤避世,一处六日,再见时汝强颜欢笑令人心伤,使俺心碎至猛女落泪!
  汝不知汝有痛而强笑何其使人苦,吾令汝哭,而汝反关呼余观医,问,是否于锻炼时伤矣何处……汝明遭了此事犹心系余修炼时是否伤身,汝何其关心吾,何其心善,那群畜生不如之人!老天娘为何如此之残!!!
  “啊!!!为什么!!!”
  写完最后一句话泪流满面的沈狗盛痛苦仰天怒吼,声音撕心裂肺,令人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