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五十二章 我从未掉过头发

  沈轩不安归不安,他还是感激沈千霜为他所做得一切,是真也好,是假也罢,这是他一生从未体会过的好。
  所以沈轩临走前决定把预防秃头的至宝,凤龙象牙梳赠送与沈千霜,希望她能躲过这个世界女人会秃成地中海的诅咒。
  沈轩摸了几件尚莲华衣服,材质虽好,但也只是凡物,他由衷觉得费钱,就这也能值千两黄金,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男人的钱真好赚。
  他拿走了那件会发光的一品灵器白袍回到房间中,他要试着把这件名为仙男下凡的衣服炼化,让它成为他的血肉营养之物!
  这是沈轩头次吸收布料,吸收起来的痛楚一点也不比吸收石头差到哪去,扛痛力已经快要加满的沈轩只是咬着牙默默吸收,这么大件的衣服应该够他把身体和头部炼化一遍,也不知道能不能让自身变得跟这灵器一样坚硬。
  一晚上的功夫,仙男下凡因为沈轩的吸收而短了一寸,它也因而失去光芒,犹如破损一般。
  这质量,沈轩笑了。
  沈轩把它放在一边,带着凤龙象牙梳到隔壁寻找沈千霜。
  她还是一如既往盘坐在蒲团修炼,冷若冰霜,万年如一日,论努力不比沈轩差。
  在沈轩进入房间后,沈千霜睁开双眼,一双美目平淡注视着他,等待他开口。
  “千霜姐,这是我前些日子买的凤龙象牙梳,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只能算是我的小小心意,它是灵梳,长久使用,保证一发不掉。”沈轩尊敬双手奉上,沈千霜威严冰冷的气势让他就像是在面对长辈,事实也确实是是长辈,从小照顾他到大,似姐似母。
  “我从未掉过头发。”
  沈千霜冷淡应了一句,低眉看向沈轩递过来的发梳,看起来不悲不喜。
  “从没掉过?”
  这话让沈轩一怔,难不成从没新陈代谢过?
  看着沈千霜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沈轩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松了口气,要是沈千霜头顶中间有一块窝,沈轩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既然是你的心意我就收下。”
  沈千霜没有多说,她拿着梳子站起身来,而每次她一站,沈轩都特别想远离她,本就高冷的她,就连身高都在给人带来压力。
  沈轩见她收下,便想告辞,别说是他,他相信就算是好色之男也不想与沈千霜多呆,她美若高不可攀的天仙,气质如冰,身上还自带着无穷的威严与气势,让人难以接近,只适合远观。
  只是沈千霜并没有要沈轩走,她也没询问沈轩,命人送来两份早点。
  “惊鸿玉体和飘香三凝法你修炼了哪个?”
  沈千霜在动筷子前问道,然后不等沈轩回答她又说道:“惊鸿玉体不是飘香三凝法可以相比,也更适合你,以后你专心修炼惊鸿玉体就行。”
  沈轩没有二话,最近他就是一直如此乖巧才得到大家的信任,无论说什么,自己不顶嘴就对了,不然等待他的就是家庭教育。
  “还有这个,有危险的时候才能使用。”
  沈千霜突然间又拿出一枚乾坤符,寒着脸警告道:“别再想着靠它离家出走,乾坤符的传送是不定向的,落入哪个老魔的老巢,等待你的会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好……”
  沈轩没想到他还可以拿到乾坤符,他拿起细看一遍,发现与之前的没什么两样。沈轩想不明白为什么沈千霜还敢给他这种东西,沉默片刻后,沈轩问道:“千霜姐,我修炼惊鸿玉体的话,你能不能教我法术?”
  沈千霜依然如以往一般,听到这种话眉头就皱了起来,气场与声音霎时冷上几分,“你学那些做什么?你想对谁使用?”
