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二十九章 云绿帽

  “别装了,等等可能就有人来,你最好别再这浪费时间。”
  沈轩就这么静静看着上官菱,已经知道这少女一点也不实在,可以说狡猾的很。
  “真的疼,你真碰到我伤口了,看!”
  上官菱立即站起来,一扯,白皙香肩就这么展露在沈轩眼前,的确有块淤青。
  “还有这,这还插着刀。”
  上官菱接而更是直接拉开领口,沈轩都能清楚看到红艳肚兜是多么吃力完成它的工作,比起心跳,此时沈轩更多的是心寒,那些刀伤鲜血在如雪的肌肤上是那么的显眼,那么的触目惊心。
  上官菱还当着沈轩的面前拔出血淋淋的飞刀,少女痛呼声不由让人心碎,也让人佩服,她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流,只是疼得咬紧牙关。
  “我伤得这么重,还用了一张灵符,拿这些补偿不行吗?五千两黄金虽然不少,但你要多少没有,而我不一样,我已经没家了……”
  上官菱已经没有往日那甜甜的笑颜,说到最后她的清脆声音甚至有些沙哑。
  “我要是可以随便花钱还会在此废话?我也不多要,一千五百两黄金,还有铁片,别的都给你。”
  沈轩直接从上官菱手上拽走宝盒,从中拿出想要的东西又还给着急想要抢回来的上官菱。
  “放肆!没大没小!你怎么能抢你娘子的救命钱!”上官菱心头简直要滴出血来,她感觉沈轩纯粹就是气她,她可是知道沈轩是出门都不带钱的人。
  “我没有你这种娘子……”
  沈轩轻易躲过上官菱抓过来的手,他已经发现上官菱力气都没他大,境界可能都不如大牛,但她剑法却出奇的高超。
  见上官菱还活泼乱跳,沈轩抓起大牛就走,力气大就是舒服。
  “铁片!铁片给我,我多给你五百两和一瓶金疮药。”
  上官菱急忙叫住想要离开的沈轩,她总觉得那铁片不简单。
  沈轩当然也是如此认为,在那些小说中,这些不起眼的东西最后都是至宝,所以他丝毫没有要相让的意思。
  “意外之财始终是意外之财,靠……”
  “你别说!别再跟我说这些话!我不听!”
  不等沈轩把忠告说完上官菱就夸张双手抱头大叫,就好像受到什么折磨一样。
  “行行行,看以后你被恶毒的侧室们欺负我替不替你做主!”
  上官菱深深吸了口气,郁闷到吐血,一个连价值千金戒指都随随便便扔掉的败家爷们,岂会在意这点东西,不就是为了气她。
  “……”
  沈轩听到这话就很难受,或许这是所谓的云绿帽,上官菱已经云了好几顶绿帽给他,让他现在只想离这女人越远越好。
  “这么镇静一定有杀手锏,看来不需要护送。”
  望着拖着胖子离去的沈轩,上官菱脑海中又不由浮现出沈轩刚刚对战的画面,真的,她和那位难缠的女人都没打得这么凶,她也从没见过哪个男的战斗方式是如此狂暴,更何况还是拥有这种仙姿的美男子。
  上官菱不敢相信摇了摇头,尽量抹去脑海中可怕的记忆,然后往相反方向离去,她觉得自己刚刚应该是看错了,她以后要风光大娶的第一美男不可能是这样的……
  古树参天的树林中,刘百合脸上的从容早已消失,看着眼前不知该往哪走的灵兽,她脸色难看骂道,“一个废物还有这般见识。”
  邓云就像早有所料一般,在森林四周都撒下一种味道刺鼻的粉末,以此来预防气味追踪。
  就这种预防彻底扰乱了刘百合的计划,让她短时间内难以追踪到沈轩的去向。
  “刘小姐,难不成它找不到我们家少爷?”沈狗盛焦急追问,之前刘百合明明信誓旦旦跟她们保证她的灵兽一定会找到沈轩,可找了这么久也没见找着。
  “需要点……在那边!”
