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五十四章 胡闹!

  果然,上官菱妥协了,只是她故意气人的话还是让沈轩脸色铁青。
  “我记住了,以后你的开销我也会帮你分成十份,暖一次床,你就得一份钱。”上官菱哼哼不断,显然是生气了。
  沈轩一个大男人总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小侍妾,莫名的不爽,他没有理会,只是有点难以理解扫向上官菱的衣服,脸色有些古怪。
  不说神秘巨物为何离奇失踪,在这个世界女扮男装相当于女装变态吧?她果然是个变态吗……
  “我不会给你拖太长时间,给我以最快速度出城,然后等我,敢跑以后有你好看。”上官菱催道。
  “把这信交给我的仆从。”
  沈轩也没再浪费时间,丢下一封信,随便选了一块丝绸付账,然后包住自己的包裹向外走去,他已经明白上官菱的办法是瞒天过海,果然精灵,就是不知道她怎么逃。
  小雨望着沈轩离去的背影脸色不免有些疑惑,不过看着在一边等候的少爷他也顾不得多想,立即让店员把他甄选的几块布拿到少爷面前……
  “你们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暗中观察的暗十三扫了眼离开布庄的那位不修边幅的男人,然后又看向店铺内的少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应该没有吧……”
  一名暗卫望着小雨小可爱叽叽喳喳与少爷说个不停,没感觉哪里不对。
  暗十三的视线同样也在小雨的身上,小孩子表现一切正常,似乎的确没问题,可能是因为少爷近身没有一点护卫她本能感到不按吧。
  暗十三觉得这样不行,回去得跟小姐反映一下降低对少爷的保护距离,不能任由少爷把贴身护卫赶走,这样要是有人想要对少爷不利,她们隔着这么远可能都反应不过来。
  她一点也不知道她们所保护的少爷跟人里应外合,掉包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暗十三又双叒叕想不通男人买东西为什么会这么费时的时候,少爷突然又走到了死角处,让她不是一般的头大。
  此刻在她看不到地方,上官菱心疼从怀里摸出隐身符,心中一狠把它撕开,为了功法她拼了,她发誓,沈轩敢骗她,以后生二十六个女儿给沈轩带!
  隐身符一撕,上官菱的身影便神奇消失,当然,她人并没有消失,马上轻手轻脚逃离布庄,顺着城外箭行而去。
  过了一会小雨才发现问题,他叫了几声少爷都没人回应,突然间他竟找不到沈轩,吓得他不由大喊,“不好了!少爷不见了!”
  暗十三第一时间冲进布庄,看到她,小雨大哭着把刚看一半的信递给她:“少爷离家出走了!少爷不要小雨了!”
  暗十三接过快速扫了一眼,脸色急变,想都没想就朝着沈轩离去的方向追去,之前那位让她感到怪异的人一定就是少爷!
  “往南城门走了,追!”
  暗十三对着一众惊慌失措的护卫丢下这句话后,双指挥舞,马上使出疾行术,以一种超越常人的速度疾奔而去。
  少爷简直是要她的命!竟然真得离家出走,还莫名其妙说什么求仙问道,求个屁啊!像他这样要实力没实力的美男子没两天就会被人关起来当宠物养!
  暗十三真的要哭了,少爷还说什么不许责罚小雨和护卫们,要是真的让少爷跑了,她们一伙得提着脑袋去见小姐!
  这时候终于跑到南城门的上官菱也要哭了,此刻正有一个女人如傀儡一般,没感情不断喊着,“你想要的后续就埋在你的地摊下面……”
  很显然,她收钱办事替沈轩传话,而且价钱似乎不高,喊得并不热情。
  上官菱不禁庆幸还好她留了一手,她一边拿出一个圆盘一边向城外赶去,可哪有什么沈轩的身影!
  沈轩换的那件衣服她早就动了手脚,可他就好像已经看出来一样,居然把外袍丢在了路边!
  “要不要这样,完了……”
  上官菱绝望抱头,这个蠢男人根本没打算等她,而且一点也不蠢!
  虽然不知道沈轩吃错了什么药,但在她的帮助下好像真的离家出走,最主要她还不知道沈轩跑哪里去!完了,要是不快点找回来,后果不堪设想……
  此刻所有人都在寻找的沈轩依然马不停蹄朝着早就选定的目标疾驰,他当然不会在原地乖乖等待上官菱。
  等她不一定有变数,但不等她肯定不会有变数!
  沈轩又重新变装了一下,他没有沾沾自喜,只是埋头狂奔,沈天雌都可以直接御剑飞行,他现在高兴还太早了。
  沈轩朝北而去,布庄靠近南城门,他知道大家一定会第一时间向南边追去。
  此时此刻沈轩才彻底体会到自己的变化有多么大,在家中他根本没办法放飞自我,这一刻他才真正认清自己超人般的力量!
  没有夸张肌肉的修长双腿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让他真正箭步如飞,一步一步都能踏出几米开外,他若是不怕留下踪迹,马力全开,每一脚都能在地上踩出一个坑来!
  单凭着肉身,沈轩硬是跑出了摩托车的痛快!
  沈轩要不是怕惹人注目,都忍不住笑了出声,想必只要不遇到凝气境的人他完全可以自己对付,真碰上他也能用天雷子唬住她们,至于筑基强者,沈轩早在之前就了解过,这附近算是穷乡僻壤,筑基强者就那么几位。
  他想碰到一个筑基强者,还是盯上伪装后的他筑基强者,可以说跟中彩票一样艰难,真遇到他还有乾坤符保底。
  然而想到会担心他的那些人,沈轩的笑容便不由消失,不过他不会后悔,他不愿当个只能依靠别人的窝囊废,
  修仙是不可能不修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不修仙。
  他也不愿伪装成娘娘腔,每天担惊受怕猜疑家人的想法。
  “哎,大道本无情……”沈轩深深叹了口气。
  与心志坚定,拥有明确目标的沈轩不同,寻找沈轩的人,心脏都快要炸掉,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来。
  上官菱甚至都顾不得沈轩藏起来的功法,硬是在附近最适合藏身的森林搜了一圈,沈轩要是出了事,她这辈子都没脸面对沈伯母与母亲,可她真的怎么样都找不到沈轩,让她一度怀疑沈轩是不是一出门就被人给掳走了……
  暗卫就算再怎么怕这时候也还是通知了沈千霜,沈轩能找回来她们情况或许还不会那么糟糕,要是不能,那她们直接凉透。
  秋水城南城门之外,十余位暗卫排成一排,瑟瑟发抖站在沈千霜面前。
  “求仙问道,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勿找。胡闹!”
  沈千霜寒着脸收起沈轩的书信,怒哼一声,以她为中心的地面瞬间蒙上了一层冰,再极速向周边蔓延,彻底冻住了暗卫们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