  “对我不利的人,比如刘青云。”
  “你的所有敌人都会有人帮你挡下,刘青云若是敢对你不利,暗卫那些人就会让他好看,你想的话,现在就可以让她们杀了刘青云。”
  沈千霜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沈轩都惊呆了,她也不怕引起两家的死斗,哦,对,他这个龙傲天姐姐可能得到什么仙王仙帝的传承,更别说背后还有位强大师尊,确实不会在意小地方的一个筑基家族。
  所以说这应该不像是对待炉鼎的态度吧,对他还能这么纵容。
  沈轩不想靠别人,他模仿着娘炮沈轩说话的方式,“我想亲手教训那个整日高高在上的小贱人。”
  “不要学人家污言秽语。”
  沈千霜秀眉一皱,玉手一摊,手中便多出三颗天雷子,与沈轩从叶城主那里得到的一模一样,“这些足以让刘青云毙命。”
  “?”
  恍惚间沈轩竟觉得这样的话自己的确没有理由修炼,长生不老,寿命无忧,钱财不愁,打架自保还能靠别人,自己想亲自动手就扔天雷子,这……怎么所有一切都给他安排好了……
  不行,这样自己就废了!
  沈轩理智看穿一切,自己若是真的如此,一辈子都只是无能,依靠别人的废物,这种人他一向最为不屑。
  天雷子沈轩也没有接,过多依靠外物,只会让他产生依赖性和惰性,对他的未来没有好处。
  “那暂时还是算了。”
  沈轩尴尬一笑,真要杀,他会自己动手。沈千霜的想法还是如此极端强势,让沈轩心中确定他只有离开这个家的选择,除非他真的认命选择当个废物,以后让女人护他一生。
  他母亲同样可怕,都准备把他送进修炼仙宗,却要让他学习琴棋书画,三从四德,怕只是为了他能嫁个好人家。
  “随你。”
  沈千霜见此没再说什么,饭后她没让沈轩回去,而是在院子中突然取出琴具放在石桌上,沈轩见此心中就是一沉,还以为沈千霜又要试探他,不过还不等他多想,沈千霜就已经坐了下来。
  白衣似仙,素手轻扬,纤指划过木琴,一曲清韵悠然渺然而来,令人如饮仙酿,醉人芳华。
  此时此刻,就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难以用来形容沈千霜的美。
  清冷的脸庞,如墨的青丝隐隐划过浅浅朱红的唇,专注于琴的她,竟美得一点也不真实,仿佛一幅最完美的画作。
  沈轩连她什么时候弹完都不知道,待她开口沈轩才回过神来。
  “过来。”
  沈千霜让出位置,在沈轩坐下后她替沈轩摆出正确的弹琴姿势,然后细心教导沈轩如何弹奏刚刚那首曲子。
  “琴棋书画,修身养性,对我们修仙之人而言都有益而无一害。”
  沈千霜贴在沈轩耳边,声音冷中带柔,如教他写字一样俯着身,抓着他的手从头教导。
  嗅着好闻的发香,感受着触觉,沈轩心跳不由疯狂加速,弹着弹着,他心中又突然涌出小时候她教导自己练琴的记忆,突然间他弹得更加顺手,没多久就学会这首名为“虹”的曲子。
  沈千霜蹙着眉头,有点不悦,不是因为沈轩,而是因为自己,站在沈轩身后,静心多日的她竟又想到当天拉扯沈轩衣服的画面,让她甚至想要低头看去,这让她很不满,定力竟然变得如此糟糕。
  她许久才会跳动一次的心脏更是不正常嘭嘭作响,每一下都让她身上寒气多了几分。
  沈千霜摇了摇头,强行撇开邪念,但视线又忍不住落在沈轩雪白的脖颈,让她一时间怒火中烧,很愤怒自己如此不堪,明明自己视美色为无物,怎今这般胡思乱想,难道是因为轩儿最近成熟稳重,已经不自觉把他当大人看待了吗……
  (有读者不喜欢文言文,那我放在下面↓作者话里,尽量不影响阅读,以后上架了也不会放在正文里,因为上架章节按字数算钱,我放了大家还以为我骗钱,放作者话里就免费的,作者的话大家应该都可以看到吧,起点QQ阅读什么的就在章节后面,至于盗版网站,他们直接屏蔽了作者的话,可能这段话也会被屏蔽,我也很无奈,正版读者已经够少了总不能放正文里让衣食父母以为我用狗盛手札坑钱,气跑他们,反正狗盛手札不看也没事,只是图个乐,实在想看可以来起点,反正现在没上架全部免费……)