  刘百合正想解释,就见灵鼻鼠突然朝着一个方向跑去,她脸色大喜,一甩长发,抽出佩剑一马当先追上,就想以最帅气的英姿入场,像沈轩的梦中情人一般救下他……
  “明明原路返回,怎么就迷路了。”
  沈轩停下脚步,纠结看向四周的树木,他随即就蹲下去轻拍还在昏迷的大牛,想要把她叫醒。
  没多久大牛还真的被拍醒过来,手上与脑袋传来的剧痛立即让她轻嘶一声。
  “说吧,是谁指使你们的?”沈轩立马问道。
  大牛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头要裂开一般,她颤颤巍巍站起身,看着眼前的沈轩,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在沈轩等得不耐烦时她才终于张嘴,啊的一声惨叫,捂着洞穿肚子的一支还在燃烧的炎箭倒了下去。
  “小轩你没事吧!”
  刘百合不知从何处飞来,一落地就猛然把沈轩拥入怀中,咬着嘴唇,充满愧疚道:“抱歉我来晚了,你一定很不安吧?”
  “你?”
  沈轩还在惊愕大牛的遭遇,谁知刘百合突然出现,还一上来就是一个猛抱,温暖至极的怀抱让沈轩不免有点愣神,这里的女人怎么总爱与人搂搂抱抱!
  “不好!”
  不过沈轩立即反应过来,推开刘百合,匆忙查看大牛,那支火焰形成的箭竟然还在燃烧,一种焦味冲鼻而来,这还如何活的了!
  “刘小姐你做什么!”
  紧随上来的沈狗盛大怒,立即挡在沈轩面前,这个混球竟然敢吃少爷豆腐!
  “是在下失礼了,实在是担心过度,还请勿怪。”
  刘百合就像才意识到自己失态,随后难掩担心问向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沈轩,“小轩怎么了?莫非她不是贼人?”
  “当然,还是我唯一活捉的犯人,现在被你杀了。”
  沈轩眯着眼睛看向脸色大变的刘百合。
  “啊?我还以为她要对你不利,不过你放心我特意避开了致命伤口,她要是炼体大成应该死不了。”
  刘百合急忙驱散大牛腹部的火焰箭,着急对沈狗盛道:“快送回去急救,醒来我们好好逼问她!”
  沈狗盛没有听刘百合的话,而是看向陷入沉思的沈轩。
  “狗盛你先带她回去,还有人跟我来,她还有两个已经毙命的同党,尸体一并带回去。”沈轩对沈狗盛说道。
  “两个毙命的同党?小轩,莫非她们都是你杀的吗?”
  尽管早有所料,刘百合还是难忍惊讶,就算沈轩有什么杀手锏,就算已经步入凝力境,但那几个凝力境的女人也不应该如此好对付。
  “说来话长。”
  沈轩不想多说,他一开始怀疑的对象其实就是刘家,在印象中他也就对刘青云厌恶到极致,就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刚刚刘百合好像还要杀人灭口,大牛的伤却不在致命之处……
  “少爷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现在大家都在找你,我会安排一些人去回收尸体。”
  沈狗盛主动提起地上的大牛,此刻的她也有无数个问题,但她明白现在还是把少爷安全送到家最重要。
  “那你多准备点人,或许会有人接应。”沈轩点头。
  “你放心,我也会一同前往。”刘百合自告奋勇,就好像她去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一样,她还想看看能不能把之前付给邓云的定金给找回来。
  “这事就不劳刘小姐了,我们沈家还有不少人在附近。”
  沈狗盛立即拒绝,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她知道家主和小姐都不想少爷和花花小姐刘百合来往,若非她刚好有擅长寻人的灵兽,刚刚都不会轻易接受她帮忙。
  然而刘百合却坚持要去,表示她有灵兽说不定可以找出更多同党,沈狗盛一听确实如此,只能无奈带着沈轩回去。
  沈狗盛本以为沈轩会受到惊吓,都想好一堆措辞安抚,可结果冥思苦想的话一点也没派上用场,沈轩却跟没事人一样,问题竟然比她还多,一路上问个不停,其中还有不少关于刘百合的问题。
  “原来刘百合那么厉害。”沈轩最后又回想起之前的画面,刘百合一跃飞到半空,袖袍一甩就有支燃烧的火焰箭飞射而出,跟他们之前在山洞打斗的一伙人根本不是一个程度。
  沈狗盛还以为沈轩春心荡漾,竟然夸赞刘百合,她立即急了,“少爷,我们女人都是大猪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