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五十三章 我们女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越来越冷的寒气沈轩自然感受到了,这时候他是脊背发凉,冷汗直冒,一度以为沈千霜从他弹琴中发现了马脚,要开始对他不利。
  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沈千霜接着又手把手教他写字下棋画画,让沈轩难以理解的是她竟然好像看穿他什么都不会一样,一切都从最基础开始教,而每一次都让沈轩觉醒了小时候的记忆,让他突然间得心应手,发现自己原本确实擅长琴棋书画。
  表面上沈千霜与沈轩今天都算是难得悠哉了一天,而实际上沈轩却是绷紧了精神,尽力去模仿娘炮沈轩的行为。
  他还发现对于琴书画,沈千霜可以说到了出神入化地步,至于棋……沈轩有点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沈千霜是故意还是真没天赋,沈轩是每盘皆赢!
  “你又赢了,今天到此为止。”
  沈千霜望着无解的棋局,平静说道。
  “好……”沈轩已经故意失误几步,居然又赢了。
  “剑先换一把。”
  还没等沈轩明白什么意思,沈千霜就伸手解开沈轩挂在腰间的青蛇剑。
  然后又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把造型奢侈浮夸,就像贵族装饰品般的白色佩剑替他换上去。
  “这是?”
  “剑名白灵,二品灵器。”
  沈千霜淡淡解释一句,就让沈轩回去,至于宫如月送的那柄剑并没有还给他。
  沈轩没有二话,回到房间时沈轩整个后背已经都湿透了,与沈千霜在一起时就像有一座大山一直压在他的后背上,连下棋沈轩都觉得每一步都是她的试探……
  “真是让人不安。”
  沈轩长吐出一口气,在家里他还真是每天都是不安,就像是被圈养的肉猪一般。
  过了一会沈千霜带给他的无尽压力与寒意才缓和一些,没多久便见小雨拿着一封信进来,“少爷,安安少爷托人送来了一封信。”
  沈轩随手拆开,眉头就是一跳,这明明是上官菱的信。
  扫了一遍后沈轩就把这封信搓着一团,随着天绝霸体运转,这封信转眼就化为能量被沈轩吸收,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上官菱并没有告诉沈轩具体的计划,只是让他明日午时再跟上次一样乔装打扮,完全一样的装束,然后到城中的一家布庄。
  这座布庄靠近秋水城的南城门。
  沈轩摸着下巴觉得可以一试,以上官菱目前的情况必然受不了功法的诱惑,这件事她恐怕很愿意帮忙。
  因“他”悔婚而失去一切,沈轩就不信上官菱不恨他,上官菱一定很乐意他也体会无家可归的下场。
  次日午时沈轩按照上官菱的话乔装打扮,他不知道自己下次回来会是什么时候,所以他把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
  那件变成修炼资源的闪光衣服都被他装在包裹里带在身上,而他也有充足的理,特意带衣服到布庄找裁缝改造。
  沈轩拒绝护卫靠近,与小雨两人来到了上官菱所提到的布庄。
  目前为止沈轩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男的逛布庄实在太过稀松平常。
  等到了布庄沈轩才发现这家名为于相公的布庄是专门为男***的布庄。
  不大不小空间内,不管是客人还是店员皆是男性,柔柔弱弱,斯斯文文,沈轩总算明白今天小雨为什么不是女装乔装。
  好地方。
  沈轩不得不称赞一句,路过的女人眼神都不敢乱瞄进来,皆是非礼勿视真君子一样,跟之前争抢本子时候完全不一样,想必暗十三她们也不敢大胆盯着,这里就像是现代的女性内衣店一般。
  沈轩一边思考上官菱的计划一边步入布庄,他的面具让商铺中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一般男的都是面纱蒙面,像沈轩这样戴着面具不是一般古怪,应该是毁容了。
  很快沈轩就见到一位抱着一团布的翩翩公子走过来,对他咧嘴笑了笑,然后又不经意间瞄了眼沈轩身边的小雨。
  这十分个性的笑容让沈轩猜出了此人便是上官菱,他也明白了上官菱的意思,对着小雨吩咐道:“去帮我挑几块布。”
  小雨没有二话马上离开,而上官菱则又用眼神示意沈轩跟上,在沈轩靠近时,低声说道:“快,绕到那布后面把面具给我。”
  沈轩好像猜到上官菱要做什么,跟着她一起绕到一块挂起来的布后面,说时迟那时快,上官菱转眼脱下外衣,而她里面竟穿着与沈轩一模一样的衣服。
  根本不需要上官菱多催,沈轩即刻摘下面具給她,上官菱的动作可以说是快如闪电,戴上面具后,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堆道具,又是替沈轩贴上胡须,又是把眉毛弄成一线天,转眼间就把沈轩扮成一位略丑的邋遢男人。
  “自己套上地上的衣服然后过来。”
  上官菱丢下这句话就马上走出去坐到一边的椅子上等候,这时候她刚好看到两名黑衣男子要冲进来,两人腰戴佩剑,气质不凡,一看就是沈轩的护卫。
  上官菱赶鸭子似挥着手。
  他们对视了一眼,对上官菱一拜,然后离开,而这一幕刚好被沈轩看到,他心中对上官菱的戒备心一下子上升到顶点。
  这位甜美系的美少女也未免太会骗人,不把面具摘下来沈轩都差点以为那是他坐在那里,为了掩饰身形的区别上官菱还特意提着一块丝绸在那假装观摩,让自己若隐若现。
  沈轩没有镜子,但他已经相信这少女骗人的手段,他走了过去,悄然把葵花宝典递给她,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三品三凝境的修炼功法,这是上一部分,下一部分等我出城了再告诉你。”
  听到三品上官菱都快变成财迷眼,只是她有点难以相信,立即立即转过身翻开中间,随意扫了几眼,便确定功法十有八九是真的,就是不知是不是三品。
  “不行,我现在就要,不然我现在就曝光你。谁知道这是不是陷害我的陷阱,你要是诬陷我陷害你,我岂不是完了。”上官菱不悦道。
  她不是乱说,这个可能性很大,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沈轩为什么会离家出走,说不定就是为了坑她,如此一来沈伯母根本就不会把沈轩许配给她。
  “你的事我懒得管,放心,我说到做到。”
  沈轩听到上官菱说要曝光他,脸色就沉了下来。
  “呵,我们女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现在就把功法给我,我保证一言不发在这替你拖住护卫。”上官菱冷笑,男人最会耍小心机,谁会信他的话,说不定待会就要喊了。
  “不信?那你大可摘下面具,你以为我就一定需要你的帮助,三品功法我觉得亏了。”
  沈轩就不信上官菱能拒绝功法,这是一个渴望变强的人绝对无法抵挡的诱惑。
  ……
  ᶘ͡°ᴥ͡°ᶅ❤️
  (看到有几个读者一直为狗盛手札配音,可放在作者话里起点不能配音,以后有手札我就在末尾画一只狗,想配就在这配,就算是VIP章节一只狗不算钱的,200字才算0.01。另外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每天的推荐票支持,虽然成绩一周不如一周但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